《酒赌小浪子》

第二十章

作者:李凉

潇潇夜雨。

客栈不大,客人也很少。也许正因为如此,这后院僻静的小屋中,两个年轻客人才会看

上这家客栈。

年轻人有无穷的精力,相悦之下,几乎能无休无止。

雨下了一夜,他们也狂欢了一夜。

他们正是影子小罗及软软姑娘。

教主不在教中,软软出来找小五子。

她们二人定计,诡称小五子要打胎,引出教主,看看他到底是谁?事实上小五子也确有

堕胎之意。

但软软未找到那山中小屋,却遇上了影子小罗。

一夜缠绵,时已过午,仍然相拥交颈而眠,这一觉竟又睡到红日西沉,似乎只要不下床,

他们可以不饮不食。

“小罗,你的病是不是好了?”

“没有啊!”

“小罗,有绝症的人会像你这样,简直叫人招架不住!”

“软软,你不是也像饥渴已久的饿狼一样……”

软软立刻砸了他一拳,也踢了他一脚,直到小罗求饶为止。道:“死小罗,你好坏!得

了便宜还卖乖。”

小罗道:“软软,第一次是谁先占谁的便宜?”

“才不管什么第一次哩!反正总是男人占女人的便宜。”

小罗道:“你去找过小五子?”

“对!可是没有找到。”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默契?”

“由于小五子怀了孕,她想出一个计谋,以打掉孩子为由,把话传到教主耳中,一试便

知教主是不是童先生。”

“结果呢?”

“还不知道,可惜找不到她!”

“你认为教主就是童先生?”

“八九不离十儿!”

“你们原计划又要如何?”

“不过是试试教主是不是孩子的父亲。如果是的话,像他这年纪的人,一定希望要这个

孩子,而不希望打掉。”

小罗道:“对!中年以上的人必然重视这个骨肉。”

“怎么?年轻人就不重视?”

“一般来讲,年轻人还想不到传宗接代的问题。”

“那么,你也不想了?”

“不是不想,只是并不如中年以上的人那么迫切。”

软软道:“可以下床了吧!总不能永远粘在一起吧?”

“如果能不吃不喝而生存,我就和你永不下床,成为‘和合双仙’,合藉双修。”

软软道:“快下床,洗洗脸,也该吃些东西了。”

小罗下床梳洗过,弄了些吃的,刚吃过,还未离桌,门外突然伸进一个须发斑白的头来,

似乎眇了一目。

软软吓了一跳,道:“什么人?”

小罗道:“是啊!你是什么人?”

老家伙居然登堂入室,就坐在小罗原先的位子上,还有些酒菜未吃完,老家伙竟吃了起

来。道:“想不出老夫是谁吗?”

小罗道:“素不相识。”

眇了一目的老人道:“只有一只眼的老家伙,而且用吴刚斧,你们两个仍然想不出来

么?”

软软道:“莫非你就是‘穷仙’百里光?”

“丫头,还是你的见闻广些!”百里光道:“这小子据说只有半年的生命,就拼命在床

上下功夫,反正不玩白不玩,玩一天算一天……”

“老头子,你胡说什么?”软软不悦了。

“我胡说?”百里光独目一翻道:“你们两个自昨天晚上就上了床,有没有数一数,一

共有多少次……”

原来这老贼在暗中做了观众。

这在一位姑娘来说,那还得了!软软拔剑刺去。

百里光用筷子一格,一剑刺空。

老贼仍未离座,甚至还喝了一杯酒,捏了一块鸡肉纳入口中,道:“丫头,还是歇歇吧!

累了一天一夜哩!”

软软左一剑,右一剑,但老贼似乎轻松得很。

而且还一边吃喝,一边说些轻薄的话,道:“丫头,这样没有节制,不分昼夜地倒弄,

只怕会淘虚了身子,至少也会使这小子早走几天!”

小罗道:“老贼,你简直是为老不尊的老杂碎,你给我滚出去……”立刻攻出一剑。

这一剑也被百里光闪过。

这老贼的身手了得,他能和齐天荣及星宿海老怪这些人同伙,岂是等闲?

甚至这些人又和玄阴教主同起同坐,百里光和玄阴教教主当然也认识,且有私交,如果

没有两把刷子那还成?

