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31章 苗疆施法

作者:李凉

饶是这些如狼似虎的条条大汉凶狠惯了,恶霸极了,如今亲眼看着一个个的大活人在熊熊毒火里,或者挣扎扑滚,或者翻爬蜷颤,耳中听着火炙人肉的嗤嗤之声,鼻里闻着中人慾呕的焦尸气息,没有人不感到恐惧震骇的,没有人还有勇气耍狠卖凶。

因为,他们直到此刻才真正见到,另一种较刀起魂断,血溅十步更为残酷百倍的死亡方式!

正与客途动手的元香魁惊怒的无比复加,口中疯狂嘶吼道:“冷若冰,臭乞儿,你好狠的心,好毒辣的手段呀!”

他几番冲突,想会下客途前去截击月癸。

但是——

客途威猛刚烈的攻势,有大半冲着这位龙虎会的大阿哥而发,因此,元香魁固然愤恨,却也走脱不开,空自气炸心肺。

客途冷冷道:“大当家的!你既有本事率众想要夺宝残命,就得有勇气接受任何后果。”

元香魁发须惧张,嗔目咆哮的加快速度,想要摆平客途,再去整治月癸。奈何,客途可不是易与之辈,亦非省油的灯呐!

元香魁就算有四名凶悍狡猛的手下助拳,若想打败客途,恐怕得加把劲,不止一把而已。

那边——

小千一边与三名凶悍如虎的龙虎七环所属狠拼,一面在心里暗自嘴咕:“乖乖!这颗辣子不爆则已,一旦狠爆起来,心肠可不比小鬼悲慈多少呐!她果然有烈火神君性烈如火的遗传,难怪四师伯要帮她取个既阴且柔的月癸为字。如果不如此加以平衡、天知道这丫头会狠成什么样子?”

月癸经此一阵毫不留情的猛轰狂炸、震惊场面之后,倒也未曾继续痛下煞手,只是以无情竹和那些斗志全失的龙虎会之属周旋而已。

正与小桂较手的冷刚,骤然爆起,狠劈数十掌。

小桂嗤地一笑:“兄弟,真正的斩掌,使出来至少得有我这种火候。注意看着了!”

说着,他旋身而动,双掌如刃,蓦地抡扬飞抛.刹时,无数幻成飞刃一般的掌影,有如火山爆发似的猛然迸溅蓬射!

一声闷吭,手舞鬼头刀的齐百岳已经打着转子旋出,一溜血珠子,随着他旋转之势飞抛入空。

只这一下,这位龙虎台的三阿哥,已被小桂在身上开了三道血口,每道均有寸许宽,半寸深,切口平滑,有如利刃所伤。

另外,邪鼠吴非也在吼叫声中,怆惶惊退。

他头顶上发髻,竟被小桂一掌削落,虽未受伤,却是顶秃发散,好不狼狈。

然而,小桂掌势虽狠,冷刚却也像横了心似的仍按原势扑落!

一阵肉掌接实的劈啦脆响中、冷刚齐肘以下,宛似被利刃所伤,布满纵横血口。但是,四柄蓝汪汪的匕首,不知从何处飞出,爆然射向小桂胸口与小腹!

小桂断叱飞旋,侧身避让,饶是他躲的快,仍被袭向腥侧的那柄匕首擦过腰际,衣碎血溅中,半身立即僵麻!

闪退的他忍不住脚下一软,打了个硠跄。

冷刚却籍着与小桂掌的反弹之力,狠辣扑向月癸那头。

“月癸,小心!”

小桂惊叫甫响,那四柄匕首有如四道蓝色流光猝袭月癸!

月癸方闻小桂示警,已觉有暗器袭至,无情竹立时反带回扫,人亦顺势侧掠。

“叮当”声中,四柄匕首被磕飞,更有一支射中一名龙虎会弟兄。

这人惨叫一声,七孔流血,碰然倒地。

“好毒……”

月癸方自吐出这二字,冷刚漫天扑地的掌势已飞斩而至!

月癸嗔目尖叱一声,手中无情竹以排山倒海之势狂然反扫。

她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因应敌匆促,虽是将冷刚勉强逼退,自己也被互击之力震得脚步浮动,跄踉斜退。

这时——

又有三柄鬼头刀猛地朝她砍到!

月癸手中无情竹猛往地上一点,借力再度飘退三尺,才刚避开鬼头刀的攻击,忽又闻暗器破空之声袭至。

她又偏身,挥棒息拦,当然一震,磕开一柄淬毒匕首,但是另一柄匕首却已“噗”地射中她的后肩!

“月癸!”

小桂惊叫狂吼,撑着半边麻木的身子,倏乎扑向月癸而至!

