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28章 刁蛮小帮主

作者:李凉

  白承志身为人子,自是异常悬念此战凶危。

  他正静静的卓立于二人急斗之处左近六尺,一柄精光灿灿,宽有二指,剑身上隐隐

浮现着龙纹的奇异宝剑,倒贴在他肘背上,双目毫不稍瞬,谨慎又专注的凝视着斗场。

  小桂看他肘背上出鞘的宝剑,终于恍然:“原来他的外号,是从所用的宝剑和所习

的剑法斗在一起而得的呀!”

  “废话!”月癸嗤笑道:“江湖中人的外号,多得是因此而来,这有啥稀奇?”

  小桂笑道:“他的外号是不稀奇,不过他手中那把腾龙宝剑可稀奇了!听说,那是

清松爷爷以前用的剑,和青龙宝剑是同一块地底玄钱所铸的兄弟剑,世称双龙神剑,清

松爷爷说,双龙如果交会,能够引起雷电大作,挺好玩的!他和清云爷爷就试过,我也

有兴趣想试,可惜这两把剑,他们都交给了传人,没留在身边,所以我没机会见识。”

  客途呵呵失笑道:“现在可好,你这小鬼既然知道腾龙的下落,势必会想办法将青

龙弄到手,也好一尝宿愿,对不对?”

  小桂眨眼贼笑道:“答对了!”

  月癸兴致勃勃道:“我知道青龙宝剑在哪!自从清云道长将这柄宝剑,连同掌门之

职传给他的首徒之后,青龙宝剑就一直随着开当地常门令符代代相传,成为武当派门人

的专用佩剑。现在,正由现任武当掌门玉虚道长所持有!”

  她的言外之意,乃是要小桂知道宝剑下落之后,想办法弄来试试,看双龙交会是不

真能呼雷引电,关于对这档子事的兴致,她可不比小桂稍低,因为——好玩嘛!

  小桂好奇道:“这把腾龙宝剑,又是如何传到这位帅哥的手中?”

  小千嘿嘿笑道:“这是有故事的!而且,还与咱们的冷冰冰月癸小姐有关。”

  “真的?”小桂兴趣漾然道:“我最爱听故事了,说!”

  小千干咳一声,嘻笑道:“这可得从腾龙宝剑的传承说起。……就像青龙宝剑一样,

腾龙宝剑自从当年,由清松道长传给他所收唯一的慾家弟子白鹤曲云生之后,便也在武

当俗家弟子中代代相传。不过,和青龙传承方式不同的是,昔日,白鹤为了不使腾龙宝

剑成为俗家弟子的私人传家之物,曾何下规矩,就是当此剑传承财,所有下辈俗家子弟

必须在师们尊长和掌门人面前,公开较技,最后之优胜者才有资格得此宝剑。”

  客途笑道:“武当报家大业大,但必传家弟子也不少。历来,这项宝剑的传承竞争,

一定相当厉害。”

  “那当说!”月癸扮个鬼脸道:“武当派还特地将此项竞争,定名为腾龙大会,这

个大会可是他们武当派很盛大隆重的一项比赛。”

  小千接口道:“这个大会也是武当慾家弟子,同辈之间一项非正式的排名赛,相当

受到武当慾家弟子的重视。能够在腾龙大会上进入决赛的武当弟子,等于就是同辈中的

精英分子,自认会名动江湖。所以,每次腾龙大会之后,总有些人一战成名。

  “这么说……”小桂眨着眼道:“这位白帅哥可是精英之中的佼佼者喽!难怪他的

剑术还不太差。”

  小千贼样笑道:“这位白少门主能够在两年前的腾龙大会上夺魁,说起来,咱们的

冰冰儿功不可没!”

  月癸叹道:“奥牛鼻子,你别老是给我乱改名字!还有,人家夺魁关我屁事?你干

嘛笑得满脸狼样?”

  “到底怎么回事?”小桂和客途好奇的同声问。

  小千嘻嘻笑道:“咱们这颗火爆辣子,不是曾经救过人家白少门主嘛!那时,白承

志因为被一个比自己年少许多的小孩所解救,所以自尊心上,受了点不大不小的刺激。

他因此再回武当山间关苦练绝学,结果天不负苦心人,他年未及冠便已练成七曜剑法。

二年前,武当召开腾龙大会,他因而技压群雄,捧走腾龙宝剑,更蒙掌门人玉虚道长亲

赐七曜腾龙的外号,从此名动江湖,成为武当裕家弟子中,最年轻的名人。你们说,这

是不是月癸的功劳?”