两人连攻十余剑,虽逼得老贼蹦来蹦去,却还能喝酒吃菜。小罗心道:“老贼,我看你

还能不能这么狂……”

猛然施出那一招半剑法。

名家名剑法,妙用无方,诡奇绝伦,老贼一惊,一个云里翻,离开桌子一丈以外。

然而,还未站稳,另半招又到。

老贼有如惊弓之鸟,突然拔出吴刚斧,“叮当”两声接了下来,却一步也未退。

这也是自使用罗寒波的一招半剑法以来,唯一未被震退的高手,也可见这老贼的技艺之

高了。

“好小子!这一招剑法八成是你老子罗寒波的绝活,只可惜你仅能发挥约七成的威力。”

的确,小罗认为也许还不大够七成威力呢!

一招半剑法一用再用就不灵了。

百里光阴笑道:“原来只会一招半!小子,你为什么不多学两招?就凭一招半,唬唬江

湖末学还凑合,在老夫面前却还差一大截子呢!”

两小联手配合猛攻,却仍敌不过一把吴刚斧。

因为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穷仙”比“神州七子”、“塞外三鹰”以及“南海双星”等

人还要略高些。

两小虽然非同小可,都有过奇遇,七八十招之后,都知道不是老贼的敌手,却又无法罢

手。

因为老贼不罢手,他们任何一人要罢手,另一人就会突然间承当双重的压力,而遭致危

险。

过了一百招,二人越来越不济。

尽管年轻,一天一夜的缠绵又怎会不大量消耗体力?

尤其是软软,本来膂力就很差,在老贼沉重的吴刚斧之下,有时几乎握不住长剑而脱手

飞出。

小罗也好不了多少,只是他比软软学的多些,而内力也深厚多多,但因他时时回护着软

软,也就和软软差不多了。

“嗤”地一声,软软的裤子被吴刚斧划破,小罗急忙攻上。

就在这时,后窗外传来一声夜莺的啼叫。

小罗这时忽然挨了一脚,栽到左边内间去了。

现在只剩下软软一人,她刚才本在看被划破的裤角,如今见小罗栽入左内间内,不知有

未受伤。所以老贼不攻,她也不攻。

她希望能就此溜走。

哪知小罗又自左边暗间内冲出来,剑光闪烁,向老贼拦腰扫去,力道猛,速度快,一点

也不像拼了百招的样子。

老贼不由纳闷,这小子有“五阴鬼脉”绝症,又在床上折腾了一天一夜,哪还有这么多

的体力?

老贼可也不含糊,吴刚斧“呼呼”生风。

加上软软,二人仍被老贼逼得绕桌打转。

三十招之后,“嗤”地一声,软软的衣袖又被吴刚斧扫破,吓得软软尖叫一声。

几乎同时,小罗又被一掌砸退。

这一次他栽到右边内间去了。

似乎老贼还顾及身份,在小罗不在时,他停手不攻击软软一个人。

就这样,由一更天一直拼到三更,打了八百多招。老贼一头大汗,小罗和软软也快虚脱

了。

百里光喘着道:“小贼,要死的人哩!哪里来的力气?小贼……老夫有把握把你带走。”

小罗道:“老贼,我认为你谁也带不走。可能会累个半死,我劝你还是趁早滚蛋吧!可

别到时候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

软软也想不通,她自己即将虚脱,小罗却好像永远不累,内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的。

无怪他在床上生龙活虎,把她弄得死去活来。

这小子似乎天生异禀,与常人不同。

这样的人寿命会只有半年吗?

又打了约两百招,都快四更了,老贼毕竟是快到七十的人了,人老了各方面都差了,仅

仅是经验老到些而已,但毕竟动手全靠经验是不够的。

汗水湿透了他的一头华发和衣衫,眼前直冒金星。

要命的是,小罗此刻忽又施出了新的剑招,而不是原先用过的那一招半剑法。凌厉玄奥,

至大至刚。

百里光被这一招逼退了一步半,他简直弄不清,为什么这小子打了近千招,方又施出新

招?

