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23章 小鬼发威

作者:李凉

小千语带兴奋道:“当年,我四师伯最为脍炙人口的事迹之一,就是小辣子刚才提到过的,三十几年前,他年仅弱冠,甫自学成下山,在洛阳城中,撞见恶道以毒计坏人风水.再予恐吓敛财,有损吾道中人之名声,于是和对方斗法,令恶道作法自毙,横死于自己的毒计之下……”

他才刚歇喘口气,小辣子已迫不及待的抢言叙述道:“原来,那二名自食恶果的道主,正是师出龙虎山阴阳门的阴阳法师。阴阳门一派,最是护短,加上苦竹前辈那时年纪不大,阴阳门以为可欺,便明里暗里,接二连三不断找他的麻烦。苦竹前辈因为对方纠缠不休,烦不胜烦,恼火之余,单枪匹马独自一人杀上龙虎山阴田门的总坛,连破对方八道机关和五大阵法,直通对方法坛重地,毁了阴阳门机为镇门之宝的各项法器,更险些将人家的祖师牌位都给掀了。

若不是当时,阴阳门中还有一位老法师的言行,让他见了颇为欣赏,才给对方面子留给阴阳门一条生路,只怕阴阳门早就从此烟消云散,不复存在。苦竹前辈更是因此博得魔算子的封号。这个封号不仅是指他术数之学高明厉害,也是说他行事狠烈,不因余地.有如魔神转世!”

他转播的言语流畅,神情精彩,听得连小千都想拍手叫好。

“乖乖!”小桂和客途却是使自叹服道:“这个人的性子可真辣!”

小千谓叹一声:“我四师伯虽然因此而成名,却也导致后来,阴阳门的法师对本派怀恨在心,只要逮者机会,非得斗斗茅山不可。我三师伯和五师怕就是因此而丧生的。为此原故,四师伯的父亲,也是我们茅山如今硕果仅存那位师叔祖,特别严令四师怕不可娶妻,不可传嗣,以自断香火的方式做为赎罪。”

客途诧异道:“如此未免有点不近人情吧!”

“是呀!”小桂亦是不平道:“先行挑斗的既然是阴阳门,你四师伯的做法或许过份了些,但他并没有错嘛!至于你另外二位师怕的死,只能怪他们自己技不如人,怎么能要你四师伯如此赎罪?”

小千无奈道:“师叔祖说,因是苦竹师伯所造之果亦必由他来承,才能化消茅山一派的灾劫,非得如此不可。否则,茅山与阴阳门的恩怨仇杀,将会世代延续,永无宁日。更奇妙的是,自从苦竹师伯立下绝不娶妻生子的毒替之后,果然本派和阴阳门的纠葛,立刻谈化许多。对方虽然还时常暗中施法陷害茅山弟子、可是我派之中就再也没有人因此丧命。”

小辣子接道:“也因为这段因缘,后来才会牵出魔算子与玉蝎天女之间,一段凄美浪漫的爱情故事。”

“什么样的故事?”

小桂索性招呼其他三人席地而坐,根本已将人阵闯关之事抛到九霄云外。

客途亦是难掩好奇的问道:“你们一再提及的百毒魔君和玉蝎天女,又是何人物?”

“百毒魔君是……”

小千和小辣子不约而同的开口,小千呵呵一笑,摆手示意叫小辣子先说。

小辣子不愧久温江湖的小油条。

说故事的本事,确实一流。

他装模作样的一咳,神采焕然道:“百毒魔君是四十年前著名的三大魔头之一,功力精湛,毒功无人可及,他也是百毒门的创始门主。不过,后来遭到门下弟子叛逆.死得很惨。玉蝎天女徐佩佩是他的女儿,一身毒功得其父所传,二十几年前,她与凌云仙子王秋彤、百钠仙子柳冰心并称武林三大美女,不过因为她喜怒无常,又擅于用毒,所以几乎没有男人敢去追求她……”

“偏巧……”小千接过话题:“有一回,我四师伯云游到陕甘一带,见有龙脉隐伏,于是一路追龙寻脉直入陇山。陇山本是百毒门总舵所在,寻常江湖人没事自然不会轻易往那边闯,但是四师伯向来才高气盛,加上追龙心喜,就算龙潭虎穴也要闯它一遭,哪管得是不是百毒门的势力范围,也就顺着脉象深入陇山。结果,龙穴尚未寻着,倒是先捉到了天女!”

他一口气刚歇下,小桂业已兴致勃勃的追问因由。这段因由,乃是魔算子与玉蝎天女间的隐私,小辣子自然也不明个中详情,于是敲着边鼓,直催小千快点说,别吊人胃口。

小千呵呵一笑:“你这颗辣子对于保人隐私的事,可真性急呐!”