  小桂咯咯笑道:“这和我学医的情况很像嘛!由此可见,好面子可是男人的本色。”

  说着,他们四人就在这重围圈外,咭咭咯咯笑开来!

  笑声在沉窒且但寂的此刻听来,显得格外的突兀而又刺耳。

  月癸吐着舌,嘘声道:“严肃一点!人家在里面拼老命,咱们却在这外边听故事、

说笑话,这样好像太过份了些!”

  这时——

  铁桨门的弟子发现此成最大功劳的风神四少,竟被挤在圈外——其实,是小桂等人

故意置身事外,连忙让出通路。

  小桂等人耸肩一笑,步入斗场。

  蓦地——

  震击之声有如焦雷密聚,响亮额回的音韵,刺耳至极的波荡在空气中。

  两条人影同时仰翻。

  铁桨擎天白若英发署蓬乱,在足踵急旋之下,手中沉重铁桨似要拨开怒海巨浪般,

猛力划挥,悍不畏死的再度进扑。

  大金胡韩霸天正斜退而出,手中三叉敢倏回挥扬,扶以万钧之力,挥间出团团如铜

使大小的光孤,凌厉无匹的回刺白若英。

  白若英挂笑一声,铁桨蓦然抡翻,带着沉猛呼啸的劲道,脱手飞回韩还天。同时,

他双掌交错倏扬,掌力如排空巨浪,呼轰光源,据朝韩霸天冲落过去!

  于是——

  劲锐啸声中,有着令人目眩的光彩闪旋,血滴迸扬之际,传出低微闷哼!

  两条人影,再度分开,飘退九尺之后,踉跄落地。

  “爹!”

  白承志惊叫一声,急掠而上,扶住身形摇晃的白若英。

  白若英牙齿深咬人下后,颔下髯须瑟直额,他身上千疮百孔,布满扎伤,血似泉涌,

汩汩直淌。

  白承志一状,便染了满手猩赤滑腻的热血!

  大金胡韩霸天脚步泊地,人似泄了气的皮球,刹时软态坐倒,这位韩家寨的大当家

面包死灰,双目因淡无光,一身捐衣做被千万只魔手撕裂扯碎秀,条条片片的垂着下来,

露出他混身纵横交错的可怖伤口。

  他略带茫我的瞪着手中早已扭曲变形的三叉朝,沉重的铁桨横躺在他身形七步之处。

  血,大重的自他口鼻,自他身上伤口急急流淌。

  他给艰难的抬眼,却是望向刚刚进场的小桂他们。

  空气中充满着肃煞,散布着死亡的翳闷。

  嘴chún吃力的嗡合了一阵,终于没有吐出半个字,韩霸天似是叹息般的吐了口气,在

一阵抽搐之后,头颅无力的重到一旁,结束了他的一生。

  小桂摇头叹息:“他一定非常不甘心!如果没有咱们的介入,这一战,输的人不见

是他。”

  那边,白承志扶他的父亲慢慢坐下。

  客途赶一步上前,在白若英身旁阳下,立即为他止血上葯。

  白若英强忍着续肠彻骨的痛苦,吸口气,挤出一抹笑容道:“你可是不动明王水客

途?”

  客途温和一笑,点了点头,没说话。

  小桂等人也在这位铁架门门主面前蹲下身,小桂没吭声,径自为他把起脉来。

  月癸满脸关怀之色,轻轻问道:“老门主,你还好吧?”

  白若英痛苦的皱皱浓眉,吃力造:“还好。这个大金湖在重围压迫之下,心中已经

有些慌乱,以致出手时准头差了点。否则,当老夫的扬波掌震断他的心脉的同时,他的

回纹断魂也该扎入老夫心脏才是……”

  歇口气,微微促喘着。

  小桂放下他的手腕,笑道:“白门主,你太客气了!按照我的珍断看来,是你的掌

力先行击中对方;所以那位大胡子的叉前虽然刺中你,但是无力再对你做进一步的伤害。

你身上的伤看似严重,但主要失血过多,加上内府受了点震荡,并无大碍,只要滋补一

番,再休养三、二个月,就可以痊愈如常。”

  白承志闻言,总算放心不少。他眨眨眼,将急出来的泪退了回来,轻嘘口气。

  白若英孱弱的笑笑:“今晚,可真是多亏了你们四人。如果不是你们来得及时,全

军覆没的,只怕是铁桨门而非对方。本门主对四位由衷的感谢!”

