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 五 章

作者:李凉

山坡上一片松林,林中有一幢朴拙的小屋。屋子不大,花圃却不小,至少比屋子大百倍。

林后有奇峰二三座,坡前有蜿蜒而过的清溪。

正是与闲云为友,以风月为家。

读易松间,谈经竹下,活脱脱的人间仙境。

月尚未正中天,松林中松涛盈耳,伴着悠扬悦耳,偶尔又带着凄凉韵味的琴声。

只有造物者才能创造出这幅凄楚美的泼墨画。

小罗认为人虽残废,却是个极不俗的人。

小罗在柴扉外敲门五下,学了两声鹧鸪叫。

琴声戛然而止,余音袅袅。

“小罗……小罗……我知道你今夜会回来的。”

“我当然要回来。”小罗推开能自外面开闭的大门,一个轮椅已自铺设得平整的甬路上

滑出来。

明月在天,自松林隙缝中泻下,仍可自斑烂的阴影中看清她的面部轮廓。假小罗没有说

谎。

龙仙蒂果然很美,美得根本不使人去注意她的腿。

“小蒂,让你久等。”

“怎么忽然间客气起来了?”

小罗放下了戒心,她和假小罗之间必然是不客套的。

“小蒂,吃过饭没有?”

他推着她的轮椅滑入屋中,住屋只有三间,其余是浴室、厨房、花屋及练武室等。

原来龙仙蒂也会武,虽无假小罗高明,武林中一般高手三两人也非敌手,所以小罗下山

也很放心。

小罗把带回的酒和菜放入盘中,摆在桌上。这桌子是照她的轮椅高度制成的,小罗端起

杯子。

“小罗,你这次下山才半个多月就稍稍胖了些,嗓音也偶尔有河南口音。”

小罗心头一惊,笑道:“你是知道,我别无所长,对语言的学习能力却很强,近来交了

两位河南籍的朋友。”

“小罗,你每次下山,我好寂寞。”

“我知道,所以事一办完,我就尽快回山。”

“如果我能有一个孩子……”她忽然甩甩头,凄然一笑,自嘲地道:“这句老得没有牙

的话题,我不知说了多少遍了,对不起,小罗。”

小罗下意识地望着她,他认为造物者真的太不公平,像这样一个美好而又善良的女人,

却要她残废。

“小蒂,你……你会有一个孩子的……”

“是吗?哪一年会有?”

“小蒂,也许不久,也许十个月以后,或以内……”

她忽然警觉地抬头望着小罗,像刚才小罗打量她一样,这句话太陌生,也是她期待太久

太久的一句话。

由于她说过太多次,假小罗总是支吾以对或拿话岔开,她已不再奢望。

她自然十分自卑,尽管她美得出奇。

“小罗……你刚才……说什么?”

小罗端起酒啜着,道:“我是说你不久也能有个孩子。”

“小罗,谁会在我这个残废女人身上播种?”

“我很感激造物者,它使你行动不便。”

龙仙蒂面色微变,呐呐道:“小罗,你希望我残废?”

“小蒂,你听我说,以你的绝世之美,如果不残,到处走动,我怎么放心,我凭什么能

拥有你而不会被人抢走?”

龙仙蒂楞了一下,道:“噢……小罗,我愿意为你刚才的话去死,小罗……”激动的身

子向小罗处一偏,轮椅倒下,但小罗及时抱住了她。

小罗的身子在*挛,龙仙蒂也在颤抖。

一个是紧张,一个是久已期待的愿望突然实现时所带来的惊喜,致使她无法控制自己的

情绪。

“小罗……我觉得……就是立刻死也知足……”

“不要说死,我要你活得更久更快乐,如果能使你快乐而长寿,我倒愿意早死。”

“小罗,你怎么可以说这些丧气话?”

小罗心想:“我本就活不久了,以行将离开这世界的无用之身,来作一件有意义的事,

还是值得的。”

“小罗,你刚才是不是说过,我会在十个月以后……”

“我是说过,甚至在十个月以内。”

“怎么会那么快?小罗,你可知道这句话对我有多大震撼?”

“小蒂,不算快呀!如果现在开始,十个月内不就有个宝宝了?”