半空中,冷刚狞笑着再度扬掌,目标是俯跌于地,脸罩黑雾的月癸……

一溜冷电摔起,宛如曳空流星射向半空之中的冷刚!

冷刚甫觉寒光袭对,脑中尚未兴起内躲的念头,只觉心口一阵剧痛,再也提不住气,碰然摔落地面。

在他掉落的同时,他也看到一道如泉狂喷的刺目鲜血,从自己的左胸飞洒而出。

小桂一剑毙敌,人亦瞬间闪到月癸身边。他瞧也不瞧正高扬着鬼头刀,朝自己这边扑来的齐百岳和他的十九名龙虎会所属,径自手指起落如电,连点月癸胸前大穴,同时自怀中取出葯丸,塞入月癸口中。

他这些动作才做完,十几把寒光闪闪的鬼头刀已破空砍到。

小桂表情冷煞已极,重重一哼:“你们该死!”

没有人看到他的出手,只有一抹森冷的光华修然映现,陡然眩花了人眼。

“叮当”细响中对几柄鬼头刀已被冲霄而起的眩目寒光绞成了碎铁。

在齐百岳等人的惊晚倒掠中,无数圆亮的明月自平地突兀浮现,又在浮现的瞬间,蓦然飞射!

于是——

数声嗥叫几乎融为一声!

包括齐百岳在内,急慾置小桂于死地的这一群龙虎会弟兄,没有一个人活着跃出三尺之外!

正朝这头奔来的吴非,睹状之下,登时侵位,骇然额呼:“千月之剑!”

这时,小桂剑已归鞘,正伸着右手仔细为月癸把腕,以确定她中毒深浅。

仍有二、三十名幸存的龙虎会弟兄,围着小桂和月癸二人,但是,他们早已寒透了胆,没有一个敢再上步攻击,只是紧张的握着鬼头刀,遥遥监视着小桂他们的动静。

那边——

小千在月癸受伤后,也不再心存慈悲。

他已亮出了斩妖剑,运劲催动剑上金芒,快斩猛攻的努翻了一名对手,并运得其余二人手忙脚乱,有些难以招架。

他抽空叫道:“小鬼,月癸小姐伤得如何?”

小桂嘘口气道:“还好以前在绝命谷时,她也经常为试毒而服毒,所以体内对剧毒多少有些免疫性,要不,这次就大大的不妙了。”

月癸甚是虚弱道:“我是祸害遗千年……不会那么早死。”

小桂拍拍她,心下稍定道:“不过,这次真的好险!冷刚那匕首上的毒,厉害得连我都要花些时间才能消化,你肯定不会好受。”

“还好啦!”月癸孱弱一笑:“既然已经碰上了,好受、难受总是得硬挺一道。”

小桂深沉一笑:“你先歇会,等师兄他们收拾了对手,就送你回大杂院休息。”

便在这时,又有凄厉长号传出。

小桂望去,只见小千已收抢了另外二个使环的对手,正朝客途那边扑去,协助客途收拾残存的敌人。

小千接过了二名敌人,客途沉声问道:“小辣子情况如何?”

元香魁已然厉笑:“老二匕首上的毒,名为一触落魂,中者无救。你们等着收尸吧!”

“落你妈的头。”小千恼火嗤道:“如果这毒葯其那么厉害,我们小鬼为什么带毒干掉你的二个拜弟?你又何必他妈的自欺欺人。今天,要人收尸的是你这个老匹夫!”

元香魁正待反应相讥,腾娜中,正巧瞧见吴非和一干尚且拉得动腿的龙虎会弟兄,逃走的背影。

他气怒攻心,须眉俱张的狂吼:“吴非——,你这个临阵退缩,背誓叛盟,猪狗不知的东西……”

元香魁痛恨狂怒之下,神思昏聩,理智全失,竟然不顾客途飞劈的掌劲,正如狂涛没汹涌而至,豁然回身,想去追杀那个背叛自己和龙虎会的邪鼠吴非。

激战中,客途出手如电,他正并掌狂挥,掌劲急厉狂猛,瞬息即至。因此,当他发现元香魁竟然昏了头,全无防备的转身地去,想要收势,已是不及,只有匆忙使身,尽力将然涌激荡的掌劲带偏。

但是——

客途固然有心收手,飞撞的劲道却已经抓不回头!

于是——

元香魁毫无所备的身躯,登时有如一根掉入狂涛急流中的稻杆,在呼啸而至的劲流中。不可抑止的翻腾摔滚,眨眼之间,已是血肉模糊的死在地上。

其他二名使环的仁兄,由于客途的即时偏身收手,虽也被浩烈的掌劲震得血拥气涌,跄踉摔滚,但总共是勉强保住了一条命!

