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05章 小老千诉衷肠

作者:李凉

方才还是热闹非凡的大厅,此时却显得异样的空洞冷清,耀眼的灯光明晃晃地照着厅内的一片零乱。沉静里隐伏着森森的肃杀。

蛇眼大汉冷沉沉道:“你们二人究竟是何出身?三番二次的找丁二爷麻烦,究竟受难指使?意慾问为?”

小桂和客途对望了一眼,未言先笑道;“老兄,你没搞错!到底是难找谁的麻烦来着?咱们兄弟俩前天过午才踏进这座县城,为的是找个可以换顿饭的工作做,结果不到黄昏,二人就莫明奇妙的变成通缉犯。昨晚,我们也是规规矩矩的来赌钱,凭着运气和一点点的本事,侥幸赢了点银子,却又三番两次被人围殴加行刺。如果换成是你、你有多大本事能够无动于衷,假装什么事也没有?”

“原来如此。”蛇眼汉子阴险笑道:“这么说,你们是初出洞门的雏儿,误打误撞,自找了一身的麻烦。真是不幸呐!”

他朝站在厅门旁那个五短身材的大脑袋一挥手,大刺刺道:“关门!”

“嘎吱……碰!”地一声,厅门被四名黑衣大汉推动关闭,还落了栓。

客途好脾气一笑:“哟!敢惜这门还是生铁铸的呐!不过,这四周墙壁全都是雕花的镶板隔间而成,这样子能关得住人吗?”

他的话才刚说完,忽然一阵“哗啦……碰略!”的撞响,在那些雕木镶板的内侧,落下一道道的铁栅栏,封闭四周。

客途忍不住失笑道:“我就说嘛!这种黑心肝的赌场,怎么可能没有点像样的装置,瞧瞧!这铁栅栏支支都有儿臂粗,算得上是座牢靠的铁笼啦!”

那个人脑袋凶狠喝道:“臭小人,你们离死不远,还有心情说什么风凉话?”

小桂啧啧嘲弄道:“师兄,这边的人怎么全都是一个样儿?他们真的是很搞不清楚状况也!”

这小鬼一扬眉,藐视以极的接着吆喝道:“喂!大头呆,你搞清楚一点,咱们可是打定主意来砸场子的,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该死的,绝对还轮不到咱们兄弟俩,你懂还不懂!”

大脑袋勃然大怒道;“啊呸!就凭你们这二个鸟娃儿,也想上我们这里来惹事非,踢场子?老子今人若是不能叫你们直的进来,横着出上,我他妈的就不姓刘!”

蛇眼大汉阻止暴跳如雷的大脑袋,冷削道:“废话不用再多说,小鬼报上名来受死!”

“我偏不!”小桂双手环抱,扯皮道:“你以为你是谁呀!叫咱们报名,咱们就非得报名,你他娘的!想得美哟!”

蛇眼大叹瞪着小桂,目光有如毒蛇的舌信,酷寒道:“无知小童,枉费你父母白养了你这么大!进了枉死城,别忘了是‘唤蛇’薛全替你们送的终。上!给我乱刀分了!”

薛全使出一杆中空套连,伸缩如意“环结枪“快若电光的暴刺小桂胸口。

其他黑衣大汉则在薛全最后一字出口的同时,手舞单刀,吆喝如雷,如狼似虎,怡势俱足的分别冲向小桂和客途。

小桂面对刺来的长枪,依然悠闲的吃吃直笑!

他双掌交错,摆出一种诡橘的封门姿式,面对攻势毫不动容,直到长枪临身的刹那,方始变然而动,在掌下拍,右掌长劈,碰然闷响声中,长枪嗡声脱射,大脑袋仁兄却“哇!”地一声惨叫竟被小桂一招震飞,口喷鲜血,倒翻摔出。

蜂拥而上的黑衣打手们犹未惊觉眼前异变,已然迎上晃身切入的小桂。当他们才刚举刀劈斩,小桂一招空手入白刃,轻松夺得一柄单刀,一换刀花,刷刷挥展。刹时,空中现出一圈光弧,光弧乍砚的同时,震人耳膜的金铁交鸣声“叮当”直响!

十几只仍然紧钮着单刀的人手齐空乱飞,血雨溅洒中,凄厉惨痛的哀号扯人心弦的蹿空直起,十数条人高马大的黑衣汉子便血糊狼狈的撞跌成一片。

小桂这边才刚施辣手,客途那里也已传出一连串“唉碰”的掌击人体声音。

冲向客途的那群黑衣人打手,一个个有如抛空的绣球,手舞足蹈和着哀哀嗥叫,炸弹开花般的翻摔落地。

薛全估不到眼前这才胎毛未脱的半大娃子,功夫居然如此扎实,下手更是狠辣,心中不由得暗暗一惊!

