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 七 章

作者:李凉

这是个墓园,占地并不很大。

松柏却长得很茂盛,坟上也无野花。

可见其后人常来扫墓拔草。

后人孝与不孝,也许常常拔草就足以证明,有些人却宁以其他方式表扬自己的孝道。

小罗和“葛三刀”被制住穴道,放在草地上。

小罗自然知道,这就是他那死得不明不白的父母墓地。

他非但每年必来扫墓,常来除草,也常常躺在父母墓边冥想。

有父母的人如何去体会没有父母者的思亲心情?

“胡彻,你应该是一位武林豪侠,一位隐士。但是,你却在做一件天人共愤的掘墓勾

当。”

胡彻正在一锹一锹地挖墓。

他似乎不大爱理小罗。

“葛三刀”道:“他娘的!我看你是说人话不办人事!小罗的父母与你何仇何恨,你竟

会掘人的墓穴?”

胡彻道:“你们两个何不闭上嘴休息一会儿?”

小罗道:“胡彻,家父母和你有什么过节?”

胡彻道:“过节可大了!”

“什么过节?”

“债。”

“葛三刀”道:“多少?五千两?一万两或者五万两,十万两?

只要你停手不挖,小罗保证能如数偿还。”

“不是那个债!”

小罗道:“胡大侠,到底家父母欠你何债?”

“这债很奇特,对你们说了也是对牛弹琴!”

“葛三刀”道:“胡彻,你再不停挖,我可要骂了。”

“你尽管骂,我很喜欢被人骂,只不过最好有新的骂词,不要用别人用过的陈腔滥调,

那就很无聊。”

两小为之气结,小罗切齿道:“家父母死得不明不白,已是天大的不平,你居然还掘他

们的墓,你的良心八成给狗吃了!

如我有三寸气在,不杀你誓不为人!”

“很有志气!你如果能杀死我,那就证明你有出息了!”

“葛三刀”厉声道:“胡老贼,我要骂哩!”

“我在洗耳恭听。”

“你爹八成是偷坟劫墓的贼!”

“噫!你怎么知道?”

“看你挖墓之内行,一定家学渊源。”“葛三刀”道:“你娘一定是开勾栏作皮肉生意

的。”

“小子,你的消息可真灵通!”

“你妹妹是半掩门,你弟弟是‘相公’……”

胡彻边挖边笑,道:“‘葛三刀’,事了之后我要请你喝一杯。”

“葛三刀”叹了口气,道:“难道我真的骂对了?”

胡彻道:“除了我的弟弟不是‘相公’之外,你说的全对,像你这样的‘知己’朋友不

交,岂不是遗憾?”

“葛三刀”楞了一会儿道:“胡老贼,你掘墓的目的到底是为了啥?罗大侠为人耿介,

两袖清风,墓中不会有陪葬品。”

“掘墓掘惯了,就会上瘾,你懂了吧?”

“葛三刀”道:“你如何处置我们二人?”

胡彻道:“你猜!”

“葛三刀”道:“会不会利用这个坑把我们活埋了?”

胡彻激赏地道:“‘葛三刀’,我发现你这小子聪明得一塌糊涂。看来人朋友交不成,

鬼朋友是交定了。你说,每年你的忌辰,你喜欢什么奠品?是鸡还是鸭?鸡、鸭是清蒸、红

烧还是挂炉烤?火候老还是嫩?要不要带点血?你可都要交代明白,我是一定照办。”这时

已露出棺木。

由于棺木太好,所以根本没有腐烂。

棺木不腐和木材固然有关,和土壤也有关系。

五六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在小罗却像是几百年。

胡彻清理了棺盖上的泥土,然后向棺木大拜三拜。

小罗和小葛二人不能不想,这家伙有神经病?

拜完,自帆布袋内取出了凿子及锤子,“砰砰”有声地启棺盖,每一下都像击在小罗的

心尖上。

在启棺盖之前,双手合什,状至虔敬,且口中念念有词。

小罗泪眼望着棺木,那是两口棺木合葬一穴。

小罗道:“胡彻,就算你要活埋我们,也请你放开我,让我看看家父母的遗体,我仍然

感激你。”

胡彻道:“这不必交代,我当然要放开你们,让你们看看。”

小罗和“葛三刀”真摸不透此人。因为他过来解了二人的穴道,也没有弄任何手脚。而

且小罗左手手心此刻正好有红色圈圈,胡彻可能知道这一点。

只不过小罗目前不顾一切,奔到棺边。

但是,他忽然塑立在棺旁,看看这一口,再看看那一口。

两口棺内清清爽爽,什么也没有。

如有死人在内,必有骷髅,甚至五六年连衣衫也不会腐烂殆尽。

小罗握着双掌厉嘶着道:“我父母的遗体呢?胡彻,告诉我,他们的遗体为什么不见

了?”

