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24章 “辣子”原来是女流

作者:李凉

小辣子迫不及待拿出一块碎银,抛入闪着阳光的水沟里,那块碎银并未变色,仍在阳光下发出晶亮的银光。

客途好奇道:“小鬼,你有没有猜出,这洞穴中的毒,为什么会自动消除?”

小桂沉吟道:“刚刚,我仔细观察了许久,我想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个布下这座锁心迷魂奇毒阵的人,他在洞中所施之毒.是一种只有在阴湿黑暗之处才有效的毒葯。这种毒葯的毒性虽然剧烈,但是一旦暴晒在阳光之下,不到盏茶光景,毒性便会消失。我想,布阵之人在阵内下毒,不过是要增加破阵的难度,如果能够透过这项加料的阵式考验,此人便无意再刁难,所以才会运用此种俱光的毒葯作为障碍。”

小辣子恍然道:“如此说来,布阵之人主要仍是为了考验闯阵之人对阵法的了解,而不一定非要来人的命不可喽!”

小桂笑道:“对于过不了关的人而言,布阵之人算是颇为严酷,因为闭关的代价是以生死为赌注。不过,若是能够——通过五行隐月、八卦迷烟、锁心迷魂这些含有奇毒的阵法,就表示闯关之人的智慧甚高,而且细心敏锐,正与布阵主人同属超群之才,所以他不再以毒威胁,井是对来人欢迎之意。”

“你确定?”小千讪谑道:“这些该不是你一厢情愿的幻想吧?你要知道,我们还没有完全通过此阵,如果你因为自己美丽的幻想,而导致估计错误的话,陪葬的人可是无辜的我哩!”

“安啦!”小桂胸有成竹道:“接下来虽然还有一些考验,不过,此间主人一定是着重于智计的较量,不会再安没什么要命的机关,或是施用足以令人毙命的剧毒。过程也许匪夷所思,但绝对有惊无险,你们尽可放宽心神,跟我入阵即可。”

客途同意道:“我想小鬼说得没错!一个能够布成天星五行隐月八阵大法的奇人,定非心胸邪恶,气度窄狭之辈。这种人对于具有相等程度的来客,想必懂得惺惺相惜的道理。况且,以智取胜可不比先前的赌命过关,来得高雅许多。对方既是胸怀神机之人,选择高雅之路分胜负,也是挺合理的事。”

小辣子揉着肿瘤道:“我自动放弃,对此事发表评论的权利。你们怎么说,就怎么是吧!反正,我已经衰到底了,再凄惨也不过如此而已!”

小桂等人忍不住发出一阵同情的笑声。

客途取出消肿的膏葯为他涂抹。

随后,四人循着阳光投射出来路径,走向出口。

小千百思不解道:“小鬼,你说洞穴中的毒,显见日光就会消解。但是,那个中的天门位置所在,也是引来光源之处,为何洞中的巨毒,就不怕白玉石柱的反光?”

小桂赞叹道:“这就是我佩服对方用毒高明之处!此洞穴之中的毒,显然只有经过阳光的直按照射,才能化解毒性。在阵式未破之前,洞穴中的光线、虽然同样是属于自然的天光,却是一种经过折射之后而产生的反光,对毒性却没有丝毫影响,所以,布置这座毒阵,重点不是光线的问题,而是对所用之毒其特性的了解。一个人对毒性的认识,能够到此地步。这已经不是普通人所能研究得出的。”

小辣子突发奇想道:“可是,布阵的人怎么能够预料,破阵的人一定会在白天过关?万一咱们时间拖长了,非得到夜里才能通过阵式时,怎么办?没有日光来解除毒性,咱们就劳过了关,不也是没折,难道只有等着被毒死?”

小桂笑道:“你放心。如果咱们进入洞穴的时辰不同,天门的官位也会不一样,那时生路所在的‘地户’位置,自然也就不同,当然咱们出阵的方位也和现在不一样。就算没有阳光,我相信布阵的人一定也已经设计好方法,能够化解洞穴内的毒。”

