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02章 二小出江湖

作者:李凉

  这名总护法不敢大意,手腕翻处,两柄样式极为普通的锋利匕首赫然在握,他的身

躯以极小的弧度飞快地闪摆开来,扬手之间,一阵“叮叮当当”宛似铁匠打住的金属碰

撞声,密急响起!

  “牛坤!你还不动手吗?”

  总护法与君尚义这看似一剑,其实为百余次挥砍所融幻的冷交击之下,竟也被逐退

半步。于是,朝仍站在一旁发征的牛坤冷冷一喝。

  牛坤仿佛刚从一场恶梦中醒过来般,机伶价打了个冷颤,忙不选择动着手中光秃秃

的丧门幡,上前夹杀君尚义。

  已经中毒的君尚义,此时一旦运到出招,立刻感觉到体内之毒,宛如烧红的炭一般,

据朝五腑六脏里钻。

  那种嗤心火辣的痛苦,不禁令他面容抽搐,混身更是汗出如浆,出手越见呆滞散乱。

  骆珍珍自是发觉自己老公情况不佳,正待上前想助时……

  “快带桂儿走!”

  君尚义强抑着毒火攻心之苦,嘶声大喊!

  骆珍珍急得双目泛泪,尚未决定是否该照老公的话去做,那边——

  总护法冷笑发言道:“君家夫妇,鸳鸯快侣,君夫人怎么可能舍得独自突围。”

  他手握短匕,双臂翻抛着大圆弧度,由内而外,由外而内,迅速的翻缠挥绞。于是

一圈圈的刀锋冷芒,便如瀚海漩涡般,激旋回荡,连空气都似经不起这阵狂搅,打着转

子发出一阵阵怪异的“嘶嘶!”轻啸!

  “别听他鬼扯,快走!”

  君尚义奋力挥剑回截蒙面总护法如此诡异且极霸道的怪招,一面催促急吼!

  只这一分神冷芒闪映处,血渍立现。

  君尚义左肩处随着他回身旋闪,一溜血珠子抛洒入空。

  “当家的!”

  “爷爷!”

  骆珍珍和她背上的孩子,不约而同,发出回声的惊呼!

  “快走!”

  君尚义再次催喝,整个身子亦凌空飞起,手中长剑,微颤如波,眩目的剑光伸缩吞

吐,霍然一抖之下,沉沉的雨幕中,墓地,竟有千百个明晃晃、充灿灿的圆月纷纷坠落

下来。

  总护法和牛坤在如此浩然犀利的剑式之下,不由得齐齐闪退,朝后躲避这威力辉宏

的笑月剑法。

  骆珍珍猛一咬牙.趁着敌人退闪的这些微空隙,身形一晃,径自朝屋后的小河掠去。

  总护法见状冷哼一声,闪避的身子猛地振臂拔空,人若流光,直扑骆珍珍身后而去。

  身形凌空的君尚义,不持身子往下落右手持剑猝然挥甩,整个身子使籍这甩剑之力,

如镖射向总护法后背背心。

  同时,君尚义手中剑势再展,一片涵盖三丈方圆有金的光孤,霍然有声的扑向总护

法如虹的身形。

  总护法骤觉背后劲道逼人,不容轻忽,虽然眼看着即将拦下骆珍珍,亦不得不放弃

追杀,身形猛泄,直朝地面扑躲。

  只这微顿片刻的时间里,骆珍珍业已掠至河边。她一回眸,正好看见力竭而坠的君

尚义,被牛坤的丧门幡一下击中,掉落地面。

  她心痛如绞,洒着眼泪,低喃道:“凭我君家夫妇之名,岂可命丧于一个三流货色

之手?”

  她蓦地横心,一咬牙,右手软剑倏挥,河边一株约有环抱粗的空心枯木,已被她斩

断一截。

  她迅速将背上的君小挂解下,将空心的枯木套在孩子身上,滔滔交待道:“桂儿,

你听好,我君家一门无端招此横祸,全是为了一件叫做千佛塔的宝物而起。眼前陷害咱

们的人,有一个外号叫西陲一枭的人,名叫牛坤。另一个主谋,是一个专门拿钱替人杀

人的神秘组织里的总护法。你记清楚了吗?”

  君小挂睁着又黑又亮的丹凤眼,泪眼汪汪,似懂的非懂点着头。

  “好乖!”骆珍珍手抚君小佳的头,含泪笑道:“待会儿,奶奶要把娃儿放到河里

而去,桂儿抱紧身上的枯木头下去游泳,如果遇着浪打来了,就像平时爹爹教的,把呼

吸闭住,随着河水往前跑,懂不懂?”

