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27章 干将神剑显锋芒

作者:李凉

顿了一顿,这小鬼若有所思的可笑接道:“这个姓武的虽然环,不过他倒是坏得很有头脑。光是为了造就眼前局面,他能够防忍一、二十年,这可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事,我还真是佩服他的强力!

月癸喳呼道:“不用在那儿欣赏这位高明的对手了!你倒是想出如何对付这个心怀鬼脸的武靖扬没有?”

小桂以一贯的轻松,霍然笑道:“方法是人想的。怎么可能没有?只是,眼前少爷我另有要事在身,暂时没有时间理会这个混球。”

狄笙不禁在心中暗想:“还有什么事比化解这场江湖风暴还重要?你这小鬼恐怕只是信口开河,随便胡诌害了!我老猴子才不信你真有本事对付益尝山庄的圣手武靖扬。”

史蛟却是心直口快,脱口问道:“还有什么事,会比消解这场江湖风暴更重要?”

小桂耸肩谈笑:“我必须去寻一味灵葯,救一个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但是……”史蛟犹豫道:“只为了数一个人的事,难道不能等?据知,若是早一日消的这场江潮灾劫,可以挽回的人命却是无可数计。”

小桂平静道:“所谓灵葯,出世必有机经,错过机缘,只怕挥再等百年才有机会寻着。我想,我和病人都没有时间再等一百年。”

狄笙颇不以为然道:“假设你真有本事阻止这场腥风血雨吧!难道,一个人的性命,会比无数人的性命重要?若是如此,你不觉得为救一人而牺牲全天下,是一件自私的事?”

他这话指责的意味颇重,听得其他三小眉头微皱,觉得过份了。

小桂却是有趣的笑了:“老猴兄,你可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呐!不过,你可知道我的外号为何?”

狄笙疑道:“人家都称你为笑月修罗不是吗?你为何问这个问题?”

“那么!”小桂古怪笑笑:“你可知修罗的本质为何?”

不待对方回答,小桂已由然接道:“所谓修罗者,好战、嗜杀,而且自私冷酷。所以你不用怀疑,我的确会为一个而牺牲天下众人,如果我已经认定那唯一的一人,果真对我非常重要的话!”

这小鬼突然变得凄幽的口吻,不禁令戏波猴这个江湖老马,暗自在心头打了个突。

狄笙这下子可真是见识到了,眼前这小鬼属于修罗的个性,而这项见识,竟令他心里发毛,为之语塞!

“这小鬼果真是不折不扣的修罗化身”这个念头,蓦地闪过狄笙脑中。

小桂神色一因接着道:“其实,你们也不用太操心。眼前这场武林浩劫,不过方兴未艾,还没发展到真正火辣热闹的程度,就算我要插手,时机也尚未成熟。所以,我才能安心先去寻葯!”

“早说嘛!”小千嗤地笑道:“时候未到就时候未到,你干嘛故意将人家狄副舵主吓得一怔一怔。”

小桂睨眼接道:“谁叫他不相信我有办法对付武靖扬!我如果不吓唬吓唬这位猴兄,他岂会把我这个修罗当真?”

狄笙恍然大悟:“小鬼,敢情你是在玩我?”

小桂嘻嘻一笑:“谁叫你小看我?”

碰到这个小心眼的小鬼,狄笙这只欢波猴不禁哭笑不得的窘怔当场。

其他三小却是早已笑得打跌,就连操舟的史蛟,也都因为强忍着笑意,脸上表情憋得甚为怪异。好在西旅已到,分散了风神四少的注意力,也令狄笙免除了更多的尴尬。

不等史蛟泊好船只,小桂等人已然一跃上岸。

月癸急忙问道:“老猴子,萧舵主可是率领本舵其余功力较佳的弟子,来此协助铁桨门应敌?”

“正是。”狄竺忙不迭的点头。

小桂笑道:“战场何在?带带路来也!”

狄笙本性是谐谁幽默之人,如今逐渐习惯小桂顽皮押戏的个性,不禁忘形唱道随吾去也!

他身形一纵猴模猴样的奔跃而去。

史蛟有些诧异的瞪大眼,奇怪这位副舵主发生了什么事?

小桂等人相顾失笑,嘻嘻哈哈的追着狄望背影飞掠而去,好像他们并不是正要赶赴一杨杀伐,而是准备前去参加某个欢乐派对似的,

史蛟茫然嘀咕道:“他们是不知轻重?还是,已经看透生死,定力超然?”

