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15章 九騒狐狸

作者:李凉

刘吉第一眼已见及偌深秘洞已被炸得一塌糊涂,自己已被埋在山底下。

他已然哭笑不得,那老狐狸精果然狡猾,知道自己手中有宝刃,故而干脆炸毁秘道。

如此一来,纵使能以宝刃挖洞逃出,那已是十天八天之后之事,不累个半死,也会饿死!

更何况挖洞不一定能挖出通道。

他苦笑着,这筋斗实是栽得不轻,若是早些答应她要求,或可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怎么办?

他直念着这三宇,难道真的要挖吗?

敲敲四面墙壁,果然全是实心,根本毫无秘道可言。

他苦笑着,只好拿出匕首,准备开挖。

忽而一阵笑声传来,吓得刘吉颤跳,此洞分明已和外界断绝,怎有声音?

那笑声竟是狡猾的鱼娇娘,她道:“小冤家,你终于认栽了吧?这滋味好受吗?”刘吉苦笑道:“我认栽了,夫人在哪?一切听你便是!”他已发现,声音传至石壁一道小铁管,看来此洞的确经过特别设计,想逃,恐怕不容易啊!

鱼娇娘媚笑道:“早说嘛!害得我把心爱的你困在里头,实是叫人不忍。”

刘吉叹道:“我正待表明心愿,你就开炸了,可把我心炸碎啦!”

鱼娇娘哇地一声:“我心好痛啊!等你出来,一定好好补偿你!”

刘吉道:“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鱼娇娘笑道:“我得找人挖洞,大概十天半月之后吧……”

“你当真!”

刘吉苦笑,退路愿望,完全破灭。

鱼娇娘叹息道:“谁叫你表现出一副很厉害模样?我只好如此做了……请见谅,不过现在我已经很后悔啦!”

刘吉苦笑:“一切待我出去再说如何?”

鱼娇娘笑道:“可是我等不及了……”

刘吉道:“等不及又能如何?我在这里,还能替你服务吗?”

鱼娇娘闻言,呵呵荡笑起来:“哇哇哇,你好色啊!说得我春心大动,实在想一口吞了你,可是,又有何用?隔了这么一座大山,我只能强忍爱慾,待你出来再说了!我的另一种等不及,是想要你那把宝刃,还有你身上的葯啊!”

刘吉干笑:“我困在这里,怎能给你?”

鱼娇娘笑道:“这通话管直通你那头,待我放绳索下去,你将宝刃绑着,我自可取出。”

刘吉皱眉:“行吗?我的刀不小,何况通话管若有转弯,岂非卡死了?”

鱼娇娘道:“放心,此管直得很!”

刘吉道:“好啊!你待把绳索垂下来便是!”

鱼娇娘登时欣喜:“马上即来!真是我的心肝宝贝。”

她似乎早有准备,立即垂下绳索,已听得咔啦咔啦响声。

刘吉暗道,宝刃岂可给人?若真如此,自己岂非毫无进出一日?当下暗暗决定,先挖洞再说,免得困死于此。

于是他抓着宝刃,往石墙敲去,全靠着声音判断,何者较为厚薄,选了一处方向,立即挖去。

还好宝刃锋利,划切起来,甚是利落,挖掘进度比想象中容易许多。

那头通话管己传出鱼娇娘声音:“够长了,看见绳索没有?”

刘吉其实已见那垂着石块的细小绳索已穿出小管,他却故意喊道:“没见着,会不会中途卡住了?”

“怎可能?”

“可是真的没看见!”

“待我发掌通通看!”

鱼娇娘立即劈掌贯劲于小管中,呼呼暴响声音直传秘洞,刘吉只好放下开挖工作。

回到通话口,将绳索扯断,然后拿起石块猛敲管子,装出落石滚动声,随即叫道:“出来了出来了,哎呀,用力过巨,断掉啦!”

鱼娇娘一愣:“怎会断了!”

刘吉道:“就是断了,大概太用力吧!”

鱼娇娘斥道:“是不是你在搞鬼?”

刘吉暗笑,却满声无奈:“我搞什么鬼?是你技术不够,再来一遍看看!”

鱼娇娘恨恨说道:“要是让我知道你搞鬼,必定让你死在里头!可恶!”

刘吉叹道:“我现在能选择什么吗?”

