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16章 美女跪当街

作者:李凉

不到盏茶工夫,十月怀胎般肚皮已恢复以往。

姜年香方自嘘气,拱手道谢,一脸欣喜。

刘吉笑道:“不必谢,只要帮我扮成鬼王即行,不过,你该可以把面具撕了吧?”

姜年香依言把脸上易容面具取下,恢复原貌,苗如玉瞧她相貌平常,终于相信,最适合易容之脸,乃是一张最无特色之脸。

刘吉则仍见着上次抓向她脸面之爪痕,往事浮现,他不禁暗笑,但随即压抑下来,既然现在要合作,以往过节只有暂抛一边了。

姜年香亦有同感,不多想往事,道:“可是我不知鬼王长相。”

刘吉道:“瘦如骷髅,脸面倒好办,只是双手,总得弄出白骨森森模样吧!也就是皮包骨情景。”

姜年香颔首:“只要骨瘦如柴不难,到时自己可别让自己吓着了!”

拿出一瓶东西,道:“这味叫缩肌散!擦在皮肤上,可把肌肤收敛十二时辰之久,抹得越厚,缩得越干,但只要一沾水,立即胀回原形,用过之后,肌肤有紧绷之感,你可忍受得了?”

刘吉笑道:“此时此刻,受不了行吗?用吧!”

姜年香颔首,当下打开葯瓶,传来一般酸味,她想找水调和,一时找不到清水,见及美酒无数,便笑道:“可把酒液化成清水用吗?”

刘吉二话不说,抓来一瓶玉冰烧,猛运真劲,泥封弹开,酒香扑鼻,他再用劲,酒气冒升如白烟,露了一手精纯功力。

眨眼之间,白气飞尽,刘吉始笑道:“成了!上等甘露,可口非常。”

姜年香淡笑,倒出少许,果然未见酒味。

她已开始调拌葯散。

苗如玉道:“手指先试,免得有后遗症!”

她想,若是心上人变得一张骷髅脸而变不回来,那可是天下悲剧。

刘吉接受忠告,姜年香毫无理由反对,只有先往其右小指试去,果然缩成皮包骨,再浸入水中即复原。

苗如玉这才放心,安心让姜年香易容。

姜年香立即把缩肌散抹于刘吉双手。

眨眼间。

刘吉但觉双手肌肤开始收缩,不断紧绷,终见水份被抽走之后,当真变成白骨爪般,让人瞧来可怖三分。

李喜金皱眉道:“大少爷可要考虑这种死人造型?实在叫人不敢恭维。”

刘吉邪笑:“既然装鬼,当然越恐怖越好!何况还是鬼王,恐怖气氛要更浓三分,你俩暂时先忘记我是一位英俊少年吧!”

姜年香瞧他意志甚坚,当下再把缩肌散抹在其脸面。

霎时间。

肌缩皮皱,眼凹嘴塌,登时变成骷髅头,吓得苗如玉不敢正视,掩脸说道:“你快罩住吧!真叫人恶心!”

刘吉自得一笑:“越恶心,表示越像喽!我会罩住,但此时尚未易容成功,请你转过头才对。”

苗如玉二话不说,立即转头,不见为净。

姜年香问道:“眉毛、头发何颜色?”

刘吉道:“白多灰少,但随便啦!反正只要唬住那些门徒便行!”

姜年香拿了葯剂,涂在刘吉头发、眉毛上,眨眼已泛灰白。

刘吉道:“染白了,洗得掉?”

姜年香道:“当然,否则易容一次,永远变老不成?”

刘吉满心高兴。

李喜金皱眉道:“跟你那么久,从没这么恶心过,说不定一转身,立刻把你当成鬼王杀了!大少爷,该来点什么秘语辨识吧?呵呵!你这副德性,大概是活到两百岁摸样,我终于确定不想活那么老,太恶心啦!”

刘吉笑道:“可惜鬼王却乐此不疲,说不定鬼界里,我还是最漂亮一个呢!”

李喜金直叫恶心,随又问及秘语以辨认身分。

刘吉顾及法不传六耳,便私自告知他,以及苗如玉,以免泄了底,李喜金闻言已呵呵笑起,似乎这秘语充满特殊效果吧!

刘吉随又挑些特征,但剩下把十指指甲染成深黑,已是十足妖鬼一个。

他装模作样飞向苗如玉,想试探效果。

但任他闪跳,呜呜鬼叫,苗如玉就是不肯张眼,直道无聊!刘吉耍了几次,亦觉自己果然无聊,便自作罢。

心念一闪,呵呵笑起:“我扮成鬼,无聊透顶!但你扮成一人,必定出色多多!”