客途收手而立,望著元香魁的尸体,微喟一声。

“大哥呀!”

地上那两名龙虎七环的弟兄,悲呛呼号,连摔带爬扑向元香魁的尸首,痛泪如雨。

另外二个正与小千过招的龙虎七环,亦是虎目合泪,但他们的脸上却有更深的愤怒与切齿——针对邪鼠吴非而发的愤怒与切齿!

客途上前一步,沉和道:“小老千,算了吧!放他们走。”

已经完全掌握先机的小千,轻哼一声,金芒倏挥,震退对手,潇洒的飘退七尺,停止攻击。

那二人连退三大步,愕然的对望着客途。

随即,他们听见自己兄弟的号呼转目望去,亦是悲捕的一呼,抛下银环,冲向元香魁的尸体,跪地痛哭。

小千收要斩妖剑,经嘘道:“看来,这条毒龙的做人还算成功。”

客途颔首道:“他的功力相当精湛,本来,我也没打算收拾他。但是,他被那只邪鼠气疯了!他这条老命丢的冤枉。”

那边——

小桂正背着月癸走过来。

他听见客途的话,撇嘴一笑:“生死有命,就是这样了!不过,师兄你好心留下那四位哥儿们的命,那个吴非肯定会由邪鼠变成过街老鼠,往后的日子保证难过的很。而且,随时有丢命的可能!”

客途望着这小鬼背上的月癸,笑问道:“感党怎么样?”

月癸有气无力道:“有人背着走,当然是爽极了!不过,被这小鬼逼着喝他的血,实在觉得呕心。”

客途他们这才注意到,小桂的左腕上已缠真绷带。显然,他是利用自己的血,为月癸解了一触落鬼的剧毒。

小千促谑道:“你只是喝他的血?没有吃他的肉,啃他的骨?那你算是对这小鬼很客气的啦!”

客途环顾眼前这片修罗屠场,叹口气道:“咱们走吧!留在这种地方胡扯,未免太不搭调。”

“值得吗?”小桂目光打一看惨怖狼籍的满地尸体,空虚道:“如此送命,有什么意义?”

四人无奈的摇摇头,抛下触目的凄惨,抛下龙虎七环,断续的硬咽,头也不回的走了……

贵州,苗岭。

山峦起伏着,路面崎岖不已。

今天,气候有些阴沉。

灰黯的天空下,远近仅是一片孤零零的苍茫感觉

远处,一丝如带的溪流,转过一座石山的山脚,任自向不知名的地方流去。

山里,暮霭幽忽,国团荡荡扰着去路,衬着明霞的天际,四周像是有种说不出的沉翳。

经过个把月的晓行夜宿,小桂他们终于踏入这片苗族人所居之地。四人因而入境随俗的上换上一身苗族打扮,沿途受到不少热情宙人的招待。只是,真的进入了苗域,反让小桂生出一种抵达目的地后的空茫感觉。

因为,直到此时,这小鬼尚且没有生意,该往何处寻找传说中的兰涎金盅。所以,这阵子他的心情不太开朗。

加上,今天天气不佳,似乎,更令小桂有森冷沉默的理由。

一整天下来,这小鬼像是和谁赌气似的,没说上几句话。

月癸忍不住哇哇叫道:“君小鬼,是谁欠你几百万没还?你干啥者拉着一张臭脸?我还以为,随着天气同情绪,是女孩子的专利哩!怎么我没受影响!反而是你,阴阳怪气,又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

小桂回过神来,在马背上伸了个大懒腰,吃吃失笑:“我哪有在闹情绪?我不过是在想事情,所以才大半天不说话。”

“真的?”月癸斜睇着他,哼道:“那么,阁下想也想了一整天,到底都想了些什么?”

小桂抿嘴一笑:“我在想,许久没有殷士民老哥的消息了,不知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咱们想找没影没踪的兰述企盎,有如大海捞针。如果请他帮忙,或许会比较有希望。”

“对呀!”小千弹指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昨晚咱们借宿的那户苗子人家不是说,出了这片山区,有一处村寨子有吃有喝,还有地方可下榻。等到了那边。咱们往地歇下,我就召请殷大哥前来相会,托他打探有关兰涎金盅的消息。他是阴界神抵,有其一套不为咱们人类所知的门路,想查寻灵葯下落,自然事半功倍,可比咱们如此瞎闯有指望多了!”

“那咱们还磨菇什么?”客途呵呵一笑:“还不立刻赶一程,早些出山,早些进集子,也好早一点找个地方,让你这个茅山小道,再焰一次!”

“走喔!”

四人一反方才的沉霾之态,吆喝着催促胯下健马加快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苗疆施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