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赌小浪子》

第 八 章

作者:李凉

潘奇在小轩中饮酒。

轩外就是一荷池,月光在盛开的荷花及荷叶上泛出淡淡的清辉,朦朦胧胧,清幽而美极。

只不过像潘奇这种一脑子功利的人,是否有此雅兴?

这时月光下出现了一条人影。

这人影显然是自荷池另一边掠过来的。

荷池不太大,直径约八九丈左右,最宽处不过十丈。

能一掠十丈的人,武林中也不多见。

潘奇还没站起,轩外已站定一人——小罗。

在潘奇的心目中,小罗的轻功没有这么高。

“是你?”

小罗点点头。

“你是送上门来给我解剖的?小罗,你小子很聪明。”

小罗叹口气道:“聪明自是过誉了些!只不过我如今已经想通,能作你这么一位名医的

解剖体,也是一件荣幸的事。”

“小罗,你终于想通了这一点。”潘奇道:“来来来!快进来喝一杯,你终于想通而让

我解剖,受点皮肉之苦,使我明了一些病理及人身的一些奥秘,使我为千秋万世留下救人的

医学及处方,这是多么伟大的胸襟?”

小罗道:“伟大谈不上,人生在世,总要作点有益人群的事,不然的话,只是蝇营狗苟,

唯利是图,岂不是白活了?”

“对对!小罗,你打算何时让我解剖?”

“随时都可以,只不过要先偏劳你作一件事。”

“什么事?”

“请你这位大国手去为一位姑娘把腿治好。”

“腿有什么毛病?”

“自幼罹患瘫痪症,只有你能治。”

潘奇道:“这话言之过早,就算华、扁再世,也不能无病不能治。”

小罗道:“我对你有信心。”

潘奇道:“可以,至少我会全力而为,只不过……”

“如何?”

“要先解剖你之后,再去治你女友的腿。”

“先去治病后解剖,这没有什么分别呀!”

“有分别!治好了你的女友的腿,你对我再也没有任何需要了,我再找你就很难。”

“不难,”小罗道:“请问,你身为武林第一名医,几乎没有你不能治的奇难杂症,

‘五阴鬼脉’能不能治?”

“‘五阴鬼脉’?谁有‘五阴鬼脉’?”

“这你就不必管,能不能治?”

像潘奇这等岐黄高手,看看小罗的嘴chún和指甲,哪有不知之理,道:“这是绝症,但天

下没有绝症。”

“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说在名医看来,天下没有绝症。”

“你是不是暗示可以治?”

“对!至少有七成把握。”

“要多久治好?”

“三个月光景。”

“你需要多少诊费?”

“只要你让我解剖,分文不取。”

“连葯物的成本费也不收?”

“当然,因为你让我解剖已经算是回报了。”潘奇道:“我对解剖有一份狂热,假如一

月内连一次都没有,我就会寝食不安。”

这份对工作的狂热,使他成为武林医界的祭酒。

不论是哪一行,只要有这种狂热,必能有所成就。

只不过对解剖有狂热,却不能不择手段。

小罗道:“一切都待治好了我女友的腿再说,就连另一人的‘五阴鬼脉’绝症都可以延

后治疗。”

潘奇喟然道:“小罗,你真是个大好人。”

小罗道:“如果我真是个好人,你还要不顾我的死活解剖我?”

潘奇道:“你不是说过?你愿意牺牲小我,为人类造福?”

“我是说过,但是,不能先治好我女友的病,一切免谈。”

“我的看法是,不让我先解剖,一切免谈。”

小罗忽然出了手,他是有备而来的。

在他主动出手的时候,通常都有九成以上的把握。

所以潘奇连十招也未挡过,乖乖地躺在地上。

“潘奇,我本来尊重你,不愿订城下之盟。”

潘奇冷冷地道:“这么一来,你女友的病就真的变成绝症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宁愿一死,也不会为她治腿。”

“果真如此,我并不打算立刻要你死。”

潘奇冷冷地道:“而且你的‘五阴鬼脉’也将成为无人能治的绝症,你只有数着十分有

限的日子苟活了!”

“不妨,我这绝症本就没有打算治好它。”

“你死之后,你的女友也必将身殉。”潘奇道:“因为她的双腿残废,也必有一份浓厚

的自卑,一个极端自卑的少女,一旦获得了爱,而又不旋踵地失去,她会如何?”