苗如玉一愣:“你要我扮谁?”

刘吉笑道:“她!”指向鱼娇娘。

“她?”

苗如玉如被大馒头鲠着,哭笑不得:“你有毛病是不是?叫我扮她!”

刘吉笑道:“我一点毛病也没有,别忘了,我已是鬼王,鬼王身边站着狐狸精,信服力更强,不是吗?”

苗如玉斥道:“就这样,要我扮成她?未免太离谱了吧!”

刘吉道:“怎会?这理由十分充分啊!”

苗如玉斥道:“别忘了,她是狐狸精,騒得很!老是搔首弄姿不说,你看看她那身穿着打扮,透明得像什么?”

刘吉瞧及鱼娇娘,她果然薄衣披在身,妙处隐隐慾现,的确甚是惹眼,他干笑道:“我并未要你穿这种衣服,只要易容那张脸便行啦!”

苗如玉斥道:“也不行!鱼娇娘这騒狐狸若穿上正常衣衫,不让人起疑才怪,这样做,会越描越黑!”

刘吉皱眉一笑:“可是我觉得你是最佳人选啊!”

苗如玉斥笑道:“少发神经病!全是口舌之快!咱们还有正事要办!还有,别忘了把头罩起来,我好像跟骷髅说话,恶心死了!”

刘吉这才撕下腰带一角,罩住脸面,另挖两洞看人。

他弄笑道:“看在我栖牲如此大的分上,你能不能凑合也牺牲一下?”

苗如玉瞪眼而笑:“不行!要是传出去,我日后如何见人!”

刘吉摊手一笑:“也罢!看你沦落风尘,亦是不忍……我既然已变成鬼王,你们则扮成小鬼,待一有机会,或潜水或找船,先行开溜,待我耍那鬼王一阵再找机会开溜不迟。”

苗如玉急道:“一定要斗吗?”

刘吉道:“当然是别斗的好,我是说,万不得已之下。时间宝贵,咱们边探边行便是!”

说完,转向姜年香,道:“我可要开溜了,为避免你扯后腿,你就在此稍稍休息,待哪天有机会,再来跟你学学易容之术啦!”

姜年香不知该说什么,刘吉一指点向她麻穴,她软坐地面,似乎未见不悦神情,大概真心悔改吧!

刘吉不失时间,聆听外头,嚣叫声更炽,心知鬼王逼近不少,当机立断,领着李喜金和心上人,潜着秘道,复往秘处行去。

转行数百丈之后,探探地头,该是靠近江边处,三人始敢潜出,外头乃是枫林尾角,此时却布满鬼王手下。

刘吉暗自苦笑,低声道:“我去了,你俩找机会往江边移去,见势便溜!”

苗如玉、李喜金额首。

刘吉这才扯下面罩,露出骷髅脸容。

他想哈哈狂笑现身,却又怕引来真正鬼王起疑。

心念一闪。

干脆默不作声,溜了出去。此时阴风啸啸,鬼气森森,那鬼王嚣叫更是狂窜四处,让人闻之生寒。

刘吉则故意在行前十余丈之后,方始现身。

一晃眼。

立即被发现,小鬼见人即喝:“谁?”

十数名喽罗登时举刀围来。

刘吉冷喝:“大胆!”

话声一出,转脸相迎,怒目一瞪,喽罗们已看清面貌,吓得遍体生寒,拱手即拜:“不知是门主光临……”

刘吉截口道:“还不退下,四处搜敌!”

小鬼应是,立即退开。

可是他们复又闻及另一头传来鬼王嚣叫声,实搞不清鬼王明明在此,为何声音传至他处?

刘吉自知他们疑问,冷道:“这是欺敌之计,对方狡猾得很,不如此,骗不出来,你们左右包抄,让出空间,他必定潜至此,到时难逃我手掌心!”

众喽罗闻言,登时拱手直夸门主英明,随即拜礼,迅速退往他处。

刘吉暗自想笑,原是一群笨瓜,如此好骗。

瞧及靠江处,敌军已闪开不见踪影,这才暗自招手,唤着苗如玉、李喜金快快潜往江边。

两人自是动作迅速,立即闪向江岸,那头正有一船,两人同时掠往船上。

岂知船上仍有喽罗,见人想喊,苗如玉见状叫糟,伸手打出*葯。

刘吉更是紧张,赶忙掠追过来,沉喝道:“自己人,住手!”

深怕事迹败露,他已出指凌空点去。

四名喽罗见及门主,惊诧中拜礼都来不及,哪还想到以手示警,刹那间已被点倒,栽得莫名其妙,苗如玉这才安心不少。

刘吉急道:“快换上对方衣衫!”

