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 六 章

作者:李凉

小罗避过二人的杖和剑,双掌卷出,风云变色,“砰砰”声中,了因和万世师口喷鲜血,倒

飞出去。

到此,火并似已有了结果。

姜开基在三四丈外草中看得很清楚。没有一个能接下小罗三整招的,这是说单打独斗。

秦茜茜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像鉴定一件古玩似的望着小罗,一个色狼会有这么充

沛的体力和奇绝的招术?

只不过在一夜之间能玩五个小妓女,第二天又和一个艳尼缠绵的人,有今日之表现,大

概并不算是一件难事。

和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会不会一天到晚变成他的“靶子”?

但自离开山庄一路行来,却看不出他是个色狼。

此刻了因撑着禅杖站起来,万世师是被小罗的左手击中的,左手比右手重得多,所以万

世师迄未站起。

至于了尘、江涛、“天机子”和高清风等人无不身受数伤,这工夫姜开基才一跛一跛地

自草中走出来。

姜开基可能是这七八人之中伤得最轻的一个了。

七对二(应该是七对一,因为“葛三刀”还须小罗支援),居然会在五十招内出现这等

场面,七人谁也不愿说一句话。

正好,他手上的圈圈已在隐退中。

因此,小罗招呼“葛三刀”和秦茜茜,迈着方步离开现场。

此刻自然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敢出言阻止。

正好,这时又来了一个人,一个五十左右的中年人。

只不过这人就在附近树上,飘下时就拍手叫“好”。

小罗道:“请问这位是……”

万世师道:“这位可是‘风、雷、雨’三绝中的‘焦雷’公孙拳,公孙大侠吗?”

“正是区区。”

万世师道:“公孙大侠可知这小子的劣行?”

“区区略知一二。”

了尘道:“公孙大侠如能生擒此孽障,贫尼等感激不尽,也将成为武林中的一段佳话。”

的确,七大高手办不到的事,如果一个人办到了,虽然捡了点便宜(因为以逸待劳),

也是一次壮举。

公孙拳道:“大师不必客气,为武林除害自是份内之事。”

小罗看着左手,圈圈在隐褪中。

即使是现在动手,对付“焦雷”公孙拳这种货色,只怕也未必能讨好。

因为圈圈隐退的时间不过两三盏茶工夫。

他未必能在两三盏茶内摆平此人,况且在隐退中的功力也消减很多。

这工夫公孙拳负手走向小罗。

“葛三刀”看了小罗一眼,只一眼就知道他此刻不能战。

而由此刻到他手心红圈再现时,至少也要一个半时辰。

“葛三刀”低声对秦茜茜道:“能不能亮出你的身份?”

秦茜茜道:“为什么?”

“为小罗挡一挡。”

“你说什么?小罗能在五十招内挫败七个高手,难道对付不了一个公孙拳?你把公孙拳

估高了吧?”

“茜茜,有些事你不知道,以后再说,你能不能?”

秦茜茜看看小罗,果然不像刚才那么神采飞扬。

她怎能想通这道理?只不过目前也不能不管。

至少她不忍使小罗栽在公孙拳手下。

秦茜茜道:“是公孙大侠吗?我是秦茜茜,我爹是秦万年,记得伯伯去年还去过舍下。”

公孙拳呵呵笑道:“原来是秦侄女,你怎么会在这地方?又怎么会和这个坏小子在一

起?”

秦茜茜道:“公孙伯伯,江湖传言难免失实,侄女和他相交虽不太久,却相信他不是个

坏人。”

“茜茜,坏人脸上没有写上‘坏人’二字。”公孙拳道:“武林中无人不知这小子好色

任性。”

“伯伯,到目前为止,可有人告发他强暴妇女?”

“这个……倒是没有,只不过引诱妇女在律法上也是要负刑责的。”公孙拳道:“茜茜,

在目前众怒难犯之下,你最好别插手,就作壁上观吧!”

“葛三刀”道:“公孙大侠,你名列‘风、雷、雨’三绝之中,乃是当今顶尖大人物是

不是?”

“好说,好说……”

“葛三刀”道:“公孙大侠一定也看到小罗力接七个高手,就是铁打的身子也会累吧?”

