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13章 无毒不丈夫

作者:李凉

随着小千手中收魂铃越摇起急,越催越响.空中那柄长剑,竟然精光渐炙,逐渐化为一抹有形无实的剑光,纵横回绕.犀厉霸道,逼得郭一峰和赖申圳倆居然有些应付不暇。

直到此刻,这二个煞星才知道,眼前茅山这个毛头小千,之所以能过名列江湖中年轻一辈的高手之流,全非侥幸,凭的可是真功夫呐!

一旁,正与阴魈鬼魅动手的客途见状,忍不住脱口赞道:“要得!小老千,你的确厉害。”

这时的小千已然全神贯注于在展飞剑之术,灵台一片清明澄静,他虽认听见客途之言。却无暇他心回话。

正与他过招的青竹丝郭一峰和秃鹰赖申圳二人,对于应付这门诡异的飞剑功夫,其震骇之感受,绝非旁人所能体会。

因为,他们二人在攻拒之间,发现自己聚于丹田之处,那口用以发力施动的真气,在收魂铃所发出阵阵时当震响的冲击下,竟然隐隐波动,几有难以聚会把持之势。

唯到如今,他们二人始感到真正的震憾与惊心,茅山技艺,终究不轻轻视。

雪花如絮!

风在咆哮!

飘飘洒洒的雪花花得更密了。

然而,飞剑在凛烈寒风中的凄凄白雪,却也仅在交手之人的四周回旋翻舞,丝毫飘不进劲道激荡呼啸的出手范围之内。

白茫茫的雪花,形成一圈圈的随着拼搏众人团团旋转,宛如一圈又一圈的白环、环绕着三处斗场。

战况略带胶着持续着。

三处拼战,显然只有小桂这边渐落下风。

因为,冲着君家过响亮的名头,和昔日武林状元水千月威风凛然的不坠招牌,江淮六煞丝豪不敢大意的由功力最为精湛的鬼取百里常生和担山人熊褚大器来专门侍候这小鬼。

因此,空手以对的小桂难免有些吃亏。

也因人对付方家兄弟份刃有余的客途,开始逐步将对手二人逼向小桂那边的斗场,准备在必要之时,随时抽身支援小桂。

当讲,阴魈鬼魅二兄弟自然不会不明白客途的企图,他们虽已拼命抗拒,奈何功力最差,拉是难以争得自动,依然无法避免一步步被逼向小桂拼战之处。

细窄闪耀的刀刃划破空气,响起尖锐的呼啸,像是鬼哭神号,刺人耳膜。

百里常生削瘦的身形旋转得有如狂风赶云,缅刀在他手中已经成明亮灿耀的银蛇闪电,一溜溜,一串串,倏闪即灭,倏灭再展的带给小桂无比沉重的压力。

小桂虽然身若轻烟,飘渺飞闪,却逐渐无力反击百里常生的攻势,加上,劲沉力重的褚大器,挥舞着呼呼生啸的狼牙帮,配合着百里常生伶俐的杀招,小桂开始有些转不开的感觉。

不管额际汗抛如雨,小桂长吸口气,语声带笑道:“二位,你们可真带劲。你们到底打算拼命到什么样的景况,才肯歇手?”

褚大器伯厉吼道:“等咱们摘下你这小鬼的狗头,自会歇手!”

小桂脚步回旋,身若茶摆柳摇,急速的晃挪,银亮的寒光如矢如箭,以惊人的快速.稍差一线的自他身边掠射而逝。

避开百里常生的攻击,小桂接着吃吃笑道:“非得见血不可吗?难道一点都没得商量?”

银蛇一般的光芒,宛如极西流电,带着森森寒气和凄厉尖啸,幻起无数光圈,一轮跟着一轮,串连接合,套向小桂。

百里常生冷凄凄道:“小鬼.你几时听说江淮六煞出手猎人,尚有商量可打?你还是认命吧!”

小桂能身弹起,一口气悬虚做了三十二次滚翻,再度让过致命的缅刀,冷笑道:“那么,你们是在逼我了?”

褚大器狼牙棒横扫猛砸,吼声如雷:“逼你又如何?小鬼。你死到临头,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皮条可耍?”

小桂冷清一笑,凤眼含煞道:“好!就让我们彼此慈悲吧!

百里常生忽觉小桂神色有异,小桂已长射而起,如一道流虹般,笔直飞射褚大器。

“老三,小心!”百里常大声警告,手中缅刀洒出千奇百怪流光暴泄小桂身后。

褚大器挺立如山,狂笑一声,狼牙棒论飞旋舞,带起一片隐隐滚动的风雷声响,迎击小桂。

客途神色一凛,力劈十数掌,迫退方钦和方海,急扑小桂那边。

但是——

接触只有一瞬之间!

快!

快得令人不及眨眼!“落魄!”

