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二十二章

作者:李凉

小罗目前很孤单。

和小仙蒂不能团聚,这相思滋味真是幽肠百结。茜茜也不知去向,就连“葛三刀”也失

踪了。

近来小罗常常一个人喝闷酒。

现在他就坐在这家饭馆内迎门的座位上。

他希望“葛三刀”或茜茜由此经过能看到他。

这么巧的好事不会有,坏事却大有可能。这工夫,眼见周光迪带着他那雀斑女儿走了进

来,而且已发现了他。

不管是什么理由小罗都不希望在此挨揍。

只不过周光迪和他的女儿已站在小罗桌边。

小罗低声道:“周老头,不一会我就吃完了,到镇外去,你尽管打个够。”

周光迪道:“我不是说过,这样公开地揍人效果才更好些?”

说话间已揪住小罗一臂,想把他摔在地上。

怎奈小罗的身手越来越高,刚刚又学了三招剑法及四招刀法,更是大有进境,周光迪没

有抓住他。

“好小子,你要反抗!”说话间连抓七次,终于抓住了小罗的左肩。周光迪的“擒龙八

大抓”非同小可。

小罗十分佩服他的抓法,诡谲快速,令人防不胜防。

于是拳打脚踢又开始了。

“老先生,不要在小号内打人成不成?”掌柜的连连阻止,叫他们到外面去打,周光迪

听如未闻。

小罗被打,看热闹的人有的忍不住,道:“老先生怎么欺负一个年轻人?他是你老先生

的什么人?”

“他是我的儿子,他不学好,整天在外游手好闲。”

“就算这样,可以回家去打呀!”

“不对,有所谓‘当面教子,背后劝妻’。”周光迪道:“你们看,这么多人在看他挨

揍,他是不是一点也不在乎?”

众人一看,小罗的确是不大在乎的样子。

这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其实小罗正在注意周光迪的每一拳、一掌、一抓或一脚,全神贯注,看来自然是不在乎

的样子。

观众有人道:“这一对父子真是一对活宝!”

这工夫,周光迪喘着停手,道:“谁愿意受雇揍人?每打他一拳一分银子,一百拳一两

银了。”

打人能赚银子,自然有人干,一个汉子先站出来。

周光迪道:“不能乱打,要打在我指定的地方。”

他指出小罗身上两三个部位,道:“要用力打才行。”

汉子道:“老先生,可不能失信哪!”

“什么话?有这么多人作证!”周光迪道:“一百拳一两银子,不能半途而废,话要讲

在前头。”

这工夫,汉子已经打了起来。

他当然很用力,反正他以为小罗也不是他的儿子,拳头打在别人身上,可以练拳,又有

银子可拿。

天下的确有些便宜事,竟被他遇上了。

小罗被打,似乎不感到痛楚,像是有人为他捶背一样。这汉子最初很用力,打到五六十

下,每打一下就会痛得甩甩手,而且力道逐渐减轻了。

周光迪道:“不行,你这是敷衍了事,请退下去。”

这汉子还想再打,另一个汉子把他推开,打了起来。

刚开始当然有力,但这汉子打了六七十下也力尽了。

最重要的是,拳头奇痛,好像手骨要裂开似的,而且消耗体力甚大,他们很想不通,平

常揍人打五百或一千也不会累,今天是怎么回事?

结果周光迪大声道:“朋友,没吃饭是不是?老夫花银子雇你揍人,拳头却像棉花一样,

这怎么成?”

又换了第三个,都未超过八十下就被淘汰了。

周光迪道:“蓉蓉,我们走吧!”

六个汉子一拦,其中一个龇着牙道:“老臭虫,打人的帐未付清就要走人?”

“什么帐?”

“不是一百拳一两银子吗?”

周光迪道:“是啊!你们打到一百拳没有?”

“不是一拳一分银子吗?打多少拳照算哪!”

“老夫说过有一拳算一拳来吗?”

大汉道:“老家伙,不这么算怎么算?”

周光迪道:“老夫特别声明:一百拳一两银子,不能半途而废,话要讲在前头,不足一

百拳当然不算数。”

六个汉子不由盛怒,道:“你老小子分明是耍人!”

周光迪大声道:“各位乡亲评评理!老夫刚才是不是声明过?凑足一百拳才能讨价付银

子?”

