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04章 赌场显身手

作者:李凉

小千呛得满口沙灰,呸声道:“我的妈呀!这是怎么回事?”

他走神一瞧,乖乖,眼前那座破庙竟然已被夷为平地。

而小桂昏迷不醒的瘫倒干地。

客途忙不迭晃身射向小桂,仔细持他检查一番。

小千随后掠近.三分关心,七分好奇的探问道:“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客途径自伸出右掌,抵向小挂心窝,以内力帮他运功疗伤,一边关道:“没事,这小鬼只是耗力过度,有些虚脱。”

小千看得目瞪口呆,傻了半天方始吹了声长长的口哨,啧舌道:“乖乖!你居然可以一面替人运功疗伤,一面开口说话!那你的功力岂不……”

“平常得很,到目前为上,尚未超过一甲子。”

“怪物!”小千骇然摇头道:“看作出不过十七、八岁小纪.你是怎么练出这般高强的功力?”

客途认真的想了想,老实说:“应该是我师父的功劳,大概是他所传的心法,比较特殊的原故。”

小千苦笑道:“说实在的,茅山一派在江湖上虽然名气不小,也已挤入堂堂十大门派之一,不过,跟你们这一比,好像就稍为差了一点点。”

“真的吗””客途耸肩笑道:“我和小鬼才刚下山没多久,还不很清楚自己的本事算不算好!”

说完,他也收回抵着小桂胸前的右掌。

小千见小桂尚未清醒,不由得问道:“这小鬼真的设事?怎么还没醒?”

客途轻笑道:“我已经带动他体内的真气,让他自动循环运转。只要小鬼体内真气运行过十二大周天,他就会醒过来。”

小千点点头,坐回地上,问道:“刚才究竟怎么了?真的是这小鬼发功将这座破庙给拆了?”

客途颔首道:“没错!”

小千骇然咋舌道:“乖乖!这小鬼的功力真的如此惊人?”

客途呵呵轻笑道:“其实,你只要想想小桂的身世背景,自然不会对他拥有如此惊人的威力感到惊讶。”

他看着依旧昏迷的小桂,回忆道:“我还记得师父带他回来的那个黄昏,不过才三岁多一点的他,却因为身中奇毒,命在旦夕,而他体内的毒,居然连我师父都解不了。你要知道,凭我师父当时的医术,虽然还不敢说到了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奇境地,但是,天底下却已经少有我师父亲何不了的奇毒杂症。所以你就应该能猜得到他体内的毒有多厉害了吧!可是,小桂居然中毒近旬左右还没断气,这岂不是奇迹。

后来,经我师父仔细诊察的结果,发现他已打通了奇经八脉,所以才保住了一条小命。”

小千吹了声长长的口哨:“才三岁就已经打通奇经八脉,难怪这么厉害。”

“不仅如此。”客途接着笑道:“根据隐医爷爷的说法……”

小千插口问道:“隐医爷爷又是何人?”

客途说明道:“他算是我们的邻居,我和小桂跟着师父住在黄山莲花峰上修练,而隐医爷爷就住在玉屏峰鼎谷的青龙轩。他姓江,名水寒,听说几十年前是在大内当御医,这次我初小桂下山,就是为了他的缘故。”

“江水寒?”小千皱着眉头,思索半天,茫然道:“没听说这号人物,他大概不是江湖中人。算了,不管他!你刚说,根据这位隐医江老人的说法怎样?”

客途笑道:“根据江爷爷的说法,小桂应该是在母体内,也就是在他母亲怀着他时,就已经被刻意的滋补培育了。所以他一出生,体质便已优于寻常婴儿,再加上不到三岁便已被人以金针易脉的方法,打通奇经八脉,一旦修成上乘的内功心法,其成就简直不可预计。”

小千忍不住咯咯失笑道:“原来他是个被人刻意培养的落难宝宝。”

客途点点头,又道:“不过,小桂虽然先天、后天的条件都异常优越,但是像刚才的情况,那是因为小桂受到太强烈的刺激。精神上不堪负荷,他为了逃避内心的痛苦,潜意识的封闭使自己所有的感觉,让心灵变成一片空白,因此才能由无知觉的状态下,将蕴藏于体内源源不绝的真力,悉数爆发出来。

这种情形,只有在他三岁时,当江爷爷治好他所中之毒,他醒来之后,忆起目睹祖父母被杀的惨状,发生过一次。

若是平常时,由于我们对师父所传的心法尚未完全参透,所以小桂能运用的功力,仍然有限。”

“不会呀!”小千反驳道:“我看他在对付风雷门的关老驼子时,他的剑法也是一级棒的嘛!”