  小千呵呵轻笑:“白门主,你甭和咱们客气了!你该谢的不是我们.而是老天。如

果不是机缘凑巧,就算我们想动拳,也难得机会。

  “是呀!”客途结束他的医疗工作,温和笑道:“这一战,不管是早一点,或者晚

一点,只怕我们都难遇上。”

  月癸谑道:“就是说嘛!更何况,咱们丐帮和铁桨门,可是立过盟约的战友,我既

然凑巧遇上了咱然没有不帮忙的道理。至于小鬼他们,是被我拖下水来的,所以谢他们

算是多余!”

  小桂道:“白门主,战事已息,现在你要操心的,不是对不谢的问题,而是该好好

养伤。”

  白若英瞥眼四周,感咽道:“这场血战,总算是打完了!但是,却是牺牲了多少好

孩儿们的性命;不管敌我双方的任何一个人,都是父母生养的好孩子。兵战,果真是凶

希呐!”

  小桂平静道:“惨烈的胜,总比惨烈的败要运得多了!”

  铁奖门的儿郎送来了软兜,白承志将父亲扶躺其上,边安慰道:“爹,诚如君兄弟

所言,你现在好好休养,才是最重要。本门虽然损伤颇重,但总算是大获全胜了!其余

的善后,我会和仇堂主、史堂主二人共同处理,你毋须操心。”

  想起先前的凶险,白承志由衷道:“全多亏了君兄弟,要不……”

  小桂背着老门主,朝白承志使了个眼色,使他猛的惊醒,如今确实不是谈这话的好

时机。否则,他老爹听了,岂能安心静养?

  笑一笑,白承志意门下弟子抬走父亲。

  众人刚站直身子,青竹功花萧坤化和一蹦一跳的戏波猴狄笙,业已偕同史蛟及另一

位仇堂主走上前来,准备向月癸及白承志报告双方的伤亡情形。

  血战后的第三天。

  血水湖,东碇。

  丐帮白水分舵专用的码头上。

  白若英率领着钱奖门三堂首要,在此为风神四少送行。

  小桂他们,当然是要继续寻葯的旅程。

  虽然只是经过三天,然而,风神四少复出,并协助铁桨门歼灭韩家寨,重挫星月宫

的事迹,已如野火燎原般,在江湖上迅速传扬开来。

  功力精进的四人,在铁装门当日参战儿郎的多嘴渲染下;全被神化了不少,搞得他

们哭笑不得。

  但是,风神四少的名头,绝对因此而大大的震撼了本已多事的黑白两道。

  如今.新联盟现他们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将他们四人凌迟碎剐,免得他们妨

碍联盟所属统一江湖的神圣大业。

  新联盟的对头——现已被冠上反联盟封号的其余各大门派,却期待能见识、见识这

四个诡异失踪,却又离奇复出,已然披上一层神秘面纱的风神少年。

  武当派公开表示,欢迎风神四少有暇上山做客。

  然,武当之所以如此表态的重要原因,乃是玉虚道长接到白承志传报,得悉武当双

清尚且健在,而小桂和他们关系匪浅。

  丐帮自是理所当然,全力支持风神四少,对抗九宫山上的新联盟。理由不用说,全

天下的人都知道为者何!

  一向立场中立,不曾介入联盟之争的茅山派,竟也开始受到某些騒扰。谁叫飞剑小

天师也是风神四少之一呢?

  不过,那些不开眼,胆敢找上茅山派麻烦的新联盟成员,结果都死得很难看。

  就在小千正惭愧自己为师门带来麻烦之际,其师玄启道长差来一纸鹤,开口传讯:

“奉掌门人今偷,凡吾茅山弟子,自即刻起随身佩带孔雀翎。”

  当时,小桂他们人在丐帮白水分舵中,正和舵主萧坤化、副舵主秋整等人,谈论当

今武林局势。一只纸鹤自窗外飞入,已叫在场所有丐帮弟子大感惊异,等到这只纸鹤开

了口说完话,丐帮弟子顿时傻眼,群情晔然,直叫不可思议。

  小千打开纸鹤,只见上书放手通杀四个字,旁边是个鬼画符般铃记。

  小千看得大乐,哈哈畅笑中,双手一搓,纸鹤着火燃烧,烧完之后,竟无灰烬余留。

  月癸直问为何如此,小千对着两眼发直的丐帮弟子解释,因为他叫纸鹤回去复话,

所以没有东西留下。

  月癸直叫不解,其他人却是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刁蛮小帮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