龙仙蒂怔了一下,忽然抱住他淌着兴奋的泪水,再也没说出半句话来。小罗缓缓地移动

脚步,抱着她进入她的卧室。

多少个夜晚梦中,她发现这个卧室变成了洞房。

每次醒来都会陷入现实的痛苦中。

一个美好而残废的女人,要个属于她自己的孩子,说容易也真容易,说它难却也真难。

总不能敲锣打鼓或到处贴广告说她想要个孩子吧?

熄了灯,月光仍然自窗上泻入卧室中。

小罗是有生第一次,龙仙蒂自然也是。

尽管小罗见过小五子的胴体,对女人的胴体他根本不陌生,但是今夜拥抱仙蒂,这种几

乎无法描述的感受,揭开了他新生的第一页。

这第一页不是和小五子,也不是和软软。

居然是和一个以前从未见过,但为了报恩,为了道义,也为了成全一个可悯的少女,而

翻开这第一页的。

她浑身温软如绵,腻滑如脂,幽香醉人。

她虽残废,却发育良好。

有弹性及韧性的胸部和那丰隆的臀部,衬配上浑圆而纤细的腰肢,小罗像发现了瑰宝。

松涛阵阵,夜凉如水,但室内却是热浪奔腾,一拨接一拔地,显示了青春之火的炽烈。

为了感激小罗的成全,仙蒂忍着*夜的痛楚,像骤雨狂风中的一株小花,摇曳着迎向风

雨。

付出的是半苦半甜和逆来顺受,换回的却是无尽的爱怜。

情感的风暴过去,还继续着无尽的温存。

小罗发现她的腿并未萎缩,和一般人的瘫痪不同。

“小罗,谢谢你。”梨花带雨,半喜半羞。

乐极或悲极往往是难以分别的。

“小蒂,今夜不是该笑吗?选个吉日补办喜事。”

“小罗,你是知道,这泪水代表什么。小罗,只要我怀孕生下孩子,如果你不想和一个

残废厮守一生……”

小罗把她的双chún捏住,道:“你是我的妻子,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说这

些话?”

龙仙蒂伏在他的胸膛上,喜极而泣的道:“小罗,世上是不是真有喜欢残废女人的男

人?”

“你是不是不把我当作男人?”

“小罗,你只不过是可怜我罢了!”

“不要侮辱我们之间的感情,你要记住,从今以后,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小妻子。”

仙蒂伏在他的胸前,他的胸膛上湿了一大片。

第三天,“葛三刀”出现。

小罗为龙仙蒂介绍,说“葛三刀”是河南人。

“葛三刀”不是河南人,但在河南待过很久。

“葛三刀”不知小罗为什么要说他是河南人,但相信必有原因,也就默认了。“葛三刀”

对龙仙蒂的美好、温柔和善良感到十分惊奇。

因而,“葛三刀”不能不想:“假小罗真没有艳福,到口的鸭子成全了小罗,还要再三

的求小罗才干。”

小罗真是世上最有艳福的人了,但仔细一想,假小罗的出现,就是成全小罗和仙蒂。

本来男人能做到固精不泄最是难得,只不过永远不泄,却又变成了缺憾,要生个孩子就

不成了。

“葛大哥。”龙仙蒂敬他一杯酒,道:“为什么你的绰号叫‘葛三刀’?”

“葛三刀”道:“说来惭愧,我的刀法只有前三刀还凑合,后面的却不够看了。”

“是葛大哥没有学好还是令师没有教好?”

“葛三刀”道:“学艺时我才十二岁,整天贪玩,而家师是位游方的道士,只在舍下住

了两天半,教了我一套刀法共二十一招。可是家师走后,我只能完整地记住三招,后面的有

的记住一招四式中的三式或二式,或者只记得一点模糊的影子。”

龙仙蒂道:“能在武林中混出‘葛三刀’之名来也不容易。”

“葛三刀”道:“龙姑娘一定也是一位武林中人?”

龙仙蒂道:“我会点武功,但不能算是武林中人。”

“葛三刀”道:“只怕不是一点点吧?”

“怎见得?”

“如果姑娘不会武或者只会一点点,小罗离开你下山,你一定会害怕的。”

“我是害怕。”

“你的怕和一般妇女的怕一定不一样。”

在这儿住了三天,“葛三刀”发现这是一对恩爱逾恒的小夫妻、小情人,他们互相关爱,

谁也离不开谁。

但是,小罗毕竟不能永远留下陪她。

小罗在外闯荡,是在找他父母的死因或仇人。

只不过这件事太难,莽莽武林,不知自何处下手?

