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神帮》

第08章 人鬼情缘

作者:李凉

日上中天,时将近午。

小桂他们回到先前布妥大阵,准备当做和僵尸决一死战之最后基地那标废宅中。

望着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这场布置,小千感触万千。他们三人一边啃着自隔镇买来的馒头、卤菜充饥,一面哀声叹气!

原来,稍早天刚亮的时分,他们三人出了殷家古宅,便急着为殷家那一百零七口棺木寻找合适的墓地。

当然,谈到风水,出殡这类“后事”,小桂和客途是无经验,自是顺理成章的交由师出茅山的小千这个“专业人土”来负责办理。

小千很快在里离殷家古宅不远之处,看中一片风水适宜的山地,准备做为殷家墓园。由于殷家汇早成废镇久矣,这偌大一片山地并无人开垦.算是无主之地.只要并不便是该族墓地,土地所有权的取得保证毫无问题。

小桂乐得直笑,只道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可惜,事实不然!

当他们三人赶往三十里之外的隔镇,采用出殡所需之诸般用物时,镇上之人不免好奇,是哪里举丧?竟然一口气需要准备一百零七份用品?

三人自是坦然告知,此乃殷家发葬,所以工程浩大,所需用品与人手均感欠缺,希望当地乡亲父老多多帮忙。

谁知,他们不说还好,还有人前来应聘抬棺、棺墓的工作。一旦公开说明之后,那些已先领过订金的雇工,纷纷跑来退钱,拒绝所接受之工作。

三人道问为何不肯去?

那些人吐着口沫,哼道:“因为殷家受了诅咒呀!有邪祟作怪,去不得,准死无疑呐!这件事已在附近流传了百来年,谁不知道?”

三人直骂鬼扯、荒唐,我们不是好好的?

但是人家不肯去就是不肯去,他们也不能逼着人家去。三人只好雇车,打算将来买好丧葬所需的用品载回殷家汇再说。

岂料,车行老板早已风闻他们三人的来历,知道车子要去骰家汇,说什么也不肯租,因为怕染了秽气不吉利。

最后,小桂火大,索性出高价将车买下来,说他用完之后,宁可将车丢在殷家发烂。

车行老板方始勉强答应,卖了一辆甚是老旧的破车,和一匹干瘪已极的劣马给他们,让他们自己设法将东西载回殷家汇。

他们三人对于镇上居民,如此不合情理的恐惧、迷信,除了无奈的摇头,亦是无能为力。

小桂乐观的认为,该镇因距离殷家汇较近,自然对传说比较信邪,不如换个地方试试,也许别的镇上的人不会如此忌讳殷家汇的鬼事。

干是,三人花了一上午时间,跑遍殷家汇左近,方圆七、八十里地内别处三镇一庄,一小村。结果这些地方居民的反应,和第一个镇上的人完全相同,只要闻听殷家发丧,无论如何重赏,就是没人敢接工作。

最后,三人倒也因为地方跑多了,因而购齐建墓最重要的墓碑,和三大车香烛金箔、纸人纸马等等拜祭之物。否则,殷家汇附近棋是小乡小镇,没事谁会一次囤积惩多的丧事用品等人来采购?

小桂终于不得不叹道:“乡野黎民相信迷信,比相信事实者多,难怪有些事以讹传讹,造成轰动。”

他们三人赶着三辆破车回到镇上,已是日上中午之时,想起得凭自己三人之力,下葬一百零七口棺材,工作量之大,岂能不叫三人哀声叹气,直叫苦也!

这时,客途望着正在拆除厅中阵法的小千,忍不住失笑道:“现在你知道了吧!只是这小鬼招惹上的事,很少不带麻烦的。”

小千垮着脸苦笑:“我只要一想到,咱们三个人得挖一百零七处坟地,也就是每个人最少要挖三十五个坑,每座坑还不得三尺宽、六尺长,我就快疯了!更甭提,每座坟皆得按死者生辰八字之不同,在因定的时辰内,按不同的方位下葬。

还有,墓园外围的砌墙、栽树等等琐碎工作也须完成,否则墓园不出三年就会变成乱葬岗,可就大大不美了!天啊……”

他越想越痛苦,简直要扯着头发大叫:“像我如此精明,如此懂得置身事外的人,怎么会址进这桩麻烦理由?”

客途苦叹道:“本来,我还巴望着你真的能教我远离麻烦之道,如今看来,你跟我一样烂嘛!只要碰上这小鬼,也是没辙啦!”