鱼娇娘冷哼,再次抽回绳子,绑了石块,往下垂去,刘吉照样如法炮制,将绳索扯断。

鱼娇娘再次发掌慾催石块,刘吉乃表示没看见,鱼娇娘猛又运劲,刘吉又喊太用力,石块己扯断绳索。

鱼娇娘恨得牙痒痒:“留级生,你敢耍我?”

刘吉苦笑:“我哪敢!大姑娘想点其他方法如何?我可比你还急!”

鱼娇娘斥道:“少演戏了!你敢再耍我,小心我先收拾你那狗女友!我会叫一百个男人强姦她!”

刘吉急道:“大姑娘千万不可!我是有心合作,只是你方法不对,不如这样好了,你先把我饿个半死,再把我抓起来,如此岂非一举双得,我还能不交出宝刃吗!”

鱼娇娘一愣:“这倒是好方法……”冷邪道:“你干嘛告诉我这些?你有何目的?”

刘吉苦笑:“我哪还有什么花招可耍?被你困在这里,我除了想活命,我还能耍何名堂?大姑娘行行好!理智一点,十天八天后,我照样任你摆布,除非你这秘牢另有出路,怕我穿透,才急着想要宝刃。”

鱼娇娘闻言呵呵笑起:“放心!无路可走,我只是想早日到手,早日放你出来,你既然要挨饿,那就随你吧,反正受苦者又不是我,而且,我多的是时间,且看你怎么表现了!”

说完哈哈大笑。

刘吉苦笑道:“我的表现即是乖乖准时等你把我扛出去便是啦!”

“最好是这样!咱们十天后见!自己保重!”

鱼娇娘说完后,大笑不已,扬长而去。

刘吉只能苦笑。

他直觉必有人窃听,于是故意苦叹不已:“好端端地,惹什么麻烦?如今落得如此下场?我倒希望一切重头再来,先给她宝刃、灵葯,保住自己性命再说,待有机会再抢回来不迟啊!”

真心话当然不会心甘情愿交出宝物,鱼娇娘果然去而复返,窃听此话,暗暗得意,道:“落入我手中,还容得你再抢回?下辈子吧!”这才放心走人。

刘吉感慨一阵。

突然把通话孔塞住,以防声音走滑,随即拼命往那岩壁挖去。

他得在短时间内挖出通道,否则真的会饿死而落入妖女手中。

那宝刃落处,一块块岩石掉落下来,秘洞慢慢深入。

然岩块一多,又自碍手碍脚,他忽而想出妙招,行将岩壁切下无数石块,再一次反掌,将石块拖吸出来,终于增加不少速度。

然而越是深入,此法又渐渐失效,他只有拼命开挖,像老鼠似地边挖边拨,身子永远保持直线钻前。

秘洞渐深,他却奋战不懈,纵使过于疲累,亦只是趴在地上稍作休息,随又挤劲开挖。

如此天旋地转般不断挖掘,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空气渐渐稀薄,他只能退出,打开通话口,硬把空气吸进逼出。

如此连做三次。

秘道已挖长数百丈,刘吉几乎脱尽力道,正想放弃,稍作休息之际,突然叭达一响,一刀已剌穿岩壁。

他怔喜不已:“已挖通了!”

兴起之余,他干脆劈掌迫去。

砰然一响。

果然击出大洞,整个人滚跌出去,已自哈哈解嘲笑起,

“终于脱困了……”

话未说完,忽闻一老成声音传来:“还早得很!”

刘吉突闻声音,吓若见鬼,赶忙滚跳而起,匕首对准发声处,始见得一位披头散发,状若流浪汉之老头,他两眼凝视深深,似在看笑话。

刘吉怔道:“你是谁?”

那老头淡声道:“跟你一样是男人!”

“废话!我是说,你何方神圣?是敌是友?”

“此地神圣,敌友不知!”

“这是什么答案?”

“标准答案!”

刘吉斥道:“你难道不怕我宰了你。”

那老头道:“请便!反正我生不如死!”

“你?”

刘吉这才注意到他双手双脚全被锁住,不禁皱眉:“你也是囚犯不?”

那老头颔首:“所以说,你别高兴太早,挖了老半天,可能白挖了!”

他目光示意,外面还有一道铁栅门。

刘吉见状,倒也呵呵笑起:“我是神仙无敌,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困住我!老头,只要你跟我说实话,说不定我会带你出去!”

老头瞧他说得自信满满,眉头一皱:“你当真能破此牢?”

刘吉道:“你不必问,只要告诉我你是谁?被谁困在这里?”

