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07章 奇宝招祸

作者:李凉

原来僵尸久斗无功,又见月渐偏西,显然时间的流逝将不利于自己,于是乃凶性大发,再也顾不得和小桂斗气,忽然尖啸一声,飞身撞向小桂。

小桂闪身避开.但僵尸动作之快,简直令他措手不及,只一眨眼,僵尸已然又回到自己眼前、正仰起双臂掐自己脖子。

小桂骇然怪叫一声,急中生智,向着僵尸硬绷绷猛朝后仰,摔向地面,险险避开这要命的一掐。

这僵尸虽然一击未中,但身形不变,只是双臂暴长,猛又朝躺在地上无可躲避的小桂抓去。

小桂尖叫惊动客途他们,小千本能答应咬破手指,一口鲜血喷向金钱短剑,急喝声:“去!”

短剑登时化作一抹寸长金光,直射僵尸两眉之间的眉心要害,迫令僵尸不得不退身闪躲,小桂方始逃过一劫。

饶是如此,小挂胸前的衣衫,业已遭僵尸抓裂,只差一线便要被开膛破肚,如此惊险,岂能令小桂不寒心丧胆?

客途因自己一时疏神聊天,竟让小桂身陷危险,甚是自责,是以不顾一切跳出洞门,找那僵尸拼命。

小千一把没拉住他,暗叫:“要糟!”

但是,僵尸却无视于冲向自己的客途、一味认定自地面翻身爬起的小桂,再次飞身扑去!这僵尸厉啸一声,十指指爪登时寸寸断裂,化做手百把利刃,猛然暴射小桂。

“小心!”客途惊叫末歇,加速掠身冲向僵尸,但已无力阻止箭雨般的鬼爪飞射小桂。

身形示稳的小桂骤见惨绿鬼爪如箭的至,范围涵盖周身丈寻方圆,自己根本无处可躲,顿时怒然嗔目,双手结印胸前,瞬息倏翻,威猛推出,口中同时宏亮沉喝:“普照大千!”

刹那之间,小桂身上仿佛突然发出一片金光,这似真似幻的景象乍现即逝,但是僵尸暴射的千截利爪,在射至小桂前二尺左右的距离时,竟似撞上一道无形的墙壁,悉数反弹落地!

原本凶性大发,急慾扑嗤小桂的僵尸,此时,忽然变得有些畏惧小桂,吱吱一阵怪叫,飞扑的身子呼地调头想逃。

它这一调头,正好迎上飞驰而来的客途。

客途惊怒于这鬼物竟敢加害小桂.一向温和的他,此时温和尽失,脸上奇异流露着焕然神光,面相极其庄严。

只这须舆,客途仿佛已幻身成一尊受人敬畏的威猛天神,他冲着迎面飞来的僵尸,宏声一喝:“孽障,还不伏诛!”

僵尸岂会当他是一回事,大袖狂挥,一股奇寒阴风已然挥去。

客途蓦地气纳丹田,张口发出:“牛……阿……牛……”的梵音吟哑,同时一拳笔直威猛捣出。

“轰!”然一响,僵尸所发阴风竟遭客途一拳击散。此时,僵尸虽已略见惊惶,但仍不死心的猛挥鬼爪,抓向客途头顶。

客途忽然双眉倒竖,现出怒目金刚之相,口中梵音不绝。双拳配合着梵吟,忽伸忽缩,有模有式,沉缓而威猛分击僵尸和顶上来爪。

僵尸鬼爪猛抓之下.竟被客途扬起之拳风震折飞脱,僵尸骇然怪叫着收回手臂,当胸却又遭客途隔空的所发之拳力击中,砰然倒摔。

这僵尸虽然仍是一摔倏起,但动作明显的慢了许多,显然客途这一拳已令它吃到苦头。

一旁小千,早已看傻了眼,他实在想不透,就凭“人”的力量,怎么可能伤得了僵尸?如此,自己这一身茅山法术,岂非白学。

想到法术,他才想到自己的金钱剑在刚才解救小桂之危时,被僵尸避开,此刻还钉在门廊前的梁柱上。

所谓“输人不怕阵”,不论客途此时是凭何本事对付僵尸,今夜来此,主角可是自己,说什么也得表现一下茅山道法的厉害才行。

于是,小千集中心神,默念神咒,并指而弹,口中急喝:“法中金龙.直冲九天,听吾号令,扶正驱魔。起!”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钉于梁上的金钱剑立即又化做一道寸长金光,随着他手指所挥,斩向僵尸。这僵尸乍见金光斩来,知道厉害.急忙一跳避了开去,偏偏另一边小桂又逼近过来,令它三面受敌,颇感威胁。僵尸瞪着绿光闪闪的鬼眼,扭头左右观望,似慾寻路而逃,它大概想不到,就凭凶名久著的自己,竟会被三个半大娃娃逼得如此狼狈吧!