不折不挠的作风,就会使对手畏惧。

百里光已萌退志,他没见过这等没完没了的打法。

他自然不是不敌而退,而是不耐而退。

不要说被这小子击败,即使两败俱伤也划不来。

百里光道:“小子,老夫没有闲工夫和你胡搅蛮缠,我走了……”

老贼打了近千招,轻功似乎不太受影响。一式“寒塘渡鹤”穿户而出,一掠就是七八丈。

小罗道:“老贼,你怕缠是不是?咱们非缠到底不可,你想抽身?哼!门儿也没有。”

小罗疾追,软软道:“小罗,算了!穷寇莫追。”

但小罗已经追远了,软软上了屋面已不见人影。

其实小罗并未追上百里光,而是在一个瀑布下的山洞中和真小罗会合,因为和软软一天

一夜缠绵的是假小罗。

他们二人有时互相支援,相互照料。

真小罗当然不会和软软胡来。一来他有了小仙蒂,连身边的茜茜百般接近他,他都不碰

她一下。二来影子小罗是他的好友,在道义上他也不会如此。

假小罗道:“罗少爷,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八成要完!”

真小罗道:“兄弟,怎么又这么称呼了?”

假小罗道:“我应该这么称呼的。百里光这老小子分明是想要抓罗少爷的,他自然不知

道有两个人!”

真小罗道:“兄弟,暂时也不要让软软发现有两个小罗,那会有纠纷的。”

假小罗道:“罗少爷约我来此八成有事交代?”

“是的,我要传你三招剑术。”

“罗少爷最近见过令尊和令堂?”

“没有。”

“那三招剑法是谁的?”

“我相信是家父母的,却要一位陌生道长代传。”

影子小罗道:“少爷也不认识那位道长?”

“是的。”

影子小罗茫然道:“有件事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令尊和令堂已证明健在,却一直没有

和你团圆?”

小罗也茫然摇头,道:“相信给我葯而使我的功力增强、功力时间延长的披发人,正是

家母,但毕竟没有证实,所以我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影子小罗道:“少爷在外面闯荡,十分危险,而令尊和令堂居然能放心大胆地任你闯

荡!”

小罗道:“关于这一点,我大致可以想像,在家父母身边固然好,但必然变成温室中的

花草。他们要我不断地历练,此其一。另外,暂不相认,对于家父母仍然健在之说,不攻自

破。至多是使武林中人半信半疑而已。”

影子小罗对这说法也半信半疑。

小罗道:“还有一件事兄弟也许可以看出来。”

“什么事?”

“你以为小仙蒂是不是很像龙起云龙大侠?”

影子小罗一愣,道:“少爷这话是不是有点……”

“有点矛盾?”

“不是吗?他们是父女,多少会像点吧?”

“是的,兄弟,但你不妨闭目仔细想想,他们像吗?”

影子小罗又愣了一会,这才真的闭上眼睛思索。

很久很久,忽然惊异地睁开眼,道:“奇怪,的确不像,只不过有些人也许不像父亲像

母亲。”

小罗喃喃地道:“也许……”

影子小罗道:“少爷,你一定有话不愿说出来。”

小罗道:“兄弟,我来传你三招剑法。”

影子小罗道:“少爷……”

“兄弟,你要是瞧得起我,就不要再如此称呼。”

“不,少爷,我只是龙大侠的仆人,也可以说是他创造出来的一个傀儡,我的身价低微,

理应叫你少爷。”

“不!”小罗道:“谁也不比谁高贵些,理应一律平等。况且,你为了我而被恶医潘奇

解剖,九死一生,你为了我,不顾生死,硬闯玄阴教。你为了我,时时不离我的左右。兄弟,

我罗天没有兄弟妹妹,但我深信,就算有,也绝对不会超过你对我的深厚……”

说到这里,二人泪眼相望,继而拥抱在一起。

很久之后,二人抹去泪痕。小罗道:“从此以后,我叫你哥哥,你叫我弟弟,再客套就

是虚假。”

影子小罗还要说话,小罗挥手阻止,又道:“大哥,我来演练这三招剑法,你注意了。”

影子小罗也很聪明,不久即学会。道:“兄弟,你刚才说小仙蒂不像龙大侠,是什么意

思?”

小罗道:“大哥,下次我会告诉你。”

影子小罗道:“兄弟,我发现你近来功力陡增,大非昔比,犯病时间缩短,是怎么回

事?”

小罗道:“第一,披发人给我的葯有增加功力缩短犯病的奇效,另外还有件怪事……”

“什么怪事?”

小罗说了周光迪借赌债给他,使他输了一百万两银子,而想把他的女儿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