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14章 旷野众战

作者:李凉

刹时,只见满天流光飞闪,就在众人眼中刚映入一轮成形明月之际,那名杀手已然惨号往俯摔于地。

从背面,看不出那人致命之伤何在,但自地面迅速流来的鲜血判断那人应该是一剑毙命。

从小桂动向、出招,到敌人毙命,只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

小千才刚举起过门法宝——金钱剑,尚未施展飞剑本事,小桂那边竟然已分生死。

他不由得倒抽口气,嘀咕道:“出手断魂!这小鬼不止是动作快.连心肠都好像一瞬间变硬了。”

客途无言一笑:“我也是到现在才明白,为何师父曾说,小桂是个不折不扣的三面修罗。从小到大,我一直只认识他温和爱笑的那一面,如今,总算见识到他冷硬酷厉的另一面了。”

正要动手的小千,不禁停住势子,满心好奇问道:“那他的第三面,又是什么样子”?

客途深沉一笑:“听师父说,那是不喜不怒、无忧无乐,超越所有情绪,绝对的冷寂和清明。这一面,别说外人无法究知,就是他自己内心也不甚明了。但若是,当他领悟自己的这一面时,就是他自身成就之比他便可以脱离江湖,无需再做任何争战。”

客途说完,微一晃肩,人已电射向战圈,双掌大开大掴,一举留住二名对手。

那二名蒙面杀手,正是先前发话之人,也是这批杀手中的领头人物,更是八人之中功力量为高明的金牌级杀手。

虽说他们的装扮和其他获面杀手并无二致,但是,眼明心细客途,依然在混乱之中,一眼便挑出他们二人,直令这两人甚是惊讶!

客选好脾气的可笑道:“二位金牌使者,像你们这种当头头的人,也混在人堆里打烂仗,岂不成了有失礼面之举?”那二名金牌杀手并未答腔,只是齐齐冷哼一声,手中弯刀光闪如电,迅速击向客途。

应战中,客途已感觉出,此二人功力较之日前他所对付的鬼薮和担山人熊,更又高明几分。

他显倾力以博,也只能勉强和对方战成平手,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另一边,小千并不懂为何当小桂成就之日,反而会退出江湖。不过此时他已无暇细问,左手铜领猛摇,右手倏指,金光猝闪,出奇不意斩落一名蒙面人的脑袋。

这时,满天毒蜂已被消灭应尽,仅余三、两只不成气候的帮着小桂攻击敌人。

小千挥手再招,金钱剑化做尺长金芒,挥旋盘绕,与小桂联手夹击敌人。

忽然,一条人影舍下小桂,猝然扑向小千而至。

小千嘿嘿一笑,脚下倏闪游移,避开来人攻势,同时诡异的移影换位,换向小桂左边,空手接回金钱法剑,反臂斜挥,一道小指股粗细的金光咻然暴涨,卷向追扑而至的杀手。

那名杀手惊噫一顿,手中弯刀翻折如电,抖出十六个深厚的光孤,化解小千这一招者似运气反剑的玄奇功夫。

当然,小千这一手绝不是凭仗高深内力修为所催发的剑气,但是,金光所至,上驱天界拦路邪神,中御人界强凶顽敌,下斩鬼界妖魔鬼怪;是茅山弟子人人必修之防身却敌的上乘剑术,亦是江湖之中场仅盛名的一套剑法。

这套金光剑法,与适才小千施展的北斗幻影步法,以及小千外号由来的飞剑术移划大法,乃是茅山镇派三大绝学。

茅山一派,便是凭此三项绝艺于江湖之中,保持林赫成名达一甲子以上。而小千,更是目前年轻一辈弟子中,唯一练全这三项纪学,奉准出师的第一人,就算内力稍差。他仍足以应付眼前这名金牌杀手。

只要应敌仍有余力,小千刁钻的个性便又浮现出来。

他猛摇左手银铃,震得对方血气隐荡;同时,嘿嘿怪笑道:“好朋友,你到底是金牌杀手?还是银牌杀手?好歹也该放个屁,让我知道到底送了何方人物的终嘛?”

蒙面杀手冷厉道:“想知道我的身份,你只有去问阎王爷了!”

