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29章 荒岛廛战

作者:李凉

月癸机伶道:“会是你们的死对头,龙虎山的阴阳门在找碴吗?”

“很难说。”小千寻思道:“据我所知.和茅山一样修习神通法术的门派,除了阴阳门,安徽的凤阳派、鄂北的黑巫教、川中的盘三门,都是闻有实力的术法之流。如今,天下正乱,这些门派的法师、术士,若慾趁势出头,自然会以挑战茅山为目标。”

小桂不死心的追问:“你师父既然已经差纸椅来传谕,那纸带身上的字迹,应该不是他或玄清道长的访令,否则也不用麻烦另加铃记,是不是?那个叫你放手去做的人,到底是谁,能让你笑得那么乐?”

小千哄笑道:“你这小鬼分析事理果然一针见血,精明的紧。那个鬼画行的铃记正是我师叔祖的独家令符,他原本隐居已久,此番竟又回山坐镇;这事已非寻常。再说,我师叔祖的脾气已经算得上宽厚的了,如果挑衅一方大过恶毒,他从不轻易反击,以免造成对方自食其果。然而,这一次他既然嘱咐我放手通杀,显然是有人联手找咱们茅山的晦气,慾亡茅山而后已,所以惹恼了咱的这位老大人,特准我全力反击,我当然要乐了!”

他微微一顿,见小桂等人似乎还是不太明白,便又解释:“你们别以为茅山法术厉害,门下弟子就能凭此为所慾为。其实,为防止门下弟子传法逞凶,茅山的派规也森严的很,就算有人挑衅斗法,如果我们报复过当,也得议处。否则,会有二十年前,四师伯重誓瞬间这个事发生?如今,我获准通杀,表示不用担心是否报复过当,尽管放手歼灭挑衅的对手。如此一来,我在遇上斗法的同道时,自然更容易挥洒,也不用等挨了揍才能放手反击,这种事当然让人痛快。”

月癸份个鬼脸道:“看不出你们茅山的规矩还真多。不过,你们的祖师爷订下这么多绑死人的规矩,难道不怕自己的徒手徒孙吃闷亏?”

小千笑道:“吃亏是在所难免的事。但是吃过亏,保证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以免丢了自己的小命,所以,基本上还是有利无弊。如果不是经过如此严格的考验和磨练,茅山哪能代代相传,越演越盛?早不也和一些末流法家一样,烟消云散了!哪还有机会传承到今天的一百一十余代门人。”

客途呵呵边笑:“原来,你正从百余代的束缚中获得解脱,无怪乎会如此乐透了!”

他们四人轻松写意,谈笑风生。小舟随波逐流,渐渐落向一应看似无人的湖中荒岛。

月癸心血来潮道:“咱们上这岛去逛逛如何?”

小桂撇嘴道:“这岛上显然没有人烟,有啥好看?咱们不如加把劲,划到君山那头,刚才的船老大不是说,君山上面有座铁桨门经营的湘妃阁,里面有酒有菜、有好茶,还可以遥望湖畔岳阳楼、慈氏塔,光景可不比眼前这座鸟岛强得多。

月癸道:“可是,湘妇楼我已经去过百八十回,那里的酒菜吃来吃去,不就是那么几样。那些什么二妃墓、岳阳楼,更是看得不想再看。眼前这座小岛,我却从来不曾上去过呢!”

小桂故意学着她的口吻,狭谑道:“这个洞庭湖距离你家乞丐窝不远,你自是常来。君山上的湘妃阁,你自然也吃得腻味透了!可是,眼前我和师兄可是第一次来此游湖,我们却从来不曾上过君山,吃过湘妃阁的好酒好菜呢!”

月癸知道这小鬼故问使刁,眨眼精明道:“那你们先陪我上这小岛逛逛,我再陪你们去君山吃料理。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了!”

小千绕口令似的逗趣道:“为什么要我们先陪你上去?你为什么不先陪我们上去?”

“笨!”月癸白眼道:“若咱们先上了君山,行踪一台,我家的徒子徒孙缠上门来,或者,史蛟他们换好船寻了过来,咱们哪还会有机会,如此逍遥自在的到处游荡?”

客途呵呵失笑:“洞庭湖上帆影处处,咱们又不掩行踪的随波逐流,你能确定没有人正留心着咱们去向?万一,你家的乞丐兵见你在这岛外失踪,他们岂会不大举寻来?”

月癸咯咯贼笑道:“等他们寻来,咱们反正已经上了荒岛,说不定正可以和他们玩玩捉迷藏呢!”