嘀咕归嘀咕,他回头招呼刚刚找达岸边的百途名兄弟,众人气涌如山的高举手中兵刃,在史蛟率领之下,吃喝着冲向前方……

这是一大片生满白头芦革的半涸泥沼地。

近些年来,天气干旱,早先的泥沼业已变成半干的涸地,虽然土质依然保持着松湿,但是比以前那种延横数里,莽草密生的光景,而今这处芦花荡,就好比痴子头顶上的毛发——丛丛撮振、疏疏朗朗,不顶上相。

这样的一个地方,却是最适合江湖中人寻仇、决斗的场所。

如今,一场酷烈凄惨的挤杀,早已在这片芦花荡中展开。

血战正酣。

残酷又疯狂的杀伐持续着。

血的进溅,是空中一幅相乍现即进的怪诞墨画,但赤而凄怖。

这些怪异刺目的腥红墨画。有时如泉一般喷射,有时却似怒矢般标射;或者,它会成蓬的洒溢,仍面也形同砸碎的红色琉璃,四飞狂溅,简简沥沥!

但是,不论它是什么模样,都充满分人回采的惨烈和狠辣,也再代表生命的消失与坠落。

就这样,穿着黑衣、褐衣、白袍和百袖服的数方人马,在此昏天黑地的砍杀拼命,他们或者单挑独斗,或者捉对厮杀,也有成群混战,以多吃少,以寡敌众。不管形势如何,人的眼是红的,脸是红的,兵刃寒光映着鲜血,也变得腥赤泛红。

喝吼的声浪自丹田冲破喉头,高亢钻出。

原始的兽性冲荡着人的本质。

这里没有悲悯和宽容,人心已横,愤怒的爆号,怨感的咆哮,衬着红雾遮眼的激情,这里只有杀!杀!不停的杀!

天色,黑得更加凄凉!

四条人影,宛如四道流星曳空而至。

他们正是小桂等人。

原本领路的狄笙,早在小桂他们闻入随风飘送的激战吼声,加快身形赶路之际,被抛落老远。

小桂四人朝疯狂的战场急泄而落,语声优带笑意的齐声大喝:“风神四少来也!”

随着急落的身形,他们四人顺势舒臂,碰然间响中,八名褐衣、白袍装束人物,打横摔出,咳血如雨!

“少帮主到!”

一名丐帮弟子振臂狂呼,出手更见精神。

激战之中,一名面客平凡,身材高瘦,却留着一大把朝虬髯,摄着蓝色包袱的五旬乞丐,使身进开三名对手的合力攻击,凌空话安道:“白水分舵舵主,青竹莲花萧坤化四请少帮主福安!少帮主久别无恙,真是令人欣担不已。”

萧坤化手持一支五尺有余的青竹竿子,竿头尚却绑着一枚莲花瓣似的倒刃利勾,勾刃精芒流灿,看来十分锐利,非常适合于饮血剐肉,

不过——

此时他独拒三名功力不见星月宫高手,已显得十分吃重。

月癸飞身插入战圈,呵呵笑道:“萧大叔,数月不见,近来可好?”

她手中无情竹呼啸挥扫,刹时将气焰高涨的对手逼得身形微窒。

萧坤化惊喜道:“数月不见少帮主,少帮主功力进展神速,想必定是一番遇会!”

月癸闪掠如电,轻松笑道:“这些闲话,咱们待会儿有空再说。这三个小儿科交给我来料理,你快去帮忙咱们的乞丐兵收拾强敌,免得他们不行硬上,平白送了命才叫冤枉!”

“得令!”萧坤化抽身而退,临行提示道:“此三人乃是星月宫外堂中的电使——铁汉一震,郝长春,以及他的左、右护党使,贺问、因飞兄弟,他们动力不弱,少帮主诸多加留心。”

“没问题。”月癸力拒强敌,悍猛矫健的笑道:“看本少帮主将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赫长春江怒道:“狂妄小子,本使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月癸冷嗤道:“哎唉!我好拍哩!可惜光靠你那张嘴,还骂不死本少帮主哩!郝家伙,你倒是拿出点本事,让我见识见识嘛!”

她这厢连讽带讥,气得郝长春双目泛红,一支三节根舞得更急更猛。

萧坤化掠阵半晌,确定自家少帮主独立应付无妨,方敢掉头离去。

郝长春与二名手下联手,越战越惊疑,暗想:“奇怪!根据本宫调查,火爆辣子冷若冰除了一手火葯暗器较为突出之外,功力原属平平,只人本使一人即可对付。如今,他竟能抵挡我们三人联手,尚且游刃有余!他的功力,何以如此突飞猛进?难道与其失踪数月之久,果真有关?”

