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10章 盗向丹

作者:李凉

渐渐地,已近黄昏。天色渐暗,前头火焰更显明亮,映得周边一片血红。三人仍自默然等待。果然再闻妖龙轻鸣。

渐渐瞧及庞然身躯从火焰中行出。

它似乎精神饱满,君临天下般四处瞧望,早把昨夜敌人甩在一边,如入无人之境,砰砰行来。刘吉见状暗道:“里头莫非有疗伤圣地?否则这家伙怎如此嚣张?”

在不想打扰之下,三人静静观察。

妖龙四寻无人,呼呼轻鸣,己往左侧山崖行去。

及至崖顶,仍四下搜寻,但觉安全之后,始肯面对月亮,轻轻低鸣,吐出内丹,悠闲吸取寒月精华。刘吉特别仔细盘算妖龙吐出之内升到底离嘴巴几尺远,算来算去,总不会超过七八尺,而且往高吐去,想套住它,并不容易。不过,有了盘算,他心中自是有个底。于是开始计划一切状况。

如此,又等待至四更天,月已西斜之时,妖龙吞回内丹,大摇大摆行返火焰区,消失里头。

刘吉暗暗嘘气。他道,“地方已知,就看明晚如何收拾它啦!”

三人胸有成竹,立即潜掠那山崖,仔细观察地形之后,刘吉已拿出匕首,挖向硬岩,准备藏身。

及近天亮,三个藏身洞分别挖妥。三人开始跳进跳出,演练良久。

直到朝阳东升,方自潜向暗处崖边。刘吉又拿出绳索来。

他把绳索绑在崖边,笑道:“只要盗得灵丹,立刻往崖中跳,任妖龙厉害,也不敢跳下百丈高崖吧!”

李喜金频频点头。

苗如玉亦觉此法甚妙。

三人有了默契之后,方潜往山林溪边,刷洗之后,吞食干粮,随即倒地休息,以养足精神,准备应付晚间战斗。

一觉醒来,己近黄昏。

三人再次进食之后,已照计划潜向那山崖,纷纷躲入秘洞之中。

照刘吉计划,只要妖龙爬上崖,而且面向月亮之时,待内丹吐出,他便以三叉钩线将内丹钩住,然后苗如玉拿出匕首,刺向妖龙脚指,照估计,妖龙脚指皮肉可能较薄,这一刀必定见效。至于李喜金则负责拿出绳索,套其大腿或尾巴,只要能耽搁些许时刻,计划将更可能成功。不知这如意算盘是否能如愿以偿?渐渐地,夜晚已临。

明月开始浮出海面,升往空中。

妖龙鸣声再起,未久已见其走出火焰区,直往山崖行来。

刘吉三人随着妖龙脚步声砰砰猛颤,皆感紧张。

那妖龙果然行抵崖顶,它仍四处瞧探,只可惜未能料到敌人己藏在岩洞中。

它轻轻嘶鸣,终能安心,开始找寻月亮,移了位置,竟然把李喜金踩在脚底。

李喜金哇哇闷叫,若真如此,岂非前功尽弃?他只有暗暗祈祷,希望妖龙快移位置。

妖龙根本懒得再动。

它昂头对准月亮,准备吐出内丹以吸取寒月精华。

刘吉但觉角度相差甚大,要一时套住,恐怕并不容易,开始后悔少挖几洞,否则临时作调整,计划自可更顺利。

然此时又能如何?只有挨等下去。

希望妖龙站得酸累,有所移位,再行动不迟,否则只有硬拼一途。

三人沉默等待,不吭一声。

妖龙果然再次吐出内丹,吹向空中,闪闪红光晃亮,甚是晶莹剔透。

刘吉看在眼里,皱眉于心。

此内丹竟然有脑袋般大小,分给百人吃,照样足足有余。

他紧抓三叉钩,随时准备偷袭。

沉静中,妖龙不断发出沉喘声。

玩弄着内丹,神情颇为喜悦。

还好,月亮渐升。

妖龙得以移位。

李喜金终于逃出巨脚压顶命运。

苗如玉找到理想位置,稍探头,发现妖龙脚指若大腿粗匕首剌去,该能奏效。

她则向刘吉打暗号,该可施予突击了。刘吉正待出手。

忽闻轰然一响,有若惊雷。

山崖轻轻抖动,三人登时紧张躲藏,以为出何意外?岂知一阵妖风吹落地面,臭得李喜金、苗如玉猛捏鼻子,原是妖龙放屁,轰得两人差点晕倒。

两人又不能离去,只能一手掩鼻,一手猛扇风,那表情实是滑稽怪异,瞧得刘吉捧腹忍笑,两眼慾泪。

没想到妖龙亦会放屁,且若打闷雷,端地是独一无二。

好不容易待臭气化去,苗如玉始瞄眼瞪来,表示可以工作了吧?刘吉这才收敛心神,开始注意顶头。

原来妖龙一心不能二用,在放屁之下,己将内丹含在嘴中,待扭扭臀部,舒服之后,终就在内丹吐出嘴巴之际。

刘吉三叉神钩射向空中,那速度又快又急,一蹿数十丈,眼看就要钩着内丹,或许神钩闪出光芒,或而有所味道,妖龙乍觉,惊吼咆哮,哪顾得什么张嘴即吸内丹?刘吉见状大喝:“快刺!”

