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二十三章

作者:李凉

小罗离开小五子处,和影子小罗交换了意见。

小罗道:“童翎爱小五子至深,你可要小心,可千万别被他碰上。”

影子小罗道:“我会小心。”

小罗道:“你可知道为什么童翎明知小五子和你有来往,仍然对她那么好吗?”

“不……不知道。”

“因为小五子像一个人。”

“像‘七杀梦魇’龙大侠的妻子司徒雪?”

“也许不仅仅是像她,也可以说,连司徒雪也都像另一个叫‘莎莎’的小姑娘,那是他

最早的情人。”

“有这么一回事?”

小罗说了有关童翎和小情人“莎莎”的一段伤心史,“莎莎”怀孕,竟被其父活活打死,

而司徒雪和小五子大概都很像莎莎。

影子小罗喃喃地道:“一个人的特殊行为,大概都有不平凡的原因了……”

云中子突然又来到玄阴教中。

他要见教主比哭、笑二面具人更方便。

不久又在秘室内和童翎促膝而谈了。

“云兄,这次必定又有什么重大的事?”

云中子道:“正是,而且兄台也必然大为惊奇。”

童翎道:“云兄为我奔波,感激之外,内心不安。”

“你我好友,不可说这种见外的话。”

“好!就依云兄,不知是什么重要的事?”

云中子道:“兄台可知有两个小罗?”

“两……两个?云兄是说罗寒波之子罗天?”

“正是。”

“怎么会有两个?”

“原因不明,但弟确曾亲眼看到两个。”

童翎道:“有两个小罗,却从未同时出现过?”

“对,这正是可疑之处。”

“云兄,弟所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

云中子静静地等他的下文。

童翎道:“你是知道,万一小仙蒂怀的孩子不是真正罗天的,而是另一个假罗天的……”

云中子微微一震,道:“这的确是……”

童翎道:“我虽然不能确知创造另一个影子小罗的真正目的,却能大致猜出一点端倪

来。”

云中子道:“愿闻高见。”

童翎道:“小罗是罗寒波的独子,虽然身罹绝症,在周光迪的全力调治下应能治愈。但

为了提防我方的追杀或挟持为人质,所以另外创造了一个。”

云中子点点头,道:“这当然是最可能的,但据小弟暗中观察,两人的武功都有龙起云

的基础,可见那个假的罗天是龙起云创造而调理出来的,除了上述目的之外,只怕还有别的

目的。”

“什么目的?”

“据说假罗天很好色,和不少的少女有关连,就连水月庵主持了尘师太的徒弟都和他有

一手。”

“这事我听说过,本以为就是真小罗,不过据传是那小尼心甘情愿的,而且小罗并非好

色之徒。”

云中子道:“问题就在这儿,对小仙蒂忠心不二,身边的秦茜茜不比小仙蒂差,却又未

动她。有几个年轻人能做到?如果不是两个小罗,那就无法解释了。”

童翎道:“不管龙起云创造另一个小罗的动机何在,小仙蒂肚中孩子的父亲绝对应该是

真罗天的才行。”

云中子似乎能体谅童翎的心情,但却不知道童翎早知有两个小罗了。

小罗在林中踽踽独行。

他想着小仙蒂,她的肚子应该和小五子差不多大了,甚至更大些,估计也该临盆了,内

心兴奋也不免担忧。

小仙蒂是否已经痊愈了?

有时他也为茜茜抱不平,严格地说,也许茜茜对他更好些。想到茜茜,他内心十分焦急。

这时树林左侧传来了打斗声及叱咤声。

这叱咤声似乎颇为耳熟,小罗掠近一看,竟是茜茜和一个中年人打在一起。

茜茜的身手大有进境,这当然是周光迪教的。

可惜她为了急于找小罗没有学完,等于功亏一篑。

云中子为“神州七子”之一,这些年来隐而不出,当然不是整天翘着二郎腿,他自己也

大有进境。

茜茜速成的武功要想和云中子比,当然还差一截。

此刻茜茜已不支地后退,但不一会儿双方突然停手。

因为打斗的双方都同时发现了一边的小罗。

茜茜自然是高兴极了,立刻奔到小罗身边。

小罗道:“怎么会在此遇上此人?”

“我到处找你嘛!”

