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06章 初见僵尸

作者:李凉

先前,小千决定在此歇脚时,便已在门口留下茅山派的暗记,此时,宅于木门碰然一声,被人大力推开。

来人.正是小干那位麻子大师兄,和其他三名师兄弟。

这位麻子师兄打量一眼宅子中的诸般布置,没哼一声,大刺刺的走入宅内,冷笑道:“算你乖巧、懂得提前来候。”

他嘴巴不说,其实心里暗暗惊服小千布阵之老练与周密。小千过人的天份与资质,一直是他又羡又恨,不能平衡的最重要因素。

此时,他见小桂和客途陪同小千前来,忍不住心里暗笑:“不知死活的家伙,一点道行也没有,竟敢来此鬼应看秀,只怕届时自己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他冷冷瞥了小桂他们一眼,小桂回他一个鬼睑,客途依然是温温和和,笑容可掬的向他点头招呼!

想起上回莫明若妙的挫败,这位麻子师兄仍然未能释怀。

他拉长一张麻睑,冷然遭:“小师弟,看你有备而来,想必你已猜到考题为何。殷家古宅内的僵尸虽凶,却从不离开古宅一步,你自己体量着对付,若不行别逞能,速速脱出此地为上策。可别贪功丢了小命,还害师兄我难以向六师叔交待!”

“是!”

小千垂着眼,恭应了一声。

麻子师兄满意一哼,又道:“如此,便说你好运了!吾等在殷家汇十里外的樟木村静候佳音。”

说完,他一挥手,转身离去。

另三人亦随之返身,但其中一名身着宝蓝长衫,长得圆脸大耳,相貌堂堂的弱冠青年,却在其他三名师兄弟步出宅子大门后,迅速回身,在小千手中塞入一物,含笑道声:“自己小心,别太强逞。”

话落,他即掠出门外.追上其他离去之人。

小桂精明道:“这个人是谁?前几天,我们可没见过他。”

“他是我三师兄,叫做古秀玉。”小千摊开手掌望道;“他也是所有师兄里面,对我最好的一个。”

他说话的语调充满感情。

客途好奇探问:“他送了什么给你。让你这般感动?”

小千笑道:“这是家门师伯随身的伏妖宝物——辟邪紫玉。”

小桂和客途倍感兴趣的挤上前,打量小千手中之物。那是一方晶莹剔透,紫光琉璃,大小仅约寸金,上接八卦,中嵌太极的透明紫玉。

小千接着道:“掌门师拍既然命令三师兄送来此玉,以助我收拾们尸,足见师伯已知大师兄故意回我冤枉之事。而且,此玉在此,表示大师伯的人一定也已经到了这附近。既是如此.我有掌门师伯这座大山可靠,那还怕收服不了这段家汇的怪物。”

“难怪你这么用心。”小桂僵笑道:“原来是靠山到了的关系。不过,你也太小看我们哥儿俩了吧!有我们二个已经在场的大活人帮你,难道不比你现尚且不见踪影的掌门师怕可靠?”

“话不是这么说啦!”小千苦笑:“我知道你们二人功力不错,可是收妖伏魔的事,终究不同于和活生生的人类拼斗.所以我难免会有些担心嘛!”

小桂不信邪的撤嘴道:“真有那么不同?”

“等你碰上时就明白了!”小千扮若鬼脸:“反正你若没亲眼见识过,就算我说破嘴,你还是不信。”

小桂呵呵失笑:“也对,反正眼见为凭。我等着看就是了!”

小千略带促狭的笑道:“希望你的胆子够大.否则相见不如不见。”

小桂明眼道:“你是说我会吓昏了?”

小千谑道:“吓昏或许不至于.不过,尿液尿流和无法动弹的样子.倒是最常见的状况。”

客途可可一笑:“莫非你是在说你那些师兄们的糗样?”

“然也!”小千咯咯直笑:“我有好几个师兄在跟着掌门师怕或二师伯.见收妖时经常不是被吓呆了,动弹不得,就是事后裤裆全湿,屎尿齐流,简直是逊毕了!”

“你呢?”小桂不安好心的笑问:“你第一次撞邪时,又有什么反应?”

小千回想道:“我第一次陪师父去收妖.只想到如果法事完毕,师父考问时我若答不上来,下次他就不带我去。所以只忙着仔细记住师父收妖的全部细节。哪还有时间分心会害怕。”

小桂和客途同声哧瘛失笑:“原来你师父的严管初教.比妖怪还让你害怕!”