苗如玉道:“我倒行,阿金可没衣服掩饰!”

刘吉瞧向李喜金这魁壮身躯,苦笑道:“那就藏妥些!咱们走!”

他立即斩下绳索,船顺流而下。

方行十数丈,江边其他船只己发现,不少喽罗探头瞧来想知究竟,刘吉立即先声夺人喝道:“我自有妙计!你们小心看守!”

众喽罗乍见门主,哪还敢乱想,猛地拜礼,毕恭毕敬送船面退。

忽闻枫林传来喝叫声:“目标在此!”

此语一出,复见天空一道黑影掠起,且哈哈狂笑,似在追扑目标,船上喽罗见状喜声道:“门主,敌踪已现……”

他们正在拜向刘吉,惹得刘吉不知该如何进退。

那喽罗怕他听之不着,再次大声说及目标已现,刘吉只好应付表示知道,还说目标亦必是真!

话未说完,忽闻枫林传来狂嚣声:“哪来目标?可恶!”

砰砰连连数掌,打得枝飞叶弹,一道人影复又蹿往高空,狂嚣吼道:“四处戒备,不准任何人走脱!”

他忽而发现船只滑行而退,怔诧道:“谁在船上?”

一道闪光,追掠过来。

刘吉闻言,自知行踪已露,暗道要糟,转向苗如玉道:“你们且驾船逃去,我先毁他们船只,立即跟上。”

说完,不等苗如玉反应,登时哈哈狂笑,掠高而起,直外附近鬼船,苗如玉赶忙运劲劈水,推船而进。刘吉则狂笑道:“什么鬼东西敢对本王大呼小叫?还不给我下跪受罚!”

他猛地掠往鬼船,方落甲板,喽罗仍未发觉身分,立即拱手拜礼。

他趁此机会,功力灌脚而出,踩出声响,内劲已往下冲。

刹那间连穿数道甲板,甚至穿裂船底,他复装作疯狂嚣张旋飞,掠往其他船只,如法炮制,跺得舱裂板裂,迟早将沉船入水。

眼看已毁去七八艘,只剩两艘未毁,那真正鬼王已疾掠而来。乍见刘吉,他先是一楞,随又哈哈狂笑:“何方妖孽,敢冒充本王?简直找死!”

刘吉岂肯示弱,怒笑道:“我看你便是刘吉败类,来人!拿下他。”

眼看鬼王扑来,他岂敢大意,赶忙运起神功护体,一招“怒毁乾坤”奇快无比迎劈过去。

双方凌空交错,砰砰砰,连对十余掌,鬼王顿觉此人功力了得,气得哇哇大叫。

刘吉亦觉鬼王武功不在自己之下,趁着下坠之际,复往另一般鬼船冲去,引着鬼王追来。

那鬼王自是见人即劈,刘吉猛往右侧船只闪去,鬼王攻势未喝,登时轰得那船裂出巨洞,眼看水花涌入,船上喽罗弃船而逃。

刘吉但见又毁一船,窃喜得呵呵笑起。

他冷喝道:“敢毁我船,不要命是不是?”

鬼王气得哇哇大叫:“刘吉,你敢冒充本王?快束手就缚,小心我一掌劈死你!”

他喝向手下:“全部围过来,不准让他走脱!”

一大群鬼子鬼孙不敢动。更惹得鬼王哇哇怒叫:“你们敢不听命令?要我剁了你们不成?”

刘吉见状哈哈狂笑:“什么鬼东西?冒充本王,还敢嚣张?他们是我手下,当然不会听你的!有胆各自大战三百回合,必叫你原形毕露!”

鬼王气得哇哇大叫,反而狂笑,道:“有种别走!”

话未说完,再次欺扑过来,绝招尽展。

刘吉自也不肯认输,凌空引掌,只打得难分难解。

但见招来山河怒啸,掌去风云变色,招招连招,早将两人身形化去,难分谁是谁非。

眼看五十招已过去,刘吉开始渐感压力,他想苗如玉已走远,现在开溜该是时候,于是突然喝叫:“快快快,刘吉那厮在此!”

他伸手往崖边指出,鬼王哪知险诈,回头想瞧,刘吉怎肯放过机会,喝地一声,功力运至极限,猛狠欺掌劈去。

鬼王眼看中计,待要抽身闪退已是不及,只好强逼功力硬接。

轰地暴响,鬼王闷喝一声,硬是被劈得弹射空中,刘吉见状,趁机复往上冲,哈哈谑笑:“手下败将!再吃两掌!”

他毫不客气,举掌即劈!

岂知鬼王虽被击中,元气仍在,突见他怒笑几声,身形顿扭,有若鬼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美女跪当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