苗如玉闻言,猛地立起,匕首对准妖龙脚趾刺去,直没骨头,疼得妖龙惊狂咆哮,急于想往下瞧,却又想吸回内丹。

就此一耽搁,被吸回内丹已撞向三叉神钩。

刘吉大喜,喝一声道:“卷!”

神钩立即倒卷内丹。

他猛往回扯,内丹直往下坠。

妖龙岂肯相信内丹会自动跑掉?张嘴即咬,却一击未中,气得它狂啸!

顿见刘吉,已然大怒。

啸然厉吼,张开血盆大口即已扑来。

刘吉见状大喝,“快走啊!”

他猛将内丹抱往悬崖,身形滚射过去,奇快逃开。

苗如玉岂肯过慢,一连三刀又刺得妖龙哇哇厉叫。

她滚身斜掠扑冲崖边。

李喜金早将粗绳套及妖龙右脚,且掠身而起,故意喝喝怪叫,踹它一脚,方始掠去。

妖龙咆哮,怒尾横扫,差点打得李喜金倒喷飞出,幸好他手脚敏捷,急忙攀跳山崖,抓绳而下,得以活命。

三人几乎同时跳崖攀绳而下,各自欣喜直笑。

刘古道:“到手啦!足足十斤之多,叫吃上一个月。”

苗如玉见及内丹,亦自欣笑:“那么大,可谓天下第一丹。”

李喜金道:“一定很值钱吧!”

话未说完,妖龙迫崖而至,见及三人,哇哇怪叫,探头即咬,吓得三人赶忙松手,让身形往下坠去。

妖龙一咬不着。眼看敌人将慾走脱,赶忙甩尾过来,却仍太慢,气得咆哮如雷。

刘吉见状,兴灾乐祸道:“打不到,追不到,你认输吧!”

话未说完。

妖龙已然狂哮,双腿不断跺地,巨尾猛砸悬崖,登时打得岩石四散,崖层崩塌,那山崩地裂之石轰轰下冲,简直就要将三人活埋。

吓得三人没命往下坠去。

眼看闪躲不及,刘吉不得不喊着快逃。

三人同时蹬脚崖壁,身形往前冲去,尚差崖底三十余丈,却也顾不了,当真坠跌了下去。

刘吉深怕苗如玉、李喜金功力不够,将受重创,猛地挥鞭将人卷住……先是卷向苗如飞,将她抱满怀,再卷李喜金,眼看不及十丈即将落地,他猛运罗汉真气护体,连翻数筋斗掉落地面。

噔噔噔前倾数步,倒摔地面,但终也撑住李喜金、苗如玉,使他俩免于直接命中地面,尽管如此,三人乃痛得哇哇痛叫。

眼看那山崩地裂之势仍强扑过来,三人岂敢再叫疼,连滚带跃,没命地往前冲。

那妖龙岂肯内丹让人盗走,不断疯狂跳砸崖面,那狂巨威力,竟然震得崖层崩塌数十丈。眼看敌人将逃,它竟然奋不顾身往下掠去。

数百丈高崖虽被乱石填高些许,却仍足够摔死人,它却技巧地,先是尾巴落地,再利用尾巴劲道支撑,身形得以倾斜倒撞乱石堆。

轰然一响,地动山摇,乱石飞射!

那地层果然裂开,一道野火从火焰区窜烧过来,吓得刘吉等人以为海岛将毁,没命窜逃,想找海域,跳水逃生。

哪妖龙岂能让人走脱?猛地爬身而起,对准目标,没命追去。

它每追一步,即跺往地而,硬是跺得地面抖动,不少吃力不佳,立即裂开,或而裂得够深,火苗登时蹿喷而出。

它似乎想引得全岛化成火焰,以阻止对手逃走。

刘吉见状急叫:“快入山林快入山林!”

引带二人闯了迸去。

然而妖龙的确厉害,狂追而至,哪顾及林木挡道,硬是冲砸追杀,林木有若软草脆枝,被犁成一道秃路。

眼看妖龙就快追近三人。

刘吉不得不喝着苗如玉,快拿去内丹,并抢过她手中匕首,没命反冲,吼通:“饶你一命,你却想找死吗?”