他急忙探手解下缠于腰间的兵器链子锥,怪啸一声,凌空飞击空手对敌的客途。

客途骤闻空中传来兵刃划破空气时所产生的咻然锐啸,便知有高手来袭,他双臂大抛,布起一道半圆型的无形劲道,护住自己,同时身形暴旋走位,右手顺势而挥,屈指连弹,指劲破空,发出奇异的“噗噗”声响!

挥刀猛砍的黑衣大汉们单刀急落,却在触及客途布起的劲道时纷纷反弹倒扬,有些人更是被震裂虎口,单刀脱手飞坠。

薛全挥击的链子链,竟也遭到客途凝气成箭的屈指一弹,撞偏准头,噗嗤插入一名黑在大汉的大腿根部。

在这名手下“嗷……”的惨然狂吼中,薛全震撼的收链闪身,骇然脱目惊呼:“穿云指!”

他落地之后,顾不得被自己误中的手下血流如注,而色发白的指问道:“成名于二甲子前,一生未有败迹.被武林两道尊奉为武林状元的水千月老前辈,是你们的什么人。”

客途瞄了小桂一眼,两人会心一笑,心想:“呵!原来咱们师父过去也是个大大的名人呐!这下咱们终于知道了。二甲子前就已经成名?那师父最少也有一、二百岁……哇!好老哦!”

小桂忍不住吃吃失笑;“水千月正是我们的师父。我们的师父就是水千月。不过,他现在年纪大了,不再叫什么武林状元,如今人家都尊称他老人家为不老神仙!”

这小鬼是想起上回和小千初见时,小千说不曾听过不老神仙的名头,自己心里难免有些不是味儿,因此决定这一次有机会,当然得替师父做点宣传,好好打一打广告,以期重新炒热自家师父的知名度。

他却不知道,自己此番张扬,竟导致而后他们师兄弟二人的江湖之行,凶险倍增。

厅内,众黑衣打手虽说全是些上不了大台盘的江湖下九流之属,但显然对那些真真假假的江湖传闻,比什么都要熟悉。

因此,当小桂得意的说出武林状元就是自己的师父时,全场不禁为之哗然轰动。

薛全更是脸色数变,他没想到一个流传了一百多年的“传闻”,一位只存在于人们传说之中不可思议的人物,如今居然在自己面前落了实,而且还跑出二个找自己麻烦的传人来,这种冲击,实在不能说不大。

度过片刻的震撼,薛全终于忍气吞声道:“既然二位是水老的嫡传.那么看在令师等的金面上,大发赌访与二位小兄弟的过节,就此了结。二位小兄弟尽可走人,来呀!开门送客!”

“慢点!慢点!”小桂抛了手中单刀,摆手谑笑道:“薛老大,我刚刚才说你们这标鸟人搞不情状况,你怎么又来!”今天可是我们兄弟主动找上门来算帐,这梁子是你说了结,就能了结的吗?而你居然也敢厚着脸皮,指出我师父的招牌,想跟咱们兄弟俩拉关系、攀亲情,你有没有搞错?”

“就是说嘛!”客途理着衣袖,气定神闲道;“刚刚的臭小子,就算马上变做“小兄弟“,梁子依然是梁子,过节也仍旧是过节。你——腹蛇,薛全——同样还是不可能变成我们的朋友,你们三番两次騒扰咱门兄弟俩的帐,也照常还是得算个清楚!”

薛全脸色一僵,就待翻脸。

小桂旁若无人的咯咯直笑;“这应该是我的台词,怎么让你先说了?”

客途满脸敦厚的摊手一笑:“你师兄我认识你这小鬼一辈子啦,我还会不清楚你心里想些什么?”

他们二人这般目中无人的闲话家常,实在不是故意藐视薛全,全是因为习惯使然。

过去,在黄山上那段漫漫岁月,小桂他们师兄弟俩除了师父,和少数难得来访的几位几近于‘地仙’修为的方外隐者,从未和别的人相处过。

因为,他们早已习惯只和彼此做伴的“二人世界”,悦起话来的口气,自然而然不认为有视于第二者存在的必要。

只是如今这种说话的口气态度,当然大大的得罪了讲究面子胜于一切的江湖人士。

薛全怒不可遏的咆哮道:“好!算你们二个有种。既然你们宁愿不做亲家做仇家,本总管就成全你们。你们打算如何解决这梁子,尽管划下道来!”