这僵尸似也发了狠,咬咬一声揪人心神的尖长鬼啸,猛地朝小千扑去。

小千迅速圈剑回斩,直削僵尸颈脖,岂料僵尸竟然不避,依旧扑来,逼得小千脚下猛蹬,往后倒掠。

小千一股猛劲的朝后退掠,未曾注意身后即是那口八卦井,冲拌之下,哎唷一声,仰面朝井里坐摔下去。

客途正在他左边,见状大吃一惊,急忙扑向井沿,一手抓去,即时拉住小千的脚跟,将他倒提上来。

这时,小千早已吓得脸色发白,直叫命大。另一边——

小千所施之金钱剑,虽然“当”还一声砍中僵尸脖子,居然无功而回,坠落地面。

那僵尸则趁小千落井,客途援救之际,咻然飞身突围而去,进入黑黝黝的内宅之中,登时了无声息。

小桂虽亦掠身追去,但那自宅厅门在僵尸飞入之后,碰地一声,蓦然由内向外闭合,正好将回后赶入的小桂被门板给撞了出来。

小桂这下正撞大板,人如蛤蟆仰翻摔回天井之中。屁股首先着地,痛得他哇哇大叫!

“死僵尸,臭僵尸,居然耍诈陷害人!”小桂一面揉着尊臀,一边万分不甘的嚷嚷直骂。但是僵尸一如宅内,立刻加石沉大海般,无声无息,

小桂叫嚷方歇,四周立即隐入一片沉寂古宅的气氛,登时变得更加诡异。

惊魂未定的小千拾回自己的金钱剑,反覆打量,一面嘀咕道:“奇怪!这剑明明砍中!”

小桂道:“它的脖子上有一个钢圈,所以没有受伤。”

“原来如此。”小千恍技大悟:“我还以为是自己法术失灵哩!吓我一跳。”

小桂道:“你的剑削裂了它的衣领,那钢圈在月光下闪了一闪,我才注意到。”

“难怪它敢跟我硬拼!”小千恨恨道:“下回我不砍它脖子,改劈它脑袋,我看它有没有本事戴顶安全帽来挡?”

客途闻言一笑,问道:“现在僵尸跑了,你的修业考核算不算通过了?接下来,咱们又该做什么?”

小千和小桂二人对望一眼,心有灵犀道:“追!”

客途苦笑道:“我早知记你们会这么说,可是,古有明训‘穷寇莫追!’这道理你们难道不明白?”

“可是这是僵尸,不是穷寇,所以非追不可。”小桂不以为然的反驳。

客途瞪他一同:“我看,你是因为仗着自己的怫门心法能克得了那僵尸,所以才想自找麻烦,是也不是?”

“然也!”小桂大大方方的承认:“咱们现在已经见识过何谓‘僵尸’了,知道它虽然有点可怕、不过也不是非常可怕,既然有本事吃定它,当然得趁胜追击。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此乃千古不变的兵家秘法,更何况,谁叫它刚才临走还整了我和小老千一场冤枉,公道岂能不讨回来?”

小千咯咯在笑:“你这小鬼真现实,不过说得很实在,很好,我喜欢!”

客途笑道:“我实在替刚刚那个僵尸感到可怜,明明是咱们主动上门挑衅,被整了冤枉也算自作自受,可是忙往还要找它讨回‘公道’?莫非它就活该被騒扰?它又得向谁去讨公道?”

小千扮个鬼脸:“你难道不明白?‘鸭霸’乃人类之天性。欺善怕恶,则是人之劣根;否则、怎么会有‘最残酷之动物.人也!’这种说法。”

小桂失笑:“拜托你别把万物之灵的自己,抹黑得如此彻底好不好!其实,说实在的,我想追那僵尸也不是真的非找它麻烦不可,我只是对那间阴森森的屋子有点好奇而已。反正,既然咱们都已经来了,僵尸逗也逗乐了。何不再进去四处看看,也好多增加些见闻。免得将来说咱们,都已经到了鬼屋门口.却没进去探一探鬼屋.岂非会被议为没胆!”

客途白眼道:“你别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了。简单点讲,反正你就是好奇,非得进鬼屋去满足一下好奇心不可就得了!”

小桂嘻嘻直笑:“所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麻!小老千,你说对不对?”

