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16章 火爆辣子

作者:李凉

他们才刚转过一处山坳,就看见一支上绣着狰狞鬼面的三角黑旗,插在路旁枯枝树上。

“亡魂旗!”小千哈哈一笑:“咱们和巴彤教可真有缘。”

客途呵呵笑道:“反正他们早已认定咱们为不解的死仇,多搅和一次或是少搅和一次,已无差别。我也决定打算和他们交往到底。所以,咱们这回可真是来得对极了!”

三人转过山坳,山道上,四名功力不差的巴彤教蒙面杀手,正围攻着一老一少两名乞丐。

地上,尚有二具焦黑身残,面目全非的黑衣尸体,显然正是造才那阵破爆声的杰作。

受困中的老乞丐,年逾六旬,满头白发,披散有如疯子,长得干瘦瘦小,一个红通通的酒槽鼻,却格外醒目。

他确是衣衫褛褴,但肩头斜背着一个色泽鲜艳的黄绫包袱,甚是扎眼。他的武器是一根拇指粗细,通体血红的奇异打狗棒,而他左手却抡着个足有尺余长的偌大黑色葫芦,看那沉沉的模样,这酒葫芦该是生铁所铸的沉结家伙。

老乞丐已中数处刀伤,胸腹、腰助和左腿,血迹殷然,随着他拒敌时飞掠挪移,犹有滴滴洒于地。

此时,老乞丐力拼两名蒙面杀手,犹耍分心兼顾一旁的小乞丐安危,因此战况吃紧,逐渐力有不念。

那一名小乞丐年十五、六岁,长得眉清目秀,眼神黠灵,他手中所持打狗棒与老乞丐的样式相当,只是色泽黝黑。

这名小乞丐也和老乞丐一样,扛着一只包袱,只不过这包袱却是麻布制的。

与他动手的二名巴彤教杀手,根本不在乎对方是个小孩,下手狠辣,像是要将他生撕活裂一般,逼得小乞丐几乎无力招架,情况发发可危。

小千瞥眼之下,怔然嚎叫:“那是丐帮长治壶中仙贾太平,和他的徒孙火爆辣子冷若冰。

“不管他们是谁……”小桂宛若天马逸空,腾身飞掠过:“咱们再不出手,就会迟了!”客途几乎与他同时晃身而动,人尚在空中,已然猛地挥掌,以刚劲的掌风硬撞向正与老乞丐动手的二人。

巴彤教杀手骤觉有外敌架梁,一人即时撤招回拦客途,但是另一人招式已老,不及变易,只有咬紧牙关,加快手中长剑攻势,刺向老乞丐心窝。

老乞丐嘿然怪笑,极力闪身横移、打狗棒扫出一片光影,挥截来剑.左手铁葫芦由下而上反拍飞扬,砸向对方面门。双方接触,只是电光石火的瞬间——

老乞丐打狗棒挥截落空,但是那柄刺向他心窝的长剑,却即时被客途的掌劲震偏,“噗”地一声,刺入他左腹透体而出。

然而老乞丐的铁葫芦亦在长剑入体的同时,不分先后,砸中蒙面杀手,将对方的脑袋砸成一团烂柿子。

老乞丐痛得两腿一软,坐倒于地。此时,客途已代他接下另一名巴彤教杀手,刹时杀作一堆。

老乞丐挣扎慾起,却被随后而至的小千一把接住。

“别动!”小千出声道:“你的徒孙有人照应,不会有事。倒是你自己伤得不轻,若再乱动出了岔,老命可就不容易保住哦!”

老乞丐闻言,定心望去,果见自己的宝贝徒孙在小桂的助阵下,已无性命之忧。

小桂甫入战圈,即已接下大部份攻势,令那小乞丐得以喘息一番。

与巴彤教杀手交手之后,小桂便已察觉二名杀手功力一强一弱。功力弱者,手中所用是巴彤教仅用的弧型弯刀,小桂判断地应是所谓的银牌杀手。

至于那功力较强的杀手,他所用兵刃竟是长剑,而且功力犹在昔日与自己交过手的金牌杀手之上,此点颇令小桂讶异。

身形飞闪之中,小桂呵呵笑问:“喂!使剑的老兄,你是哪一级的杀手?为什么不用刀,却用长剑呢?”

蒙面杀手冷嗤道:“想知道,就去问阎王爷吧!”

小桂故作不悦道:“你们这些巴彤教的兔崽子,怎么说话全是同一个调调?让人听了,实在非常不爽。”

蒙面杀手手中长剑宛若狂瀑飞涛,前斩后截,语声进自chún隙道:“何方小子,竟敢故意破坏本教之事?分明是自寻死路,犹在卖弄什么口舌?”