谈笑之中,他们四人果然安全通过洞穴,重新踏入绿意漾然的山谷。

此时——

阳光逐渐西斜,显示时辰业已不早。

在这座幽静的山谷里,一条水色清碧的溪流,宛似翠玉霞带般,环过山谷,悄然无声的行消沉着,正巧横拦了出洞四人的去路。

这条溪流上铺有数块天然而成石板,溪水并不太深,大可一涉而过,看不出有何凶险之处。

只是——

这条水色异常碧绿的小溪里,并无溪中常见的鱼虾或蛙蛇。这溪上唯一可见的生命体,竟是一只只肚腹鼓伏的蟾蜍,睡着了般的蹲伏于石板之上。

这些蟾蜍每只俱有巴掌大小,浑身碧绿如翠,背上生着数条金丝,恰巧交叉成一个奇异的骷髅图形,视之令人触目惊心。

小辣子低低吹了声口哨:“听说,这种蟾蜍名曰翠魔,是天下奇毒之物,它的一滴唾液,便足以毒杀十头大公牛。但是,它的胆囊却也是解毒灵葯。寻常人想要捕获一只,非仅难上加难,更是可通不可求的事。真难为这里的主人,他是如何找来这么多只如此稀罕的毒物?”

小千头皮发麻道:“我也听说,这毒物之所以称为翠魔的原因之一,就是它们生性凶残好斗。凡是任何会动的东西,只要靠近它们三尺之内,必会引发它们的攻击。据说,它们由口中喷射毒液的快、准、狠,能够令使用暗器的名家,自叹弗如。加上它们毒性之强,沾着无救,即刻毒发,所以才够资格享有魔字辈的封号。”

客途不挺乐观道:“即然它们如此难惹,我们能不能够绕道而行?”

小千无奈一叹:“虽然我的阵图之学程度不很高明,不过,我也看得出,越过这条溪流似乎是唯一的通路。”

小辣子吐着舌头道:“这溪里的水,颜色绿得暖昧,不用猜也知道,其中铁定是毒。而这些翠魔蟾蜍哪里不好蹲,偏偏蹲在可以踏脚的石板上,而且每隔一、两块石板,就有一只,让人想闪都无处可闪。这不是故意找人麻烦嘛?”

小千苦笑道:“刚才好像有人说,布阵之久不会再用足以令人毙命的毒对付来人,看来好像与事实有些出入了。”

从头到尾,小桂不发一言,他只是蹲下身,犹如眼前石板上那些蛰伏的翠魔蟾蜍一样,按在溪前丈寻处,寂然不动,苦思过河之法。

客途在他身旁蹲下,托着腮.悄声道:“这条溪很难渡吗?”

“非也!”小桂瞬眼笑道:“只是时辰未到。不过,也快了!”

客途打量着小溪,道:“这溪上的石板猛看像是杂乱无章,但是仔细观察,它们似乎按着某种次序排列而成,莫非这溪流里,隐含着什么惊人阵法?”

“惊人倒未必!”小桂悠哉道:“不过,也不是普通的厉害则已。”

小千和小辣子挤了过来,倍感兴趣道:“除了这些恐怖的蟾蜍之外,这溪上还有什么风光?”

小桂依然好整以暇的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睨眼而视:“你看不出来吗?”

小千早已开始在推演,但他越算眉头皱得越紧。

“哪有人这样子布阵的?”这位茅山的后起之秀,忍不住抱怨:“此溪中的石板明明是按五行八卦排列、里面分设坎、坤、震、黯、乾、兑、昆、离八位,这些都很正常。可是,哪有人一口气,搞了五处死门在阵法之中?这只要踏错一步,便得直入鬼门关,呜呼哀哉!”

小桂斜眼瞅笑道:“不错,有概念。你既然知道有五处死门,看不看得出生门如何走法?”

小千没好气道:“就是看出来了,才叫人生气。石板上.蹲有蟾蜍的地方,就是生门门路,这路叫人怎么走呢?”

小桂微微一笑:“兄弟,教你个乖,这就是天星降毒的典型布局手法。”

小辣子兴冲冲道:“这么说,我们已经抵达阵眼所在了?”

小桂颔首道:“过了这道溪,就是目的地了。”

“不过……”客途含蓄一笑:“这道溪似乎难过了!”

“还好啦!”小桂不当回事道:“申时一到,你们跟着我走就是。”

小千问道:“所谓天星奇阵,应该不是光指那些蟾蜍而言吧?”

小桂吃吃一笑:“想学本事?没问题,反正眼前时辰末到,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试给你看。”

说着,他抬起地上一块石头,抖手掷向二丈外,一块没有蟾蜍蛰伏的石板。

“喀!”地脆响声中,被石头砸中的石板突然向溪中翻转,石板内不知置有何物,甫一入水,立刻滚腾起一阵胭脂般的淡红色烟雾,有如帐幕般。

瞬间,将整条溪流罩住!

旖旎的红雾中,忽闻咻咻声响。

无数弯月般的飞刀激射施斩,密度之大个飞马难越。若是有人置身其中,不难想象粉身碎骨的结果。

小千等人看得两眼发直,不住惊呼厉害,厉害!