胡彻抹抹泪,摊着手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

小罗激动地揪住了他的胸衣。

“葛三刀”拔刀戒备着,但胡彻没有反抗。

了解别人的确很难,了解胡彻这个人似乎更难。

“说!我父母的遗体呢?”

“小罗,放开手,我告诉你……”

小罗放了手,胡彻道:“令尊令堂的遗体不在棺中,在某一方面来说,这应该是一件好

事。”

小罗道:“你胡说!”

“你别急!当初令尊令堂无疾而终的当时,我虽不在他们的身边,但出殡时我却已赶

到。”

“赶到又如何?”

“赶到时,听说他们是无疾而终。我和童羽都是令尊令堂的好友,坚持开棺重验一下,

也就无人太反对。当年剑客罗寒波曾救我一命。”

“葛三刀”呐呐道:“胡彻,你……你到底是谁?”

胡彻道:“我叫卫天愚……”

小罗失声道:“你和童羽二人不是昔年人称的‘塞外三鹰’……”

“正是。”“塞外三鹰”比“三绝”身分更高,成名更早些。

小罗立刻矮了半截,“葛三刀”也跪了下去。

“起来!起来!”卫天愚道:“咱们既然开了墓,就把棺木移出看看,果真无遗体,再

行研究。”

三人把棺木弄出看过,的确是什么也没有。

然后再把墓修好,保持原样。

卫天愚叫他们二人坐下来,道:“这就是我引你们来此掘墓的动机,我早就想到这一

点。”

“卫大侠根据什么认为家父母的遗体不在棺内?”

“无疾而终。”

小罗道:“无疾而终和遗体不在棺中有何关连?”

卫天愚道:“本来也谈不上关连,后来我不断地去找答案,不断地思索,想起令尊令堂

死后的样子。”

“样子如何?”

“那是三九寒冬,虽说天冷遗体不腐,但正因为天冷,遗体会冻得更僵更硬,然而,却

是软的。”

小罗一怔,急急地道:“卫大侠,这是不是暗示人未死?”

卫天愚道:“在某一方面来说,人是死了,但在另一方面来说,也许未死,或者半死不

活……”

小罗道:“这是什么意思?”

“传说有一种所谓‘出窍大法’,能使人看来死了,但能在半月内使之复活,果然如此,

令尊令堂就可能未死。”

“谁擅‘出窍大法’?”

“不知道,武林高人、方外异士很多,我们所知道的太少,反正令尊令堂之不在棺中,

也许还活着。”

“葛三刀”道:“如果还活着会不见他们的独子?”

“这当然另有原因,猜想他们必然为人所困。”

小罗道:“卫大侠,家父母如果未死,应是被人所救,而救了之后又会被那人所困?这

就叫人想不通了。”

卫天愚道:“当然,我来掘墓,第一步是想证实我第一个构想:令尊和令堂在不在棺

中?”

“葛三刀”道:“第一步证实了又如何?”

卫天愚道:“第一步证实,证明罗大侠夫妇可能未死,证实这一点之后,再去探讨为什

么有人来这一手。”

“你是说有人使家父母死去再救走,使人相信他们死了?”

“对!”卫天愚道:“使我们联想,救人的人,也可以说是害死罗大侠夫妇的人,对他

们必然有所利用。”

小罗道:“也就是说他要利用家父母作什么事?”

“对!而且绝不是和罗大侠夫妇有仇,弄走之后予以报复,因为报仇雪恨不需那样大费

周章。”

小罗点点头,道:“的确!”

“我,当然也就是那个怪和尚。”卫天愚道:“为了不使人认出来,不得不藉化装易容

来隐住身份。”

“葛三刀”道:“为什么要如此?”