小桂见对方居然还不知道自己是谁,简直好气又好笑。

他身形倏地乍落,有如游鱼戏波,让过对方一轮猛攻之后,啧声笑道:“他妈的,巴彤教让你们出来混时,居然没有告诉你们少爷是谁?你们也敢在我面前玩剑.真是混帐透顶!”

小桂猝然旋身,让过银牌杀手,叫道:“小花子,那个笨蛋你先照着点,我要和这位使剑的凶爷处理些私事!”

“没问题。”小乞丐嘿然笑道:“这种小角色我都能应付,你安心办你的事去。”

这小叫花子打狗棒倏然挥展,果真逼得银牌杀手有些左支右拙。

小桂双掌齐崩,化圈猝劈,硬将对手逼退三尺。他人如一抹轻烟,溜上半空,口中叫道:“剑来也!”

小千早等着他的招呼,呵呵一笑,右手比划,喝声:“去!”

他背于身后的长剑,自动离鞘,咻然射向高空,宜入小桂等待的掌中

持剑的蒙面杀手悚然惊悟:“是你,笑月修罗君小桂!”

小桂一领长剑正行飞扑,闻言身影微顿,竟似一片浮云般,停于空中,嘿然笑道:“你刚才叫我什么?笑月修罗?这是难替我取的?和我师兄说的,真是不谋而合哩!”

巴彤教的杀手见他居然能够飘浮在空中,而且还有办法开口说话,全被他吓住了。

在这些杀手们的想象中,一个人能将经动身法练至如此火候,动力岂非已达超凡入圣之境?

而眼前的小鬼,明明不过是个十六、七岁大的半大孩子,怎么可能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功力和本事?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小桂有的本事之中,就属轻功最佳;而水千月所传的轻功心法,又是极为特殊的一门功夫,除了客途对小桂能够停身空中轻松谈话,不感意外,就是连小千和那大叫花,也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空中的小桂出神。

所有的打斗,自然也都住手。

小桂索性在空中盘膝坐定,呵呵直笑:“你们给我取了个修罗的外号,有没有也帮我师兄挑个响亮的名头?如果没有,我告诉你们,他是不动明王水客途!他这个水,可不是用便叫的,是跟着我师父姓的哦!”

客途环目四顾,招手道:“小鬼,你下来吧!你已经把所有的人全吓呆了!”

巴彤教杀手机伶伶一闪,持剑的二人对望一眼,打个手势,与另一名手下扶起地面上同伴的尸体,匆匆掠向山道彼端,刹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又走了!”小桂飘然落地,攒起眉头道:“巴彤教又走了!上回他们退走之后,派了八名杀手追来,里面有一半是金牌级的杀手。这一次,他们如果眷上重来,不知道又会出动多少人手?”

客途深思道:“刚才用剑的杀手,功力又比上回的金牌杀手高明许多,显然他们组织之中的能手,不止小千所说只有分三级,咱们往后可真的得多加小心才行。”

小千回过神来,哇啦叫道:“小鬼,你刚才那招是怎么练的?大惊人了吧!”

小桂尚未答话,地面上,老叫花子壶中仙已沙哑的咳笑道:“没想到,我老叫花子居然有幸见识到,昔日武林状元的独门奇学——天外飞仙轻身术,我老叫花子这辈子,其是活得值得了!呵呵……”

小乞丐冷若冰看到自己师公身上,竟还插着一辆长剑,大惊失色的扑身叫道:“师公,你伤得要不要紧?”

小桂蹲身检视道:“本来有些要紧,不过小老千用金针带他止血,暂时不会有问题。等我替他把剑拔了,再止血上葯疗伤以后,他就更安全无虑了。”

火爆辣子冷若冰扯着他衣袖,急迫:“那你就快点动手,替我师公疗伤呀!”

小桂摊手道:“疗伤也得有地方嘛!总不能就在这荒山雪地上动手吧?再说,眼前已经天黑了,没有灯火,我因看得清病人的伤势?你当我是孙悟空,有一双大眼金睛呐!”

“地方?”冷若冰想了想,忙不迭道:“前面不远,就有个山洞,那种地方行不行?”

小桂点点头道:“只要里面不潮湿寒冷,勉强凑和着过一夜,应该是没问题。”

“那还等什么?”冷若冰催道:“快抱起我师公,跟我走呀!”

“嘿!”小桂好整以暇的环臂笑道:“你这小子年纪不大,口气却不小哩!”

