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二十四章

作者:李凉

云中子到一干白道高手这山中别墅来造访,造成一次小小的騒动,因为这毕竟是一件意

外的事。

除了外出的周光迪以及下山采购食物、日用品的小罗之外,都一一见过云中子。相谈甚

欢。

陪云中子谈话的有龙起云、罗寒波、卫天愚、秋凤池和祝继宗等。卫天愚道:“云兄这

些年来为何不见露面?”

云中子道:“一言难尽。重伤之后,自忖必死,幸亏被一老农所救,养疴至今。”

祝继宗道:“昔年十二人是否还有活着的?”

云中子道:“这就不敢说,可能没有了!”

秋凤池道:“云兄,你见过玄阴教教主没有?”

“没有,诸位有人见过?他到底是谁?”

秋凤池摊摊手,道:“秋某还以为你见过呢!”

云中子道:“连诸兄都未见过他的真面目,云某又怎能见过?不过听人说他是童羽之兄,

不知怎会有此传说?因为云某知道童羽没有兄弟。”

罗寒波道:“这当然是骗人。云兄见过哭笑二面具人了?”

“见过一次,我是在某夜看到二面具人和人动手,在下未露面,这二人应该也是昔年十

二人中之二,就是想不起来。”

卫天愚道:“这么说云兄对玄阴教是一无所知的了?”

“不然。”云中子道:“据在下所知,玄阴教最近还有一次大行动,自然是对付白道

的。”

秋凤池道:“这已在意料之中。就以‘神州七子’来说,云兄认为是否还有活在世上的

人?”

云中子微微摇头道:“云某也不知道。昔年罗兄伉俪风传已经过世,而且无疾而终,到

底是怎么回事?”

龙起云道:“‘七杀梦魇’以邪术杀人,云兄没听到这个传说?”

“这个……”

罗寒波笑笑道:“是这样的。龙兄受了重创,需我们夫妇二人的内功助他疗疾,才使我

们诈死……”

“原来如此,那么昔年追杀龙兄的人,必是上了别人一石数鸟的当,要大家火并,他可

以坐收渔利了?”

“正是如此。”

云中子道:“火并是不是由于龙大侠的夫人司徒雪被袭而……”屋内一片寂然。因为龙

起云不愿谈起此事。

云中子道:“恕云某无状,不该重提往事。”

龙起云道:“其实也无所谓,昔年不是内人被袭,而是内人司徒雪被那色魔姦污了……”

云中子狠声道:“此獠人人得而诛之。”

由于卫天愚等人近日曾见过云中子,行踪有点诡秘,他暗中叫众人小心戒备点,至少他

以为云中子的突然来访,有点突兀意外。

第三天,下山采购食品及日用品的小罗,在路上遇上了“葛三刀”及祝家云,一起回来,

也几乎是周光迪赶回来的同时。

出迎的有龙、罗、秋、卫四人,周光迪忽然心头大震,道:“诸位离开过此别墅?”

众人道:“没有啊!”

周光迪道:“可有生人来此过?”

“生人?”卫天愚道:“云中子算不算是生人?”

“什么?云中子来了?他的人呢?”

秋凤池道:“大国手,别语不惊人死不休成不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光迪一字字地道:“各位都已经中蛊了!”

众人相顾失色,因为周光迪不会开这玩笑。

秋凤池道:“老周,别开玩笑成不成?”

周光迪道:“各位互相看一下,你们每一位的左耳垂上是不是有一块像蝴蝶似的红斑?

快看看!”

众人互相印证,发出了一片惊呼声。

的确每人左耳垂上都有一块红斑,状似蝴蝶。

罗寒波呐呐道:“大国手,这是不是一种名叫‘蝴蝶蛊’的邪术?”

周光迪肯定地点点头。

龙起云道:“中了此蛊是不是武功尽失?”

“不会,这是一种相当温和的蛊,中蛊后武力会失去约三成,最多只到五成,一年后会

自行消灭。”

卫天愚道:“你是说一年后会康复?”

周光迪点点头道:“但各位要知道,就算十天半月后会康复也不减其危险性,因为大对

头即将向咱们发动攻击了。”

卫天愚立即先行奔入,未见到云中子。到花园去也未找到,再问年轻一辈的,都说未看

到。

周光迪道:“云中子八成是玄阴教主的同路人。”

众人当然都相信。秋凤池道:“大国手难道就无法治疗此蛊?”

