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32章 大团圆

作者:李凉

小桂有些后悔,自己干嘛提议逛远一点?这会儿,害得大伙儿被太阳烤得浑身冒烟,就快变焦了!

“没想到望山跑死马呀!”他唉声一叹:“明明看着那绵延的山岭就在眼前,结果赶了一上午,它依然在天边!”

“泄气了?”小千调侃道:“现在你知道,想要追龙寻脉,也不是件简单的事了吧!除了腿力要好,耐性也要足够才行。”

月癸挥汗道:“早知如此,咱们应该骑马出来,四条腿终究跑得比两条腿快些。”

这条土道的左侧,是一大片起伏不平的荒野,右面是缓缓斜升的浅丘,土丘上长满人膝高,还带着刺的野草。

往前约模百丈开外,斜坡突起,被顶上有片尚称茂密的杂木林。

客途指着那片林子道:“咱们到那边林子里歇歇腿吧!”

“我们举双手赞成!”

其他三人雀跃吃喝样子,逗笑了客途。

四人加快了脚步,朝那被上林子奔去。

就在他们四人刚跃过几块得脚的大石,林中忽然传出一声细微的低呼,像是有人想要呼叫,却立刻遭人捂住嘴巴一般。

四人停下身子,互相对望。

客途叹了口气;“那是个女人的声音。”

月癸加注道:“是一个好像正处于危难下的女人所发出的声音。”

小千啧啧叹道:“这种地方,发出这种声音,就表示麻烦。”

小桂揉着脸颊道:“横竖,咱们都要进林子去,不是吗?麻烦,也只有将就了!”

没有任何预兆,他们四人同时投身入空,迅若隼目,锌然扑入那片尚在十丈开外的密林!

一片晶莹如雨,细似飞蝗的暗器,无声无息却又狠毒至极的朝四人暴射过来!

小桂和客途并列而落,当胸交叉,瞬间猛推,普照大千的光影幻象突现,将林中射来的这一大片精芒悉数反震开去。

月癸和小千身形倏闪,扑进林中,只见十多个身披翻坎肩,腰围花布裙裾的苗人,腰佩弯刀,手持吹箭,径自凶悍的狂呼大叫,似在向二人示威。

他们身后,三个长相艳丽,颇具妾色的苗族汉子,上衫凌乱,秀发蓬散的被反手缚在树上。

三个狗雄一般的苗子,正各自捂住他们的嘴巴。

小桂和客途施施然的踏进林内。

“啧啧……”小桂扰着头道:“为什么像这样的事,不管走到哪里,总是让人碰得到呢?”

客途皱着眉头道:“把人放了,立刻该蛋,你们还可以留着条狗命。否则,杀无赦!”

他冷烈的口气是月癸和小千前所未见,小千脑中记忆一闪,想起客途最根此等恶行。

这样苗人似乎不懂汉语,非但未依客途之言放人,反而尖员厉呼着技出弯刀,朝四人杀来。

客途冷哼一声,踏步上前两拿分飞,“砰”、“砰”连声,已有两条牯牛般的大汉被震得口喷鲜血,仰面倒飞!

小桂等人更不怠慢,晃身迎上,掌出如刃,斥杀这群恶苗。

挟持苗女的那三人口中不知嚷嚷着什么,客途听也不懂,懒得罗嗦,蓦地屈指连弹,“哗剥”激响中。三名苗子的太阳穴上,猛地爆闪一朵朵血花!

直到他们三人倒下,他们自己都还搞不清楚是如何被杀。

只这眨眼的时间,十数条原本生龙活虎的狂野苗子,刹时被四人宰杀一空。

三名苗女似是无限惊惶的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瑟瑟直额。如果她们不是被绑在树上,只怕早已吓瘫在地上了。

小桂他们抬起地上的弯刀,为三名苗女挑断紧缚在身上和手腕的柔韧野藤。她们三人果然双膝一软,依着树干滑坐地面,半天说不出话来。

客途眉头做母问道:“你们听得懂汉语吗?”

其中一名苗女惊悸的直点头。

小桂拍手一笑:“听得懂就好,否则还真是资事。你们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被截来此处?”