不待小辣子发飙,他已悠然接道:“其实,事情的发生很单纯。就是四师怕在寻龙的过程中,泄露了身形,引起百毒门巡山守卫的紧张,入山大肆搜捕敌踪。当然,凭四师伯的本事,他信手布弄个迷踪阵之类的小把戏,就足以将百毒门逗得鸡飞狗跳,满山乱跑。如此一来,可把对方总舵也惊动了,还以为陇山上了大队人马偷袭,所以连玉蝎天女都亲自出马追摄敌人。结果,四师伯略施手法,将那位自视甚高的大美女三擒三纵。徐佩佩当然不服气啦,便向四师伯挑战,四师伯答应她,任她对自己下毒三次,如果不幸被毒死,亦是死而无怨……”

小桂呵呵笑道:“当然,那位玉蝎天女最后肯定是输了。只是,你四师伯是如何应付人人闻之色变的剧毒?难道他那时对用毒一道,已有研究?”

“不是。”小千得意笑道:“虽然那时四师伯的医术已有相当的造诣,但是关于用毒之道,尚属陌生。不过,黄山秘法之中,却有一项辟邪离尘咒术,可以暂避邪毒瘴厉的侵袭。当然,此项咒术的施用有一定的时效,不过那玉蝎天女并不知晓个中奥妙,注定要栽在四师伯手中!”

“原来如此。”小辣子恍然道:“难怪一向心高气傲的玉蝎天女,会对魔算子心服口服。”

客途笑道:“先被人三擒三纵,又被破了自己仍信的毒功,如此若再不服,就太不上道了!”

“当然。”小千邪邪一笑:“而且,据我所知,徐佩佩被四师怕所抽时,似乎被戏弄的不轻。你们要知道,当年我四师伯可也是风流倜傥,人品出众。那时,江湖之中已知他立下重誓不婚、不嗣,所以他的某些行事,尤其是在和女性交往时,可以说是相当浪落,玉蝎天女既是有名的大美人,这所谓的戏弄,大概就是被吃豆腐的代名词了。”

小桂吃吃直笑:“既然被人吃豆腐在先,又口服心服于后,接下来,这位玉蝎天女大约就是芳心默许了吧?”

“然也!”小千呵呵一笑:“四师伯折服这位高位的天女之后,其实对她也变有好感。只是,对方是百毒魔君的掌上明珠,百毒门未来的继承人,就算他们彼此之间有好感,却卡在四师伯并不能给对方明煤正娶的名分上,这份成情只有割舍了。”

“不过……”小辣子接口道:“这位玉蝎天女也实在够前卫的,她一心爱上反魔算子,明知对方立有重警,终身不婚、不同,却仍然甘心情愿不要名分,不计后果,倒追苦竹前辈,只求能够和对方一辈子相厮守。听说,她为了不带给苦竹前辈多余的负担,宁愿服毒令自己丧失生育的能力,只要苦竹前辈愿意让他陪伴身边就好。”

“正是如此。”小千点头道:“四师伯便是被他如此痴情所成动,因此不面任何社会利教的遗责和约束,带着这位徐姑娘双宿双飞,过他们自己逍造自在的神仙卷侣生活去了。”

小桂喃喃道:“自己的伴侣既是用毒高手.无怪乎他能学得上乘的用毒技巧。”

“不过,好景不常。”小辣子追溯道:“就在苦竹前辈带着玉蝎天女过起半隐居生涯的三、四年之后,百毒门因为掌门的继承问题,发生孽徒叛师之事。百毒魔君被大弟子断肠花冷刚下毒谋害,玉蝎天女获知消息,立即赶往百毒门报仇。

“在苦竹前辈的协助下,徐佩佩虽然代父清理门户,同时解散了百毒门,但是,她也在那一役之中,身中奇毒,未能解开。

“二年后,终于撒手人寰!魔算子苦竹恨自己空负一身高绝医术与毒功,最后却连自己的爱侣都无法救治,心灰意冷之下,退隐江湖不知所综。许多人猜测,他可能是为徐佩佩殉情了。”

小千干咳一声,纠正道:“最后面几句话,你可说错了。四师怕不是恨自己救不了徐佩佩才离开江湖的,当年,玉蝎天女要找冷刚报仇,四师伯已动知天机,知道一定是两败俱亡的结果。他曾阻止过徐凤佩寻仇,但是,徐佩佩认为父仇不并就天,但是为报仇而丧生也是应该。