小千瞄眼道:“兄弟,不用奇怪,因为人家是堂堂的丐帮少帮主,平时差谴惯了帮中弟子,口气自然和咱们是不一样喽!”

“哟……”小桂和客途对瞄一眼,呵呵直笑:“少帮主也!好成风的身份哩!”

冷若冰嘴一偏,委曲道:“你们不要这样子嘛!干啥故意把我说得很势利的样子?我只是心急师公他老人家的伤,所以说话口气比较急一点而已嘛!”

贾太平虚弱笑道:“小辣子,你甭操心,师公今天可是遇上贵人了,这条命丢不了的。”

小桂狭谑笑道:“看在你这个小辣子,还懂得仟悔的份上,少爷就不和你计较大多。现在,过去背起你师公,带我们去那个山洞。”

小辣子作辣道:“可是……那剑,还在师公体内,如果搬动他……”

“这容易。”小桂打岔道:“把剑拔掉不就成了嘛!”

说着,不待小辣子冷若冰有所反应,小桂果真探手,据地拔出刺穿贾太平腹部的长剑。

他右手抽剑,左手同时出指如风,连点贾太平数处穴道,长剑虽起,却未引起出血。

小辣子早已吓得瞪大了眼,以手抚chún,勉强喳住一声惊叫。

小千拍拍他肩头,笑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敢动那柄剑了吧!因为我没有把握,动作能像小鬼这般利落,不再引起任何大出血。”

小辣子惊魂肯定,呐呐道:“可是,我师公为什么昏过去了?”

客途笑道:“因为,小鬼刚才顺便点了他的黑甜穴。如此,你师公在我们移动他时,比较不会感觉到痛苦或不舒服。”

小桂摆谱道:“剑拔掉了.可以背人上路了吧!”

这小鬼是故意在整这位身份尊贵的丐帮少帮主。

难得的是,小辣子果然听话的俯身,将贾太平扶背上肩,一点也没有心不甘、情不顾的骄纵之态。

只不过,贾太平的身材虽已算得上是瘦小,但是,年幼的小辣子,身形却更纤小,这背上背个人的模样,活脱像是戴了龙眼亮的小苍蝇,站都快站不稳了,哪还能顺顺当当的上路?

小桂和小千二人看得笑弯了腰,客途实在看不过去,上前接过贸太平,摇头直笑!

小辣子涨红着睑,嘟着嘴,半天不吭声。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没好气逼:“笑够了没?不怕笑得抽筋呀!”

小桂好玩的拍拍他的头:“别生气,跟你开玩笑的。谁叫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丐帝大少爷,我只想试试,你这在少爷放不放得下自己的身段!”

小辣子不乐气道:“可是你自己还不是开口闭口就少爷少爷的鬼叫,你几时放下那身段?”

小桂呵呵笑道:“对付敌人和仇人,说话的口气当然是越大超唬人啦!最好是说得对方不敢动手,转身就溜。这样子岂不省下不少麻烦。”

小辣子不以为然的白眼道:“反正都是你的话,说的可比唱的好听!”

客途呵呵一笑提醒二人还有病人等着治伤,这才打听断二人的斗嘴。

小千回头去将马匹李带过来,一行人在小辣子的带领下,如一处岭脊行去。

他们爬上一条斜陡的樵道,已可看见在峭耸的山壁中间,有一个离地约摸两丈高下的洞口。

洞口外,条条纠缠的垂生藤蔓,在这个时节早已枯干。洞口的左下方,生长着一小片常青的黑松林,松林的枝桠上,还残存着积雪和尚未融化的串串冰花。

小桂仰望着洞口道:“这个山洞的位置不错,只是,不熟悉的人,要找这地方也怕不十分容易。”

小辣子点头道:“稍早,师公才带我来这里休息。这山路他常走,所以知道这么一个地方。山洞里面十分干爽,地上还留着前人铺的干草,若是碰上下雪的时候在里面再烧堆柴火,也对得上挺高级的享受了。”

小千取出身上的物件,拍着马臀,将三匹马儿赶入那片松林之内。

小桂帮着接过小千手上所提的皮囊和水袋,扛上肩,招呼道:“上去吧!”

未见他弓身作势,他只是深吸口气,身子已如被掠过的山风吹起一般.毫无重量似的飘入洞口。

小千禁不住要叹服;“的确是有够帅的轻功。”

客途呵呵一笑,背着壶中仙贾太平的身躯便在笑声中,如幽灵般浮起,飘飘然落进山洞里面。

“这个也不差!”小辣子喃喃自语道:“他们明明也不过是个人嘛!这本事却是怎练出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火爆辣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