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二十一章

作者:李凉

小罗和“葛三刀”到处找寻茜茜。

虽然他绝对不能负小仙蒂,茜茜的情意却也不能视若无睹。所以二人每天分头外出找寻

茜茜。

午后天气有点燥热,小罗找得累了,就在一棵大树下打个盹儿,不一会一个陌生少年人

奔来。

小罗打量这俊美的少年人,就和小姑娘一样。

甚至相当好看的小姑娘也没有他美。

“请问,这位是不是罗天罗少侠?”

小罗道:“正是,小弟是……”

俊美少年道:“小弟是‘医仙’的书僮,周老爷子叫我来请少侠,说是小仙蒂在他那

儿。”

一提起小仙蒂,小罗就忘了一切。

即使他陷入了极端的烦恼中,只要提起小仙蒂,他能立刻打起精神来。小仙蒂的确是他

的第二生命。

小罗一跃而起,道:“周大国手在何处?”

“他有个秘密草庐,就在此山之中……”

小罗是个心细的年轻人,认为周光迪每次一见到他就揍人,固然是另有原因,但此刻召

见他,要他和小仙蒂团聚,似乎无此可能。道:“小兄弟,你见过小仙蒂?”

“是啊!”

“她是什么样子?”

俊美少年大致说了,也没有什么不对之处。

“小兄弟,以前我没有见过你。”

“是的,我也没有见过罗少侠。”

“你既是周大国手的书僮,为什么不常在他的左右?”

俊美少年道:“周老爷子有两位书僮,我是兼具制葯炼丹的责任,就住在这草庐中,很

少下山,自然未见过罗少侠了。”

小罗道:“我们就快走吧!”

少年人领路,小罗跟着,一口气奔行二十余里。

在深山莽林中有一个小小的庄院,四周围墙以合抱粗的原木砌成,里面有数幢木屋。

看来十分别致古朴。

当然,敢住在这深山莽林中的主儿,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俊美少年上前敲开了山门,开门的是个老人。

这老人小罗也未见过,只是小罗也并不太怀疑,以周光迪目前的处境来说,他的确需要

几个秘密住所。身为名医,找他的人太多,大概也有想杀他的人。

俊美少年一直把他带到一个客厅门口,伸手一让,道:“罗少侠,就是这儿。”

少年人先入厅,站在一个中年人身后。

这个中年人居然是“独角鳌”齐天荣。

那俊美少年人露齿一笑,似在表示他请客的本领高明。

到此地步,小罗心头一惊,却立刻泰然进入。

年纪轻轻的,竟能做到“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境界。

齐天荣道:“老弟请坐!”

小罗也不客气地坐下来,下人送上茗茶。

这儿的规模也不算太小,却听不到人声,好像只有这么几个人。

当然,小罗不信只有这么三个人。

小罗道:“齐大侠把在下骗来有何指教?”

“忘年之交,请老弟来山中盘桓几天。”

小罗道:“只可惜在下无此雅兴。”

齐天荣道:“到了这儿只怕由不得你了!”

小罗道:“齐天荣,当我刚才第一眼发现是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为何要把我请来的原

因了。”

“噢?”

“因为我犯了你的大忌。”

“说说看!”

“由于我对你已有某种程度的了解,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不久前‘大乔’和‘小乔’之被

追杀的原因,本来当时我曾以为是童先生,也就是玄阴教教主……”

“怎么?又不以为是他了?”

小罗笑笑,道:“当然,因为童先生也许并不是一个太好色之人,至少他不是个阴阳不

分的人。”

齐天荣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阴阳不分”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个怪物。

也有人称之为“人妖”。

小罗救了“三手潘安”郭玉书,齐天荣自然知道所有的隐私已经泄漏,他绝不会让知道

他的私秘的人活在世上。

这似乎是一个不变的公式。

想湮灭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要不停地杀伐。每多杀一人,那私秘就多一次传播的机

会。到了最后,知道这秘密的人必然是与日俱增。

尽管如此,把灭口视为湮灭秘密为不二法门的人仍是大有人在。

齐天荣道:“郭玉书呢?”

“他……”小罗本要说他已痛悟前非,削发遁入空门了。但是,齐天荣绝对不会让他活

着。

即使郭玉书从此不问世事,从此一字不吐也不成。

齐天荣必然派出大量部下去找郭玉书。

因此,小罗有所警觉道:“他羞愤而自绝了!”

