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09章 东海访妖龙

作者:李凉

旧地重游。苗如玉心绪百转千肠,颇难适应。她说道:“还是让我多作心理准备吧,毕竟我仍无法立即坦然面对你爹!”刘吉想想,道:“也好,你就在附近走动,待我先治父亲毒伤再说。”

他早在山下已买了一大袋糯米,扛及此处,已是汗流浃背。

他现在唯一目标即是先把父亲毒伤治好,其他一切好说话。

待苗如玉含笑送行之下,刘吉方自安心踏入齐云堡。

事隔两月,齐云堡更显苍凉,裂墙、破瓦处处,杂草已生、阴风呼呼,虽是午时日正当中,仍觉鬼气森森。刘吉方掠入古堡,己喊话:“爹,我回来啦!您若还在,请回话,我是阿吉呵!”

乍闻“阿吉”突有声音传来,人影一闻,掠出一位大块头男子,他急奔过来。

刘吉见人,惊喜道:“阿喜?怎会是你?”

此人原是刘家忠仆李喜金,几月前因打斗而分散,没想到他仍在齐云堡,难刘吉如此兴奋。

李喜金见及刘吉,呵呵笑道:“你可回来了,等得我好辛苦!”

忽又笑容一敛:“快快快,老爷中毒很深,快不行啦!你带回解葯没有?”

他引着刘吉往内厅一间秘室掠去。

刘吉道:“解葯已带回,就是这一包。”

李喜金征愕:“这么大一包!”

刘吉道:“不是吃的,是用煮的,堡中可有大锅大桶?”

“有啊!炼丹铜鼎不就得了。”

“说的也是,你把我爹扶来,我去生火煮水。”

李喜金立即应是,快奔而去。

刘吉则转往记亿中曾经搜过之炼丹房。

果然在东边秘室找到大铜鼎,二话不说,找来柴火先燃起,再挑水倒入铜鼎中。

工作尚未完成,已见及李喜金扶着衰弱老头行来。他就是刘千知,此时他已是满脸发青,清瘦如骨,往昔风采根本不见。刘吉见状,颇为心疼。

他笑道:“爹,我找到解葯了,你还熬得过去吧?”

刘千知慈祥一笑:“还过得去,多谢你啦,不知解葯是……”

刘吉道:“糯米!”

“糯米?”

不但刘千知,连李喜金皆感意外。

刘吉笑道:“就是糯米,孩儿亦未想及是这玩意,否则岂会花此冤枉路,您快到鼎中,待孩儿把毒蒸吸出来便是。”

刘千知自嘲一笑:“唉,老啦,不中用啦,到头来还是儿子救老子,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刘吉笑道:“放心,凭爹神功,还可风騒个十年八年,孩儿哪能跟您比啊!”

刘千知自嘲淡笑中,已被扶往铜鼎,盘坐下来,刘吉立即扛起麻袋,将糯米倒入鼎中,然后和李喜金合力加柴引火,霎时间火势更炽,铜鼎开始冒烟。

刘千知则运劲逼毒。

只见得阵阵谈青烟气从毛孔中渗冲而出,被糯米所吸收,糯米则渐渐变成青蓝之色,瞧得李喜金直叫好毒好毒。

刘吉却叫他闭嘴,以免二度中毒。

李喜金掠伸舌头,再也不敢吭声,默默闪着毒烟,免遭暗算。

然而青烟方向甚乱,李喜金终怕干扰,道,“我且在外面保护你们,有事喊一声便可。”

说完,含笑而去。

刘吉无瑕应付他,只顾着检查父亲伤势,每隔一段时间便问如何如何?刘千知淡笑有进展,至于真实状况却不得而知。

时间分秒过去,终近黄昏。

刘千知身上已不再冒出青烟,刘吉但觉毒性该解,便拿出银针,刺入父亲身上,挤出鲜血,照着苗如玉教法,开始检查是否仍带毒性,试过之后,似乎一切正常。

他始笑道,“毒性大概已解,爹您起身看看……”

刘千知闻言谈笑,立即起身,掠出铜鼎,刘吉已取来冷水,往父亲身上游洗,边淋边说道:“爹运功试试……”

刘千知依言远功,那股软劲巳失。

可是想提足十成功力,却迟迟未能达成,甚且一般寒意直冒背脊,连七成功力皆使不出。

他不禁泄气一叹,“糯米似乎未吸尽余毒……”

刘吉叹道:“恐怕是极阴之毒。”

刘千知不解:“极阴之毒?”