蒙面杀手不再回话,抖手之间,刀势如天河决堤般.倏起暴落。

因为,攻围小桂的三人当中,此时,又有一名杀手奉命转战,过来与那尖嗓门合伙对付他。

来人功力虽是不如尖嗓门,但是却也为小千带来相当大的压力,令小千不得不集中全部注意力,用心施展“金光剑法”。

他手中尺长的金钱剑,在他专注发功挥斩下,金光大盛,剑芒暴涨三尺有余。随着他剑势伸展,他就像手握着一柄三尺金剑与敌过招一般,令他的对手为之膛目。

先时小桂以一招“月现星坠”一剑毙敌之后,仗着毒蜂凶猛,蒙面杀手应付不暇,到处抽冷子打游击,本以为带有便宜可捡,岂料现次挑中的目标,却不如前一个恁般容易对付。

他这个对手非仅反应迅速,出手更是狠辣得不留任何余地,只一上手,小桂便知自己撞正大板,碰上硬把子的高手啦!

“你是金牌杀手吧?功夫不错哦?”

动手之余,这小鬼竟还能嘻皮笑脸的和对方大套交情,只可惜对方不吃这一套,闷声不吭,缠住他一个劲儿快斩狠杀,一柄弯月带着森森寒光,硬架小桂长剑,丝毫不退不让。

如此一来,原本偷鸡打游击的小桂走脱不得,只得忍着背上隐隐作痛的伤势,与对方周旋起来。

然而,那群毒蜂虽是凶猛,巴彤教此番前来之人亦非等闲。

小桂和闷头狂杀的对手,也不过才接手十来招,那群毒蜂即遭斩杀怠尽。没有蜂群威胁的巴彤教杀手,自是朝小桂一涌而上群殴加混战,准备将他乱刀分尸,立废当场!

只是,客途一下场,便拦住二大高手,小千一上阵,就断了一人的魂,因此巴彤教想分小桂的尸,可没盘算中那么容易。

等到另一名金牌杀手舍他而去,小桂应敌压力更是减少二分。最后,又有一名银牌级杀手奉命转战小千,只好下二人与小桂厮杀,他虽应付得仍然有些辛苦,不过这小鬼总算又可以开心了,因为他无需继续喊天!

有了好心情,这小鬼动手之际,越见精神。

他故意瞧着一名脖子被毒蜂螫肿的对手,怪声怪气道:“喂!老兄,你的脖子肿得和大象的腿一样粗,一定感觉非常不舒服。你何不到旁边先休息一下,等我和你的头儿亲热完毕,再找你叙旧,你觉得如何?”

那人粗嘎着嗓门吼道:“小鬼,你下辈子再做这种梦吧!”

小桂正持消遣二句,那边,一声断喝莆起,紧跟着已传出一阵“噼啪”的对掌脆响,以及两声轻微的闷哼声!

小桂闪身微退,抽空一望——

客途左肩染血,人正歪斜倒退。

与他交手的二名金牌杀手之一,亦是口角溢血,人如醉酒的踉跄而退。

显然,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但是,另一名毫发无损的金牌杀手,却在怒叱声中,挥刀追杀脚步虚浮的客途。小桂怒目狂喝:“站住!”

他左手蓦地屈指连弹,“哗剥”数道有如怒箭般的无形劲矢,急奔追杀客途那名金牌杀手背后。

那名杀手若是保持原势,或许可以重伤客途,但他自己必定也逃不了被穿云指洞穿背心的命运。

因此,那名金牌杀手果真是听话的站住,回刀自救,免去客途一劫。

但是——

小桂虽是为客途解危成功,自己却因此立隐危机。

只是这一瞬之间的分心,金、银二杀手的弯刀已经来到小桂眼前。

小桂已无暇举剑阻架!

在这生死即分的瞬间,小桂剑眉倒坚,一双目暴睁。狂吼一声,猛地双手握剑奋力抡杀。

于是——

刹那之间,千百轮明月夹杂着隐隐呼啸,斗然自天际蓬然坠落,明月之间,更有千万飞星咻然有声的留溺溅射。

就在星月齐现的同时,飞鸿狂瀑般的半弧光彩,业已带着呼啸回涌气流,迎面撞上骤然忽视的千星万月。

一阵噼啪有声的细须爆震,缀连着叮当清脆的金铁撞击声响!