“死了?”

“当然,他自幼和一些女孩子在一起,无形中养成了阴盛阳衰的风格,大了以后想纠正

自己也是心余力绌,就这样过了半生。当你派人迫杀他,被我救下时,他认为愧对郭家的列

祖列宗,突然拔剑自刎而亡。”

齐天荣不能不信,因为他不自刎也必被追杀。道:“虽然你只有半年好话,我却不想让

你再活半年。”

“当然,你的秘密不能外泄,传出去会使武林大哗。男不男、女不女的。而且郭玉书大

致还描绘了一下你的身体是什么样子……”

齐天荣站了起来。

这样一个半阴半阳的人一旦动了杀机,那表情就十分可怖。因为他的面貌本就和常人截

然不同的。

平常人男人有男人的面孔,女人是女人的长相。

齐天荣有时看来像女人,有时又像男人。

当然,他既像男人也像女人。

小罗也站了起来,要来的非来不可,躲也躲不过。

不过小罗心里清楚,齐天荣和“穷仙”百里光又不同。

“今天终于证明了一件事。”

“什么事?”

“以前我以为童先生是人妖,原来不是他而是你。但你们在那小别墅中和常有庆、小五

子及软软等苟且时,他们一些年轻人却只知道一个童先生,不知道另有其人,可见你们二人

易容术之高明。”

“不错,是我易容模仿他。小罗,我给你自卫的机会,绝对不会有第三者参与,我也不

会用暗器或施毒。”

“我信。”

俊童把桌椅移到一边,有个足够的搏杀空间。

郭玉书说过,齐天荣身边有两个娈童。这正是两娈童之一,果然是美比少女。这时齐天

荣道:“小罗,三招内我不攻,仅采守势。”

小罗道:“那又有什么分别?”他接过小童递给他的剑。

小罗认为,在此拼命不宜久战。此人把他骗来,没有十成十的把握不会这么大方。所以

他一出手就用上了那道人叫他代传给“葛三刀”的四招刀法。

小罗代传刀法,他所得到的却比“葛三刀”更多。

齐天荣也用剑,他忽然发现小罗长剑施展的却是凌厉的刀法,虽然心头一惊,却接了下

来。

四招刀法接下,齐天荣道:“小子,这似乎是‘黑白阴阳判’秋老贼的刀法。这老贼大

概已到了中原。”

小罗不出声,接着就是以前学的一招半剑法。其玄妙凌厉犹在刀法之上,这当然也是由

于刀法是乍练之故。

齐天荣一点也不敢大意,全力应付。

一招半剑法用完,接着是刚学的三招。

四招半一气呵成,齐天荣虽然身手高绝,毕竟他面对的是独步天下的剑招,好像瞬间就

失去了主动,自己的剑路似乎都被对方堵塞住了。

尽管如此,齐天荣接下三招时,只退了半小步。

小罗不由骇然,由此已可看出齐天荣的身价了,若非他有此身价,童先生也不会和他一

起在那别墅中“同乐”了。

“穷仙”也是顶尖人物,但在童先生心目中就比齐天荣稍矮了一头。大概也只有星宿海

老怪差堪和齐天荣比拟。

小罗知道,只有逃走一途,能否逃得了还不一定。

当他再施出最后的一招时,齐天荣又退了半步,可见小罗是全力施为,而此剑招又精奥

绝伦了。

就在这时,小罗一个倒纵,穿窗而出。一出窗就上了屋顶,由于是自前窗穿出,估计齐

天荣和俊僮也会自前窗穿出,他立自后窗再射入屋中。

齐天荣一上了屋面,就不见小罗的影子,立刻猜出他自后窗进入屋中。冷笑道:“小子,

不必玩花稍了,你是逃不出这里的……”

齐天荣飘落客厅门前,小罗又自侧窗射出,因为这侧窗外是花圃,花木茂盛,易于藏身。

但是,这花圃对齐天荣来说却是了如指掌。

不久就被齐天荣堵在假山边沿处。

这花圃中有个池塘,直径约十丈以上,中有假山,并无水榭。小罗非逃不可,因为齐天

荣绝对不可能留他的活口。

他猛吸一口气,纵身而起。

他本想在地塘中央的假山上垫足,再掠到对岸,哪知齐天荣竟先他一步以“金鸡独立”