刘吉道:“是厉绝生混着无毒之毒使用,不过,没关系,我已找到解毒之人,待她看看便细。”

刘千知道:“谁?”

刘吉道:“厉绝生的女徒。”

“她?”

“她已改邪归正。”

“那个胖的还是瘦的?”

“瘦的……”

刘千知笑道,“她似乎美貌无双,你捡了便宜啊!”

刘吉干笑:“那倒未必,待我叫她替您诊伤,您等等便是。”

说完他立即外出,奔向广场,己啸出声音,准备通知苗如玉。

岂细却传来李喜金喝声:“大少爷快来,妖女在此。”

原来李喜金早发现苗如玉行踪,已躲在暗中监视,没想到刘吉却啸出声音,他见行迹泄露,只有现身,欺向苗如玉,准备将人逮捕。刘吉闻声急道:“大笨牛快住手。”他深怕产生误会,立即电闪出去。

乍见李喜金已和苗如玉交手,他急叫快住手,人如飞箭,冲向松林,奇速无比截向李喜金。一掌把他打得团团转。李喜金诧楞当场:“大少爷你搞错了吧?妖女在那头,你却攻向我?”刘吉瞄眼道:“不准叫妖女,得说,苗姑娘您好!”

李喜金一楞:“苗姑娘?大少爷你被她迷住了?”

刘吉笑道:“不错,所以你得客气些。”

此语一出,倒让苗如玉嫩脸窘红,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李喜金更是诧楞:“太少爷该不会中了迷魂针吧?”

刘吉冷道:“不要胡说,爹的毒全靠她解去,她已是刘家的恩人,不得无礼。”

李喜金乍闻恩人,已不敢再失礼,但突然改变态度,似乎一时无法接受,不禁楞在那里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吉讪笑道:“就让你支吾个够吧!”

转向苗如玉,“走,我爹正等着你救呢!”

说完拉着困窘的苗如玉,直往秘室奔去。

现场独留李喜金,支支吾吾直道:“怎会这样?怎会这样?冤家变亲家吗?实在是世事多变,看来自己也得多加把劲了。”

干笑中,他默默跟追过去。

刘吉则飞快将苗如玉带往秘室。

忽见仙风道骨之刘千知,苗如玉更觉困窘,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千知则慈祥一笑。

他道:“多谢苗姑娘相助,老夫毒伤方能解去。”

苗如玉窘困道:“都是在下无知,才使您中毒……”

刘千知笑道:“怪不得你,毕竟徒弟救师父,天经地义!何况你及时觉悟,更难能可贵,不必拘束,刘家上下永远欢迎你。”

苗如玉颇为感动,直道多谢。

两眼却已含泪。

刘吉道:“苗姑娘你看看,我爹现况如何了?”

刘千知怕她尴尬,便自伸出手去。

苗如玉无暇多想,已伸手把脉,随又请刘千知坐于石床上,仔细审察,不久,拿出银针,剌向刘千知手臂,直没内骨。

苗如玉稍转银针并未立即取出,而是拿出玉瓶,倒出些许汁液,顺着银针,逼入体内,许久才抽出银针。

苗如玉仔细审视。

终于说道:“果然中了极阴之毒,且有深入骨髓之势。”

说时露出一脸傀疚之色。

刘千知淡笑:“生死有命,怪不得谁,苗姑娘不必自责。”

刘吉道:“不能用其他方法清除?”

苗如玉叹声道:“师父说过,凡深入骨髓之毒,或许只有少林易筋经之洗髓神功可逼出,否则只有对症下葯……”

刘吉眼睛一亮,正待说出自己练过此功,刘千知却保密说道:“老夫倒未练过,现在可能派不上用场……”

刘吉问向苗如玉:“要是送到少秫去逼毒呢?”

苗如玉道,“可能不大容易成功,毕竟洗髓神功贵在自身修为,靠着外力,效果不佳。”

刘吉不禁紧张:“看样子,得再回五毒教,找你师父要解葯……”

苗如玉道:“恐怕不行,极阴之毒并非毒葯,得找到至阳之物以逼出,方能奏效,也就是说,我师父那里并无至阳之物,故而帮助不大。”

刘吉道:“这该如何?何处有至阳之物?孟神医那里可有?”

刘千知苦笑:“爹怎知,孟神医至此仍未见踪迹,恐怕已被鬼王囚在不知名地方。”

刘吉急道:“怎么办?实是多灾多难!”

