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30章 水塘斗法

作者:李凉

上过了君山,吃够了湘妃阁的名菜,更在向晚艳霞之中,西眺洞庭的绚烂落日,天际归航之后,小桂终于心满意足的踏上小舟,上溯流江,往湘西一带的深山密林中行去。

根据史蛟的介绍,小桂他们所换的小船有个名头,叫三吴浪船。这种浪船,本是航行于浙江西部至苏州,纵横七百里内所专用的小船。此般虽小,却也装配有窗户、厅房,适于远行。

但是,这种浪船有一个特点,就是船上的人和物,必须保持两边平衡,不能有多达一石的偏重,否则就会倾斜,因此这种船也俗称天平船。

史蛟之所以选用这种浪船,主要是取它的轻巧,适合于在迁回曲折,水流平静的溪道中航行。

不过,这种船若是过上水急浪大的流域,或就行之不得。因此,他们这趟上行水路,至多只能行至湘、贵交界之处。

至于,接下来的路程,小桂他们便得改行陆路,直接超过苗岭,进入苗疆地域。

当然,史蛟“送君”,也只能送到苗岭以前。

听完史蛟详尽的解说,小桂并不在乎未来的旅程是坐船,还是爬山,他倒是遗憾,和史蛟三人相处的时日已无多。

自从贝氏兄弟们落的潜水脱逃之后,这小鬼心血来潮,决定在水底功夫上好好琢磨一番。

想学水功,自然得找诸水之人来教。眼前,有谁比史蛟更适合教授这门十八般武艺之外的第十九门功夫?

于是,在行船翻江的日子里,稍有闲暇,小桂便拖着史蛟跳入流江之中泡水。从浮游到游泳,自生擒鱼鳖,剥肉即吃.至水中机物,借水换气等等门路,这小鬼没有一样不感兴趣。而,只要是小桂有兴趣学习本事,他一向全神贯注,全力以赴。

凭他的资质,一旦有心用功学习,进展之速,可谓一日千里。

碰到小桂如此的学习天才,连带的教导之人都有非凡的成就感。史蛟教得兴起,毫不藏私,便是连一些水底脱琐,水中搏斗所需的特殊诀窍,亦是毫无保留的氢囊以授。

不光史蛟乐于将自己所知,一切与水有关的技巧、本事传授给小桂。便是马超和杨拾郎,也因为常被小桂拖下水陪他试身手,他们的水中经验,亦都完全被这小鬼所吸收消化,直令他们对小桂学习能力之强,倍感惊服。

当他们所乘浪船,航抵此行的水路终点——一座名为洪江的江边小镇时,小桂在水中的本事,已不下马超和杨拾郎这二个打小即在水里长大的汉子!

如今,在码头上,望着被阳光晒成和自己三人一样古铜的小桂,史蛟他们充满感情的拍扶着小桂肩头,无言之中,真情流露。

良久,史蛟方道:“小鬼,自己保重,这一路来,咱们虽然没有碰上其他麻烦,但不表示敌人就此罢手。以现今的情势看来,只怕早已有人正虎视耽耽的隐于暗处,等着算计你们,你们四人可得千万小心谨慎!”

马超亦道:“是呀!尤其,你们进入苗疆之后,更得注意,听说,苗子们的风俗习惯,和咱们汉人差异颇大,你们可得提防。别让人给陷害了。那些苗子一个个都野蛮得紧,若是不小心犯了他们的忌讳,怕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

小桂谑道:“如果真是碰上苗子们不讲道理,那我教找条河跳下去,保证他们追不上我。”

杨拾郎狎谑道:“追不上你没关系,他们只要追得上最不擅泅水的宋哥儿,你们可就变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呢!”

小千糗大的杠杠鼻子,憋笑道:“唉!我真的是命中缺水,犯忌呐!所以才学不好游泳的。不过,没关系!听说一般苗子对巫师挺敬畏的,如果我真的不幸落入苗人手中,说不得只好委几手茅山法术吓吓这些苗子,搞得好,也不定他们还会把我当做神人,供起来崇拜有加哩。”

月癸糗谑道:“通常,会被供起起拜的,都是死人,而非神人!你最好想仔细点。”

其他人闻言,不由得齐声哄笑。

经此一阵诙谐打趣,倒也冲散不少依依难舍之情。

史蛟再度提醒道:“路上,你们自己多加小心了,我们会在铁桨门,等候你们的好消息。”