那苗女定了定神,依旧有些哆嗦的开口道:“我叫伊娃,她们是我妹子,达玛和美纳,我们住在离这儿不远的桃花源。”

她咽了咽口沫,指着地上的尸体道:“这些人,是野人山的乌鲁族生苗。他们平时很少下山到这里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附近经过。我和妹子们要到前面寨子里,去看亲戚,在半路上遇见他们,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就被他们抓进这座林子里。还好……有你们经过,不然……”

她想到可能发生的事,忍不住以手掩面,颤抖不己。

那个叫达玛的苗女,以半生不熟的汉语道:“刚才……,看见你们是小孩,我想完蛋了!小孩救了我们。可是……你们好凶,比马鲁生苗还凶,一下子,就把他们全部打死了!

“不凶行吗?”小千呵笑道:“你没瞧,生苗个个凶神附体似的,端的不要命。我们如是太软弱,就像你想的一样,救不了你们啦!”

客途温和的道:“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如果走得动,我们可以送你们到前面的寨子。”

一路行来,除了他们四人出来的寨子,并无到处人烟,客途心想,送她们过去,不过是自己等人顺便回头之路,倒是方便。

伊娃却是惶然摇头:“我们不去了!那寨子还好远,得要大半天的时间,才到得了,能不能过你们送我们回桃花源?”

她怯怯的仰起头,又道:“四位哥子救了我们,请你们和我们一起去挑花源,让我们家人可以谢时你们,好不好?”

四人对垒一阵,月癸问道:“桃花源在哪里?很远吗?”

“不远,不远。”达玛热切道:“从这座林子后面下去,走一段路,很快就到。”

客途等人望向小桂,显然是要他决定。

毕竟,今天出门是这小鬼的意思。

小桂耸肩笑笑:“去又何妨,反正咱们闲着也是闲着。”

伊娃姐妹三人这才注出安心的笑容,起身带路,如林子里走去。

临行,伊娃忍不住回头望地下的尸体,机伶伶打了个冷颤,呢喃道:“往后,咱们再也不双打过林子过,死了这么多人在里面,一定会闹鬼的!”

四人闻言,无声一笑,心思:“若真是如此,那我们不知道已经制造了多少会闹鬼的地方哩!”

他们在伊姓姐妹的带领下,沿着林子后面一条不很明显的小径,下了小丘,转到另一条土路上去。

个把时辰之后一座花岗岩石山赫然在焉。

石山之下,一片如海般阔幽邃的桃林,静静耸立。

一条清淡的河流.如带一般,围绕在这片带大的桃林外面。

越过河流,进入桃林,只见桃树立正是结实累累,个个桃儿肥嫩嫣红,一见即知是上等佳品,想必吃来定然也是汁丰肉肥,香甜滑嫩。

瞧着垂涎树上成熟的桃子,小桂他们差点忽略在此批林中,竟然建有屋舍。

那是一栋以花岗岩石所砌成的巨形石匠,占地极广,简直像隐于桃林中的一座坚实城堡。

小桂诧异道:“这是你们的家?”

达玛笑道:“你们想不到吧?其实.只要是这里的人,没有不知道咱们挑花源的,我爹可是一族的尊长哦!”

一直不曾开口的美纳,回到桃花源,非但未见开怀。脸上表情反而显得更加忧郁。

只是——

小桂他们忙于打量那巨大石屋,似乎未曾注意到美纳脸上的神情。

屋内,竟用的大厅中,铺着头尾俱全的虎皮地毡,个屋内气氛显得格外凛然威猛。

一个长方形的烘烤炉池砌在大厅正中,上首位置铺着一块罕见的白色熊皮,显示出酋长尊贵不凡的地位。

伊娃以苗语交待一番,二名苗人连连点头,诚惶诚恐的退了下去。

伊娃招呼道:“你们请坐,我爹马上出来。”

不过片刻,一个圆脸大耳,发须花白,气度雍容,气色却略带病态似青白的六旬老苗人,身着及膝鲜艳长袍,手戴全环,腰缠金丝串玉腰链,颈垂彩光珠圈,在六名身材窕窕,衣著艳丽的妾姬伴随下,缓缓地走了出来。

看看发须做白的老酋长,再看看他身后那些面容娇好,年仅二十上下的妾姬们,小桂等人不得不在心里暗自佩服,这个老苗子的年暮风流。

难怪他的气色,会是如此不佳。

那七名妾姬之中,有一人紧随在老酋长身旁,伸手搀扶着老酋长。她像是身份较为特殊,竟以一袭黑纱蒙住整个面孔,只露出一双澄如秋波的美丽瞳眸。

小桂很自然的对这名神秘女子多瞄了两眼,心中竟奇怪的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党。好像过去,他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一双明眸。