刘千知淡笑,“生死有命,紧张何用?”

刘吉道:“你倒看得开,我可放不下,苗姑娘出点主意吧!”

苗如玉道:“或许有一物可以解前辈之毒……”

刘吉急道,“何物?在哪里?”

苗如玉道,“在东海,有个火焰岛,听说那里有只火龙,如果能取得火龙内丹,自可解极阴之毒。可惜火龙神出鬼没,且厉害无比,师父曾三次前去猎杀,皆铩羽而归,实是可遇不可求……”刘千知目光一亮,道:“火龙内丹不但能解百毒,且能增强功力,或许用它来对付鬼王阴气,自可百无禁忌!”

他想儿子内功未臻上乘,若能服下此内丹,必定功力大进,到时自可接下自己工作,他已毫无牵挂。

刘吉推推手道:“算啦,能解爹身上之毒已是万幸,哪还想什么功力大进。”

闻言不断颔首,“不错,咱们必得取火龙内丹回来,一切问题方能解决。”

他跃跃慾试,毕竟出门已数月,却玩得不过瘾。

苗如玉道,“我大略知道位置,我带你们去。”

刘吉额首:“如此甚好,爹一起去吧!”

刘千知道,“算啦!神物得有缘者方能得到,何况爹已恢复数成功力,得先去打探盂神医下落,毕竟孟神医生死,不得不顾。”

刘吉急道,“可是您的伤……”

刘千知道,“还挺得住吧!”

刘吉赶忙问向苗如玉。

她道:“照前辈功力,自可压抑一阵,但仍该少用真劲,如若真的发作,可用阳热之葯暂且制使。若不行,只得到少林找学过冼髓功的和尚治疗,一直等到咱们回来,一切或仍来得及……”刘千知笑道:“这倒是容易,待我找无界和尚同行便是。”

刘吉这才安心。

他说道:“那爹便在一月后老家相会,抑或师父那儿。”

刘千知笑道:“爹自会给你消息,你若去,得千万小心,宁可不要,也不可冒险,知道吗?”刘吉颔首,表示知道。

于是众人再聊些有关近日发生之事。

随后苗如玉表示想做顿饭。

刘吉遂帮她,掠出齐云堡。

不久,带回飞鸟、鲜鱼,苗如玉烤、煮、烹,终让四人享受一顿丰盛晚餐。

时不宜拖。

且苗如玉仍觉困窘,不知该和刘千知如何聊话。

刘吉看在眼里,便表示立即起程。

李喜金当然举双手赞成。

刘千知自知状况,便先行告别。

刘吉则送父亲出门,在千万叮咛要父亲小心伤势,终于分手。

李喜金见老太爷已走,压力大为减轻。

他笑道:“这下可轻松许多,大少爷前次开溜,此时可甩我不掉,咱们一并前去猎火龙吧!”

刘吉笑道:“希望你挺得住,到时别抱怨好好日子不过,专找麻烦哩!”

李喜金笑道不会不会。

他似乎只要能四处游侠,其他危险已是其次。

苗如玉为弥补过失,自亦全力以赴。

趁着月色,三人连夜赶路。

冷风吹起。

齐云堡更显沉静而落寞……五日后。

三人己抵江苏吴淞口。

吴淞口乃出海主要渡口之一,但见江面船中绵延无尽,江岸市集热闹非凡,过往人潮数之不尽。

刘吉按照计划,租艘中型快船,准备出海。

那船主年约四旬,名叫陈亮,全身肌肉结实,目光精亮,看似练过功夫,扬帆撑舵,干净利落。

他瞧及刘吉等人大包小包,自知将远行,反正人家付了银子,他也不多说,立即便启程。

刘吉则不断拿出奇怪武器。

先是一支又长又尖之倒钩剌。

只见他不断拭着,笑道,“只要能把此钩刺中那家伙,保证它绝逃无去路,乖乖就擒!”

尖剌猛抖,且剌向甲板,砰然一响,直没舱板。

吓得船夫急道:“客官可千万小心,有什么威风,留待下船再耍,要是您这么一个不小心把船底刺破,咱们便完啦!”

刘吉一楞,他干笑道:“倒是有理,就把利钩收起啦!换换这把射天弓!”

他又拿出一把特制弓箭。

装上利箭,东瞄西瞄,呵呵笑道:“只要能射中那家伙,照样箭到擒来。”

那利箭方指向船尾,船夫猛地往下伏躲,急笑道,“客官别乱放,要是不小心松手,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东海访妖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