小桂一见对方居然是如此一副前倔后恭的德性,想也明白,薛全大概是忌讳自己的师父。

他不禁暗想:“咱的师父名气真有这么大?听说,他都已经有几十年不问红尘俗事了,没想到眼前这条衰蛇居然还是如此含糊?”

小桂无视于眼前一触即发的紧张之势,帅气的摆手一笑:“算了!咱们出山前,师父特别交代过,得饶人处已饶人。既然你都已经抬出我师父来拉近乎,我们师兄弟俩也只好不为已甚,就让今晚的游戏到此告一段落吧!师兄,你觉得这个结局可好?”

“我无所收,你高兴就好。”

薛全本是一怒之下,才会脱口而出要小桂他们“划下道来”,这么冲的气话既然出口,一般敌对的双方铁定会以大干一场做了结。

谁知道小桂这小鬼究竟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居然还笑得出来说算了。此时,薛全如果再行挑衅,那可就变得有失风度。这种“失风度”的事,可不是薛全这个在江湖上有名号的人物干得出来的。他如果真做了,将来哪有面子再在道上跟人争长论短?

更何况,薛全若真的拉下脸来硬干,想想刚才人家兄弟俩出手,他这边可也不定能赢。

万一翻脸之后还落个凄惨大败,岂不应了“赔了大人又折兵”那句话,如此一来,他薛全在江湖上可就真的甭再混了!

但是,以现下这种场面而言,薛全明明是涨紫了苦脸,气炸了心肺,咬碎了满口的苏板牙,若要他真的就这么“算了”,那他岂不是得将满肚子的怨恨、气懊一并打包,通通带回家中自己独自一人消受。

短短片刻,薛全的思绪已回转千回。

但是,他越想只有越呕。

“怎么会这样?”薛全闷在心中千诅万咒,空自不甘的暗骂不已:“说什么我蝮蛇薛全也是个以阴险狠棘而出名于江湖的老鸟,今天怎么会被二个毛头小子逼入如此进退难控的局面?可恨呐!”

薛全心里恨着,脸色也一阵青一阵红的变换不定。

小桂和客途二人却搞下情状况的奇怪着,为何薛全半天不吭声?莫非他决定不这么算了,而想继续以武力解决彼此的梁子?

“开门,送客!”

薛全突兀的暴吼一声,一甩衣袖,回身便走得略略上楼离去。

嘴角犹自挂血的大脑袋仁兄,在二名手下的扶持下才勉强地站稳身子,他一听到“送客”二字,显然稍松了口气,忙不迭的挥手要手下挪开那道铁所铸的大门,送瘟神似的隔着老远目送小桂他们离开赌坊。

回到冷清的街上,远远的已有鸡鸣传出!

时已五更交鼓,天色渐露微光。

“好长的一夜!”

小桂和客途不约而同的齐齐长嘘!之后,二人不禁斜眼对望,忍不住同时爆出一阵兴奋自得的哈哈大笑!

“走吧!”迎着初露的晨曦,小桂意气风发的挥手傲笑道:“目标——武林盟,杀呀!”

他们二人脚下同时用劲,身形发电的射向城垣而去。

当然,他们又是翻墙出城了。不过,这一问,他们可没有打算再回这个丰亭县。

就在小桂他们得意离去的同时,大发赌坊隔壁的留香阁顶楼上,窗畔一条人影隐立于帘后,似正在目送着小桂他们二人出城。

留香阁的对面,一家附有宿处的酒坊里,小千衣衫俱整的枕臂躺在床榻上。

“好家伙!原来你们是武林状元水千月的嫡传弟子。”小千脸上含笑的喃喃自语道:“这回我可真是看走眼呐!这二个家伙,呵呵……”

他虽是兀自的咕咕着,但是一双神色养弃的眼睛却自斜姚而起的窗户下,紧盯着对面留香阁顶楼上的神秘人影……

离开丰亭县城一路西行的小桂和客途二人,上午刚刚超过冬意初露,微见簿霜的山区,进入名为“秋浦”的小镇。

秋浦镇虽然没有丰亭县来得大,但因为所在位置临近江边,故而商旅往来频繁,镇内不仅三街六市俱全,到处更可见酒楼饭馆林立,热闹非凡。

许是因为距离江岸不远的关系,小镇上的风势不弱,树树的冷风吹的人们添衣加袄,镇里已是一片入冬时节的景象。

小桂他们二人依旧是一身单薄的青布长衫,走在风中,却丝毫没有寒冷的模样,与他们探身而过的路上行人,不免对不畏风寒的二人投以佩服的一瞥。

小桂望着眼前冬衣加身的行人,不禁信口吟道:“昨日秋风方起,草黄叶落初入眼,今朝醒觉风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小老千诉衷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