小桂四人直道放心,这才和史蛟等人拱手作别,转进小镇。

此镇不大,是因临江而繁荣。因此,镇上不乏车、仍、店、脚诸般行业。这些行业,多数为龙蛇混杂之属,自然街上来往的行人三教九流俱全,多的是言谈粗旷的人物,黑话术语更是满天飞,到处充斥着野气和狂器。

走在铺有青石板的大街上,小千直犯嘀咕:“这个小镇挺邪门的,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客途道:“这里的人事,看起来就令人觉得非常复杂。我也觉得.如非必要,咱们还是尽早离开,此较妥当些。”

小桂没有异议:“咱们问清楚了方向就走。”

月癸不住四下打量道:“我也不喜欢这个古怪的地方。不过,越是这种龙蛇混杂之处,越容易找到乞丐才对!”

她正说着,迎面既来了个仅十岁的小丐儿。

月癸大方拦了上去,那个小乞丐先是略带疑狐的打量着,待他看清月癸手中的打狗棒和背上那只麻布包袱时,意外的大叫:“我的天爷,你怎么跑来这里?快跟我回去吧!”

说着,这个小乞丐侧步上前,伸出右手似要去拉月癸,却以身子挡住旁人视线,飞快的回指,朝月癸比了个手势。

月癸会意笑道:“家里有谁在?我还赶着和朋友出去玩哩!”

“玩什么玩,回家再说!”小乞丐如她扮个鬼脸,拉着她就跑。

小桂他们正党得奇怪,月癸已略略失笑的前三人招手道:“快来!我被自己人绑架了。”

小桂领悟道:“他们刚才在说咱话!走吧!有人请咱们做客,不去不好意思。”

三人用即加快脚步,跟上月癸他们。

那个小乞丐拉着月癸左弯右转,经过一条偏僻无人的长巷,钻进一家大杂院。

他刚踏进大杂院门内,已然大声嚷嚷:“少帮主到,洪江分保所属弟兄快出来接驾!”

随着他的叫嚷,大杂院里面已有人声回动。

小桂他们随后则入,不禁好奇道:“怎么公开嚷嚷,不说暗语了?”

小乞丐理所当然道:“现在是在咱们丐帮的地盘上,自然不用暗语呢!”

月癸呵笑解释:“凡是本帮所属的眷属,年龄在十岁以下的幼齿,按规定是不发给包袱的。但是,为了与寻常的乞儿有别,我们自有一套办识的手势和沟通暗语,以免泄因身份。当然,这主要是针对小孩好玩的天性所设计的制度。”

小桂眨眨眼:“这个制度,大概又是由你所创的吧?”

月癸笑道:“这一次你猜错了,这个制度二十几年前就有了,是师公的杰作。”

这时,大杂院内已涌出二、三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小孩就占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这些小乞巧一看见月癸,早已欢喜着蜂涌而上,缠住月癸少帮生长、少帮主短,一派天真之情,随之洋溢。

这些小乞丐如此忘情的叫笑不休,搞得后面的大人们想要正式参见都有些困难,只有一个劲儿苦笑不已。

最后,一名年约四旬,身材瘦长,相貌平凡的中年乞丐不得不出声喝停,这些小乞丐们方始吐舌眨眼的安份下来。

中年乞丐急忙上前,躬身道:“洪江分航找主,一竿横天桑瑜,率分舵弟兄见过少帮主。不知少帮主今日来此,有失远迎,尚清少帮主见谅。”

月癸摆手笑道:“桑舵主免礼,众家兄弟免礼,我都不知还自己今天会抵达此地,他们又如何等着接我?没有出迎是正常。桑舵主,你就甭客气了,我们此来,主要是来向你打呼路况的。”

她激扬一下,转口好奇问;“这个洪江分舵我坯是第一次来,为什么这里小兵特别多?”

桑瑜笑道:“这是由于洪江镇情况特殊,帮中在此所设分舵,乃为隐伏性堂口。故而,来派驻此的弟兄,必定为家族成员,以便掩外人耳目,所以小孩从自然就比较多些。”

月癸恍然,直道了解。这才又导入正题,寻问由此进入苗区,如何走法最快?

桑瑜遣散了小孩和其他丐帮所属,与小桂等人就在天并处蹲下身来,就地画起地图,为四人解说左近地势和通向苗岭方向之路。

小桂他们这才明白,其实此地距离苗岭,竟然还有百十来里的路程,赶得快些,最少也得两头见日,才能进入山区。

待掠过苗岭之后,才算是开始进入苗疆地域。

打探清楚路线之后,小桂婉拒了桑瑜留宿之极,与月癸等人告辞而去。

桑瑜亲自将四人送出了长巷,方始返回大杂院。

想起适才被众娃娃兵拥族的盛况,月癸忍不住咯咯笑道:“以前我觉得和小孩一起玩,应该是挺有趣的一件事。但是,直对今天我才了解,原来被一群小鬼所纠缠,其实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

客选打趣道:“你和小鬼已经到约了大半年,怎么还不明白,小鬼即是麻烦的代名词?一个小鬼就够让人头涌的,何况是一群?”