他奋不顾身劈扑向妖龙脑袋,匕首即刺即砸。

妖龙一时疼痛,顾不得再抢内丹,猛地喷出毒气。

刘吉待走避,它复猛甩脑袋,甚至撞向巨树,刘吉哪能受此重击,赶忙逃跳退去,眼看苗如玉、李喜金已逃至水边。他哪肯停留,飞身逃去。妖龙见人逃开,猛又咆哮扑追。

刘吉奔至崖边,直叫快跳快跳,三人同时往数十丈高崖跳入水中,游向那独木舟,准备开溜。

岂知妖龙拼死命非得把内丹抢问,竟然跳崩落水,轰然一响,巨浪掀天,捣得刘吉三人东倒西歪,那独木舟早已翻了。

妖龙仍自紧追不舍,拼命扑杀过来。

在水中行走,它速度竟然不输陆地。

吓得刘吉大叫:“阿玉,快把内丹取出些许,剩下还它便是,否则它若追到内陆,岂非天亡人类矣!”

说话间,他又反扑妖龙,使出吃奶力气,大战不懈。

苗如玉闻及指示,赶忙念道:“我会的我会的!”

惊惶失恐中,仍拿出银针往内丹剌去,银针一刺而弯,敢情这皮甚韧,她猛运真劲再刺,终于一刺而没,一股清香渗出。

她欣喜叫道:“出来了,出来了。”

她哪肯怠慢,赶忙拿出随身玉瓶,倒去葯,用以装那内丹汁液。

她猛挤,汁液渗流而出,或许洞口太小,渗流甚慢,她又抖动银针刺去,汁液方自流量较大。她装满一瓶,总觉不够。

又装另一瓶,仍觉可惜。就待装第三瓶之际。

刘吉却哇哇大叫:“好了没有?”

整个人已被甩落水中。

苗如玉顿时醒来,摸及内丹,已若泄气皮球,软皱泰半,她始干笑道:“取其三分之一,够啦!”

她终想及,取出汁液过多,妖龙若不放过,杀到内陆,将祸害无穷。

于是将玉瓶扣紧,复将内丹交予刘吉。

急道,“成了,还它便是!”

刘吉勉强吸抓于手,喊着:“快逃啊!”

他猛运真劲,浮射水面,拼出吃奶力气,施展凌波虚渡,又把妖龙引开数十丈。

妖龙见及内丹,哇哇咆哮,拼命追来,但觉刘吉逃脱过快,猛地吸水入口,突又喷出水箭,打得刘吉功力一泄,再次栽入水中。

妖龙奇速扑来。

刘吉干脆潜水而行,将靠岸边,方浮出水面。

那妖龙竟然穷追不舍,照样水箭射来。

刘吉喝喝有声,将内丹钩于神钩上,猛甩远方。

妖龙拼命抢去。

他又赶忙抽回,呵呵笑道:“不急不急,待他们逃开数里再说!”

他深怕妖龙得了内丹,仍自追杀不放,岂非前功尽弃,故而玩此手法。

那妖龙岂肯受耍,气得哇哇厉叫,不再抢扑内丹,反冲过来,硬是捣得水浪涛天,没头没脸罩冲刘吉,打得他满脸生疼,哪敢再玩这游戏。

心想妖龙难缠,或给它下马威,像上次一样把它逼回火焰区,自能安然而退。

当下他喝喝嗔叫,声音如雷,突然拔身掠起,相准妖龙,猛把内丹砸过去,喝道,“还你这烂丹丸!”

妖龙见及内丹,欣喜若狂,猛地张嘴咬去,却已发觉软若水球,登时怔诧、不信,怎会变成如此?赶忙吐出,确见内丹没错,急又吸吞回来,一脸迷惑、不信,呜呜不解,这是怎么回事?它哪知人类险恶,且有银针窃取内丹一事!

怔诧中。

刘吉但觉好笑,嗔喝道:“你的内丹已被我吸来不少啦!还不快给我滚回去!”

他猛地掠向妖龙背颈,匕首抽出即刺即砸。

他专挑鳞甲缝隙处,这么猛砸猛刺,确实让妖龙感到疼痛。

它挣扎甩落刘吉,但海水垫底,刘吉根本无伤,猛又蹿出扑杀,一连数回,已刺得妖龙满头刀伤。

或说伤势不重,但淹了海水,总觉更疼。

妖龙不禁咆哮,然那声音已生懊意。

刘吉见状大喝:“再不走,挖下你眼睛!”

他拼命往其眼皮刺去。

那眼皮果然比铁甲还耐用,这么一刺,只能伤及些许。

尽管如此,却让妖龙更是惊心。

在它心中已惊诧内丹为何转弱,复被刘吉百般戳剌,这家伙莫非有妖术不成?纵使它灵狡无比,却是兽不如人,只要心生俱意,已无心再战,装凶咆哮,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盗向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