小罗抱拳道:“这位前辈是……”

云中子仪表不俗,而小罗发现他和茜茜动手并未用煞招,所以才以礼相见。

云中子道:“在下云中子。”

“原来是前辈高人,不知为何与秦姑娘动手?”

云中子道:“在下由此经过,挡了秦姑娘的路,秦姑娘出言不逊,就动起手来了。”

小罗道:“如果秦姑娘有失礼之处,在下向前辈道歉。”

云中子道:“惭愧!也许云某也有不是之处。”

小罗道:“前辈太客气,不知前辈这些年来在什么地方?为何到现在才重现江湖?”

云中子道:“昔年重伤,差点不活,总算捡回一条小命,这些年来隐居治症,哪敢露

面?”

“前辈忒谦!不知云前辈对玄阴教教主的看法如何?”

云中子道:“此教教主屠杀前教主司徒天爵及百余人众,自是一个邪教,小友的大名

是……”

“晚辈罗天。”

“莫非小友就是罗寒波兄的……”

“正是。”

“谢天谢地,剑客罗兄伉俪,昔年侠义可风,几乎被誉为武林万家生佛,有你这位哲嗣,

也算上天有眼,好人有后了……”

云中子一时激动,不由眼眶润湿,可见他和罗氏夫妇的交情了。

罗天抱拳道:“听几位长辈说,云前辈昔年与家父母交厚,几位前辈看到前辈必然十分

高兴。”

云中子喟然道:“昔年老友大多分散,能在此与老友重聚,也是人生一大乐事,过两天

我会去拜访他们的。”

云中子走后,茜茜道:“小罗哥哥,刚才并不能算是我的错,他挡了我的路,因我内心

焦急,希望尽快找到你,就说了几句‘冒失鬼’!可是他……”

“他怎么说?”

“他骂我没长眼的丫头!要说没长眼,双方都没有长眼!”

小罗道:“算了!好歹也是家父母的友人。”

茜茜道:“这个人的体能状况良好,不像是重创初愈的样子,他这些年隐而不出,就未

必是隐居疗伤养疴吧!”

“茜茜,咱们不能动不动就怀疑别人……”

就在这时,二人都听到身后有异声,同时回身。

两个面具人刚刚落下,竟是哭、笑二面具人。

小罗冷冷地道:“今天你们二人要现原形。”

二面具人不出声。

茜茜新学的绝技极想一试,立刻就拔剑扑向哭面人。

因为据她所知,这二人以笑面人的身手稍高些。

茜茜出手,小罗自然也不会闲着,立刻扑向笑面人。

笑面人的身手固然高些,但小罗目前颇有信心。

至于茜茜,她保守地估计,全力施为,一百招内可以击败哭面人,只不过才打了二十招

左右,忽然心头猛沉。

因为这哭面人居然封闭了她所有的剑路,甚至这人居然熟悉她的剑路,一招刚出,即被

破解。

似乎此人所学的“天龙八大抓”比她更多更精。

这样打下去不要说百招之内胜不了,只怕五十招内就要输了。

小罗目前的技艺已入顶尖高手之林,但是才接了对方六七招就不由心头一沉,这人太可

怕了。

他以为和这哭、笑二面具人见过多次,也动过很多次手,差距绝对没有这么大,那也是

因为小罗那时的武功还没有现在高之故。

小罗的剑法中有罗寒波的、龙起云的,甚至还有卫天愚以及“黑白阴阳判”秋凤池的刀

法。

因为他已把那四招刀法加入剑术之中。

可以说他现在的身手和昔年他的父亲罗寒波差不多了。

只不过五十五招之后,他被凌厉、玄奥的剑法逼退了五步之多,再看看茜茜,似乎比他

更糟,眼看就要被擒。

这怎么能使他相信?

一个人藏拙竟能到此地步,真是太可怕了。

哭、笑二面具人都如此厉害,玄有教主就不问可知了。

小罗以为他们二人被擒事小,可怕的是这秘密不能传给几位前辈而使他们预作准备。

就在这时,茜茜被哭面人制住穴道,倒了下去。

哭面人拍拍手,好整以暇地在一边观战。

笑面人也不愿后人,虽然小罗比茜茜的身手高出很多,也在第六十五招左右把小罗的剑

击落在地。

剑被击落,小罗内心的悲伤远超过惧怕。

因为他深深自馁,对不起传他武功的人。

在此一瞬,他甚至嘲弄自己,居然自视甚高,把自己列入一流高手之中。

剑一出手,对方的剑似乎连剑光还未闪出,剑己搭在他的右肩上,这种速度已不能用一

个“快”字来表达了。

这是什么剑术?为什么双方的差距还有这么大?