“别把我扯进去。”小千故意划清界线道:“我和你们不同,我可没有我们那种奇奇怪怪可以克制妖魔鬼物的护体种功……”

他语气一顿,忽然想起心中的疑问:“对了!客途老兄,你刚才那套一边动手,一边鬼叫的拳法叫什么?拿来对付僵尸.好像挺管用的嘛!”

客途笑道:“那是韦驮降魔拳,乃为正宗佛门拳法。相传这套拳法沿自兰若寺,自古就是和尚专闭练来收妖降魔之用。”

小千不住摇头:“今晚我真的是开了眼界.难怪师父记说,道上自有法术之玄,佛家亦有神通之妙。无所谓道高佛低,或是佛高道低;全在于个人修习之精与否了!”

小桂笑道:“你师父就得出这种活,足见是个有见识的能人。”

“那当然。”小千得意道:“师父好不好,看徒弟就知道了。”

小桂憋笑道:“那可不一定,像我师父就常说,收我这个徒弟是上天给他最大的考验。我是为了帮他找麻烦,才会变成他徒弟的。”

“有这么惨吗?”小千嗤嗤失笑:“你到底做了什么事?”

“没有呀!”小桂无辜道:“我只是觉得有时待在山上大无聊,溜出去找附近邻居玩玩而已。”

客途嘿嘿一笑,泄他的气道:“是呀!这个鬼也没有做什么啦,只不过,趁人来打座炼丹,最后丹葯炼进他肚子里,还把人家的屋子不小心烧光了而已!

其他琐琐碎碎惹的祸,就更不用说了。他如果三天没惹事,师父和我就得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才会那么乖。

我告诉你,在黄山上,你只要问向任何一个修真隐土,没有人不知道莲花峰上的君小鬼.外号就叫麻烦!”

小桂干笑道:“我从来没有一次是故意的嘛!每次事情碰到我.好像就会出状况,这也不能怪我呀!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明知道我是麻烦,偏还喜欢我去找他们玩。”

小千早已抱着肚子,笑得直打跌。

客途谑道:“既然你自己明白,只要事情碰上你,就会出状况,你还想去鬼屋吗?你不怕又会出问题?”

“怕什么?”小桂嘿笑道:“就算出问题,倒霉的肯定不会只有找一个。反正既然有人做伴,会死好歹也是一起死,不寂默的啦!”

客途苦笑不已:“每欢我都是这样被拖下水的!小老千,要跟这小鬼一起,你还好要有觉悟才行。”

小千呵呵笑道:“你放心,我从小被人以负着长大,所以别的本事没有,躲麻烦已经成了生存的本能。任何时候,任何情况,只要风向不对.立刻闪人,保证没机会让麻烦沾上我。”

“真的?”客途笑道:“那么改天你得教教我,如何躲这麻烦。我已经被纠缠了一辈子,偶而实在也想清静一下。”

小千故意装着没看小桂满脸抗议的表情,和客途握着手达成协议,口里边道一定,一定!

他们三人虽然嘴里扯着,手也没闲着,早已找来所携之行囊,取出准备好的火把,点燃之后,小心翼翼的踏上石阶,来到门前,心惊肉跳的推门而入……

适才,还令小桂吃了个大闭门羹。尚且摔了个坐股蹲的这扇雕花木门,此时被小千轻轻一碰居然便“伊呀!”而开。

三人你望我,我望你,互相打气壮胆之后,高举着火把,跨入门槛。

大厅在火光的照耀下,不再显得恁般鬼气森森。

从地上厚厚的积尘看来,此屋荒废时日已相当久远。厅内屏风、桌椅甚至灯架等摆设,却依然毫不零乱的摆放在它们应该摆置的地方,仿佛这屋子尚且还有人住着一般。

小桂索性点亮灯架上残存的蜡烛,不一会儿这厅中大放光明。

小千探目四望,轻声道:“看这屋里的摆设,显然此屋主人非仅富有,而且是相当够品味的人呐!”

小桂道:“刚刚那僵尸是书生打扮,大概就是此屋主人吧!”

客途嘀咕道:“这僵尸不知躲在那里,可别让它从背后偷袭了才好。”

其他二人听得心里在发毛,心想:“这可说不定!”于是自觉地采取背靠背的姿态,才敢安心住屋内搜去。

这屋内空房甚多,足见当时此内宅所住人口亦不在少数。

有不少房间里,已将所有的布幔垂帘,甚或蜡烛,悉数换成白色。显然,正值守丧期间。

小桂忍不住道:“看这样子,小老千你刚才说,那八卦井建成之日起,第一个月圆之夜开始,每三天得死一个人的事,大概错不了。”

“废话!”小千嗤道:“你不看看是谁在推算,怎么可能错得了。”

三人顺着屋内长廊而行,渐渐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奇宝招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