“四师伯力劝无效,只得竭力帮助她,为此,四师伯甚至不惜折损天年.想以本门秘法为徐佩佩化噩去劫。但是,任他神通广大,却也只能挽回玉蝎天女两年残喘。四师伯因此彻悟,就算一个人能够法通三界,终究人力难胜天命。

“一个人一生之中,所应走的路,所该遭遇的经历,其其之中早已注定,便是避过这朝,兜个圈,下回仍要遇上。人生之中,绝对没有任何经历或道均是多余的,随缘而退才是天道。他是真正看透了人世,才决定拜刻师叔祖和全派上下、从此跳脱红尘。他才不是像一般人所说,什么心灰意冷、为爱殉情才失踪的。”

他一口气说完,对自己的师伯被人误解,显然甚是不爽。

小辣子尴尬一笑:“是我不明究里,说错话了,你别激动好不好?”

“肯认错,够风度!”小桂和客途呵呵失笑。

小千哼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下次你就明白.不明事理,人云亦云。那样,是说闲话、太没建设性了。”

小辣子咕咙道:“真是给他三分颜色,他就开起染坊来了,居然冲着我发飙!”

小千故意问:“你说什么?”

“没有!”小辣子也故意白眼相视,顾左右而言他:“今天天气其好。咱们为什么还不入阵参观呢?”

他那副顽皮相逗得其他三人忍俊不住.咯咯直笑。

小桂起身道:“是该进阵了。听完你们刚才传神的描述,我倒是十分希望布阵之人就是这位魔算子。他显然是一位够精彩、够深度,值得我欣赏的人!”

客途黠谑笑道:“你确定自己是欣赏人家,而不是想找机会斗斗人家?”

小桂嗤地一笑:“我是那种好斗之人吗?我最懂得敬老尊贤了!”

“才怪!”这是其他三人共同的心声。

小桂不以为然,现在,他又站到了那道夹壁面前,如今他心中,只想尽快通过此阵,见识见识隐居阵式的人,是否为魔算子。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完小千他们的诉说,竟会兴起渴望一见魔算子此人的念头,莫非是天才惜天才的心理作怪?

小桂瞪视着夹壁良久,终于微微一笑,回头道:“兄弟们,准备好没有?咱们哥们开始闯入这座千古第一绝毒奇阵了。”

其他三小,闻言不宽心中略感忐忑,三人不约而同,个自深吸了一口长气,谨而慎之的镇摄心神一番,方始齐声严肃道:“走吧!”

这小鬼见他们三人神情紧绷,不禁纳闷道:“负责闯关的人是我,你们这么紧张做啥?”

“你确定我们不需担心?”小千瞪眼问。

小桂煞有其事想了解:“你们是该有点担心,不过,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废话!”三人齐齐瞪了这小鬼一眼。

不过——

有小桂这句没有保证的废话,确实令他们三人安心不少。至少,他们心情已经松许多,不像方才那般,仿佛心头有块大石压得人心慌。

“好吧!”小桂嘻嘻一笑:“众家兄弟,随吾去也!”

他装模作样挥喝一番,回身,却仍然站在老位置上,右四左三,原地踏步起来。

小辣子正想打趣问他。需不需要配合高唱军歌?

石壁内忽而发出一阵凄厉恐怖的尖锐鬼啸。

恐怖尖啸凄凉的摄人心肺,利人耳膜。回荡晴朗的天色.似乎也被吓破了日,瞬息之间变换了脸色,天空立刻显得阴沉起来。

回荡的啸声未歇,石壁之中,落地自左右壁面各钻出十支儿臂粗的乌黑铁管。

这些铁管每支相距三尺,恰恰将整条通道封住。就在铁管露出的同时,一股股白色的烟雾自营中喷出,刹时便弥漫了整条石壁通道。

但奇怪的是,这些烟雾丝毫不曾外泄.仿佛在那通道的入口之处,有着一道无形的屏障,将烟雾阻给予通道内一般。

小千、客途和小辣子三人早已看得目瞪口呆,惊心不已。

小桂却潇洒一笑,介绍道:“此乃八卦迷烟阵,据说,这就是当年孔明先生深入蛮荒,用来六擒孟获的那座奇阵。此阵之中的白烟,是一种强烈的依心性速葯,中者立时昏迷,若是无人解救,十二个时辰之后,保证身化黄土,荣登鬼城!”

“开始了?”小千怵目惊心道:“咱们有幸,开始见识这座奇阵的毒功了。”

客途问道:“这石壁之内的机关,又是如何设计?竟能使毒烟只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小鬼发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