片刻之后,在众人的征任里,红雾诡谲的向溪底沉降。

最后,噗地轻响,消散怠尽。

红雾散去后,飞刀不见踪影,石板恢复原位,一切回复原状,溪水依旧碧绿如翠,消寂无声,仿佛刚才从未发生过任何事,

如果不是在清碧的溪底,残留了一滩红色的粉末,很难让人相信此溪的机关如何歹毒。

小桂指着那滩红色粉末,淡然道:“那就是刚才我丢过去的石块。”

其他三人咋舌连连。

小桂又道:“天星奇阵中的星,其实是泛指一切突然闯入的外力而言,至于那些蟾蜍,是恒星之属。恒星看似凶险,反而才是真正的生路。你们都以为翠魔蟾蜍凶残好斗,有物经过,必定攻击,其实,在这些生门位置的石板中,布阵之人必然内置腥膻之物。因为,蟾蜍最喜腥气,故而聚于其上,而且一旦闻胆蛰伏,便如冬眠,任你来去其头顶,它都不会理你。一般闯阵之人的看法,或者畏干翠魔奇毒,不敢踏脚而上,如此正是中了天星阵的逆行之法。只要咱们在通过时,小心不要沾触翠魔其身,保证安然无得!”

小千闻言知意,直道:“好个逆行反正,确实是够深度的阵法。”

小辣子却皱着鼻子,谑称此阵狡猾。

小桂望日计算时辰,片刻后,断然道:“申时已至,咱们从兑位生门而进!”

说着,他一跃而起,毫不犹豫的举步踏上有蟾蜍蹲伏的石板。

果然——

那些奇毒无比的翠魔蟾蜍一动也不动的蛰伏依旧,任小桂轻松行过,也未引发溪底的机关。

其他三人自是不敢怠慢,按照小桂所行路线,小心谨慎的跨越蟾蜍,踏着石板前进。

四人终于有惊无险,安然渡过这条碧绿诡异的清清小溪。

踏上溪的彼端,一片荒芜空旷的砾土谷地铺在他们四人眼前。

小桂大大一怔,百思不解道:“奇怪,怎么会这样?照理说.我们已经通过整座大阵,眼前不该是此等景象呀!”

小千详观片刻,呵呵笑道:“简单,这是有人在前面布下了茅山障眼术,我画个符就能解开它。”

“这么说……”小桂愉快笑道:“这个布阵之人,果然就是你四师伯,魔算子苦竹?”

小千满脸希翼之色:“大概错不了!”

小桂兴奋道:“那么,咱们还等什么?施法吧,兄弟!”

小千灿然一笑,闭目摄神。

片刻——

他双目候睁,并指如刀,凌空虚画一道符咒,口中同时领念道:“天清地灵,赐香目明;天地成神,劈裂混沌,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敕!”

敕字一出,晴天一声震雳脆响,众人四周突然刮起一阵古怪旋风,刹时,飞沙走石,遮人眼目。

这阵怪风来得快,去得也风,四小方觉目迷,旋风已止,尘埃落定。

眼前那片荒凉空旷的野地已消失,此刻,在四人面前出现的,是一栋耸立于幽谷之中,藤蔓攀爬,开满细碎野花的古朴竹庐!

竹庐之前,站着一人。

此人身材奇臣无比,活像根竹竿似的,以致一袭省褐色的长衫套在他身上,宽松松、飘荡荡,宛如琼在衣架上一般。

这个怪人面容清醒,双目特长,双目深陷,但是,隐在眼眶中的阵子,和闪着异样的精芒。

他的肤色异常苍白,仿佛未曾经过阳光的曝晒,但是皮肤却有如婴儿般,光滑细嫩毫无皱纹,加上他长发如墨,披散于背,未经冠柬,实在令人难以揣度他的年龄和性别。

他站在那里,负着双手,平静而冷漠的望着小桂等人,给人的感受,除了诡异二字,实在再难找出更加贴切的形容词。

怪人冷淡的开口:“穿道袍的小千,你是茅山弟子?”

他口气中肯定比疑问多。

他的声音低沉,却情灵的不带丝毫人气。不过,从他的嗓音,至少让四小确定,他是个男人!

小千过去从未想象过,自己的四师伯生得何种模样,如今,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四师伯竟是眼前如此的长相。但是——

不论眼前之人如何诡异、冷淡,小千直觉地知道,这个怪人,正是自己失踪多年的四师伯,江湖之中,赫赫有名的魔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辣子”原来是女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