空气蓦地向四周突溢排挤。

呼啸滚荡的劲流,追得人口鼻俱窒,无形的压力似要炸人心肺般骤然收缩。

满地的积雪随着这阵互击反震的强劲气流飓旋滚扬,狂飞乱舞.迷蒙了在场之人的眼睛,令其余交手的人亦不得不各自抽身,回招自保。

三条人影,自漫天飞扬的蒙蒙雪影之中,分做三个方向,分弹摔出。

宛似泼墨的血水,却在他们翻滚之际,于空中飞洒成一圈圈的红弧,和着翻扬的残雪,一个散往地面,将雪地染成一片刺目的腥红。

小桂随着反震的劲道,在空中连翻十余滚,一直飞落出丈寻开外的距离。方始落地。落地之后,他犹自脚步虚浮的倒退蹬步,最后勉力以长剑拄地,这才拿桩站稳。

此时的他,披头散发,混身是伤,而且正大口大口的急促喘息着。随着他剧烈起伏的促喘,那些伤口汪汪流淌着赤艳的鲜血,刹时将他染成一尊血人,其状凄厉可怖。

与他对招的二名杀手之一,在空中一阵滚翻之后,砰然落地,竟连吭声都无,显然他尚在空中便已魂归幽冥。

另外一名金牌杀手亦是身形不稳的跄硠落地,但他身子一旋,不待漫天月影消散,沉喝一声,身若流虹般,猝然射向小桂,骤不煞手。

“小桂,小心!”

客途和小千惊急狂吼同声响,他们二人身形闪动,正似前去救援小桂。但是原先的对手亦同时腾掠,豁命相阻,今二人根本无法逾越雷池一步。

小桂拄着剑,身子微驼,定定的站着。此刻,他的双眼有些模糊,汗珠子自他额角大颗大颗的滚落。依然喘息不歇的他,觉得喉咙干得就像火在烧,他的胸肺似要炸开来般的闷涨着,连呼吸,他都可以清楚的闻到自身那股浓浓的血腥气息。

他脸色惨白的泛了青,背后的伤再度撕裂,正传来一阵阵火炙般的抽痛,仿佛有数只无形的尖爪,狠酷的朝他骨子里猛抓,令他浑身不断地打着*挛。

如今,他连站着都已感到十分疲倦,哪还有力气移动分毫?

客途他们的吼声,他并非没听见。

金牌杀手狂扑即至的身形,他也不是没瞧见。

如果能够,小桂实在希望就此躺下,好好睡它个昏天黑地。

他无奈的抿嘴一笑,模糊的视线里,斥充着弯刀挥斩出的冷厉寒光;对方的招式,宛若含括海岳的罗帐般,夹以暴烈无比的狂飓,自四面八方朝自己兜头罩落。

忽然——

小桂闭上眼,长吸气,柱地长剑蓦的飞弹,势若流星,急射对方心口。

他这一剑丝毫无其他技巧,只有一个快字。

快!

快得令金牌杀手大出意外,只见寒光一闪,小桂的剑尖直指自己的心口,仿佛那剑原本就等那里,等着自己迎面撞上去。

快!

快的在金牌杀手所有攻势发挥作用之前,便必须抽身而退,否则只有敌我皆亡。

估不到小桂出招竟能快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金牌杀手不持招式用老,愤怒一喝,急忙抖臂变招,倒翻而回。

但是,他稍退即进,手中弯刀再次旋舞挥斩出千百个圆弧,砍向小桂。

小桂依然闭目不视,手中长剑,仍是轻弹猝射,再度准快无比的将对方逼退。

眼看着这小鬼就只剩下一口气,便得玩完了,怎地他竟有如此能耐,一连二次在自己攻势临身之前,将自己逼得狼狈而退?而且,这小鬼还是闭着眼睛。

金牌杀手百思不解之下.简直是气疯了。

他又怎知,小桂这看似平淡无比的一招,其实正是水千月所有心法之中。最为精湛深奥的无上绝学“灵光一点”。

此招之快,先前意念,也就是在意念产生之前,这一招已在千分之一秒的瞬间施展完毕。

当然,若要成功施展此招,心中定然不可存任何杂念,方能凝聚全身之精、气、神,贯注于一点,无为而为。

所以小桂才要闭上眼,平静灵台。如果他还有任何想要抵挡对方招式的意念,他的出招就绝对无法快过对方。

然而,此招固然厉害,但是以小桂此刻的状况而言,他展现此招,也只能达到消极的防守,无法真正彻底发挥此招一举毙敌的功效。

金牌杀手不甚甘心的又试了几次,虽然每次遭逼退,但也试出,小桂只能守不能攻的弱点。

于是,他哈哈一阵狂笑,蓦地跃后数尺,拉开与小桂之间的距离,舍刀就掌,双臂呼噜镥论起一道大圆,同时,十六片成形的掌影在他旋臂的劲风里,隔空劈向小桂而去。

小桂骤觉劲气涌荡,双目倏睁。十六片掌影已似十六只吸血的蝙蝠疯然袭来。

小桂咬集牙关,奋力横移三尺,虽然避开掌劲正锋,却仍被余劲扫得闷吭翻跌,忍不住又一口血喷洒而出。

那边——

客途和小千虽是心急,却仍然无法摆脱对手的纠缠。

狂笑声中,金牌杀手双掌再扬,直劈犹在地上翻滚的小桂……

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旷野众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