老头轻轻一叹:“老朽叫康青原,是赏枫楼楼主。”

刘吉乍闻,惊笑道:“啊哈!你是此楼楼主?那你一定是鱼娇娘的姘头了!”

康青原干声叹息:“往事不堪回首啊!”

刘吉道:“是不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康青原默然点头:“你也是吧?”

“我?呵呵!可没你那么色!到现在我还没有失足,只是有点恨而已。”

“那她为什么把你囚起来?”

“她想逼良为娼!”刘吉呵呵又道:“我抵死不从!因为我要立贞节牌坊!”

康青原哭笑不得:“这年头像你这种男人已不多矣!”

刘吉笑道:“所以我才特别珍惜,你说说看,你是如何贞节不保?”

康青原轻叹,不久道:“鱼娇娘来时,一脸清纯,且孤苦无依,我便收容她了,谁知她媚功实是一流,迷得我神魂颠倒,自对她百依百顺,她终于摸透赏枫楼一切,便把我关起来,霸占此楼,算算日子,也有半年之久了吧!”

刘吉皱眉:“她干嘛要摸通赏枫楼才霸占?”

康青原道:“此楼设计时,即布满机关秘道,她可能看上此点,才霸占的吧!”

刘吉道:“你是机关好手?”

康青原道:“懂点皮毛,此楼乃康家七代相传,我只是驾轻就熟而已。”

刘吉道:“既然如此,连这小小地牢都逃不了。”

康青原叹道:“我手脚被铐于石壁,如何能施展什么?那狐狸精早就扣死我要害!”

刘吉呵呵笑道:“如果我救你出去,你可指点我如何找到她?我是说此楼所有秘道,你都得告诉我!”

康青原叹道:“恐怕救不了吧!此镣铐全部封死,根本打不开,何况还有个大铁门……”

刘吉道:“那是我的事,我只问你,这条件接不接受?”

康青原道:“只要能脱困,任何条件都值得!”

“那么你是答应了?”

“嗯!”

“那好极了!”

刘吉呵呵笑着,拿出匕首,晃晃耍耍,已行向康青原,突然一刀砍去,咋地脆响,手铐链条已然断成两截。

康青原一愣:“你手上那把是宝刃?”

刘吉道:“不是证明了吗?”

康青原霎时欣喜:“果真是老天有眼,赏枫楼复原有望啦!”

刘吉道:“那也得把妖女逮住再说。”

康青原道:“只要你有能力,我便有方法找到她藏身处!”

刘吉笑道:“她要是罩得住,他不必要震垮通道,困我于此,你的仇有得报了!”

说完,再挥宝刃,砍下康青原手脚所有铐锁,康青原得以灵活跃起,重获自由,他自是欣喜慾狂,不断揉搓手脚,让血气更顺畅。

刘吉道:“你会武功吧?”

康青原道:“会一点,可惜派不上用场!”

刘吉笑道:“能跳掠即行,禁制己除,请带我去找那妖女吧?不过在找她之前,先找些东酉吃吃,我饿得两眼昏花啦!”

康青原笑道:“老朽亦多日未吃美食。”刘吉伸手一砍,宝刃立即刀断铁栅杆,两人快速穿出,终于脱围。

康青原并未带他直接行出,而是在半途,找了秘道,转往他处,感觉上乃在下坡。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穿出洞外,只见得云雾悠游,晚风凉飕,两人深深吸气,自由感觉实在不差。

两人此时已身在半山崖之凹洞之中。

康青原指着崖壁羊肠小径:“从此径走去,可穿回枫林区,甚快可抵赏枫楼!”

瞧他表情,似觉此险径非得有两下子才能走,否则风吹落崖,那是常有之事。

刘吉却司空见惯。

招招手,已先行掠出。

康青原见状,疾跟出去。

他行动较缓,刘吉等不及,伸手抓其肩臂,喝地一声,一掠数十丈,全是蜻蜓点水般沾岩即腾,吓得康青原眉头锁紧,原是遇上高手,自己多心矣。

几个腾掠,穿回枫林山区,康青原暗自带路,往一株大松树干闪去,里头竟然会是秘道,刘吉不禁赞叹设计之巧妙。

康青原果然遵守诺言,将所有秘道出入口加似说明,亦把特殊机关一五一十说得清清楚楚。

他表示有几条秘道,连鱼娇娘亦不知,他是剖心相对。

刘吉则表示必定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九騒狐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