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18章 小桂寻根

作者:李凉

贾太平沉思一阵,不答反问:“你可知道,武林联盟是由哪些帮派组合而成,以维武林均势?”

小桂点头道:“前几天,我们大伙儿闲聊时,小老千告诉过我。丐帮也是十二势力之一,不是吗?”

“正是。”贾太平沉重道:“武林联盟,乃是在十五年前,为了对付一个自异域入侵中原武林的血睁教,而在孟尝山庄庄主的提议下组成,当时加入的正是十派一帮,加上孟尝山本身,共计十二个势力组合,威势不可谓不大。当然,顺利的消灭了危害中原黑白两道的血睁教。”

说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微喘。

小桂忙道:“老壶仙,这事不忙说,你先歇着吧!”

贾太平微微摆摆手,歇口气,便又接道:“血睁教既灭,本来联盟已无存在必要。但是,自从血睁教兴起,搅乱中原武林之后,黑白两道的纷争已伴随而起。平静了一甲子的江湖武林,再次进入多事之秋。于是,十二帮派开会决议,暂不解散联盟组织,进而以中立之身份,为武林中冲突之各方,进行斡旋或仲裁,以维护正义为己任。如此立意甚佳,间或化解不少同道之间无谓的杀戮,逐渐取得各方公信,成为永久存在的机构……”

这时,门外有人轻叩声响,随即,一名丐帮弟子端着前好的汤葯入内。

小辣子上前接过,挥退来人,亲手捧着汤葯服侍贾太平喝下,

喝过了葯,贾太平拥被倚坐,招招手,要四小也各自落坐,这才继续道:“武林联盟。自从成为武林中的常设机构后,便由原创的帮派为班底,共推原提议人武靖扬庄主,出任盟主之职。为了方便起见,总坛便直接设于孟尝山庄,其余是大门派和丐帮则每三个月一轮,每次由二个门派,各谴高手二人,前往山庄驻守以任护法。另外,十二个帮派,均有常驻性人员住在山庄内,以协助武盟主处理联盟琐事。”

小千谨慎道:“老壶仙,这些事我们都知道。但是,这和小桂见不见得到他娘,又有何关联?”

贾太平沉沉一叹:“我要告诉你们的就是,当年,前星月宫主凌云仙子玉秋彤自缚下狱时,我正好代表丐帮.长驻武林联盟中。”

小桂登时紧张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和我娘有关的内幕消息?”

贾太平沉重的颔首:“当年,为了千佛塔引发屠村事件时,你娘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自禁武功而入狱,等候你爹为她申诉。当时,联盟之中多数人均认为你媲乃是遭人诬陷,相信你爹定能查明此事。因此,你娘虽是入狱,确也倍受礼遇,未曾有人多加为难。岂料,你君家突遭变异,三代皆亡的消息传来,联盟之中,为了该不该将你娘定罪一事,各有看法,分为对立两方。合在双方尚未讨论出决议之前,你娘竟于牢中殉情自缢,坠随你爹而去,如今,葬在九宫山明夷峰西坡。”

“什么?”小桂如中雷击,冷然沉吼:“你说什么?我娘死了?”

小千见他模样,想起初次见面,小桂禁不住打击蓦然爆发恐怖劲力之事,心中一怔,暗叫:“妈呀!可别再来一次,这回,房里这么多人,大伙儿要往哪儿躲?”

客途即刻有觉,急忙柔声道:“小桂,你别急,听完贾老前辈的话,再做计较如何?”

只是小桂已变得面无表情,开始隐入自己冰冷的壳中。

小辣子似也感受到暗潮汹涌的气氛,和小桂离奇的表情。

他充满感情的凝视小桂,语声诚挚轻柔道:“小桂,逝者已矣!你别难过好吗?”

像是自深透座沙的梦境中醒来,小桂机伶伶一颤,表情不再冷漠空洞,语声充满深沉的长伤:“我娘死了?为爹殉情而亡?”

客途和小千同时暗嘘口气,放下心中一块大石,二人冷汗涔涔的互望一眼,他们还真不知,万一小桂抓狂,该如何应变才来得及。

小千暗里嘀咕道:“还好小辣子劝说得体,还好这小鬼的自制力也已增强,要不,今儿个就麻烦了。”

客途上前,轻按着小桂双肩,低沉温和道:“别难过,你还有师父,还有我,还有小老千、小辣子,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并不孤单。”

小桂将头靠在客途胸前,失神的喃喃自语:“为什么生命的雨季总是长?这真是一场可厌的恶梦呀!”

