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 三 章

作者:李凉

小五子的心情很恶劣。

第一次遇上小罗,像发现金矿矿苗一样,她乐坏了。

她以为那是上天照她的意思塑造的男人。

只不过现在她对他已经绝望了。

真正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简直下流。

这些日子她不回家到处流浪,不断地想。

她想到自己的父亲和父亲的一些朋友,他们几乎都有几个女人。

似乎一个稍有办法的男人没有几个女人就很不光彩似的。而女人也大多认了,甚至还有

些女人主动为丈夫讨小的。

这是因为自己的肚皮不争气,不能生个儿子。

不能生儿子的女人,真是罪大恶极。

这些事想多了也就有些改变,也就是对小罗产生了原谅和妥协之心。

既然男人的德行大多如此,又何必苛责小罗?

因而小五子决定去找小罗,装作无意中邂逅的样子。

她来到此镇,把自己打扮得十分光鲜,头发上擦了桂花油,衣衫也换了新的。头上还插

了些新买的珠花。

因为她发现小罗在此大镇上,还带了个长随。

看到了小罗,她就忘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她故意低头走来,表示未看到小罗。

她却相信,小罗一定看到了她,她把走路的姿态美化到小罗最最欣赏的程度,那就是腰

臀的扭摆弧度很大。

她相信小罗会热情地大叫她的名字,然后扑来握住她的手。

在大街上来这一手虽是不雅,却是一个女人认为十分光荣的事。

但是,她隐隐觉得小罗和他的侍从和她交臂而过,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她这个人似的,她

的五脏都翻了过来。

“好小子!眼睛没开光?这么一个大活人自你身边走过,你会看不见?”

她回过身子望去,小罗和仆人已在十步以外,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没看见或者另

有新的女友了?

傍晚时分,街上的行人不少,但所有的行人,人品比小罗好的绝对没有,衣衫比他华丽

的也几乎没有。

小五子跺跺脚,不由切齿,这么无情的男人真是世上少有。

她决定再绕到小罗迎面,再走一次,这样就可以试出,他是真的没看到还是故作不见。

但还没有绕到小罗对面,眼见他和仆人进入一家勾栏院。

“终于显了原形,小贼!真正是狗到天边离不了吃……”

咬咬下chún,去换了一套男装,也进入这家勾栏院。

这家妓院不能算是很大,一共才二十来位窑姊。

小罗把仆人留在外院,他轻车熟路地进入内院。

“罗少爷,您可好久没来了!您叫哪一位?”

龟奴上前招呼,急忙叫小厮上茶点。

不是熟客或豪客,根本不可能一进门就上茶点。

小罗道:“把阿雪叫来!”

“是……”不久,龟奴把鸨母阿雪请出来。

这女人三十多四十不到,一身的绫罗绸缎,身上的金饰没有十斤也有二三十两之多,徐

娘半老,姿色不恶。

“哟!是罗公子,稀客,稀客!上茶点了没有?”

龟奴道:“叫了,一会儿就送上来。”

“罗公子,本院刚来了五个清倌,最大的十七,都是花容月貌,嫩得简直能捏出水来。”

“那好,阿雪,叫来我看看。”

“怎么?五个都要?”

“怎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胃口很大!”

“好好!小三子,叫她们来见客!”

“是!”龟奴在后面一声呼:“丁香、小白、金菊、牡丹和小兰见客哩……”

不久,五个很年轻也各具姿色的小姑娘进入客屋,五个小姑娘先向鸨母见礼。

阿雪道:“见过罗公子,这可是咱们的活财神,衣食父母啊!”

小姑娘一齐行礼。

小罗逐个打量五个小姑娘。

阿雪道:“公子看上哪一个?”

小罗道:“五个还都凑合。”

“难道五个都要不成?”

小罗道:“一箭五雕又有何不可?”

阿雪笑道:“只怕公子消受不了,除非服过‘秃鸡散’。”

小罗道:“我是什么也没服,弄这等小清倌,三五个齐上,根本不当一回事,说个价码

吧!”

阿雪笑着竖起五根指头,这当然代表五千两。

阿雪道:“价码虽然不低,但我保证每一个都是货真价实,如果有一个不是清倌,玩了

白玩,明朝退钱。”

小罗笑笑,道:“阿雪,玩女人玩多了,也就玩出经验来了哩!不是吹嘘,我只要看她

们一眼……”

“看一眼又如何?”