他这分心一想,月癸手中无情竹已然无情鞭中他的左肩,痛得他惨叫一声,飞退丈寻,连忙检视自身伤势。

只这片刻,这位铁汉一霸的左臂已肿起老高,并且添了一条水难抹灭的乌黑竹痕。

月癸一手赶狗棒法赶得贺庸、贺飞兄弟俩,冲逃无路,情况发发可危。

郝长春见状,只得硬起头皮,猛一咬牙,再度挥根加入围战,以解贺氏兄弟之危。但只怕,就算加上他,这暂时的平手,也维持不了多久!

月癸冷冷一笑:“郝老头,应付本少主时,你最好专心点,否则,下一棒就要敲在你的狗头上了!”

郝长春怒虽怒矣,却再也无暇分神回话。

另一边——

小桂掌毙二人之后,身形美妙的一记蛊旋,落身沙地。

在他身前处,一名身着黑色衣袍,年仅二十出头,生得chún红齿白,面若冠玉,英姿焕发的年轻剑士,正以一柄精光灿间的宝剑,力战四名韩家寨人物。

韩家寨的四人,年龄均在四旬上下,一个矮胖如缸,红脸秃头,手持旱烟管,专制穴道;一个腰粗膀阔,杜若轱牛,手挥厚重大板斧,气势汹汹;一个则是身材修伟,面如重棘,一把九环大砍刀哗啦震响,刀光如电;另一人却是面如锅底,颔蓄短须的使封好手,剑艺轻灵高超。

这位看似名家弟子的年轻剑土,一手剑术虽已火候俱足,不过,他若是以一敌二,尚可不败。如果勉力敌三,仍有缠战本做但是以一改四,情况可就大大的不妙!

小桂甫一落地,膘眼之下,讶然道:“哈!这可不是久违了武当七晤剑法吗?这位美男子老兄,不知个师尊是武当派何辈高人?”

这位武当俊彦,此时已有顾事在及,哪有功夫叙旧话。

小桂飘然朗笑道:“看在你与武当甚有渊源的份上,我不能见死不救。”

谈笑间.他手探腰际,寒光猝闪,尝然愿鸣声中,韩家寨那个脖秃子袭向年轻剑士后背心的旱烟管,已被小桂出剑震偏。

胖秃子神色不动,旱烟杆蓦然暴飞,反手朝小桂砸来,另一个满面子须的用剑好手,亦因剑回斩,寒光似雪,配合着秃子攻势圈堵小桂退路。

这些人不是聋子,早在小桂他们宣布到场之际。便已知道来了扎手货色。只是酣战之中,谁也无暇分心阻截,如今小桂自涉战况,就算他们想不应付也不行。

因此,他们只有一上手便朝狠处杀,期望能够突袭得手,减轻负担。不过,这些人其实心里明白,这个期望无疑说是种美丽的幻想。

小桂面对犀利攻势,依然谈笑风生:“乖乖!你们可真狠呐!一动手,就想要人命?”

只是,随着他们二人的翻滚,刺目的鲜血一路染红了泥沼地。

只这一招,小桂已在他们二人身上留下了纵横交错的祭龊血槽,使他们变成二尊活生生的血人。

原本围杀着年轻剑士的大环刀和大板斧,见状大吼一声,舍弃黑衣剑士,反身扑杀小桂。

大环刀狂怒吼道:“姓君的小鬼!有本事一并送我们兄弟上路吧!”

大环刀在哗啦碰撞的环声里,带着呼啸的劲风,宛如极西之雷,蓦然砸向小桂颈项!

小桂晒然边道:“慾借我手走一迈阿鼻地狱,这有何难?你既然不怕去了回不来,我倒是乐意送你一程。”

话音未歇,攻势已临。

小桂身如风中摆荷,傲然轻晃,所有攻击在他摆品之中,仅皆擦身而过。招招落空!

正当大环刀格式用老,新力来生之际,小桂手中土划着然展扬,匹练般的冷芒宛如刚才天际那抹新月画着激弧飞纵而出。

“大哥,快闪!”

大板斧惊急的吼声方起,手中板斧挟以千斤矩力,脱手飞往小桂背心,迫使小桂回剑自救。

小桂一带宝剑,剑光在空中幻起一道严密光圈.护住身形。沉重的大板斧砍中这道访若有形的晶莹光幕,发出当然一声刺耳巨响,反弹倒飞,落向暗处。

险些个丧小桂剑下的大环刀惊出一身冷汗,藉着小桂回剑的瞬间,全力蹬地倒掠,狼狈捡回一命。

惊魂甫定的他瞪着眼前小鬼,虽然此时小桂两手空空,笑容满面,他却觉得自己宛如正对着一只钦牙露chún,准备择人而噬的酷厉魔豹!

“吓着没有?”这小鬼促押笑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干将神剑显锋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