他要再练多久才会有类似的境界?

他此刻内心的悲苦和失望是局外人所难以想像的。

就在这时,几乎未看出对方是如何出手的,“太乙穴”已被制住,小罗的身子还未倒下,

已被挟起。

看看茜茜,也被哭面人挟了起来。

小罗以为每次被周光迪拳打脚踢并不丢人,因为那是治他的沉疴,只不过被人制住像挟

死猪一样带走,他感到无比的羞辱和卑微。

他下的工夫不谓不多,甚至不以为别人会比他下的工夫更多。

但是他却输得如此之惨,连信心和勇气全输掉了。

茜茜知道小罗内心的感受,如果这些羞辱和挫折都可以由她一个人承担,她会甘心情愿,

她最怕小罗受羞辱。

他们二人都不敢互视而闭上眼睛。

大约在风驰电掣的飞掠中过了一个时辰,奔驰缓下来,二人忽然听到熟悉的笑语声,接

着二人被放在床上。

这是玄阴教吗?如果是,这些熟悉的笑声不会在此处听到的,而且这哭、笑二人一向不

友善,更不会把他们放在床上,必会丢在地上。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工夫,忽然有人道:“怎么?你们还不把两个孩子的穴道解开?”

一位披发人走过来,伸手在小罗的额上及面颊上抚摸了几下才解了他的穴道。

而在此同时,哭、笑二面具人几乎同时把面具取下,哭面人竟是“医仙”周光迪这个老

头子。

这就难怪茜茜的攻击全被他封住,因为近来的新招全是他教的。

笑面人是一位长眉电目,隆鼻阔口的中年人。

小罗仅仅一怔,就知道这文士的身分了。

但是至少他认为父母认他太晚,对他似乎不够关心,所以小罗并未马上相认。

他以为父母对他的思念,绝对没有他对父母的多而深。

“孩子,”女披发人已取下长发,也显示了本来面目,看来不过三十五六,端庄中仍可

看出年轻时风华绝代,她正是吕冠芳——小罗的母亲。她颤抖着手,淌着孺慕而激动的泪水

道:“快点拜见你的父亲和几位前辈……”

小罗这才一跃而起,拜见父母,然后—一拜见龙起云、秋凤池、卫天愚、周光迪以及

“魔索”祝继宗等人。他已经比女儿祝家云先到了。

拜过之后,母子拥抱,唏嘘不已。

母子连心,这份情感是至深至切的。

“娘,小仙蒂呢?”

“她在待产……”吕冠芳道:“你当然可以天天陪她,直到她生下孩子为止……”

小罗最爱听这句话了,可是除了他之外,几乎任何一个人听到这句话都不由皱皱眉头。

“娘,小仙蒂呢?”

“在后面,去吧,孩子……”

小罗奔向后宅,这是一个小镇上的一幢民宅,前后两进。

这时吕冠芳才握住茜茜的手,道:“茜茜,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对罗天也十分关心,

我好喜欢你,你放心!不论罗天和小仙蒂的结局如何,我都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伯母……”茜茜扑入吕冠芳怀中。

这也是她最喜欢听到的几句话,加之又自吕冠芳口中说出来,等于是打了包票一样地牢

靠了。

小仙蒂挺着个大肚子站在窗前。

她听说几位长辈要把小罗弄回来和她团圆,她自然十分高兴,只可惜稍迟了些。

为什么不提早几个月?

少年夫妻,此时团聚还能做些什么事?

当然,小仙蒂仍然十分期待,这工夫她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她忽然心灵感应似的回过身

子。

多少朝朝暮暮,午夜梦回的相思,一下子都摒诸脑后,小仙蒂呼叫着:“小罗哥哥……

小罗哥哥……你终于来了……”

小罗奔上来,第一个印象是小仙蒂的气色出乎意料地差,他见过很多孕妇,小五子即为

一例,也绝不是小仙蒂这样子,他几乎都不认识了。

怎么会如此憔悴?如此形销骨立?

好像全身血肉都集中在一个大肚子上。

他们紧紧地拥抱着,他吻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