“你是不是希望小罗休息一下,恢复体力再战?”

秦茜茜道:“如果不让他休息一下就和你动手,你赢了他算什么英雄好汉,只怕人家还

会笑你趁人之危呢!”

“好,好,伯伯未想到这一点,并非占他的便宜,他需要休息多久?”

“葛三刀”道:“两个时辰之内就够了。”

秦茜茜道:“两个时辰能够?”

“葛三刀”低声道:“足够,足够。”

公孙拳大袖一挥道:“好,在两个时辰以内,小罗,你打坐休息也好,躺着养神也好,

绝对无人干扰你。”

小罗抱拳道:“在下只想睡一觉。”

若换了别人,一定会调息打坐的。

小罗走出二十步外,往草地上一躺,不一会儿就传出了鼾声。

秦茜茜对“葛三刀”低声道:“这小子可真是吃得饱睡得着。”

“葛三刀”道:“他就是这样,也只有心无杂念的人才能作到,其实这正是小罗的过人

之处。”

万世师道:“了因大师,据我观察,这小子忽强忽弱,似乎是一种周期性的毛病,两个

时辰以后……”

了因道:“万大侠,吾辈败得如此之惨,那还有说话的余地。”

高清风道:“算了,有武林名宿在此,咱们不必担心。”

依高清风估计,若是小罗能发挥不久前同样的威力,公孙拳也会脚后跟朝北——南(难)

看。

这些武林白道人物,此刻希望公孙拳栽跟头的人,比希望他能击倒小罗的人多,尽管他

们本是来抓小罗的。

万世师开始唱歌,歌喉相当洪亮。

一个内力深厚的武林中人唱歌,自然与一般愚夫愚妇不同。

沉睡的小罗立被惊醒。

万世师不让他睡,也就是不让他恢复体力。

“葛三刀”道:“万世师,你选错了行。”

万世师道:“小子,你又要骂人?”

“葛三刀”道:“不是骂人,而是奉劝。听你的嗓门,声如破锣,如果到勾栏中当大茶

壶,整天喊着‘三号见客,五号打帘子哩’!是块材料。”

万世师已受伤,想动手也不成。

“焦雷”公孙拳道:“万大侠,不必争执,就让他睡两个时辰好了,在我来说,都是一

样。”

万世师一旦停止唱歌,小罗又打起鼾来。

不一会儿,就连“葛三刀”也睡着了。

两个时辰如何计算,有香的地方可以燃香计时。

当然古人以滴漏计时,颇为准确,但滴漏不能带在身上。

一般的计时多为看日色,也就是有太阳时插一草枝在地上,看草枝影子长短到什么程度

来估计时间。

两人被踢醒时,发现高清风站在二人身边,道:“别睡哩!

两个时辰已到。”

小罗打了两个呵欠,看看左手心,突然一跃而起。

他向公孙拳抱拳道:“公孙大侠,时间已到,咱们也不必客气了。”

公孙拳道:“不错,你出招吧!”

小罗已经开始攻击。

原来他发现左掌心的三个红圈圈正是最红之时,而且已在稍稍消褪中,时间宝贵,只好

快动手。

因为这等高手绝非三五十招可以打发得了的。

公孙拳大吃一惊,他不久前虽看过小罗应付七大高手,势如破竹,毕竟不知他的内力如

何,现在他知道了。

公孙拳见多识广,却没见过这样的内功。

内功注入招术中,通常是使招术速度快而有力。

但小罗不但具备了上述两项,身上还隐隐传出“嘶嘶”之声。

这当然是体内的一种玄奥的气排出,能产生新陈代谢的调节作用。公孙拳立下戒心。

成名的人时时要保名,因为这虚名得来不易。

公孙拳既然丝毫也不敢大意轻敌,拳掌上就不含糊,在小罗猛烈的攻扑下,双方的掌浪

似冰山崩塌,绝崖裂散,密集劲急而不容一发。

所有的人都看得呆了。

尤其是了因,“天机子”以及万、高、了尘等人,素日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在武林中占

