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17章 师兄弟大比拼

作者:李凉

小桂接着俏皮道:“接下来,我就解释师兄这个不动明王和我这个阿修罗纠缠不清的复杂关系。一开始,小辣子就说过了,阿修罗或者简称修罗,是天龙八部之一,是佛的护法。在古代佛的神话故事里,阿修罗这个部众的神,并不都是魔神,而和大部其他众神,都持有对等的力量,只是因为阿修罗族喜欢争斗,难免会侵略到天部的领域,所以被视为恶魔之神。

老实说,如今的佛教,在六道轮回的六种生物领域中,把阿修罗当成比人间世界更下等的生物,其实不是太公平。”

小千讪笑道:“好啦:我们知道你很委屈,可不可以?但是,不管怎么说,阿修罗的身份地位和力量,都在不动明王之下,这可错不了吧?”

“是没错。”小桂扮着鬼脸道:“所以师兄是明王,师弟修罗,这很合理。而且师兄功力也比我高,这是事实。所以,我是他的守护者,也是他的眷属,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关系。”

小辣子奇道:“你们还有第二个关系?”

“当然有!”小桂捉狭道:“否则怎么算复杂。”

小千道:“那个第二个关系究竟为何?你就干脆直说吧!”

“没问题。”小桂咯咯笑道:“我们之间的第二个关系,就发生在我率先提示的,不动明正是个童子佣人之性格,所以师兄虽然功力比较高,地位比较尊,但是,你们难道没注意到,通常都是我开口,他做事,好像我在支使他,他在侍候我!所以师父才说,我是修罗,没事专门欺侮比较尊贵的不动明王,让师兄充分发挥童子佣人的性格!”

小千早就忍俊不住:“不是好像,你根本就是在差谴客途。那是他脾气好,否则早该治你一个不敬兄弟的大罪。”

小桂斜眼着客途,吃吃笑;“你以为我真的欺负得了师兄?你别忘了,不动明王可是怒目金刚相。我还没告诉你们,不动明王示现法相时,背后一定有伽楼罗炎。炎者火也!那把火,足以消灭一切毒蛇般的烦恼。

所以,师兄平时的确不动。但是,等他真的烧起那把要命的伽楼罗炎时,惹动他的人保证不会再有任何烦恼,因为他们肯定被彻底的消灭。”

“真的?”小千和小辣子不住地上下打量着客途。

但是,仍然很难想像,客途盛怒之下,会是何等模样。因为,不管怎么样看,他总是一股温吞吞的好好师兄相。

客途只是一股劲儿呵呵轻笑。不予置评。

小辣子不禁怀疑:“修罗鬼,你其的亲眼见过客途师兄,变成名将其实的不动明王?他真的烧过那把什么楼火?”

小千好奇道:“是什么事惹得他大动怒火?”

小桂望着客途,客途垂目望着自己手中茶杯,而无表情,语声冷静;“先姦后杀,罪无可恕!”

室内的气氛,只因客途这二句话,变得有些冷涩,有些沉滞。

“该杀!”

小千和小辣子不约而同击掌附和,显然他们也无法容忍这种禽兽不知的行为。

小桂为了打破如此突如其来归故气氛,呵呵轻笑道:“小老千,你见过我所施展修罗掌的前二招吧!如果你认为那就叫狠辣,等你有幸见识到师兄的明王斩时,你钱定不知道如何形容才好。”

客途沉稳一笑:“我衷心希望,不要有机会让我使用那一招。”

谈到武学,小辣子眼睛发亮,好奇道:“明王斩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

客途和小桂对望眼。

小桂凉飓的形容:“明王斩只有一招;只要一眨眼,便能徒手将人凌迟成六十四块……或者更细碎。”

小辣子和小千听得张口结舌,他们无法摄像那是什么样的招式。尤其,那会是像客途这种长相的人所去施的招式?

室内,顿时沉寂了下来。街上,竟已隐约传来更鼓三响的声音。

洗振纲推门而入,讶然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在聊?早点去歇着吧!”