空中刚响起小桂不带丝毫感觉的语声,他已错掌狂挥,撞入褚大器杯中。

血在溅!

一条尚扭着狼牙棒的粗壮人臂,随之飞抛入空。

褚大器狂吼着打着旋转,自战圈中连连翻出,每一旋圈,溅洒起一轮轮的刺目血雨。

他的胸前、小腹和四肢,布满一道道寸许宽的伤痕,切口平滑,宛如利刃所致。

但是,那明明是小桂双掌的杰作。

就在褚大器使出战圈的同时。小桂亦倒弓着背,飞向半空。

他的背脊斜斜并排七道尺余长的刀痕,腥红的皮肉向外流卷,其状凄成,惨不忍睹,就是他的胸前,亦被褚大器的狼牙棒扫中,变得一片血糊淋淳,煞是可怖!

飞身而至的客途,双掌交拍狂扫,将百里常生抖射追击小桂的缅刀反震回去,同时凌空横移,接抱住力竭而坠的小桂。

“怎么样?”客途急道:“要紧吗?”

他已顺手塞了一把葯丸到小桂口中。

另一边——

“老三呀!”

赶往检视褚大器生死的鬼吏百里常生猛地失声悲号,揪人心胸。

失了对手的方家兄弟亦冲着褚大器的方向而去。

小桂呛笑道:“光听这声鬼叫就知道,那头人熊断气了!”

“废话!”客途瞪眼道:“修罗掌出必残命,我清楚得很;可是谁叫你这边蛮干?你难道不能再拖一阵,我不是已经赶着过来帮你了吗?”

小桂嘘口气道:“就是拖不下去了,我才作如此拼命嘛!”

喘口气,他又接道:“那个老鬼的一丈红太厉害了,如果一对一。我还能应付得来,但是再加上那个大狗熊,就只能跟他们豁出来玩命。”

另一边——

小千已然掌握先机,抽空叫道:“小鬼,你没事吧?”

“还好。”小桂提口气回道:“还有力气更再干一场。”

那边,百里常生和方氏兄弟已如疯虎般冲了过来。

百里常生激动狂吼:“君小桂,你要偿命!”

客途跨步上前,呼声道:“换我来领教阁下一丈红的厉害!”

他双臂大展.一举拦下狂扑而来的三人。

小桂一身伤虽然痛得他直找牙,但他明白光凭客途一己之力,恐怕很难应付眼前三人联手.他还不能在一旁风凉。

吸口气,压下火辣抽痛的感觉,小桂朗声道:“师兄,放个使剑的朋友过来吧!”

客途不放心道:“你撑得住吗?”

“没问题。”小桂呵呵一笑:“好歹.我该给人家一个为兄弟报仇的机会,你说是不是?”

“那你就接着吧!”

客途长笑一声,倏然自战圈抽身而退。

百里常生等人自然不容他逃走,三人吆喝一声,纷纷追击,客途却是一退即进,扬掌拦向来势最快的百里常生。

另一边,小桂亦已闪身切入,双掌一分,即与阴魈鬼魅杀做一团。

方钦正待与其弟联手收拾小桂,忽觉背后劲矢袭来,吓得连忙回剑自保。

只这瞬间,客途已横身过来,掌势大展,复将方钦圈入自己攻势之下。他与小桂默契之佳,简直令百里常生等人气得只有跳脚的份。

另一方面——

小千与青竹丝郭一锋、秃鹰赖申圳的激战,业已接近白热化的阶段。

震天响的铃声震撼着郭一峰及赖申圳的心弦,他们二人出把逐渐出现散乱的迹象。

怪的是,一旁酣战之中的其他各人,却丝毫未受到这阵阵铃声的影响。

郭一峰和赖申圳二人久战之下,深知小千手中铃声邪门,当下,索性不顾半空之中有如腾蛇蛟龙一般的闪闪剑光,二人齐心抽向小千。

毒蟒鞭如怪蛇腾舞一般,发出劈啦的暴响,疯狂抽向摇铃的身影,钩连枪宛若怒江决堤,带着滚滚呼啸冲向移掠闪晃的小千……

在二大高手倾力而为的攻击下。周遭空气呼轰回荡,汹涌冲激,强大的压力猝然排挤,空中发出阵阵尖锐得足以撕裂人们耳膜的凄厉啸声!

啸声冲击着铃声,宛如惊涛拍岸,轰轰澎湃,天地为之黯然,令人生起束手无助的渺茫感觉。

面对敌人豁命一拼,小千咬牙嗔目,摇铃不歇,右手迅速回招。脚下却踏者交叉移换的诡异步法,倏左倏右的在四周游走起来。

他这步法移动的速度不快,但变换身形的角度和方位,却奇异玄妙得令人无法捉摸。

于是——

钩连枪的攻击次次落空,赖申圳忽闻背后有兵刃袭来的破空轻啸之声,知道是小千的飞剑奔至.骇然之余,他猛地朝左侧抢扑出去,手中钓连枪更是奋力反磕闻声起处。

但是,晚了!