客途了解他在说什么,将他拥紧怀中。

小千明白他在说什么,忍不住鼻头泛酸,泪眼朦胧。

贾太平已走过长长的人生之路,自然体会得出小桂言中之意,为他难过。

小辣子虽然不清楚小桂话中涵意,却为小桂此刻的心情所受打击,掬落满神伤怀之泪。

一时之间,小小的斗室里,陷入浓浓的忧伤沉默之中。

良久……

小千打破沉寂,轻轻问道:“老壶仙,为何武林联盟未曾公布凌云仙子的死讯?这其中莫非尚有其他隐密?”

“对!”小桂猛地抬头,态形于色道:“说不定我娘是被害死的,所以武林联盟才放意封锁她的死讯,密而不宣!”

贾太平苦笑道:“不是这样的,小桂,我知道你心情不佳,但可别因为一时情绪冲动,造成对武林联盟的误会。”

小辣子急道:“师公,你若不想让人误会武林任盟,就快告诉我们,为何武林联盟不曾公开这件事?”

贾太平轻叹道:“主要是为了维护武林联组的面子之故。你们想,堂堂一个以维护正义为名的公信机构,却让一个尚未定罪之人,于牢中自缢身亡,这件事若一旦传开,武林联盟之威信与声誉,将受何种打击?”

客途齿冷道:“因此,武林联盟认为,反正君家已遭灭门,再也无人会查问关于小桂他娘的下落,所以干脆隐瞒此事,以顾全该联盟的颜面,是不是?”

贾太平已然无言,默认这番话。

小桂愤怒道:“好个沽名钓誉,虚伪其表的狗展武林联盟,如果君家真的绝了后,如果不是老壶仙你当初正好长驻那里,那么武林联盟便可以顺理成章的瞒天过海,假装不曾发生过任何事,继续高挂所谓正义的羊头.卖他娘的伪君子狗肉。”

越说越气,小桂火上心头,硬然一拳想告在身侧的大理石茶几之上,那坚硬的茶几,刹时粉碎。

从未看小桂怒容的小辣子不禁吓了一批,和声道:“小桂,你稍安勿躁嘛!生气并不能解决事情……”

小桂冷冷道:“迟早我要拆了那个狗展联盟!那时,所有的问题自然可以解决。”

“不行呀!”小辣子惊任道:“我们丐帮也是武林联盟的一份子,你若要和武林联盟翻脸,咱们岂不要变成敌人?这怎么可以?这件事,咱们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妥当。”

贾太平周叹道:“这不能怪小桂生气。当年,联盟内部也曾因为是否要公开玉秋彤的死讯,而引起很大的争议。最后,在联盟所属投票表决之下,只以二票之差,通过隐瞒此事之决议。事发当时,正值盟内护法之职的少林和武当四位长老,本已因自己等人的疏忽造成不幸而深感愧疚,他们在得知决议之后,不愿苟同,决定回山终生面壁自禁,以示为此事负责和忏悔,从此以后……”

老叫花不胜嘘吁的直摇头:“武林联盟表面上,虽然仍是十二大帮派组合同心协力维护正义。其实,内部却已分裂,问题丛生。有些门派更在心灰意冷之下,索性挂个空壳,并不再派人前去驻守总坛,或是介入盟内执事及决议。”

小辣子喃喃道:“难怪这几年。你都不再去九宫山了。”

小千嗤声道:“原来,武林联盟不过是个虚有其表的空壳子罢了!”

客途不解道:“既然已志不同,道不合.各大门派为何不干脆拆伙,解散这个徒具虚名的武林联盟?”

贾太平苦笑一声:“这个江湖,近二十年来,已经是够混乱的了,有个徒具形式的武林联盟在撑着,至少各门各派之间,为了维持表面上的和协,尚不至于正面起冲突;若是解散了联盟.只怕有人立刻要掀起漫天战火,彼此清算一下陈年积怨。”

小辣子恍然有悟道:“难怪,近来咱们帮中长老,不断遭到暗算谋害,也与此有关?”

贾太平沉吟道:“借助巴彤教之力,铲除异己!可能性极大。显然,武林联盟之中,有些门派已开始蠢蠢慾动,想要重新瓜分江湖权势了。”

良久不语的小桂,忽然古怪的笑了:“现在,还待在九宫山上的,有哪些门派?”