他们俩不由得同声呼嘘,互道同病相怜的心情,只差没有泪眼相对,否则就更像两名深闺怨妇互吐苦水。

一旁,正依着棺木上所抄来之名单,运起大力金刚指刻着墓碑的小桂,抬眼揪着二人做作的表演,讥笑道:“这里实在不愧是阴脉所忧之地,阴气特旺!也不过才待了一天、半天,马上就有人受到感染,变得像娘们一样。我说二位,你们的定力未免也太差了吧!”

“你懂什么?”客途瞪眼道:“咱们这叫苦中作乐。否则,等待会儿一上工挖坑去时,只怕会累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那时想乐也乐不动了!”小桂望了望地上自己费尽全力才刻成的三块墓碑,再看看已经肿得像肿得像香肠的手指,泄气道:“不用待会儿.现在我就已经乐不起了!”

小千已收妥厅中布阵之物.走近过来,见状怔道:“你干嘛跟自己的手指头过不去?”

小桂白眼道:“不是你说,要用手指刻这墓碑的吗?”

“我……”小千捧腹大笑:“我是这么说,可是没有叫你急着刻呀!这墓碑上还得动点手脚才行,否则如此刻法,你有本事,我还做不到哩!”

“哦?”小桂斜瞄着张狂大笑的小千:“还得动手脚才行?”

“当然!”小千尚且不知大祸临头。

小桂突然飞扑过去,死命掐着他脖子,恶声恶气叫道:“你为什么不早说?还我手指变香肠,可恶!”

小千被掐得呃呃有声,却依然止不住暴笑:“谁叫你不先问我!呃……放手呀!会死人的啦!”

客途好不容易拖开小桂,笑道:“好了啦!你若把他掐死了,没人动那墓碑的手脚的话,连我的手指也会变香肠,这千万使不得。”

当然,小桂虽然懊恼自己手指遭殃,却也不至于想掐死小千,纯碎是在闹着玩,他也只是“苦中作乐”嘛!

所以,经客途这一拉,也就不为已甚的放过小千一马。

小千搓着脖子直叫:“臭小鬼,你好狠呀!居然掐得这么用力,你以为自己是僵尸,想掐死人呀?”

小桂嘻嘻贼笑:“要掐死你也不是现在,师兄刚刚提醒我了,掐死你就没人替墓碑拜动手脚,我又何必现在自己动手掐死你!”

客途呵呵失笑,补充说明道:“请注意他的言外之意,他的意思是说,等你替墓碑动完手脚,他可以拜托殷士民掐死你。”

小桂嘿笑道:“师兄,你明白就好,何必故意揭穿我的企图。”

客途故作庄重道:“师兄我乃大公无私之人,为了维护正义,我有义务提醒刚认识你不久的小老千,注意你随时想要使坏的心眼。”

小千哧哧谑道:“经由认识二位,我终于明白,人类的不要脸,原来是无所不在的意识。”

小桂笑问:“何出此言?”

小千叹笑:“我还以为客途最正经老实了哩!连他都能如此大言不惭的臭屁满天,世上还有谁不会不要脸?”

“正经?”

“老实?”

小桂和客途对望一眼,同时哄笑道:“那是美丽的幻想罢了!”

小千不住点头,佩服道:“能够如此堂而皇之承认的人,的确不是普通人。”

他一顿之后,再往说明:“不是普通不要脸的人!”

他原以为这话说完,小桂他们铁定要和他翻脸。

谁知,小桂和客途非但不以为什,反而拍着他肩头告诉他:“很好,你终于认清事实了。”

小千还真是没见过这种人,过去,他的那些师兄们根本开不起如此玩笑。每次那些师见和他都都输时,就将脸一拉,指责他不敬师长,口出怨言.叫他到戒律坛自请处分。

小千心里虽是不服.暗骂:“开不起玩笑就别开嘛!”但是,仍得乖乖的去自请处分,面壁三天。

久而久之,他根本不再和那些师兄们说笑,免得自找没趣。也因此,同门中人都说他孤僻,不合群。为免麻且不小千对这些批评,构来默默忍受,日久下来,连他自己都相信自己是孤僻,不合群的份子,哪能轻松愉快的享受和人相处之乐。

如今,客途和小桂给他的全新感受.不禁令他深深觉得——有朋友真好!