当然,任何人都相信潘奇的见解。

小罗相信,他一死,小仙蒂绝不会独活。

小罗忽然笑了,潘奇却没有笑。

在这情况下,小罗会笑,这个人到底有无心肝?

“你怎么会笑?”

“这么可笑的事,如果我不笑,是不是天下第一号的笨蛋?”

“如果你所认为可笑的事,别人都认为不可笑,你是不是真是一个笨蛋?”

小罗道:“我从不以为自己会再活过两年,而女友也早已约定结伴和我一道走,你说你

的威胁是不是很可笑?”

潘奇道:“如果我告诉你,‘五阴鬼脉’的确可以治愈呢?”

“也是一样。”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这第二次解剖之后不会再苏醒过来。”

潘奇微微一震,道:“谁说的?”

“我说的。”小罗道:“潘奇,别以为只有你懂岐黄,我也懂一些皮毛,这次解剖和上

次不同。你这次主要是研究‘五阴鬼脉’。试想,把人类的奇经八脉解剖殆尽,等于被肢解,

就是华陀和扁鹊复活与你联手会诊,我也活不成的。”

潘奇心头一窒。的确,上次解剖是为了找寻小罗和“七杀梦魇”是不是有关连迹象,及

超人的“房中”能力。而这一次,却想找寻“五阴鬼脉”的病因及治疗方法。

这一次,他也没有打算让他活着。

潘奇道:“我坚持的事作不到,我就不会与你合作。”

小罗道:“我会设法要你合作的,而且我也会作解剖,研究人类的腿,因为你就是一个

现成的解剖对象。”

“解剖我?你也会解剖?”

“虽然不太会,只要翻翻你的一些解剖典籍,尤其是‘腿部解剖大要’一书,多看看必

能进入情况。”小罗摊摊手道:“不过我的解剖差些,不能保证你的腿还能再走路。”

潘奇道:“解剖是一种专门的学问,不是任何人都能作的。”

小罗道:“无论作什么事,都有个开端是不是?”

“小罗,我不以为你会那么作。”

“为什么?”

“因为你弄残了我的腿,或因解剖止血外行而导致我的死亡,或者腿部坏死,都将失去

你和女友治疗绝症的机会。”

“我不是对你说过,我已不在乎死神的宠召了?”小罗道:“我的解剖重点是砸开你的

腿骨,看看骨髓的情形。”

潘奇为之色变。

腿是不可砸的,一旦砸碎,骨屑陷入肉中,非旦腿完了,人也无救。潘奇道:“小罗,

放开我,我去治你女友的病。”

“不必放开,我带你去,你躺在车上比自己走路舒服多多。”

小罗制住了潘奇的某些穴道,可以为小仙蒂治病,但跑不了。小仙蒂道:“小罗哥哥,

何不解开他的穴道?”

小罗道:“仙蒂,这老小子不大可靠。”

小仙蒂道:“医者父母心,我想一位大夫再坏也不会太离谱的。”

潘奇道:“仙蒂小姐,依在下之意,理应先治愈罗少侠的‘五阴鬼脉’再治你的腿,如

他没有命了,还有谁会对你这么关心?可是他不听我的劝告。”

仙蒂一惊,呐呐道:“小罗哥哥,你……你真的有‘五阴鬼脉’?小罗哥哥,你为什么

不早告诉我?”

“仙蒂,反正这是绝症,又何必让你为我担忧?”

“不,我不要先治腿,我要先治你的病。”

“仙蒂,你必须听我的话,也只有先治好你的腿,我才没有后顾之忧,因为……”

他不能说先解剖他是必死不活。

他不愿让她先看到他的死亡,他要在生前看到她的双腿能站起来走路。

仙蒂见他十分坚持,而且情绪很激烈,也就暂时不谈。

第二天上午,小罗把柳大婶叫到屋外,道:“大婶,我知道你对制住潘奇这件事也很反

对。”

“罗小侠,把医生的某些穴道制住叫他治病,的确……”

“大婶,你不知道。”他说了潘奇的为人。

只不过未说他解剖另一小罗的事。因为仙蒂和柳大婶自然还不知道有两个小罗的事。

但他诡称潘奇拿另外一个活人来解剖。

“原来他是这样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所以我不能不对这种人防着点。”

在此同时,潘奇对仙蒂道:“穴道被制,一切都不方便,姑娘能不能为在下解开?”