小罗邪邪地一笑,道:“我就知道她们是不是*女。”

“公子,这未免玄了些吧!我阿雪经营勾栏近二十年,见过的雌儿可多了,每一个进了

门先要脱光让我仔细浑身检查,看看是不是清水货哩!局部的型态如何哩!有没有什么毛病

哩等等。”阿雪道:“我却也不敢说隔着衣衫就能确定她们是不是清倌。”

小罗道:“这是因为你未加注意,平时不留意。”

阿雪道:“这倒要向罗公子领教了。”

小罗道:“根据我的经验看法,丁香是*女,胸部是馒头型的,臀部平扁……”

阿雪想了一下,连忙点头。

小罗又道:“小白也是*女,由走路姿态即可证明,她的臀部肥大,稍稍过量了些,胸

部呈吊钟型。”

阿雪又稍想了一会,迭连点头道:“公子好像见过似的。”

小罗道:“金菊不是*女,但她的容貌最端庄,不是与人苟且,可能是不小心骑马或小

时玩耍弄破了*女膜的……”

阿雪不禁拍案叫奇,简直是未卜先知。

小罗洋洋自得地道:“牡丹在这几个人之中身段最好,胸部呈石榴型,也是地道的清

倌。”

“小兰呢?”

“小兰是珍品。”小罗道:“她的体态好,肥瘦适中,臀、胸、腰、腿都是上上之选。

当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所以我五个都要。”

接着,他掏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

小五子看过之后出了勾栏,在街上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她心目中的偶像竟是这个样子。

如果世上的男人都是这样了,她宁愿一辈子也不碰男人。

但是,她还是有点不信小罗会是个婬徒。

如果他是,以他在“来来赌坊”中所炫露的绝技,绝对可以轻易地制服她,但是他一直

很有分寸。

尽管他出言粗俗,几乎能吓死胆小的女人,只不过他似乎是言过其实,并没有真的那么

急色下流。

因此,她决定再在暗中观察一下。

大约是第二天午后,小罗带着他的仆人走出勾栏。

小五子亲眼看到他和五个小妓女有染,如今看来,似乎在体力及精神上一点疲备之态也

没有。

“这是个怪物!是一头野兽……”小五子这么想。

小罗一路往镇东走,此刻路人不多,却自岔路上走出一位妙龄小尼,真正是眉目如画。

如果这小尼不是光秃着头,不是穿着灰尼装,随便穿上一袭布衣女装,随便梳个什么发

型,也必是一个大美人。

小罗轻轻地扬扬手,算是含蓄地打招呼。

小尼似乎微微地颔首,也算是象征性的回应。

小罗看看四下无人,上前去在小尼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这一手被一般百姓看到,大概也会惊叫起来。

只不过小尼被拍了屁股,反而扭头露齿一笑。

小罗拍了她的屁股,也耸耸肩浪笑着。

他们心目中的道德标准显然和一般人有一大段差距,或者根本没有标准。

于是小尼前行,小罗尾随,出镇约四五里外林中有一座尼庵。小尼由正门进入,小罗越

墙而入。

小五子也会武,但她没见过这样的轻功。

就像一片树叶或一团飞絮飘过高墙一样。

“这个小婬贼真会装,我以后可要小心了……”

潜入一看,小罗又在小尼的屋中苟且。

“这简直是个畜生!我再也不想见他了!”

就在她正要绝裾而去时,忽然庵内传来了叱喝声及打门声,且有老尼之声道:“贫尼估

计你也快要来了!虽是劣徒不守清规,你这孽障也大婬毒,再让你跑了那还得了……”

小五子心想:“这小贼终于得到了报应。”

她伏在墙外树上向内望去,一个老尼、两个中年尼姑还加上一个使斧的中年人,把小罗

缠住。

这老尼身手了得,使斧的也不弱,这二人每一个都不比“云中一虎”差,即使两个中年

尼姑也不是庸手。

但是,小罗赤手相搏,居然还能应付。

小五子暗暗吃惊,这小贼昨夜连弄五个小妓女,等于一夜未眠,今天又和这小尼缠绵,

换了任何人体力都会大打折扣,但他似乎不受影响。

也可以这么说,在弄了六个女人之后还有此实力,这小贼真是太可怕了。

“江大侠、江施主,无论如何要擒住这个孽障!”