周光迪叹道:“第一,要到苗疆去找解葯,其次时间也来不及了。”

罗寒波道:“这一手很阴,几乎把我们的实力减去了一半,也就等于把他们的实力增加

了一倍。”

龙起云道:“对方的实力,到目前为止,已知的有太上教主、两个教主(哭笑二面具

人),几个副教主和十来个坛主,另外应该还要把星宿海老怪冷通天算上,齐天荣更不必说

了,还有‘穷仙’百里光。”

经卫天愚和吕冠芳一番查讯,年轻人除了小罗、“葛三刀”

和祝家云三人之外,也全都中蛊,只有待产的小仙蒂未中蛊。

其余所有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无一幸免。

吕冠芳道:“各位,云中子施蛊成功,显示他们在三五天内就会到达,绝不会拖到七日

以上。”

秋凤池道:“大妹子,我看连三天都不会超过,因为老周在此,他们总是不放心,必然

速战速决。”

众人都相信这说法。

大家都试过功力,果然如此,有的失去三成,有的是二成半,但没有减去五成的,也有

只减去二成的。

就在这时,也就是晚膳时刻,茜茜飞奔而来,道:“小仙蒂阵痛,可能要生了,而且……

而且……”

周光迪颓然道:“是不是很危急?”

“是……是的,样子好可怕。”

周光迪离座而起道:“吕大妹子,生产的一切准备工作由你指挥年轻人去做,如立刻烧

大量的开水等等,另外我仍要问龙兄及你们贤伉俪,如果情况不好,是要大人,还是要孩

子?”

小罗突然大声道:“周前辈,没有第二个答案,我们要大人!一定要大人!”

周光迪道:“如果在要大人的情况下很可能导致大人与孩子都危险,也只有牺牲大人才

能保全孩子呢?”

小罗一愣,悲声道:“天塌下来我还是要大人。”

这声音有催泪作用,现场上的人都在抹泪。

“好好,我会尽力,但是……”

“没有但是,我要小仙蒂……我要她……”

周光迪匆匆离去,吕冠芳拍拍儿子的肩胛,道:“罗天,娘会尽一切努力的……”

她招呼着茜茜、祝家云去做准备工作。

原来小仙蒂的“五阴鬼脉”并未治愈。

她的情况太严重,而且和小罗也不同。

像周光迪的医术固然高明,却不是万能,正是“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也就是说

严重到非死不可的病,即使华、扁再世也没有办法。

小罗也要跟去,龙起云道:“天儿……”

小罗停下,听出龙起云的嗓音有点沙哑。

龙起云深沉地叹口气,道:“你该相信,她是我的独生女,我比你更关心,更焦急是不

是?”

罗天点点头。

龙起云道:“关心是一回事,顺应事势又是一回事,千万不可蛮不讲理。周兄自然是以

救大人为主,但是,万一在救大人之下可能会造成大人和孩子都没有希望的情况,救孩子至

少还能少牺牲一个生命……”

“龙伯伯是说,早知仙蒂没有希望了?”

“也不是没有希望……而是生产很危险。”

“早知生产危险为什么还要她生?为什么不提早打胎?难道龙伯伯就没有更好的报恩方

式?”

龙起云一愣,这句话当然太重,也太情绪化了些,但仔细研究,这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

对。这是谁的错?

龙起云喟然道:“事实上打胎也危险!”

罗天又要奔出,龙起云道:“不要去。”

“为什么?”

“不要去!”

“不……”小罗断然拒绝奔了出去。

罗寒波大声道:“罗天……罗天……”但人已去远了。

大厅中一片死寂,秋凤池道:“罗天还不是和你罗寒波一样?他是个重情感的人,也没

有什么不对。”

这时吕冠芳一边指挥少女们烧开水,一边找周光迪私谈:“光迪大哥,是不是可以尽量

保住大人?”

周光迪沉默良久,道:“大妹子,我会尽力,如果非牺牲大人不可,也希望你们能谅解

我,支持我。”

“周前辈。”罗天冷冷地道:“你不必考虑其他办法,我要小仙蒂,小仙蒂如有差池,

我和你玩命!”

“天儿……”吕冠芳道:“你怎么可以对周先生这么说话?”