小千自己也觉得好笑:“说的也是!”

小桂笑道:“所以说,你的成就也算是你师父逼出来的。因此,你道同门师兄忌妒.迫害的命运.你师父得负绝大部份分责任。”

小千一怔,随即辩白道:“话不能这么说.所谓玉不琢不成器。师父也是为我好,是师兄他们心眼太小,才会欺负我.你不能误会我师父……”

小桂着他为了香自己的师父辩解.急得满头大汗,忍不住哈哈大笑!

客途拍拍小千肩头,笑道:“这小鬼使坏,故意拿话迫你,你别理他。你一理他,就上当了!”

小干恍然,忍不住笑骂道:“奶奶的!哪有人这么狡猾的!”

小桂讪谑道:“谁叫你拿我跟你那一标鸟师兄比?跟他们比较,简直是污辱我人格!

“我操!”小千叹服道:“你真能记仇,就这样随便比一下都不行?他们虽然烂,不过也不至于太烂嘛!呵呵……”

连他自己都觉得后面那句话,实在是句谎言,因此忍不住呵呵失笑!

小桂丢给他一个“现在你了解了吧”的白眼,小千只得笑嘻嘻的生受了!

客途道:“依我看,你那些师兄里面,只有刚刚送辟邪紫玉来给你的那个比较正派。其他人……只怕将来不会太有成就。”

他这话算是说得很含蓄,因为在他和小桂眼中,目前所见那些茅山派弟子,实在没有一个上得了大台盘。

“那当然。”小千不以为讲道;“三师兄是我掌门师怕亲传的首徒,也是将来最有可能接住茅山掌门的人选,当然人品出众哄!至于你们所见,我其他那些师兄们,都是我二师伯调教出来的门人。由于我二师伯为人心胸较为窄狭,所以他所调教的弟子,自然气度、品格各方面,都不如掌门师伯所教之人。”

小桂笑道:“这么说,是主流与非主流之别峻!你到底有多少师兄?”

小千细数道:“与我辈分相同的师兄共有七人,其中大师兄、二师兄,五师兄和七师兄都是二师伯的弟子,其他三、四、六师兄都是掌门师伯的嫡传。由于大师兄是二师伯的独子,因此二师伯一直希望将来能由他坐上掌门宝座。不过,接任掌门这种大事,都由我师父那一辈的几位师伯共同议定,并经过本派硕果仅存的师叔祖同意,才能生效。所以,我那大师兄想当掌门,恐怕没那么容易。”

小桂奇道:“你还有师叔祖和师伯?你们茅山派的人可真复杂。”

“还好啦!”小千笑道:“找们茅山上中下三辈,除了我这一辈的八人,师父那一辈原本有六人,但是三师伯、五师伯已死,四师伯失踪多年,加上师叔祖隐居在只有掌门师伯才知道的某个神秘地方,咱们茅山玄前现里也不过只任了十来个。如今,由于我被派出来修业,二师伯的弟子跟出来监督,山上人口就更少了!”

直到此时,小桂和客途总算对茅山一派之传承略有了解。

三人说谑聊聊,时间过得也快,不觉日渐西斜。

外面的风,呼呼地增强,吹得镇上一些破旧的门靡“嘎吱!”“嘎吱!”直响。加以此刻,天色渐暗,令这座素有鬼镇之称的殷家汇,越发地阴森起来。

既然入夜尚得“上工”,小桂他们便趁着天色犹未全暗,匆匆饱餐战饭,只待天色一黑,即刻动身前往殷家古宅,一窥究竟。

路上,小桂问道:“你那个麻子大师兄说,这个殷家古宅里的僵尸虽凶,却从不离开古宅一步,真的是这样子吗?”

“传说是这样。”小千耸肩道:“应该没错吧!若非如此,我想我师父和掌门师伯断不可能放着它四处为害而不管。”

客途好奇道:“一般的僵户都只在固定的地盘内活动吗?

“不一定!”小千道:“虽然僵尸大都有一定的活动地点,温是我就曾跟着师父收拾过几个四处作怪的僵尸。”

小桂呵呵一笑:“原来你已经着经验.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小千白眼道:“这个僵尸出名已久.火候不同。不是容易对付的。”

客途呵呵直笑:“莫非僵尸也和咱们武林中人一样.有的功力高强,不易挫败,有的本事平平,容易收拾?”