  君小桂点点头,呐呐地问:“爷爷和奶奶不陪桂儿游吗?”

  骆珍珍鼻头更酸,雨中早已分不清是泪是雨的便咽道:“爷爷和奶奶不能再陪桂儿

了!孩子;你一定要记注,若是老天有眼.让你渡过这一劫,保住了性命。将来长大,

要查清楚你爹和你娘的生死和下落;记住要替爷爷奶奶报仇,”

  她背后,拼斗声更近了些。骆珍珍明白.自己的老公正豁命阻拦敌人的追杀,但显

然快拦不住对手了。

  她抱起枯水环看的君小桂,奋发力朝河中抛送出去。

  “孩子,你自己保重!”

  哽声嘶喊中,君小桂平稳的飞入河中,载沉载浮。

  一个浪扑来,他忙不迷闭上眼,屏住呼吸,等浪头过去,他浮上水面.正好看见骆

珍珍挥剑回扑斩杀了手持丧门幡的华坤。

  他看见爷爷披头散发,混身染血,依旧和穿着宽袍子的蒙面人纠缠不休。

  突然间,君小桂感到一股惊慌袭来。

  因为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就要再也看不见爷爷奶奶了!好像,自己就变成孤伶

伶的一个人了。他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种感觉,他就是觉得

惊惶无依……

  “爷爷……奶奶……”

  随着河水奔腾之势,君小桂顺波飞流;他极目望着岸上越来越远的人影,忍不住惶

然的放声尖呼!

  又一个浪打来,呛了他满口泥水,令他咳个不停,等他再度抬着头,睁大眼,岸上

搜巡爷爷奶奶的身影时,他看见蒙面人的手扬起,一道喷泉般的腥红血箭,自爷爷胸前

高高喷起……

  他瞪大了眼,再也叫不出声。

  他看见爷爷在雨中砰地摔倒……

  他看见奶奶尖叫着扑向蒙面人,却被蒙面人挥手打得飞起来,摔在地上不动了。

  他看见蒙面人像飞一样的沿着河岸跑着,是在追自己。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急……

  透过雨幕,小桂木然瞪着双眼,望着蒙面人追缀的身影,在黑夜中逐渐模糊不见。

他突然明白——

  爷爷奶奶死了!

  他永远再也见不到疼他、爱他的爷爷奶奶了。

  一个浪打来……

  昏然中,小桂本能的闭上眼睛,屏住呼吸,随波飘向沉涩黑暗的恶梦之中……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黄山之美,美在它兼有泰山的雄伟,华山的险峭,衡山的云烟,庐山的飞瀑和峨嵋

的的清秀。

  山之美,美在那奇松挺秀苍郁.刚劲多皆怪石奇巧如仙如兽;更美在那奇峰之间缥

缈腾绕的云彩烟霞,波漾起伏.宛若仙乡。

  在这片艳岩危崖争奇竞秀的灵山之境。自有不少出尘隐士、仙道奇人、有感造化如

此独宠之美妙,在此结庐,避世索居。

  就在这莲花峰向阴的谷底,有一处怪松悬结。飞泉如碎,鸟兽难渡的窄狭平坡,隐

现于巨木参天的绝地之间。

  说是绝地。这片不太宽阔的平坡,却已经被人整辟成一畦一畦的菜圃。

  时值初夏,这片克难式的菜园子里,正是绿意盈眸,收成可待的光景。

  午后的阳光透过林间,洒落园中.仿佛跳跃在这片绿意之上;徐徐的和风,拂过生

机盎然的园田,更令这宁静的小园增添了几分活泼。

  一阵轻微的“喀喀”碰掸声,显示出正有人在这片可爱的小菜田里工作。

  打这巨木林间望去,一条青衣人影正挑着一担水,自林端另一头的飞泉边轻快行来。

  看个仔细,这青衣人影,居然只是个年约十七、八岁,面容纯朴,身材壮实,脸色

微褐,一副生就惯于劳动的壮稼小伙子。

  怪了!

  这么年轻朴实的小伙子,怎会躲在如此出尘之地“隐居”?这个年纪就隐居,似乎

太早了些吧!