客途舔舔嘴chún道:“哦!那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小千好奇的问。

客途娓娓道:“那是因为,小桂在被我师父救起时,除了颈上的一块金锁片,只有在地贴身的肚兜暗袋里.藏着一份腊封的君家剑法秘决。他对这二样东西特别有兴趣,也特别用心。我师父见他真的有练剑的天份.还特地将君家剑法去芜存精,创演了一套更精堪的月明剑法传给小桂。据我师父说,这套剑法已经超越有无,堪为剑门止境,若是将其口诀全部渗透,身即是剑,剑即是身,则必无敌于天下。”

小千闻言,心里不以为然的暗想:“他们的师父到底是谁?居然敢如此臭屁!”

客途歇口气,才又接道:“其实,小桂目前对月明创法的领悟,也不过才五成左右。他才刚由有招,逐渐步向无招的阶段,功夫还差得远见!”

“还差得远?”小千这下可怔得合不拢口,傻眼道:“那种本事,还叫差得远,那要练到什么程度,才算不错?”

“当然是要练到……”小桂不知何时已转醒,依然躺在地上,病怄怄的开口:“剑即身,身即剑,意生剑至,无坚不摧,才算大功告成。”

客途高兴道:“小鬼,你醒了!身体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小千却是失神的喃喃咕哝;“剑即身、身即剑,念生剑至,无坚不摧……这岂不是成了神话?”

小桂神色疲乏的坐起身子,有气无力的回答客途道;“我没事。刚才一下子耗尽精气神,现在虽然功行圆满,内力充沛,不过身体的虚脱,还没那么快复原,大概还行休息个把时辰,我才有力气活动。”

客途天看天色,道:“差不多也快大亮了,这个多事的夜,可真是漫长!”

“天亮后你们俩有啥打算?”小千顺问道:“是不是要到武林联盟救人?”

小桂疲倦一笑:“救人是一定要救的,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得先办。”

“什么事?”小千好奇的问。

小桂和客途对望一个眼,默契十足的同声嘿笑道:“你知不知道哪里可以赚到路费?”

城内。

又是掌灯时分。

小桂和客途二人头戴羽冠,身着华眼,足登软底快靴,手摇风雅折扇,一副跨纨子弟的打扮,火摇大摆的朝人声鼎沸、灯火通明的北大街逛去。

就在他们俩行经的路线沿途,偶而可见成排的海报文书贴在墙上,图文并茂的指明通缉他们二个“逞凶伤人的恶徒”。

不过老实说,现在就带小桂他门故意站在海报文书前面,也没有人会当他们二人是通缉犯。因为,以他们现下的装扮,实在很难让人相信缉捕通告上写的。面的会是眼前这两位公子哥儿。

北大街,能在入夜后如此热闹,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这个城里最有名烟馆赌坊和“养鸡户”(妓院),全都集中在这条大街上。所以,太阳才刚刚下山没多久呐,一些不甘寂寞的人儿,也不管祭过五脏庙与否,全都像苍蝇见了蜜糖似的涌向这条街。

客途一边摇着不挺顺手的扇子,一面前咕道;“那个小老千,真是不够朋友,一听说咱们决定去找武林联盟的山门,居然忙着和咱们划清界限,死不肯带路。就连上这赌场,也不愿意陪咱们来,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小桂呵呵笑道;“师兄,其实关于小老千的态度,你只要想想他所说那套‘互相利用’的现实理论,也就没啥好意外的。再说,咱们要到武林联盟救我娘的事,搞得不好,就要流血拼命,他不愿意去才好,毕竟我们跟他也不过是‘露水姻缘’,彼此认识只有一个晚上,如果有个什么万一,咱们岂不是太对不起他?”客途扑味失笑道:“什么跟什么?你居然连露水姻缘都用得上,真是有够乱七八糟!”

“此姻非彼姻……”小桂黠渲眼笑道:“是你自己思想不纯洁,才会想入非非,谁乱七八糟来着?”