窗外,又下起鹅毛似的雪花,轻忽忽地大如一团团琐碎飞扬的棉絮,迷蒙的令人觉得眼睛都似模糊了。

小桂他们已在“百荣镇”丐帮的堂口里待了整整三天。

隔壁的房间是贾太平休养的地方,他迄今仍未清醒。又到了煎葯的时候,阵阵刺鼻的葯味,正由那屋子里散发出来,飘进小桂他们安住的雅室。

客途坐在靠窗处光线明亮的太师椅上,沉寂的闲视古书。

小桂似是有些焦钱不时的背着手,在客途面前晃过来,跋过去,显得恁不安定。

但是,客途丝毫不为所动用光今注的投射在书卷上。悠雅书卷中世界。

小千满面红光的推门而入,搓着手,满足的砸顺嘴:“丐帮的老烧刀、花子鸡的确不是盖的,你们也该去试试才对。听说他们的狗肉炉,也是一绝,无奈学我们这门茅山术法,却是吃它不得。”

他一屁股在客途旁边的椅上落座,闲剔着牙。

客途放下书卷,笑问:“为什么吃不得?”

小千呵呵一笑:“犯忌呀!破了戒,施法就不灵活了!”

他讶然望着神色阴沉,独自踱步的小桂,低问道:“这小鬼怎么了?他在跟谁发脾气?”

客途沉静笑道:“还不是在和老天叹气。这小鬼只要三天没事干,就会憋疯了!”

“这简单。”小千弹身而起,招呼道:“小鬼。你要不耍出去溜溜?”

客途同情的望着他,问笑道:“这可是你自找的麻烦!”

小桂双目发亮:“你肯陪我出去?”

“出去走走,会有什么麻烦?”小千不以为意道:“就算下点小雪,不过更添情趣罢了!走!说走就走。”

他和小桂到了门口,犹自回头道:“客途,一起出去嘛!”

客途摇着头,轻笑不已:“我已经陪这小鬼太多年了,好不容易有人自愿换手,我宁可待在屋里好好休息。再说,老壶他也快醒过来了,我留下来看着也好。”

小桂顺口问道:“小辣子呢?他跑哪里去了?”

小千笑道:“刚才听堂中的丐帮弟兄说,难得他们的小帮主在此远留这么久,百荣镇附近百里面的大小叫花子,全部赶来集合。小辣子被请去主持会议,好让那些叫花子有冤的申冤,无冤的当面问好,一时三刻怕还回不来。”

“那就不找他了!”

小桂摆摆手,颇有些迫不及待的冲出门去。看来,他真是憋得慌了哩!

小千朝客途择挥手,踏出门外。

身后客途带笑的语声,似乎有些捉狭:“祝你好运……”

小桂和小千出了那幢老旧宅子,来到街上,二人提着气踏行在软塌塌的雪地上,觉得倒挺有趣的。

由于外面正下着雪,街上行人不多。

走了一圈,小千忽然问道:“小鬼,当年客途发怒,施展明王斩,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

小桂不答反问:“你为什么这么想?”

小千度眉道:“当时气氛,马上就不对了嘛!只是看你们俩那个样子,我知道那时不适合开口问。”

小桂沉默了半晌,方道:“这件事你听过就算了,不要再在师兄面前提起。”

小桂抬起头,望着天空四落雪花,缓缓的回忆道:“那是我十岁时候的事,那年师兄十二岁。……你知道,我们住在黄山上,就是住在那儿,是个笑话。其实,那真的是避世高尘,过着一种超然物外的修真生活。不过,如果你以为我们没有邻居,那就错了!只是数还不少。常和我们往来的,就有天都峰上的清松。清云二位爷爷……”

小千突然岔言道:“你不会是说清松道长和清云道长吧?他们可是有武当双清之称?”

小桂点头道:“就是他们。有什么不对?”

小千苦笑道:“没有什么不对,我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活着。他们大概也百岁开外了吧?按辈份而论,他们应该是当今武当派掌门的重祖师爷!”

小桂笑道:“没错呀!这有什么离奇,黄山上住的差不多都是这种年岁的人,其中,听说我师父年龄应该最老的,而师兄和我,是黄山里用异数,唯一的幼齿。”

小千嘿嘿乾笑道:“我早应该习惯你们的身份背景才对,你继续说吧!我尽量叫自己甭吃惊就是。”

小桂笑接道:“除了武当派的双清爷爷,还有紫云峰上的梅影婆婆,她是峨嵋派的师太;还有立马峰的大肚和尚一元爷爷,他们都是少林和尚头;还有就是始信峰的石头爷爷,他们是昆仑派,本来一直住在昆仑山上,后来到黄山一玩,就赖着不走也变成我们的居边。其他听说还有一些人,年纪大的是六、七十岁左右,我认识的这些爷爷、婆婆们,叫他们小毛头,说他们还不够资格来的打扰我师父,所以我也没见过那些人。”

小千吹了口哨,不可思议道:“你刚才提的,大约都是近百年前的武林名人。听我师祖说,那年头是江湖中的太平盛世,不少人和你师父一样,早早就退隐江湖,不知所踪。原来,全都躲起来修炼不死仙术了?这可是一大武林秘闻哩!”