一席之地,今日的惨败,震碎了他们的白日梦。

五十招已过,没有太显著的起落。

小罗觉得公孙拳并不比司空展差些。

十招左右时,公孙拳的腰腹之间被蹭了一掌。

只不过这一手只有小罗和公孙拳二人知道,因为动作太快了。

其实在小罗动手时,他的功力已在减退中。

而刚才蹭了公孙拳一掌时,功力已减退了近半。

所以七十招以后,小罗已渐呈不支现象。

这种现象一显现,很快就险象环生了。

了尘道:“这小孽障的确很怪,强时太强,弱时又出乎意外的不济事,真叫人想不通。”

八十招左右,小罗已挨了三四掌之多,而且越来越不行了。

公孙拳要表现自己的不同凡俗,反而全力施为。

“葛三刀”抡刀扑上,过了三刀就被一掌扫出。

百招后,小罗被击倒三次,也爬起三次。

这景象在高清风等人看来,固有快意恩仇之感,但平心而论,也不能不为小罗抱不平,

公孙拳还是占了小罗的便宜。

“砰”地一声,小罗又被一掌扫倒而翻滚着,“葛三刀”向公孙拳下盘猛砍,又被踢了

出去。

到此,公孙拳如果顾及身份及名誉,就该停止。

只不过人类对于控制自己的行为,有时就很不得体。

得意忘形之下,又要去踢小罗。

这时林中走出一个手执“铁口直断”布招的算命者,道:“公孙大侠已经够神气了,是

不是过分了些?”

公孙拳收手望去,居然十分陌生。

对方能叫出他的名讳来,此人应该不是无名之辈。

公孙拳道:“尊驾何人?”

算命的指指布招,道:“小可一介卜者而已。”

“尊驾总该有名字吧?”

“在下胡彻。古月胡,彻底的彻。”

胡彻的偕音就是“胡扯”。

“胡先生强自出头,是不是要为小罗找场?”

“误会,误会!在下是来抓小罗的,各位可千万别以为在下也是收了‘中原十二赌坊联

盟’的好处,为他们抱台脚的,绝对不是,人格担保。”

万世师等人不由脸红,认为此人是在指鸡骂猴。

公孙拳道:“在下可不管你是干什么的。”

“这么说,我可以带走小罗了?”

“你凭什么带走他?”

“我?”胡彻搔搔头皮,道:“是啊!凭我怎么能带走他?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带走

小罗不光是要凭什么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彻道:“我的名头没有别人大,可是我和小罗的关系不同。”

“什么关系?”

“小罗是我的孙子。”

公孙拳一楞,冷笑道:“他姓罗,你姓胡,他会是你的孙子?”

胡彻道:“表孙嘛!”

公孙拳知道此人是来找碴的,道:“尊驾要干啥?就直说出来吧!”

胡彻道:“当然是把我的表孙带走。”

公孙拳冷笑道:“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胡彻道:“你是说他不跟我走是不是?这点你放心,他一定会跟我走,小罗,我们走。”

小罗已经站起,正在拍着衣上的灰尘。

此刻他手心的红圈消尽,走当然对他有利,只不过他对这个卜者也莫测高深。

怪和尚说小罗是他的干儿子,卜者又说他是他的表孙子。

小罗隐隐觉得和尚和这个胡彻可能是一个人。

经过易容之后,这是十分可能的事。

小罗和“葛三刀”二人作势要走人,公孙拳道:“胡先生,不经过在下这关,你以为走

得了吗?”

“走不了?”

公孙拳大笑一阵,道:“那么你为何要带他走?”

胡彻道:“因为我的目的就是要带他走。”

“既然你承认过不了我这关,为何还要带他走?”

“世上有很多的事我们并不能确知,只是想试试看而已。”

“我不懂你的意思。”

“在下要带小罗走,你一定会拦阻对不?”

“废话!”

“那么你敢确定就十成十能留下我们吗?”

话说得软塌塌的,但味道却有很多的刺儿。

了因等人也听出来者不善。

本来如此,此人没有两下子敢架公孙拳的梁子?

公孙拳皱皱眉头,他相信这人不简单。

这么多的人在场,可栽不得跟头,道:“听尊驾的口气,似乎只要你想带走,没有带不

走的理由?”