虽然困难重重,却又不能不去调查。

他的父母一夜之间无疾而终,一点征兆也没有。

若是一般普通人,还可以解释为急病(如心脏病、脑中风等)而死,但武林高手这种可

能性几乎没有。

正因为二人身上没有丝毫伤痕,就变成一件武林悬案,别人虽也想不通,却无人出头调

查。

人们有时是很健忘的,罗寒波夫妇在武林中侠名之隆,远超过“三绝”风、雷、雨三人。

只不过人在情在,世间事一向如此。

小罗问过很多人,都说被人暗算的成分居多。

“葛三刀”也认为如此,想想看,就算急病,会有那么巧夫妇二人都有急病,一齐死亡

吗?

当然,还有个可能,那就是双双自杀。

罗寒波夫妇绝对没有理由自绝。

如果是自绝,他们夫妇哪有不预先安排独子的道理?

可见这是突发事件。

小罗对龙仙蒂说明必须离开她的原因。

龙仙蒂道:“小罗,你当然可以离开,况且是为了伯父母的事。”

“葛三刀”道:“仙蒂,不要再叫伯父母了。”

龙仙蒂道:“我事先说过,小罗能为我留个孩子,我已感谢万分,绝无奢求,要是他会

要我,那必是前世修来的。小罗,只可惜我行动不便,不能助你。”

“仙蒂,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和老葛三天内就下山,但我一定要找个可靠的女人陪伴

你伺候你。”

“小罗,我可以照料我自己。”

“不,我请老葛下山,去请位能作家事、粗通武功的女人。”

小罗道:“老葛,你不是说过,认识一位大婶,她故去的丈夫是位镖师?”

“不错,这位柳大婶四十左右,武功平平,但身躯结实,最重要的是心地善良,她是个

接生婆,为贫困人家接生,非但分文不收,往往还会倒贴。”

“老葛,就偏劳你把柳大婶请来,待遇从优。”

“葛三刀”道:“放心,只要她肯来,绝不会计较待遇。我马上动身,成不成三天内就

知道了。”

“葛三刀”走后,小两口自然是整天厮守在一起,一分一秒都分不开。所谓“少年夫妻

老来伴”,少年夫妻就是这样,晚上黏在一起,白天也是一样。

第三天午后,小两口交颈而眠。

小罗先醒,见她睡得正熟,想要她多睡一会儿,因为年轻人在一起,玩得起劲,追求刺

激,自然会大量消耗体力。

小罗打量仙蒂的睡态,他发誓,今生不负仙蒂,今后和其他少女,也该有个分寸。

他轻轻地移开她那只搭在他身上的右手,正要下床,突然,他被一个非常不寻常的现象

震慑了心身。

会是真的吗?不会是看花了眼吧?

据他所知,有这现象的人已有两个,那就是他和假小罗。

他小心翼翼地在俯下身子,仔细看她的右手心。

三个粉红色的圈圈扣在一起,当然,这要有心人才能发现。

小罗呆呆地站在床前,好像瞬间他的小妻子变得陌生起来。

龙仙蒂是什么人?她知不知道自己的手心有圈圈?

凡是手心有圈圈的人,都有上乘武功。

这就难怪她一个人在山上,一点也不害怕了。

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伸出手想叫醒她,但他又缩回手。

他认为以后遇上假小罗,问问他比问她好些。

小罗不问龙仙蒂,绝非不信任她,而是怕伤害了她。

这世界上任何一件足以伤害小仙蒂的事,小罗都不会去做。

至少有一位忠心的柳大婶陪着她,他可以放心下山。

就在这第三天傍晚,“葛三刀”带回柳大婶,果然是一位可以托付的妇人,小罗和“葛

三刀”第四天下山而去。

“小罗,仙蒂真是个小仙女。”

“老葛,这可能是自我们认识以来,你形容一个人最恰当的一次。”

“可惜小仙女行动不便,天妒红颜这话一点不错。”

“我要试试看,能不能医好小仙蒂的双腿。”

“她瘫了这么久,只怕……”

“老葛,我看过也摸过她的腿,虽然略瘦了些,却不像一般瘫痪的人双腿短小又太细,

那么畸形。”

“葛三刀”道:“果真如此,说不定武林名医潘奇可治,想想看,他能解剖活人,治腿

绝对难不倒他的。”

小罗激动地道:“对!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