有人附和,但六个汉子出了手。

周光迪往一边一站,蓉蓉出手接下来。

六个汉子在她手底下像是狂风中的高粱秸子一样,被打得东倒西歪,有的倒地不起。

直到六人都倒下,一时也爬不起来时,二人才离去。

掌柜的大叫“不要走”!但二人往人缝中一钻就不见了。

“这像什么话!”掌柜的叫嚷着:“万一出了人命,小号怎么担待得起?说不得这位小

友……”

他一转身,想要小罗负责,发现小罗也不见了。

小罗出镇不远,发现周蓉蓉——小雀斑在路边坐着,似在等人。

小罗道:“周姑娘在等谁?”

“等你……”

小罗一震,这不是茜茜的口音吗?

小罗打量着她,不是茜茜是谁?只是易容术十分高明而已。

小罗道:“你是茜茜?”

“不错!”

“你怎么会在周光迪身边?”

“这该从头说起,上次你把我输了对不对?”

“不错,我们到处找你,真急死人了。”

“把我赢到手的叫朱虹,你猜他是谁?”

“我怎么会猜到?茜茜,你没有吃亏吧?”

茜茜摇摇头,道:“非但没吃亏,还得到了益处。”

“莫非他不是坏人?”

“朱虹是‘黑白阴阳判’秋凤池大侠的师侄。”

小罗愣住,这是怎么回事?

茜茜道:“出了赌场,朱虹甩掉你们之后,就去见秋大侠,秋大侠叫朱虹把我交给周光

迪前辈。”

“为什么要交给周光迪?”

“秋大侠要周前辈成全我,他们都以为我的身手不足以自卫。”

“周光迪教了你些什么?”

“‘擒龙八大抓’!”

“无怪刚才你对付那六个汉子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

茜茜道:“你是不是觉得挨打之后,浑身十分舒畅?”

“是啊!”

“周前辈每次打完给你一些葯,那都是他精炼的灵葯,一来可治你的‘五阴鬼脉’,二

来也可增长你的内力。打你是为了使你更易于消化那灵葯,使它发挥最大的葯效,也能使真

气流畅于四肢百骸。”

小罗道:“无怪近来我的体能大有改善,本来我也隐隐猜出周大侠打我是另有深意的,

却想不通为何当众打我效果会更好?”

茜茜道:“周大侠说,当众打你,本也有使敌人以为我们是敌对立场的用意。因此当众

打人,他不敢敷衍,一定要用力真打,如果背后打你。由于他和罗伯伯和伯母是知交,只怕

狠不下心肠,这才选择公开打人的。”

“原来如此,真是煞费苦心!”小罗道:“还有一事我不大明白,近来在周大侠身边的

是你,以前在他身边的小雀斑姑娘又是谁呢?周大侠独身未娶,那哪来的女儿?”

茜茜道:“她就是你的妻子小仙蒂。”

小罗心头一震,呐呐道:“她就是小仙蒂?”

“是呀!小仙蒂也有‘五阴鬼脉’绝症,甚至比你的更严重,因而他带在身边随时治疗,

如今已有起色,在某处待产。”

“某处是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

“茜茜,你一定知道。”小罗揪住了茜茜的胸衣。

茜茜道:“小罗哥哥,你的手抓在我的什么部位上?”

小罗急忙松手,道:“对不起!我以为你应该知道小仙蒂在何处待产的,告诉我,我好

想她。”

茜茜内心很不是滋味,就好像她自己不存在似的,其他男人对她的赞美、仰慕和期待,

在小罗面前似乎一文不值。

“我真的不知道。”

“如果她的绝症未治好,生产是否危险?”

茜茜呐呐道:“也许不会的,大国手会在她身边的。”

茜茜这么说,内心却不这么想。

她前几天还偷听周光迪对秋凤池谈过,小仙蒂的情况比小罗难治,对她的生产没有把握。

可以这么说,要大人就必须牺牲孩子,要孩子就必须牺牲大人,如果再说得明确点,该

是保住婴儿的机会要比保住大人多出很多。

可是这话茜茜不敢说。

茜茜是个心地善良,较为温顺的女孩,她和小五子及软软不同。

小罗道:“茜茜,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我不关心你?”这句话就伤了茜茜的心,大声道:“你有没有良心?你张口小仙蒂,