这小鬼不禁心头纳闷的微蹩起眉峰仔细回想自己在何处见过这名女子。看她如此美丽的双眸,令人不难想像,地的容貌必美极。

固然,她的眼底藏有经厉过岁月的沧桑。

这么一双动人的眼眸,如此一个神秘的丽人,小桂若是曾经见过,凭他过目不忘的本事,不应该想不出来曾在何处偶遇……

他深思的盯着面纱后的眼睛,其他人似乎并未注意到他的目光。但是,面纱后的那双眼眸中,忽然漾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像是在告诉小桂:“我知道你在看我。”

小桂已尴尬的撇撇嘴,在老酋长黯哑的招呼下,和其他人一起在炉池旁落坐。

立刻有人迅速的为众人送上一大杯的rǔ茶。

伊娃以苗语和老酋长诉说一阵,老酋长轻咳几声,有些乏力的露出个浅浅的微笑,语声嘶哑道:“各位小哥儿,伊娃刚刚告诉我,她们在路上遇到的事……我非常感谢你们!”

小桂等人正端着来在精致银杯中的rǔ茶,大口大口喝着,闻言忙不迭放下杯子,直道不客气。

小桂若有所思道:“酋长,你好像生病了,是不是?我正好懂一点把脉,诊病的门道,要不要我替你诊治诊治?”

老酋长意外的怔了怔,没有回答。

月癸嘻嘻一笑:“这小鬼看病的功夫,如果说,只是懂一点,那么,全中原的大夫,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要说他们不会看病了!”

老酋长苦笑道:“不敢麻烦这位小哥了,咱们族里的巫医说。我这是恶灵相侵,不是一般的毛病。”

“这可巧了!”小千眨眨眼,吃吃一笑:“我是专治鬼神的灵、魔神相扰这一类邪门毛病的人,要不要让我治治看?”

伊娃咯咯一笑,打岔道:“真的这么巧,你们有人会治病,有人会驱魔?这么说,稍待一会儿,可得请你们替我爹看看才行。现在,你们刚走了那么远路,又被日头晒得热呼呼,还得先喝喝我们桃花源特制rǔ茶,解解渴,歇口气再说。”“就是嘛!”达玛接口笑道:“哪有客人才刚来,就要客人麻烦的事。你们先喝茶!”

在旁伺候的苗人早已又将小桂他们银杯加满。小桂等人确实也热得慌、渴得紧,二话不说,一人又是一大杯rǔ茶“咕噜”下肚。

偎着老酋长而坐的美妾,一直低垂着头,默默无语。

四人杯子刚放下,立刻又被添满。

仿佛生恐小桂他们少喝一口,就会干的、渴死似的。

四人不禁被如此奇怪的待客之道,搞得有些啼笑皆非,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得再端起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缀着。

如此拖拉一阵,小桂觉得时间已经长得足够用来做“休息够了”的藉口,这才放下银杯,笑道:“咱们没人说,救病如救火,我们也休息得差不多了,还是先替老酋长治病驱邪比较重要。”

小千跟着放下银杯,呵呵笑道:“我先来好了!”

他呼地站起身子.突然觉得混身力道尽泄,竟又噗通一下,软叭叭的摔坐回地面!

客途反应迅捷无比,银杯一扬,砸向老酋长,但是,同样的他再也无力继续任何动作!

蒙着面纱的美妇皓腕微始,轻易接住客途全力一掷的银杯,将之轻巧的放下。

小桂按住身旁亦要发作的月癸,出人意料的吃吃笑了起来:“看来,这是一个极其精心的圈套。而我们,嗯!如诸位所愿,已经着了道。”

伊娃和达玛原本在客途动手之际,机警的闪退开去。

此刻——

确定小桂他们已无力动弹,才又咯咯娇笑着,走近过来,

月癸怒火中烧的喝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费惩大的心思,牺牲十数条人命来暗算我们?”

伊娃娇俏道:“我们的组织,四位少爷一定不陌生。巴彤神教,问候风神四少了!”

“巴彤神教?”

小桂叹口气道:“我本来期望你们不是。”

小千征然苦笑道:“过去,从未听说过,巴彤神教之中竟有女性杀手。你们该不会巴彤神教为了对付我们,特别约聘的吧!”

达玛以软柔柔的流畅宁波腔,娇笑道:“你们行情还没高到那地步!江湖上之所以不知道咱们教内有吉祥天女,是因为天女下手,不留活口。死人,是最懂得保密的,小道士,你说是不?”

客途沉稳道:“你们扮苗女,确实入木三分。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大团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