卫天愚道:“十余年前,武林中崛起一个怪客,说他是武林怪物也好,说他是邪魔外道

也好,反正此人不全是以武功震慑武林,好像也会邪术,据说他能进入别人的梦中……”

小罗“啊”了一声,为之色变。

卫天愚还以为他一时惊奇而惊呼,续道:“此人最初下手的对象都是黑道人物,因而颇

受赞誉,但渐渐地白道中也有人被害。”

“葛三刀”道:“卫大侠,要区分黑、白两道是很难的。你不以为黑道中有好人,白道

中也不乏坏人?”

卫天愚点点头道:“对!白道中有很多人是需白道掩护暗中作坏事的,所以这个怪人大

开杀戒。”

小罗道:“这怪人叫什么名字?”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七杀梦魇’。”

小罗面色肃然,但他未出声。

卫天愚道:“只不过杀人太多,毕竟会激起公愤,于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如‘神州七

子’、‘南海双星’以及‘塞外三鹰’等联手,追逐‘七杀梦魇’年余,在武夷山中遭遇而

血战三昼夜,双方打了六千多招,‘神州七子’据说只有一人生还,‘南海双星’全部牺牲,

‘塞外三鹰’三死其一,未死的也受了重伤,当然,‘七杀梦魇’也受了重创,但是,仍被

他脱困而去。”

小罗道:“这‘七杀梦魇’如此厉害,在当时参加围捕的人是不是全是武林中的精英

呢?”

卫天愚道:“可以说是精英,但非全部精英,如令尊令堂二人可算是精英中的精英,但

那次却未参加。”

小罗道:“那次家父母为何不参加?”

“这个我不大清楚,也许他们正在闭关或者有事。”

小罗道:“‘七杀梦魇’到底是正是邪?”

卫天愚想了好一会儿,道:“这话问得好难回答,如在当年,我会毫不犹豫地说他是魔

鬼!但事隔多年,我就要慎重回答这句话了。”

“他不是坏人?”

“这话我也不能回答,因为不是坏人,应是好人。‘好人’二字不能随便加在别人头上,

只能说他之滥杀是被人逼出来的。”

“谁?”

“一个绝顶高手,在当时和他齐名,此人竟把‘七杀梦魇’的女友强暴,女友自杀殉节

留下遗书。”卫天愚叹道:“就这样,把一个人逼得近似疯狂了。”

小罗道:“这个色魔又是谁?”

“大概只有‘七杀梦魇’自己知道,据说在‘七杀梦魇’的追杀下,那色魔失足绝崖而

亡,或者失踪,反正别人是不大清楚的。”

“葛三刀”道:“于是他开了杀戒?”

“由于他不信任什么‘白道’二字,遇上坏人就杀,没有转弯余地,杀孽太重,有干天

和,不免怒声载道,就有人暗中计议围剿。”卫天愚道:“罗贤侄,你的功力忽强忽弱,你

可知原因?”

小罗喟然道:“知道。”

卫天愚道:“是什么原因?”

小罗道:“我有‘五阴鬼脉’,活不多久!”

卫天愚早知他有此绝症,还以为小罗不知道呢!自悔失言,道:“贤侄,我会设法找潘

奇为你治疗。”

“别提那个杂碎了!”“葛三刀”说了解剖另一小罗的事。

卫天愚十分惊异,道:“有这种事?”

小罗补充说明一切。

“这件事很怪异。”卫天愚道:“那个小罗左手心也有三个粉红圈圈,证明他和你的遭

遇相似,是不是身世也有关连?”

“卫大侠,身世方面并无关连,似乎他目前还不愿谈及更深一层的事,但我相信他不是

坏人。”

卫天愚道:“至少他背后有个非比等闲的人物。”

“我也这么想。”

“甚至这人物可能和你们所学的武功有关。”

小罗忽然一楞,道:“卫大侠是不是暗示他的背后那个人可能就是教我武功的‘七杀梦

魇’?”

卫天愚道:“这猜想很玄,但不是绝对不可能的。”

“葛三刀”道:“卫大侠,真的会有人能在别人梦境中教人的武功?这是不是无稽之

谈?”

卫天愚道:“表面看来,似乎是邪术、妖术、或者方士的道家法术等等,似与武功无关,

但武功到了深处,也可以达到佛道两家筑基的境界。也可以说,佛道两家的筑基功夫和学武

的内功人门一样,都要先学吐纳(呼吸)之法,循序而进。然后是‘小周天’、‘大周天’、

‘辟谷’、‘养胎’(道胎)、‘出壳’、‘天门大开’以及‘身外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