小桂微微一笑,怀念道:“小时候,因为有这些老邻居,时过来去我们住的地方,或我们会看看他们,师兄和我从不得寂寞。直到有一天……”

小桂叹了口长气,语声溅沉:“石头爷爷来找师父下棋,闲聊时无意中提到,他派里一个小毛头去他那里请安时说,山脚下搬来一户普通人家,那人家有个和师兄年纪差不多的小孩,资质不错,他们家小毛头想介绍给海影婆婆做徒弟,特地来请示他。”

小桂信步走着,无视雪花纷飞,完全陷入回忆之中:“我听说附近居然还有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小孩,自然好奇的不得了。后来。师兄经不起我再三怂恿,终于有一天,我们忙完菜园了的工作,趁天色还早,就泪下山去看看新来的邻居,到底长得什么模样。结果,一看之下,我们才明白为何石爷爷的徒孙不敢自己收徒,还要麻烦的介绍给梅影婆婆。”

小千猜测道:“因为那孩子是个女娃儿?”

小桂缓缓点头:“是女孩没错,却不能算娃儿。因为她比师兄大了二、三岁,正是及算之龄,人长得美的不得了,就好像画里面的人一样。师兄才看他一眼,当场就傻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完了!”小千翻眼苦笑道:“有人动了一辈子一次的纯情之爱。”

小桂飘飘渺渺道:“那次回山后,师兄就变得时常魂不守舍,有时师父说话,他都没在听。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就拖着师兄找上人家家里,号称拜访邻居,和这家人交上朋友。后来,我们终于知道,玉卿姐姐他爹在前为官,因为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官场之中利势虚伪的恶伪的恶习污染,才在山下建造别馆,让她和爷爷带着少数仆佣一起位,免受闲人干扰。”

小千轻哼道:“可能是他爹一些官场上的朋友,对那位姑娘的美色有所觊俞,他爹才会将女儿藏到清静的方法。”

小桂了无笑意的勾嘴角:“听宋爷爷的口气,是有点这种味道。对了,他们也姓宋,和你还是同家呢!”

小千问道:“后来出了什么事?”

小桂神思幽远道:“后来,我们和宋家上上下下都混熟了,宋爷爷也很喜欢我们过去串门子。他也不太反对玉卿姐姐和师兄们而单独聊天,所以,渐渐的我常帮师兄掩护,让他多点机会溜下山,去找玉卿姐姐聊。”

小千叹笑道:“十二岁的初恋?客途未免也太早熟了吧!”

小桂似笑非笑道:“别忘了我们一直是在一堆老大人里面长大的,心智年龄发展的比像你这样环境中的小孩快得太多。”

小千奇怪道:“客途谈恋爱,你师父不知道吗?”

小桂凝神沉思道:“我也常在想,师父不可能没发现吧!师兄神情的改变,是那么明显。虽然师父从未说什么,但我总觉得那些日子,师父像是突然有了无限心事一般,好相在担心着什么。”

小桂语声渐低:“有天,师父出门回来,看见师兄不在,也没问我什么,只叫我跟他到光明顶上去。我还记得,那是个深秋的阴雨天,天空下达毛毛细雨,路上,师父忽然提起他遇上我的那一天,天也同样下着雨。师父问我还记不记得落水前后的事?我点点头,老实说做梦还常梦见,有时还会半夜惊醒,然后记起一切,知道那不是梦。师父摸摸我的头,接着我肩膀说,其实那些我们以为不是梦的事,才是人生最大的一场梦。我摇头说我不懂,师父只是一笑,他问我,天会永远的下着雨吗?我说,当然不会,总有放晴的时候。师父便说,那些我一直记着的事,是我生命里的两天,我不忘记那些事,日子自然无法放晴。师父问我,如果我这一辈子都得在两天里渡过,那会是多么可怕的一场恶梦?我听完,突然就明白师父的意思。后来,我们上到光明项,天地一片灰促苍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师兄弟大比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