仙蒂道:“小罗哥哥会不高兴的。”

“姑娘已经解开了,他就不会责备姑娘的,在下看得出来,罗少侠对姑娘真是百依百顺

的。”

仙蒂解了潘奇的穴道。

绝对意外,潘奇出手逾电,却点了仙蒂的穴道,留下纸条,挟起就走。

小罗和柳大婶又谈了一会儿,回屋找不到小仙蒂及潘奇,猜想必是潘奇蛊惑她解了他的

穴道,反被他所制而劫走。

小罗疯狂地自后面追出。

刚才小罗和柳大婶在屋前谈话,潘奇必然走了后门。

但是,追出十里没见人影,又自北向东,也没追上。

小罗真的像是失掉魂儿似的。

潘奇估不透小罗到底怎么会有忽隐忽现的体能,更引起非解剖他不可的兴趣。再说,

“五阴鬼脉”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绝症,能解剖这种病,更是难得。他以为也许不是“五阴

鬼脉”

导致这现象的。

总之,他要利用小仙蒂把小罗钓上。

他奔出二三里就转往西方,奔出五七里又向南疾奔十余里。所以小罗是找不到他们的。

天气热,又太累了。潘奇把小仙蒂放下,在林中休息。小仙蒂道:“潘奇,我解了你的

穴道,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潘奇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对他太有兴趣了。”

“为什么?”

“他的武功忽高忽低,且有‘五阴鬼脉’,正是我梦寐以求的解剖对象,你不懂我的心

情。”

“解剖固然能增加病理新知,造福苍生,但是,不惜牺牲别人大好的生命,这不是太残

忍了?”

“不然,因为他已经活不久了。”

“活不久那是天命,但你的行为却是谋杀。”

“姑娘不可这么说,其实我对你的腿也有兴趣。”

“什么兴趣?”

“姑娘既是自幼就瘫了,双腿却和正常人一样,也有解剖的价值。”

仙蒂心头一惊,道:“解剖之后是否能治愈我的瘫痪症?如果能,我并不反对让你解

剖。”

潘奇道:“解剖主要是作病理研究,没有解剖之后还能把病治好的,能保住一命就很不

错了。”

小仙蒂道:“就算双腿能好,也必然是疤痕累累了。”

“那是免不了的。”潘奇道:“丫头,我们走吧!”伸手去挟小仙蒂,她忽然舒指去戳

潘奇的“腹结穴”,而且还站了起来,潘奇大惊,全力一闪。

这一指戳是戳中,但力道太轻。

潘奇半身一麻,踉跄闪退三步,道:“你……你没有瘫?”

“我不必回答,你的眼睛可以回答这问题。”

潘奇呐呐道:“那你为什么连小罗也瞒住了?”

“你不必知道这么多。潘奇,由于你的心大狠,不管别人同不同意,你就会随便解剖别

人,我要你也尝尝被别人折磨的滋味!”

潘奇以为,也许是自己点的穴道不够重,一路上她自解了两个穴道,这不能说她了得,

只怪他自己太大意。

潘奇自然不会就此一走了之,道:“怪人都被在下遇上了。”

“不错,真正的怪与奇,只怕你知道的没有十分之一。”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有兴趣解剖你们。”

“潘奇,我很不喜欢‘解剖’这句话,虽然解剖是求医学之进步,但在另一角度上来看,

就是等于草菅人命!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毁坏别人的身体,也等于侮辱别人的父母。”

潘奇道:“世上的事往往不能两全。妞儿,我对你的兴趣更浓了。”

小仙蒂道:“潘奇,如果我对你也产生了兴趣就糟了。”

“怎么说?”

“我要你把小罗的‘五阴鬼脉’治好……”伸手一抓,潘奇大骇,居然无法闪开,“哧”

地一声,肩衣被抓裂,肩头皮肉也被抓破。

小仙蒂再次出手,潘奇未过五招,被一掌甩出五步。

相差太远之下,潘奇失去了再上的勇气。

他打量着小仙蒂,这是不是一个人?

这想法并不离谱,因为小罗也怪得离谱。

两个离谱的人在一起,必然是怪乎其怪了。

就在潘奇缓缓后退,全力侧纵,一掠六丈左右时,清清楚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酒赌小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