赖申圳身形方才扑出三尺,手中钩连枪磕击落空,剑光猝闪,飞掠他的颈项,尚不及发出一声惊叫,他那又圆又胖的秃头,已随飘撒的血水喷弹入空。

郭一峰狂风暴雨般的猛攻,有二鞭结结束实实拍中小千的左胯和后腰,散碎的衣衫和着四溅的血珠并飞,小千一个跄踉,歪歪斜斜朝后退去。

郭一峰正因得手而咧嘴狂笑!那边,赖申圳喷泉般源溅的鲜血却已染红了半边天。

郭一峰急忙回头一望,漫天血雾之中,赖申圳断头的尸身碰然落在他面前。那颗秃头却眦着牙,咧着嘴,骨碌碌地沉出老远。

郭一峰猛地噎住狂笑,骇然瞪着落在自己面前的尸体,半晌,他似被毒蛇咬到一般的跃了起来,惨厉尖叫:“肥哥呀……”

当然,他的肥哥已死的秃赢赖申圳永远不可能回答他的呼唤。

蓦地,郭一峰像疯了一样冲向尚未站稳脚步的小千,口中狼嚎般尖声怪叫:“小杂毛,你给老子偿命来!”

手中毒蟒鞭带起尖锐风啸,郭一峰蓦地将一百鞭怒然挥出,兜头盖脸,狠狠狠地朝小千猛抽而至!

鞭影纵横,风声如泣,小千顾不得雅观与否,斜扑身,连翻带滚,总算避开这一轮攻击。

郭一峰大吼一声,跨步再追,恨不得将小千立毙鞭下。

狼狈滚翻中的小千,忽地右掌猝甩,一蓬斗大黑影射向死追不放的郭一峰。

郭一峰但见暗器袭来,厉吼一声,刹身急停,同时手中旋鞭如轮,卷缠飞扫迎面射到的暗器。

刹时——

随着空中一声清脆雷鸣,刹时,千百个持枪覆甲的天兵神将,临空突现,慓悍冲向郭一峰,择枪刺杀。

郭一峰微凛之后,呸声怒道:“小小幻术,岂能瞒我耳目!”

他鞭子一挥,劈啦有声抽向围困自己的天兵神将。

只是,这些在郭一峰眼中视之为幻象的天兵神将,却也悍不畏死的挺枪与之大战,令郭一峰不由得大开眼界惊心不已。

不过,这些被小千招来当打手的天兵神将们,本事并不高明,每每三两下便被郭一峰击中要害,倏然消失。

几回下来,郭一峰不禁胆气大增,放声狂笑:“小子,你还有什么本事,不妨尽管抖漏出来……”

他语声未落,一抹白光有如怒矢,猛朝他面门奔至。

郭一峰骇然一惊,忙不迭旋身闪躲,那抹白光却似有灵性一般,一击不中,竟古怪回折,自一个令人意外的角度,咻地射向郭一峰后背。

亦当此时,一名手挥战斧的披甲将士正以惊于雷霆之击,一斧朝郭一峰头顶劈落,声势锐不可挡。

郭一峰本能地跃身闪过眼前这个披甲战将的攻击,但是,他却忽略了那抹由小千所操纵的白光,才是真正要命杀招。

于是,郭一峰身形闪移之际,正好迎上那道猝然折射而至的白光。

于是——

一声凄厉的不似出自人口的惨嚎,拔空自响,揪人心肺!

郭一峰被那道白光撞出三步之外,钉死于地。

仔细一看,那道将他捅个对穿,牢牢打死地面的白光,竟是小千所用那柄寻常铁。

直至此时,小千方始嘘出一口大气,浑身松散疲乏的一屁股坐落地上。从他隐隐泛黑的脸上不难看出,他已中巨毒。

这边,小千刚解决他的对手。

那厢——

小桂在血汗齐溅的腾娜中,冷冷口出一字:“斩!”

随着这个生硬冷冽的字眼出口,半空之中,有形无质的掌影,宛如闷响许久的火山轰然爆发,喷溅激飞,穿织泻舞,壮观已极!却也酷厉已极!

狂号着,方海有如掉落急流漩涡里的枯叶,在小桂的掌劲范围只中,不可扼抑的翻腾起伏,回旋撞跌。

最后,方海像煞一尊淋了水的泥人,那么软塌塌的瘫倒于地,他那柄丧门剑,抛落在距他尸体约三尺之远的地上,像一条已死达的蛇,扭曲得不成形状。

小桂毙敌之后,一口气不歇,身形橱弹之下,已然夹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无毒不丈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