站在假山上。

小罗下落之势已施展出来,想再掠到对岸已不可能,若事先不打算在假山上借力,也许

能一口气掠过池塘而到达彼岸。

这假山不算太小,大约有一丈五六方圆,是由一些千余斤重的大石块堆成,上面长满了

厚厚的青苔。

这还不要紧,以小罗的底子,青苔滑不倒他,却因齐天荣在等他下落,不论他落在何处,

都逃不过齐天荣的致命一击。

这是个十分绝望的局面。

他不能不落下,不落在假山上,必落在池塘中。

此刻他距假山只有一丈五六,下瞰塘水,由于池塘中有水草,仅能隐隐看出,深约七八

尺,大约比一个人的身高略深些。

他忽然觉得落入池塘中比落在假山上好些。

至少他不是一只早鸭子。

“扑通”一声,小罗落水沉了下去。

这一手齐天荣却是出乎意料。

他不知道小罗的水性有多好,如果不好,小罗会淹死,也免得他动手,如果水性好,可

要大费周章了。

此刻他注视小罗落水之处,“咕噜咕噜”水面上冒上一串串的气泡,齐天荣终于笑了。

“小子,不出盏茶工夫,会把你灌饱。”

水泡冒了一会,越来越少,终于停止了冒泡。

他立刻叫那俊童拿长杆来打捞尸体。

当然,齐天荣虽认为小罗九死一生,总是不大放心,还站在假山上监视,且不时四下张

望。

这草庐中看来的确只有三个人。

老仆和俊童各取来一根长杆,竹杆前端绑上三爪钩子,在落水点附近足足捞了半个多时

辰,几乎把全塘每一寸地方都捞遍,也不见影子。

齐天荣知道又被耍了。

八成在水底冒泡只是一个烟幕,暗示不谙水性而在水底下灌水,然后在俊童离去找工具

时逃走了。

固然齐天荣站在假山上不时四下打量,但他注意落水点处的时间比较多,他身后的方向

自是个漏洞。

齐天荣掠到身后岸边,不由怒吼了一声。

岸边有些水渍,甚至岸边岩石上还有些水草和塘底的污泥,显然小罗是潜至此处悄悄上

岸溜掉的。

齐天荣厉啸一声,身子冲天而起,然后以“平沙落雁”之式射出原木围墙之外,可是他

不知小罗去了哪个方向。

齐天荣以过人的听觉贴在地上听了一下,立刻确定了小罗去的方向,向西追去。

这一带山路迂回崎岖,且多草木,如果小罗暂时不奔跑,先匿起来一段时间,齐天荣就

找不到他了。

不久,小罗眼前人影一闪,齐天荣迎头拦住。

小罗不再做逃走的打算,决定全力一搏。

“小子,你再滑也逃不出我的掌心!”

“齐天荣,你和常有庆也有一腿,对不?”

“小子,死到临头,你还要逞口舌之利!”

小罗道:“齐天荣,毫无疑问,你是玄阴教教主的左右手,反正我是逃不了的,你可敢

告诉我他到底是谁?”

齐天荣又拔剑出了手,小罗也只好再施展那四招半高超的剑术,这剑法虽然高绝,但四

招半是制不了齐天荣的。

四招半用完,再用那四招刀法,刀法虽厉害,似比剑法稍逊,但齐天荣也有点忌惮。

只不过剑招和刀招加起来也不过八招半,仍然无法挡住齐天荣,小罗心想:“如何败中

取胜?总不能就这么死在这个老人妖的手中。”

八招半以后,再用别的招式就不行了。

齐天荣道:“怎么?就只有七八招管用的吗?”

小罗道:“齐天荣,你能不能在我临死前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小罗道:“我的年纪虽不大,这些年见过的怪人怪事却不少,如今必死你手,就算不死

你手也活不了半年,唯一的遗憾是从未见过阴阳人的身体是什么样子?”

齐天荣大吼一声,猛刺一剑。

这一剑竟自小罗的左腋下穿衣而过,伤及皮肉。

小罗出了一身冷汗,道:“齐天荣,反正这里也只有你我二人。”

齐天荣恨极,他最恨谈及这件事的人。

剑芒一重重一叠叠地压下来,小罗衣衫上又多了两道剑痕,但未伤及皮肉,他这才知道

齐天荣的厉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