客途呼声哭弄笑道:“是!你最乖,你纯洁,每次闯祸害我跟着倒霉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他刷地收扇,遥点行不远处贴有通缉令的砖墙。

小桂扮个鬼脸,闷声笑道:“我早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嘛!只是事情碰上我,通常会变成麻烦,我又有什么办法。”

这时,他们正走近一座悬着“大发赌坊”招牌的三层华楼。

客途瞄了一眼高高挑起的大红灯笼,语重心长道:“小鬼,你师兄我,诚心的希望,咱们今时能顺顺利利的过个平安夜,赚足路费,好早日上九宫山的武林联盟,去救回你娘,所以,拜托你千万安份一点,可以吗?”

小桂憋住笑意,以手抚心,尽量以最严肃的表情誓言道:“亲爱的师兄,你的希望一向就是我的理想,我必定全力以赴,以期将之实现!”

客途嘿嘿笑道:“我最怕听到你说这种话!就我印象所及,只要你摆出这德性说话,师兄我就得准备着帮你收拾烂摊子了!”

“安啦!”小桂以扇面拍拍客途胸口,嘻嘻笑道:“我答应你,今晚一定做个乖宝宝就是。我也想尽早上路去救我娘的啦!”

进门之后,小桂他们二人迎面所见,竟是布置得富丽堂皇的花阁水谢和珍木奇石,更有打扮的妖治艳丽的莺莺燕燕穿梭其间。让人猛一见着,还以为自己逛错了地方,跑进了此街有名的春宵阁,而不是踏进散财的赌坊里。

小桂他们在一名穿着黑色劲装,被黑色头巾,打黑绑腿,登黑皮软靴,混身上下都是凶神恶煞般,连那一脸横肉也是黝黑得发亮,偏又硬装出满面谦恭媚地虚伪假笑的人汉接引之下,踏着白云石铺成的小径,穿过消魂窟似的庭院,终于进到赌场的中心——一座分开摆列着各式赌具,如牌九、单双、骰子。押宝、麻将等等玩意儿的大厅。

才刚踏入大厅,阵阵汗臭夹着脂粉香,莺声燕语和着呼虎喝雉的喧腾音浪扑面而来。

小桂和客途被如此的乌烟瘴气和穿脑噪音,轰炸得只想起身就走。但是,为了更现实的经济问题,二人也只有无奈的相对苦笑一声,硬起头皮往大厅里闯。

他们俩进了大厅,先是漫天目的的东转转,西看看。只见任何一种赌具前,全都围满了人,有的在赌,有的在看;但不管是赌的人或是看的人,表情全都一样的兴奋和紧张。

尽管每一张赌台的形状不一,设备各异,相同的是这些台子后面,都有一个主事的“师傅”,三名下手,另加几个也是混身通黑,腰间鼓起,一见即知带着家伙的“把台脚”壮汉。

至于场中的客人,有那种和小桂他们打扮类似的跨纨子弟,有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儿,有满脑肥肠的大腹商贾,有衣履光鲜和举止粗俗的暴发大户,也有三山五岳、横眉竖目的江湖大爷。

依偎在这些奉金爷们身旁的,除了一些形态轻挑的娇媚女子,更有些男女不分,扭捏作态的“相公”和“童鲜”穿梭往来,打情骂俏;越发令这大厅里的气氛婬秽放浪得令人作呕。

在这座大厅入口的左侧,有楼梯通上二楼。搂梯口处,也有黑衣的大汉门神一般的柱在两边看守着。显然,能上这楼梯去赌的客人,身份地位约模都是高人一等的特殊分身。

小桂他们逛了半天,终于拿着小千慷慨奉献的十两赌本,挤到押单双的赌台前坐定,专心一意,心无穷骛的“赚”起钱来。

也不知道是小桂他们的运气好,或者是这两个刚刚搅入江湖混水的半大娃儿们,真有点赌博的门道,不过个把时辰的光景,他们俩已由十两的本钱,赚进近万两的收入。

虽然,小桂他们懂得“大赢小输”的发财之道,在台面上并未引起太惹眼的注目。但是,以他们二人不大的年龄,偏偏施展如此老练的赌窟生财之道,却早已让负责“把台脚”的兄弟,对他们留上了心。

小桂暗自信算了一下今晚的收税,觉得也差不多够自己师兄俩开销好一阵子,便对客途道;“师兄,我累了,咱们回去吧!”

客途早就被这种荒婬怪诞、放浪喧嚣的场合轰得头昏脑胀,太阳穴隐隐作痛,巴不得能早走早好。闻言,自是二话不说,抓起银票和银锭,逃难也似的挤出人墙,和小桂一起离开大厅,朝赌坊门口大步行会。

他们俩先前坐的位置,早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赌场显身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