姓江的就是江涛,是长白派的第二号人物。

江涛道:“了尘大师,他跑不了的……”

以这四人的声威合力,小罗要跑也很难,只不过这四人要生擒他,却也不太容易。

小五子不想插手帮任何一方。

她的心情很矛盾,有时希望小罗被擒,又希望他能突围逃走。

为什么她会希望他能逃走?也许理由很简单。

人们作事往往只为了一个很简单的理由。这理由可能是由于小罗说过她的胴体是世上最

好的。

就这么一句话,居然能使她对他作有限度的关切。

大约七八十招之后,小罗有点不支。

这四人合力,顶尖高手也接不下来。

小罗一直赤手相搏,已被逼到院中一角处。

小五子正在自问,要不要助这小婬贼逃走?

就在这时,一条窈窕身影自殿顶飘下,人未到长剑先到,攻向江涛,居然是姜软软。

她也被小罗吓坏,尽管是武林少女,像小罗的大开大放作风,也没有一个少女会不被吓

跑的。

只不过她也和小五子差不多,疑虑很多。

她不以为天老爷精心塑造的躯壳内,会有那么一个丑恶的灵魂。

于是,她也折回来暗暗跟着小罗。

当她找到小罗时,却又不认识小罗的仆人。她在附近听到喝声赶来,适逢其会。

和小五子一样,考虑再三,还是不忍他被杀死。

现在有姜软软插手,局面就改观了,至少小罗还可以支持很久。

但小罗却趁机向了尘大师猛攻几掌,越墙而出。了尘大师和两个中年尼姑似知他要走,

紧追上墙。

小五子也不甘袖手,在墙外为他挡了一挡,让他离去。她立刻去追小罗,要当面问问他。

这工夫,姜软软也越墙而出,因为江涛先掠出墙外,因此姜软软看到小五子挡住了尘和

二尼之举。

小五子去追小罗,姜软软去追小五子。

二女追了半夜,入了一个不太大的镇,追丢了小罗,挨户到各客栈去找也没有找到。小

五子每家去问,姜软软跟着,反正小五子不认识她,她却认识小五子。

小五子入店投宿,软软也在同一家,而且房间是对门。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小五子在阳

台上活动一下,突然发现两个人向镇外走去,其中一年轻人很像小罗,另一人八成是他的随

从。

小五子道:“好小贼!我终于找到了你!”

她匆匆回屋,收拾东西就下楼而去。

由于姜软软一直盯着小五子,听到她自语“找到了小贼”,又匆匆下楼,她立即也跟着

下了楼。

在镇外,小五子追上了二人,果然是小罗。

只是有一点她想不通,昨夜他身边的仆人三十余岁,这个只有二十左右。

原来这小子正是在赌场中和小罗动手的“葛三刀”。

这小子本想大出风头,包括赌与武功两方面,没想到罗天先弱后强,反而使他当场出丑。

只不过“葛三刀”也是行家,看出小罗是个顶尖高手,他对小罗很折服,追出镇外。当

小罗出言粗俗,软软被他吓跑之后,小葛上前要拜师。

小罗告诉他,他没有资格作他的师父。

葛三刀却认为,小罗作他的师父绰绰有余。最后他们变成了朋友——臭味相投的朋友。

所以姜软软知道“葛三刀”的来历,小五子却不知道。

小五子迎面一拦,指着小罗大声道:“小婬贼,小畜生!你终于露出了马脚,现在你还

有什么话说?”

小罗茫然地摊摊手,道:“我没有什么话说!”

“你当然没有什么话说,因为你的婬行全被我看到了!”

小罗摊摊手,对“葛三刀”道:“老葛,她说她都看见了,你猜猜看,她都看到了什

么?”

“葛三刀”搔搔头皮道:“她看到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小五子大声道:“不必顾左右而言他,你昨夜在一家勾栏中,叫了五个小妓女胡搞,你

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小罗愕然道:“勾栏院……”又故作老练状道:“勾栏院有啥稀奇,我常去串门子!”

“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