小桂奇怪道:“这个岛看起来没什么奇特的嘛!你干啥如此死心眼,非要上去不可?”

月癸一怔,挽着后脑勺,迷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心里就觉得好像非去不可。”

“不妙!”小千嘻嘻笑谑道:“这该不会是有事发生的预兆吧?我还是算算看,比较保险。”

说着,他果真掐措神算,这一算,却算得这个茅山风神小天师眉头直皱。

“怪!”小千攒着眉道:“岛上之行,凶险难测,不去也罢!只是,为什么应兆又非去不可?”他说得迷惑,听的人自然也迷糊。

客途呵呵笑道:“你这个小道土不灵光了,换我来。”

他左右略做观望,随即凝神推敲:“坎为水,时为未中之初,立水雷屯,应光为凶!”

他瞄了小千一眼,同意道:“是不去也罢!不过,凶自水上来,留在船上也不好!”

这时,他们所乘这时扁舟,忽然无风自动,似是随波轻摇了一下,

客途蓦然惊心:“水雷轰,一摇百变生!不好,快弃船上岸!”

随着他惊急的叫声,四人默契十足,同时冲天而起,直扑小岛。

便在他们腾身掠起的同时——“轰隆!”巨响!四人所乘小舟顿时被炸得粉碎!

一股偌大的水柱冲天而起,将凌空的四人溅得浑身湿透!

强烈炸的震波,更震四人如摔死狗般,扫上小岛岸岩,摔得四人哇哇惨叫。

小千头昏眼花的苦笑道:“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咱们非上岛不可了!”

小桂揉着控痛的腰眼,呻吟道:“他奶奶的熊!是谁暗算了咱们?”

月癸摔得灰头上脸,破口大骂:“格老子协个搞的完?竟敢用火葯暗算我老人家,他娘的!简直是活得不耐烦。”

客途摔扑上岸,双手着地,立即抓了一把碎石,二话不说,力贯石子,反臂猝抛,以满天花雨之势,朝爆炸周围约丈寻方圆的水中激射出去!

月癸更狠,摸出火龙校连接暗钮,咻咻连声,三枚火龙对分成三个方向,射入湖中!

轰然巨爆!小岛前,五丈之内的水域,登时浪啸潮涌,水幕藏空,好不壮观。

随着阵阵翻天而起的水幕,数条穿着油布水靠的人影,喷天而起。

当水幕哗然轰落,这些人形重坠湖面,无一幸存。

小桂等人,却在水幕聚起之时,已然票退丈寻,躲避排空倒卷的巨浪。

待到爆炸过后,水面逐渐平静,四人方始再度掠向湖边。

这时,有数具尸体随被冲上小岛,月癸和小千检视半晌,就是看不出这些人的来厉为何。

月癸悻悻的嘀咕道:“他妈的!是谁家生子如此阴险狡猾,局派些小喽罗前来冤枉管死,自己却藏头缩尾,不见形踪。”

小千咋舌道:“胆敢在仍属丐裂势力范围的洞庭湖中,找咱们风神四少的麻烦,这个主谋,如果不是头壳坏去,那他大枉认为自己是艺高人胆大。所以才做得出这种老虎嘴边拔毛的事。”

小桂拧着湿滑活的衣衫,无奈叹道:“这下可好,船没了,只能等着别人想起失踪的咱们时,才会出来找。看来,今儿个是没机会上湘妃阁四菜、看风景了!”

月癸瞪眼道:“什么光景了,你居然还满脑子只想吃茶、看风景?不去湘妃楼吃吃喝喝会死是不是?你这小鬼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刚才暗算咱们的人,有可能卷土重来?”

小桂睇眼道:“小辣椒,你懂个啥?我要被人暗算,每天都有机会,大不了来者通杀,没什么新鲜的。可是,要上君山湘妃阁喝茶、看风景,错过今天,下一次还不知道几时才有空来。如此难得机会,不能去,我当然泄气了!”

这话说的也没错,听得月癸哑口无言,哭笑不得。

客途轻笑道:“小鬼,你也先别泄气。刚才,咱们这颗火爆辣子在此放炮,开炸的如此热闹,想必会惊动湖上丐帮所瞩,前来一探究竟。只要有人来,势必耽误不了你上湘妃阁看风景。”

“这可难说。”小桂依然不见乐观:“时间是不等人的,拖晚了,天一黑,就算去了湘妃阁,黑不隆冬的能出什么景?今晚又不是月圆之夜,否则,或者能见识到范文正公所谓的: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全,田形沉技,渔歌互答,此乐何极!这等光景。”

小千不解道:“噫!小鬼,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好像心情挺郁卒的?凡事都看不太开哩!”