“不妨!我最欣赏这种重情感不二色的人。”

小仙蒂的尖嗥声撕裂着小罗的心,小罗冲进屋中,抱住小仙蒂,道:“小仙蒂,你忍着

点……你不会有事的……”

“罗天哥……你把茜茜叫来……”

“好好……”不久就找来茜茜,小仙蒂痛得满头虚汗,上气不接下气,她抓住茜茜的手,

放在小罗手上,道:“茜茜妹子,你答应过我……一定会照料罗天哥哥……和我的孩子。”

茜茜流泪道:“仙蒂姊……你不要想这么多嘛!第一胎都会痛楚一些,你要安下心来

呀!”

“茜茜妹子……请听我说……我知道……我不大可能看到我的孩子……这是由几位前辈

的表情看……看出来的……

茜茜妹子,请答应我,万一我去了,你要照诺言行事……”

茜茜很难启口,她怕小罗疑心事先和小仙蒂有什么约定,但吕冠芳在一边向她点头,茜

茜只好点头。

“不……不,小仙蒂,你不会的!”罗天的嗓音都变了。

“罗天哥……你别打岔……请回答我……我万一走了,你能让茜茜取代我照料你和孩子

吗?茜茜是个好人,罗天哥……

请回答我……”

罗天强忍着泪不出声。

小仙蒂别过头去不和他说话。

罗天道:“小仙蒂……你要有信心……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你要相信周大国

手……”

“罗天哥……你不答应我……我就永不安心!”

“好……我答应你……可是你不会的……”

“哥……要记住我的话……要善待茜茜……像善待我的孩子一样……”这工夫小仙蒂又

尖嘶起来。周光迪入内把他撵了出去。

几位女的忙乎起来,因为已到了时候,可是只有周光迪知道,小仙蒂已到了生死关头,

如无奇迹,她是不会拖过今夜的。

门外有小罗、龙起云和罗寒波。当然也有“葛三刀”。

他们都是心情沉重,因为老一辈的都听周光迪说过,小仙蒂的情况不大可能有奇迹出现。

也可以说,保全大人已无可能,仅能保全孩子已经不错了。

小仙蒂的嗥叫声越来越弱,已是声嘶力竭。

小罗要冲进去,被罗寒波拉住。

父子连心,他能深深体会儿子此刻的心情。

其实此刻大家的心情都差不多,由于中了蛊,功力大减,原来所具有的信心已大打了折

扣。

虽然周光迪配了一剂葯让所有中蛊的人服下,说是能暂时提高一成的功力,毕竟是暂时

的。

它只能持续四五个时辰。

“天儿……看开点,爹知道你和小仙蒂的情感……天儿,人的穷通夭寿……皆有天

定……”

“不,我以为这是人为的!”

罗寒波看看龙起云,似乎都有个问号,这是不是人为的?

在焦急、沉闷中熬过了约一个时辰,本来小仙蒂嗥叫声逐渐变弱,后来变成呻吟,如今

连呻吟也听不到了。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婴儿啼声。

众人不由精神一振,但继而神色又黯下来。

似乎都知道,孩子保住了,大人反而在危急之中。

小罗大力挣扎,但被罗、龙二人揪住。

婴啼了几声之后,沉寂了一会,又传来了婴啼声,接着门开一缝,周光迪道:“罗天,

快进来……”小罗冲了进去,罗、龙二人泪眼相望,一个是小仙蒂的父亲,一个是她未来的

公公。

只不过,小仙蒂似乎已经失去了“未来”。

小仙蒂的眼睛已无光采,像一盏油已耗干即将一摇而灭的灯,小罗坐在床前,悲不成声。

“罗天哥……我要走了……我很庆幸……一个身有绝症的人……能嫁给一个武林侠士……

而且还为你留下两……两个孩子……”

原来是双胞胎,只不过小罗根本未听清这些话。

“茜茜……请……请过来……”

茜茜曾亲眼看到周光迪为她接产的惨烈景象,第一次体会到身为女人的痛苦,早已哭肿

了双眼,急忙也跪在床前,道:“仙蒂……有什么话,你自管吩咐……”

“茜茜……孩子和罗天哥……都……都托付你了……你不会是……敷衍我吧?”

“小仙蒂……我不会,我怎么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