“答对了!”小千讪笑道:“你们虽然越来越有概念,再跟我多混几天,你们也可以号称收妖专家.唬一唬外行人.混碗饭吃,而不需辛苦的上赌坊‘赚钱’,还惹的满身騒呢!”

小桂驳回嗤鼻:“这怎么行.我和师兄如果山改行吃这碗饭,那哪还有你往下混的余地,岂不是要换你去喝西北风?像我们如此讲义气的人,绝对不可以做这种不义之事,所以你安心继续混吧!”

“什么?”小千为之窒言,哭笑不得道:“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喽!”

小桂故做正经的摆摆手:“不客气,谁叫咱们是朋友,而我又是如此重义之人。”

“去你的!”小千忍不住踹他一脚,笑骂道:“说的比唱的好听,跟真的一样。”

小桂闪开这一端,扮个鬼脸道:“谁叫你吃我们豆腐在先!”

小千无奈笑道:“你可真是什么都吃,唯独不吃亏啊!”

客途呵呵失笑:“你果然越来越了解这小鬼了,能够认清事实,总是件好事。”

“我怎么会认识这种人?”小千停下脚步,摊开双手,仰天而叹。

小桂故示同情的拍着他肩膀,安慰道:“唉……真是财也、命也、运也,非你所能也!天意如此,你就认了吧!”

这小鬼唱作皆佳,频频摇首,满面真诚慨然之态,逗得小千和客途捧腹不已。

小千忍不住要问客途:“这小鬼时常如此!动不动就发神经?”

客途故意感慨一叹:“这还是最轻微的症状,他若真的发作时,我一定声明我不认识他。”

“我懂了!”小千频频点头:“我会记住你的建议。”

小桂却像不知二人所讨论的主角正是自己,大方道:“师兄认识我一辈子了,你听他的没错。”

小千傻眼道:“他知道我们说的是他吗?”

“他当然知道。”客途含笑回话。

小桂亦愉快的频频颔首,附和客途的证言。

小千更见茫然:“他不介意人家当他是疯子?”

“不介意。”客途笑得更绝。

“哦!”

这下,换成小千变成女二金刚,摸不着头绪的猛搔着后脑。

客途和小桂对望一眼,两人均是眼神带笑。

“我不懂!”小千百思不得莫解,终于宣告投降,不想知道。

客逾呵呵一笑:“小鬼是不是疯子,他自己清楚,你更清除,所以你何必在乎人家如何看他?”

“就是这样?”小千怔道:“这么简单?”

“不强要多难?”小桂讪笑道:“这么简单的事,你都想不懂了.我们哪敢出太难的题目给你想。万一,你想炸了脑袋.变成疯子怎么办?”

“然也!”客途一本正经直点头,眼里却飞扬着捉狭的笑答。

小千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自己被这对师兄弟联手白整了一次冤枉,虽是好气又好笑,偏偏发作不起来。最后,终于和小桂他们同声爆出一阵哄笑,以解尴尬。

原本有些阴森鬼气的夜,经他们三人如此一场大笑,似乎也活泼了不少,不再像先前惩份令人觉得忐忑诡橘。

三人带着一笑之后的默契,轻巧的掠向镇尾,一棵那座殷家古宅。

镇尾西侧。一道早已倾原失修的风火砖仅,目起占地极广的一片宅地。

这片深似挨门的宅地,正是克名远播的殷家古宅。

小桂他们三人来到宅前,不由破败的大门进去,反而民身掠上摇摇慾坠的大门瓦格之上,遥观这座令人闻之丧胆的大宅。

就着流脉的月光,三人清楚的看见这座古老前后共分四排,左右厢房俱全,虽是荒废已久.杂草丛生,却仍能令人轻易想见它昔日辉煌时期,仆人成群,人丁旺盛的光景。

小千掏出八卦罗盘,测算一番,随即向小桂和客途拍拍手,三人一起朝内宅掠进,直抵最后一道月洞门前,小千方始打着手势要小桂他们伏身潜行。

三人经手轻脚的模向洞门旁,决种蔗里探着,只见正中有座呈八角型,高仅有三块砖,青苔满布的怪异枯井。

枯井过去,是一道三级石阶通向内宅正厅。厅外,另有回廊,通向左右两侧之西东厢房。

此时,月色虽是明亮,但厅内阴暗难辨,且森寒阴气奇重无比,便是如小挂和客途这般外行之人,亦深感其内必定隐有古怪明邪之物。

小桂指了指在井中的枯井,默问小千那是做何之用?

小千久观之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初见僵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