闭口小仙蒂,我在你身边等于一块木头,我关心你、体贴你,你受了伤,我夜夜失眠,你有

绝症,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到庙里去拜,希望你能活到八十岁,治好绝症。

但是这一切你都视同未见,你心目中只有一个小仙蒂,但你和小仙蒂的认识,说来却又

十分牵强,只是同情她希望要个孩子而已。而你们罗、龙两家都需要留后,难道说我就不会

生孩子……”

她知道说漏了嘴,这话当然也是实情。

要比身段及容貌,茜茜比小仙蒂还稍美些。

要比交往时日之久短,茜茜也比小仙蒂久些。

这些都是茜茜忍无可忍,不吐不快的原因。

小罗叹口气道:“茜茜,也许我对你不大公平,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有时是很难看清

的。”

茜茜本来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孩,自跟着小罗,被他冷落,那份娇气或骄气就逐渐消失了。

因此她非常易于满足。

小罗这几句话使她激动甚至感恩,扑入小罗怀中,泪水泛滥,一片汪洋,她认为小罗哥

哥毕竟不是漠视她,根本不关心她。

小罗给她一条手帕,让她擦干泪痕,道:“是周大侠要你在此等我的?”

“不是,是我自己的意思。他说他要教我的还没有全部教完,我说你目前太寂寞,我不

忍心离开你。”

“周大侠怎么说?”

“他只是叹了口气,然后点点头。在离去前送我这两个小瓶,要我交给你。”她自袖中

取出两个小瓷瓶。

小罗接过一看,白瓶上写着“擦脸用”。

紫色瓷瓶上写着“擦chún部及指甲用”字样。

小罗道:“这是干什么?”

茜茜道:“为了使敌人相信你已无葯可救,病入膏肓,看来每况愈下,就必须动点手脚,

白瓶的葯水擦脸能使面孔看来没有血色,一种枯槁、惟悴的样子。”

“紫瓶的是不是擦指甲及嘴chún的?”

“对对!擦了之后会发紫,看来你的绝症已到了油尽灯干的地步,一些大魔头才不屑向

你下手。”

小罗道:“周前辈想得这么周到。”

“据周前辈说,这是龙前辈要他这么做的。”

小罗心道:“龙起云把我扫入沟中,可见他当时盛怒,触到了他最最敏感、痛楚之处,

但他还是很关心我的。”

“葛三刀”和祝家云在一起,一天到晚都能听到他的爽朗笑声,他不像以前不修边幅,

甚至穿着土气又邋遢。

他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很光鲜。

人的心情一好,也许连相貌也会有所改变了。

祝家云这个大妞不算很美,但很矫健,配“葛三刀”算是中上之选,她以为“葛三刀”

很风趣。

人与人之间是有所谓缘份的。

她以为“葛三刀”也很老实,当然他是否老实呢?也只能说他的本性不坏而已,其实他

的花稍多得可以造反。

此刻,二人在一个野铺子打尖。

每人一大碗阳春面,吃得满头大汗,因为这儿只有阳春面。

这工夫,山径上有个人狼狈逃来,衣衫几乎完全湿透。

本来“葛三刀”还没有着清此人,因为此人的发髻散开,有几处被汗水沾在脸上,挡住

了面孔。

但这人却向“葛三刀”奔来,到了他的桌边,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葛老弟,罗少侠

他……他在什么地方?他……他怎么没有来……”

“葛三刀”这才看出,此人正是失散的前玄阴教护法刘大泰,肩上受伤,血渍一片,似

也奔了不少的路。

看来他已近似虚脱。

“葛三刀”道:“刘大侠,是什么货色?”

“是……是玄阴教的副教主常有庆及护法朱子玉。”说完,人已倒下,显然是体力透支

而虚脱了。

祝家云道:“大海,这是什么人?”

“玄阴教前护法刘大泰。”

“也就是玄阴教未被屠教以前的护法?”

“是的,此人不断地被追杀,是前玄阴教中高级分子仅存的一位。”

就在此时,山径林荫中奔来二人。

为首的是常有庆,后面是护法朱子玉。

二人立刻就看到刘大泰躺在“葛三刀”桌边地上,二人奔上来。

“葛三刀”一拦,道:“常有庆,咱们又遇上了!”

常有庆轻蔑地一笑道:“滚开!我要这人!”

“葛三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