“叫我如何看得开?”小鬼又是一声长彼短叹:“难得我今天心情愉快,趁兴出游,非得让这么美好的一天,变得血腥淋漓。如此大煞风景之事,叫人怎能不郁卒?”

客途警觉道:“小鬼,你发现到什么了吗?”

“还是师兄了解我。”小桂似笑非笑道:“我只是要告诉你们,不用再等人来接咱们回去了!不会有人来的。就算有人来,也只是来流血的,而非访咱们去湘妃阁吃菜喝酒。”

“来什么?”其他三人同时一怔。

小桂耸肩一笑:“你们当真没注意到?打从咱们的小船晃进这片西湖洞庭水域起,咱们左近就一直有几艘渔船尾随。原先我以为是丐帮弟子在暗中护航,但仔细观望后,发现他们没有一个是乞丐。后来,咱们逐渐姐向这座荒岛,本来有二艘乞丐船认出咱们,准备上前,大概是要来打招呼,但是却被那些先前随行的贼船挡了驾,不知与他们说了些什,那些乞丐船就毫无异议的调头离去。此后,不曾再有任何船只靠近咱们小船所在位置里许以内。你们说,这代表了什么?”

“有人假传圣旨!”小千和月癸异口同声大叫。

客途沉吟道:“小鬼,你认为暗算咱们的人,先前已薄铁桨门在此护航之由,将丐帮所属支开?”

“非仅如此。”小桂撤嘴一笑:“他们大概还假借月癸要试爆火葯之名,叫所有的人不要接近这片水域,以免发生意外。如此一来,他们自然可堂而皇之,以火葯对付咱们,不用担心引起騒动或注意。”

月癸嘀咕道:“所以,就算咱们在这儿炸翻了天,也没有人会奇怪。反而,炸得越凶,越像他们说的那回事。”

客途往岩石上一坐,洒脱笑道:“小鬼头,既然你先前已经注意到情况,为什么不早说?如今,赶不及到湘妃阁看夕阳,可是你自己的错。”

小桂嘿嘿干笑两声:“我也是挨了炸,才恍然大悟的。本来,我也以为是史蛟发现咱们自个儿出来游湖,特地叫铁桨门来暗中护航。更何况,他们不来打扰咱们,我更相信自己的幻想无误,哪知人家却是在布网,等着火爆四条网中鱼。”

小千也一屁股坐了下来,唉叹道:“我师父时常告试我,凡事大胆假设之后,切记小心求证,以免落入自己的想像而不自知。如果仅凭幻想行事,有啻将性命放在刀口上玩耍,那是极为愚蠢之事。”

他一顿之后,膘着小桂,狡谑道:“如今,我已从小鬼身上,证实了这句话的真义。”

“说的好。”月癸径自落座,嘿嘿怪笑:“咱们现下的窘境,小鬼得负全责,修罗鬼,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怎么办。”小鬼若有所思,望着看似宁静的湖面,呵呵笑道:“你不是一直想到岛上逛逛吗?既来之,则去之,咱们晚上去到处走走吧!”

其他人狐疑的望着这小鬼:“真的要去逛?”

小桂诡谑一笑:“为什么不?我就不信,那些贼货会比咱们先上这座鸟岛!”

其他三人恍然会意,兴冲冲一跃而起。

小千捉谑道:“上去看着能不能意外找到个金龙奇穴,呵呵……”

客途失笑道:“可惜这里不是苗区,否则,说不定还会让咱们无意中找到兰诞金盅呢!”

月癸发神经似的高举双臂,大叫道:“噢——人类因为梦想而伟大!走呀!探险去。”

“有人病了!”小桂哭笑不得的望着已经发足奔向岛内的月癸,不住摇头。

小千不禁语带怀疑:“这个样子的人类,可能是女性所属吗?就算是男性,好代也不太……正常。”

客途呵呵失笑:“她现在还小,既不属于女性.也不忠于男性,只能算是童性。有这种奇怪的行为,应该算是正常。以前小鬼也时常这样!”

“我没有!”小桂矢口否认。“我才没有时仅这样发疯。”

他做顿一下,嘻嘻谑笑道:“我只是偶而如此罢了!”

他们三人齐声哄笑,一边朝扯,一面前几乎无人的岛内行去。

就在他们四人的身形消失之后。良久……

先前四人停留的湖畔,有一条条的人影悄然无息的自水中浮冒而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荒岛廛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