  这个小伙子走进菜园,放下肩着的水桶,极头朝园子左面看了一下,不禁在脸上浮

现一抹和煦的笑容。

  他回头弯下腰,径自举起桶内水瓢,动手灌溉。

  菜园左侧,引起眼前小伙子面露微笑的,原来是一名年仅十五、六岁,脸盘儿生得

极为俊美,着一双莹澈黠亮,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儿的半大娃子。

  这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昔日那个目睹至亲遭人惨杀,落于河中,随波亡命的君小桂。

  小桂蹲在一颗刚刚开始结球的某蓝叶眼前,手里拿着一支细小枯枝,神情专注的逗

着一条蟋在某蓝菜上面的绿色小毛虫,玩得浑然忘我。

  瞧他不时发出咯咯低笑的模样,就知道他和那条毛毛虫玩得可开心呐!

  如果不是在他眼眸深处,隐蕴着一股冷清内敛的神韵,从他如今纯真、平静和带笑

意的脸庞上,实在很难看出这孩子竟也曾在生死关口打过转了。

  年纪较大的小伙子专心着手上的工作。

  小桂专注的和毛毛虫玩着。

  在这个渺无人迹的宁静谷地里,时间仿佛也凝住不前。

  不知经过多久的时间,小桂和毛虫玩腻了,抛开手中枯枝,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忽然,远方的天际,飘过一抹淡薄如氛的浅黄色烟雾,

  小桂抬起那双斜飞入鬓的剑眉,凝目望着那抹黄色烟雾,口中嚷嚷道:“师兄,你

快看那边天上,那是不是玉屏峰上隐医爷爷的烟雾传讯?”

  小桂的师兄抬头眺望,沉稳道:“没错,江爷爷从未施放过此种烟讯,看来,他那

里是出了紧急状况了!”

  “那我们快回去。”小桂催促道:“师父一定正等着叫我们过去看看。”

  小挂的师兄一点头,迅速收妥灌溉菜园的用具,与小桂二人沿着谷底平坡往北电掠

而去。

  瞧他们师兄弟二人纵掠之间,身形这般轻盈流畅,不难看出他们俩都具一身不错的

功夫哩!

  不多时,他们二人业已掠进群峰盘结的山区,极其识途的穿梭于棘木茸茸之间。

  随即,他们来到一处绝壁峭的和奇峰前面,眼看着此地已是绝路,但二人知末曾稍

停,只是将身一纵,跃上半空.延手攀着突出崖间、盘根虬干的老松,和附壁蔓生的重

藤,身若赤猿般,轻巧的朝门上腾升。

  盏条光景他们师兄弟俩已留至云霞畏绕的峰顶。

  顶前,两方丈高巨岩相拥夹立,中间一道约有一眉之宽的巨罅,半掩于霞雾之中。

  毫不犹豫地,小桂带头钻进石罅。

  穿过那道仅见一线天光的裂罅,眼前为一块奇石环立的平地,平地上数栋房舍,俱

以山岩及松干所筑成,别有一股坚实沉稳的风味。

  此时,峰顶上风势略紧,吹得薄雾四下穿绕,来去无定,更为眼前石屋增添几许飘

逸气息。

  小桂一纵已至厦前,尚未入门,便已扯起嗓门,大声嚷嚷:“师父!出现紧急情况

啦!”

  一边叫嚷,他脚下不停的冲入主屋正堂。

  他那师兄见他竟如此性急,不由得频频摇头,苦笑不已。

  小桂进屋之后,但见屋中无人,不禁纳闷地搔着头,咕嘟道:“奇怪,师父哪儿去

了?他没说今天要出门呀!”

  这时,小桂的师兄也已进入屋内,同样奇怪自己师父跑哪儿去了?

  小桂自师父平时坐的竹榻上,拾起一纸素笺,瞄眼之下,忍不住哇啦惊叫:“师兄,

师父留书出走啦!”

  他师兄忙不迭挤过来。

  只见柬笺上写着:“客途、小桂二徒知之:玉屏峰上,为师之志年知交隐医江水寒

命中遭劫,为人所囚,需汝二人速往解救。此去,尔等涉入江湖风波,路途凶险.唯盼

吾徒加意小心,谨防诡计,尤其小挂,命中注定,多恩怨是非与杀劫,染血或已不可避

免,切记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赶尽杀绝,以免有违天和,汝二人见此留言.为师业已

西行访友,短期之内,不再回来,汝二人收拾妥当,可径自下山,无需等候为师。此去

千里路遥,吾师徒自有再见之时,江湖险恶,吾徒宜自小心谨慎。切记!切记!”

  师父十月手喻”

  看完信笺,小桂和客途二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怎么会这样?”小桂茫然苦笑道:“师父真的狠得下心,把咱们俩就这么踢出山

去啦?”

  客途无奈道:“师父会做这种突兀的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咱们还是听话,收拾

收拾,准备下山吧!”

  “也罢!既然木已成舟……”小娃一扫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二小出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