卜者笑笑道:“这话是不是有点矛盾?设若在下明知带不走,却又要带走,岂不是找自

己的麻烦?”

公孙拳嘿嘿笑道:“那就动手吧!”

“慢着!”卜者道:“你我素无过节,如果拼得你死我活,实在不值得。我有个办法,

可以作个印证,如果承让,我就把人带走,如果我输了,就把人留给你。”

公孙拳冷冷地道:“光是不带走人就成了?”

“你要怎么样?”

公孙拳道:“如果你输了,自掴三个耳光。”

“成,成!”胡彻道:“如果我输了,就掴一个耳光,再掴一下屁股,掴三下耳光,掴

三下屁股,那表示在下的脸皮和屁股一样的厚。”

高清风在“天机子”耳边道:“牛鼻子,看吧!这个姓胡的不太单纯。”

“天机子”道:“单不单纯一会儿就知道了。”

公孙拳道:“就这么办!”

胡彻把布招往地上轻轻一插,五尺长的竹竿竟入土三尺多深。

这一手,无不令在场之人暗暗吃惊。

公孙拳嘿嘿冷笑,似在讥他卖弄。

胡彻道:“咱们二人一人在左,一人在右,各距布招约十步,由别人喊出一、二、三,

我们各以最快速度拨下布招,先者为胜。”

这当然是比轻功身法。

在身法与轻功方面,没有把握的人,自然不敢出这难题。

公孙拳不能反对,因为那就代表示弱。

为了公平起见,就用高清风的竹杖量好两人的距离,绝对不使任何一方面吃亏,二人站

好位置。

两个人要背对着布招,也就是布招插在他们二人背后约十步的土中。

喊“一、二、三”的是江涛,“三”字甫落,二人都以最快的速度行动,公孙拳身子倒

射,在空中划一弧线,快如石火。

胡彻并不向上射,再划半孤,而是身子疾速后仰,快接近地面时,打住射出,也就是半

射。

两点之间的捷径是直线,谁都知道,但有人却不去体会它,以二人的速度来说,应该是

差不多的,但一个呈弧线,一个是直线,就有了差距。

公孙拳射到时,胡彻已拿着布招站在三步外。

虽然无人鼓掌叫好,却能看出大多数人佩服胡彻聪明。

会武之人如果不聪明,他的武术就会逊色。

胡彻对小罗道:“小罗,走吧!”

如果公孙拳让胡彻走了,他就太丢人。

因为他输在技巧上,如他也似直线射掠,谁赢谁输还很难说。

“慢走!”公孙拳道:“这是取巧,在下希望在拳掌上印证一下,胜负应能分明。”

胡彻道:“在下并没有让你打个耳光,再拍一下屁股。”

“少逞口舌之利!接招!”竟自腰上抽出软剑挥动着,像条银蛇攻上,胡彻以布招接招。

软剑像一条电蛇,没有人知道它蜿蜒的结果会指向哪个方向,人们的瞳孔尚未收缩,电

虹般的寒芒已扫了过去。

胡彻的布招本来是会产生阻力而吃亏的,但此刻却未发出“卜卜”声,如飞虹隐现于森

寒剑芒之中,在四十余招上,胡彻突然疾退一丈之外。

公孙拳的束腰被挑断,掉落地上。

这当然败得没有话说,刚才及时罢手有多好。

现在众人大致已知道“风、雷、雨”三人到底有多低。

他们也大致知道这胡彻到底有多么高了。

人们往往在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有多么高时,却让别人看到了自己有多么低。

小罗十分钦佩胡彻的绝技。

在场中人,也只有两人能看出胡彻的高明处,一是小罗,另一个是公孙拳,但因公孙拳

在动手,所以并未看清。

公孙拳手中的软剑在微抖,寒芒闪闪。

胡彻道:“公孙大侠,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放在心上,在下告辞。”抱拳离去,两小

跟着他。

公孙拳怔了一会儿,高清风干笑着道:“公孙大侠,这个胡彻怪里怪气的,也许会什么

妖术。”

公孙拳长叹一声,收起软剑道:“此人身怀绝技,绝非妖术,而且必是昔年武林名家,

只不过是不愿被人认出而经过易容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