“少来!”小桂抗议道:“别把我这个小见和那些小鬼混为一谈,我这么识相的人,怎么可能去纠缠别人?咬憨呀啦!”

小千道:“你不是不会纠缠,只是时候未到,还不懂得何谓纠缠!”

“什么话?”小桂瞪眼道:“难道我这种人,还有可能成无赖或登徒子?”

月癸顺理成章道:“人当然不可能变,因为你现在已经是了。”

小桂正要对此有大加驳斥,走在他身边的小千忽然“哎晴!“一声,抚着胸口往前栽倒。

他本能的伸手抱住小千,忙问:“怎么回事?”

小千倒在他怀中,脸色惨白,冷汗涔涔,却是咬牙切齿道:“找麻烦的来了!扶我坐下,我非得给对方一教训不可!”

小桂将小千缓缓扶坐地面,客途沉稳道:“需要我们怎么帮忙?”

这时,小千脸色已略见缓和,他环自四顾,发现自己等人正经过一座水塘前面;而这水塘左右仅为青竹环绕,唯一空旷的正对面,有一微微城起宛似坟头的圆丘。

小千冷然一笑,自乾坤袋中取出二道纸符,交给小桂。

“你有机会表现自己的水功了!”他对小桂道:“水塘若有任何东西出现,你尽管将这两道符,往它们头上贴就对了!”

小桂接过纸符,直道看我的!

小千接着拿下额朝对面点了点:“瞧见对面那座坟似的土丘没有?那是假的。施法的人就是躲在那里面,向我动手脚!我还不确定他是否有同伙,所以等我被他的法时,你们帮我留心竹林里,有无动静。不过,除了小桂下水水捉妖之外,客途和月癸你们俩,千万别轻易妄动,以免误中邪法。”

客途和月癸连忙点头,表示明白。

小千盘膝坐定之后,双目微阁,开始喃喃念咒语,他的双手亦循着咒语指东画西,打起手印。

片刻光景,那一池平静的水塘,忽然似沸腾了般,滚荡起来。

塘中波浪越掀越猛,颇有卷袭上岸之势。

小千丝毫不为所动的依旧盘膝端坐,结印颂咒。小桂他们微感紧张的盯着无风起浪的粼粼水面。

忽然——

那滚腾的水面无端打起漩涡,咻咻有声。

蓦地,漩涡之中射出二条黑影。

小桂断喝一声,手持纸符,技空掠起,迎向自水中出的黑影。

人在空中,瞥目之下,这小鬼已看清楚自水塘中突现的怪物,竟然和人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身才较矮,仅高一尺六、七,发长乃地,双目血红,全身长着短毛!

这两个怪物看见小桂飞扑而至,红色的眼睛眨个不停,口中发出阵阵咳吱!叫声,倏地,它们将口一张,两股儿臂粗的水柱自怪物口中射出,冲向半空之中的小桂!

小桂嘿地开声吐气,凭虚的身形有如钟摆,倏乎左右闪移,避开水柱。

他身形再旋,便生生掠向左侧水怪钓头顶,深省一拍,纸符随着“啪!”然一记响头,正中水怪头额。

中符的那个水怪发出一声尖锐的歧叫,浑身升起一阵水雾,刹时蒸发的无影无踪。

另一个水怪见状,惊煌的吱吱乱叫,头一栽,便扎入水中逃逸。

“哪里逃!”小桂身形急泄,跟着水怪坠向依然打着游涡的水面,溅起大片水花。

水中——

小桂被漩流带得打了个踉跄,他立即用上史蛟传授的诀窍,划臂脱出漩涡的范围。

瞥目之下,他很快便找到潜逃的水怪,当下,拨掌踢腿,人如愿枪,飞快追向水怪。

水怪入水,身形自是滑溜无比,左冲右闪,躲避卸尾追至的小桂。

小桂在心中暗驾一句:“他妈的!我若逮不住你,这阵子的水功,岂不是白学了!”

心中想着,这小鬼身形修扭,人如游鱼,迂回折转,自斜倒包抄水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水塘斗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