贾太平目光一闪,似也了解小桂的意图,沙哑笑道:“如今,常驻孟尝山庄的门派,尚有六派,他们是:青城、崆峒、华山、终南、五台和泰山。”

客途讪笑道:“老壶仙,你太姦诈了,想利用我们,去挖回武林联盟的秘密。”

贾太平呵呵轻笑:“我老了,有些事想做,却也心有余力不怠。我想,该是由你们少年人出头的时候了。否则,水老不问江湖中事已有二甲子,他为何挑在这种节骨眼上,放你们出来?”

客途沉稳一笑:“说的也是。如今,我总算有明白,我们为何会如此莫名奇妙的被放生下山了!”

小桂似笑非笑道:“反正,咱们师父做任何事。总是有他的道理。只是,咱们向来摸不过他掌中的乾坤而且。”

贾太平经过这一阵子谈话,神色已显得倦乏,四小遂识趣的辞出,好让他能安心休养。

小桂自闻得丧母噩耗之后,心情一直颇为低沉,无心说笑。

因此,小辣子虽是特别用心谴人打点一顿有名的丐帮大餐,小桂依然食不知味,草草填饱肚子了事。

这小鬼向来精神充沛,热力四射,一直是带动欢笑的人;如今他不开心,客途等人亦觉几乎琐然,逢时间都变得特别沉闷而又漫长,令人难以忍受。

他们四人就这么烦恼无聊闷在房里,或者愁眼相对,或者兀自发呆,想着心事。夜,还很漫长。

心头有事,便是上床只怕也难安枕于眠。

谁也没开口讲话,气氛滞重而又迫人。

“我受不了啦!”

小千突然自半倚的床上跳起,抓着随身不离的乾坤袋,扛起房内唯一的一张方桌,咚然有声的踢门而出。

其他的三人被他的鬼叫吓了一跳,回过神时,只见小千已到了窗外的院落。

“他也想练功吗?”

小桂倚窗望着院中,径自忙着摆设法坛的小千,直觉地如是认为。

小辣子尚未见识过小千做法,因此满心好奇,挤在窗边,瞪大眼睛注意着小千的一举一动。

小千备妥香烛,设好法坛,此次却慎重其事的披上道袍,披散发誓,右手剑,左手铃,准备施法。

这时已是亥末时分,周遭万籟俱寂,天清无雪,却不知何时起,夜风渐强,吹得院中四周竹树呜呜作响,仿佛像有什么妖魔鬼怪隐伏暗处窥探一般。

小千定定站着,微微仰首凝目望向中天夜空,似在祈视什么,又似在筹待什么。

如此,直到街外传来子时更鼓之前。

小千蓦地一拍手中金钱剑,招魂领即叮叮当郎响起。

随著铃声响起,小千脚踏七星连坏,剑出东西南北,口中念念有词:“青龙白虎,队仗纷坛,朱雀玄武,侍卫真吾。三界内外,推道独尊,顶有金光,覆映吾身。土地只灵,左江有理,不得妄惊,各守方位,备守法庭。太上有命,报领亡灵,玉妇秋彤,君家发妻,五气腾腾,金光速现,急急如太上五皇金光律令!”

倏地——

数道金光自剑身发出,射向虚无夜空!

窗后,小辣子悄声道:“修罗鬼,小老千在替你招请你娘的亡魂也!”

小桂早已感动得无法言语,只能默默颔首。

客途悄然笑道:“真难为小老千了,他真是用心良苦。”

就在此时,院中四周突然刮起一阵冷风,阴风来势异常强劲,旋转着直刮香案上来,案上三柱清香一点火头忽然呼地燃起,焰舌高达七寸,反观案上烛火竟然冉冉慾灭。

小千暗吃一惊,朝剑指向阴风,喝道:“何方阴物,敢来坏吾大法?”

阴风倏旋,响起一阵犹如冰裂的凄厉尖啸,奇寒刺骨,案上香烛噗地已被熄灭一柱!

小桂等人亦被这阵尖啸叫得浑身大起鸡皮疙瘩。

客途惊觉有异,连忙招呼小桂跃出窗外,在小千身后三步处,分左右站定,以为其护法。

他们二人前一现身,阴风威势骤减。

小千立即盘膝坐下,自身上掏出一道灵符,写上律令烧化,掷向阴风,喝道:“太上金星,应化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急急如律令!”

轰然一声,阴风中传出宛似击中皮鼓的闷响声,阴风瞬息转弱,却又忽然增强,吹得院中三人遍体生寒!

这时,九霄天际忽见雷光猝闪,凌空击落。

“喀喇!”

“轰隆!”

惊雷顿起,击中阴风,一声尖厉长四揪人心肺、倏起骤逝!

随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小桂寻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