有三、二个性情相投,懂得幽默、自嘲的朋友,真是人生一大快乐。

“喂!”小桂推推他:“发什么呆?时间不早了.还不帮墓碑动手脚,等到什么时候?今天还有很忙哩!”

“我在发呆?”小千好玩的搔搔后脑,笑道:“我怎么不知道。”

小桂推他道:“就是不知道才刚发呆嘛!知道的话。就是想心事了,这么简单的事都不懂,枉费你的师父养你这么大。”

小千享受着难得愉快的好心情,嘻嘻笑道:“简单的事留给你这种简单的人懂,我这种天才,专门养来仍一些复杂的事,目如……如何替墓碑动手脚啦!”

他自随身的乾坤袋中取出瓶瓶罐罐置于地上。

“呵……”小桂谑道:“有人很臭哦!”

这小桂嘴里虽是如此说,但却满心好奇的挤在小千身边,看小千自地上那些瓶瓶罐罐倒出各种粉末,将之调在一起。

小桂每见小千加一种粉末.便问一声:“那是什么?该用多少?”

小千手里忙着,口里也—一为小桂解答。

不久,小千即已调配出一堆白石般的粉末。

“好了!”他笑道:“将这些化石丹在墓碑上轻轻描上一层,再等片刻,那墓碑表面就会变得如沙一担松软,不管你要写字或画图,保证轻而易举。”

客途好奇道:“写完之后,这墓碑表面如何恢复原来的坚硬?”

“简单!”小千道:“这化石丹遇水,立刻失效。所以写完之后,再用水一淋,墓碑便可恢复坚硬,字迹自然也就定形了。”

他抬头,看见小桂正仰首视天,嘴里响曲咕咕似是在默颂什么。

小千不禁好笑道:“奇怪?你几时也加入我茅山派,学起念咒的法门?”

小桂神秘一笑,叽叽咕咕背诵起来,小千仔细一听,竟是方才自己调配化石丹的成份和用量。

他张口结舌道:“你全记下来了?”

客途同情的望着他:“我没告诉你吗?这小鬼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入耳不忘,对他来说也不是难事。”

小千眨眨眼道:“哇,那我可得注意了!否则,万一我将派中禁传外人的绝技说溜了口,被你学去,岂不得背上数师叛祖的冤枉大罪。”

小桂呵呵笑道:“你要是说漏了什么不该说的.只要通知托一声.我一定将它自闹袋中洗去。”

“真的?”小千不信道:“你的记忆能够如此操纵自如?”

小桂嘿嘿一笑:“你若不信.试试看就知道了,”

“算了!”小千摆摆手道:“我这小鬼还起来往是一回不着实的模样,我如果相信就是笨蛋。想不泄密,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提都甭提,否则就无法守密了!”

“我同意你的说法。”客途温和一笑:“我一向认为,说那种‘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的话,最是无聊。”

小桂笑道:“其实,说那种话的人,目的是希望你帮他传播秘密,你怎么可以不了解他的心情。”

这话说得三人都笑了起来,小千一望日头,已是正午,再也往不得时间,便和小桂、客途一起动手,将化石丹抹在碑上,开始为殷士一族刻写墓碑。

有了化石丹之助,三人运指如飞.不用几刻既已写完一百多块墓碑。

小桂想起自己刚才以大力金则指刻碑的辛苦,直呼手蹄痛得冤枉。

这事又引得客途和小千好好将他嘲弄一番,小桂自我安慰道:“如此方见我的真心,你们尽管笑吧!”

三人忙着将刻妥的墓碑过水洗净,在搬上车,准备一往墓园。

这些工作都是省力不得的事,小桂不禁异想天开,问说何不等入夜再来下葬,如此也好叫殷士民帮忙。

这小鬼想到殷土民那一百多年的“僵尸摄物神动”。放着不用,岂非便宜了他,累死了自己三人。

“你别妄想了!”小千浇他冷水道:“你见时听说有人入夜下葬的?那是犯冲的事,懂不?别说入夜,只要日落黄昏,那是天地交泰,由阳入阴,就已不宜丧事,所以咱们动作得快,得赶在日落前将棺木下葬完毕。至于,墓园周遭的一些零碎工程,赶赶夜工倒是无用。”

“你不早说!”小桂和客途齐声叫道:“现在已是正午,只剩三个时辰的时间,有这么多棺木得葬,咱们还在磨蹭什么?”

小千苦笑道:“早说也没用。我已经算过了,那一百零七位的生辰八字,没有一个能在今日午时之前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人鬼情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风神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