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18章 仙泉——宝藏

作者:李凉

七日后,一行人穿过无数荒原、漠区,绕过青海,再转北,直入八宝河,终抵一不知名山区。

君书平见及一座似若黑熊伏立山形之高峰,始嘘气道:“就是那儿!”

刘吉引目瞧去,皱眉道:“似乎甚高,马匹恐怕上不去吧?”

君书平道:“马匹本就该放生,或者留在平野,待回来再取即可。”

刘吉道:“它们有如此听话?”

君书平道:“或许没有,不过此处常有商家经过,不愁找不到马匹。”

刘吉颔首:“那就放啊!”

君书平得到允许,始敢驱马进入山凹处,把马匹放了,顺便把马车藏好。

可是问题来了,如此两大箱食盐及腊肉,两夫妇如何扛得动?纵使扛得了,又如何能攀登高峰?

两人望盐苦叹,计划未免太过于理想了吧?

两人又不敢求助刘吉等人,纵使七夭七夜混得颇熟,可是想叫恩人扛东西,实在说不过去。

两人挣扎慾扛,却不断相视苦笑,简直自找罪受。

刘吉老觉两人怎会如此久仍未现身?连马匹都溜出来悠闲吃草,两人为啥不见?难道会开溜了?

但几日的相处,刘吉又觉得两夫妇不是这种人。

他忽而想及,莫要受到暗算才好,登时掠往山凹处。

乍瞧之下,却发现了两夫妇的窘境,亦自想笑而呵呵笑起,道:“你们当真要扛此盐上山?”

君书平干笑:“总得表示诚意,只是搞得太重太多,惹麻烦了。”

刘吉笑道:“既然同行,总该分点工作,咱帮你扛便是,反正练了武,这些算不了什么!”

李喜金亦赶来,见状,大言不惭说道:“两口箱子算什么?我足足可扛一只千斤石狮呢!”

刘吉引话而说:“那你就把它当石狮扛吧,然后爬到那黑熊大山如何?”

李喜金一楞,敢情话说多了,自找麻烦,不禁苦笑:“扛石狮爬山,倒是没试过,大少爷不怕我半路累死了。”

刘吉笑道:“放心,我对你信心十足。”

李喜金笑得更苦,这差事似乎推不掉矣!

君书平见他为难,自是困窘,笑道:“没关系,我们夫妇慢慢扛,仍能抵达地头。”

他和妻子终于挺劲,硬是把大铁箱扛于肩头,却已步伐不稳,汗水直冒。

刘吉见状,无暇再捉弄李喜金,笑道:“哪有让你们扛之理,那我们练功者岂非白活了!阿喜扛下一箱,我一箱,阿玉带着秦夫人咱们一并飞上去,一步一步爬,难道还要拖个十天八天不成?”

李喜金闻言,回应得令一声,立即接下秦玉秋肩头铁箱,甚且左手抛右手,好似在玩棉花球。

秦玉秋见状已道谢连连。

随后,刘吉亦接下另一口箱子,腾出左手,抓向君书平肩头,苗如玉亦扶往秦玉秋,三人大喝一声:“起。”

只见得君书平、秦玉秋被挤于三人之间已拖带飞行,一掠十数丈,再掠数十丈,简直如腾云驾雾,瞧得两夫妇目瞪口呆。

待进入山区,腾掠于山林险壁之中,果真如神仙游掠,直让两夫妇叹为观止,两人终于体会出练武之妙境,除了感谢之外,甚且想日后有机会,必定学它几招。

就此,五道人影有若飞鸟,直往森山险峰飞去。

照平常,君书平得花两天两夜方能攀登之峰,此时不到半日光景,已掠抵地头了。

君书平见及已至黑熊山之半山峰处,他指往那一片怪异白色有若银杏之山林,道:“就是那里,离野人巢穴不远了。”

刘吉闻言欣笑,立即将人带往该林,而后降落地面。

只见得此林树木租如腰标,叶若耳朵,另结桂圆般果实,却全部一片银白色,实是奇特极了。

苗如玉研究葯草甚多,却也未见过此树。

问及君书平,他亦不知,只道当地土人拿此银果化妆,倒是一张白脸,姑且叫它“白怖树”吧!

苗如玉自也想笑,采了几颗,试探之后,稍带毒性,也就留下,待有机会加以研究一番。

君书平则引领众人穿越山林,走往险径,终于找到一处甚是隐秘山洞。

他带人穿入,行约数十丈,一片漆黑,他有备而来,打亮火折子,再行秘道,似乎将近出口行约三数里,忽见阳光投来。

君书平这才吹熄火折子,笑道:“地头到了。”

刘吉等拭目以待。

君书平引入出洞。

豁然间,一片开朗,原始森林四处围绕,居中有座天然大石坪,坪侧清潭晶莹,小孩正在戏水。

那千年神木枝干上几乎筑有巢穴,该是土人居住房屋。

一切尽是天然景像,宛若远古山顶洞人穴居情景。

苗如玉乍瞧种种,稍带脸红,一群妇女竟然未穿上衣,露出结实胸脯,弹弹晃晃,甚是醒眼。

李喜金则是皱眉,直觉她们不穿衣服,那可能也未穿裤子,只用奇异树皮或枝叶罩佳下体而已吧?可惜妇女稍有暴牙,和中原审美的观念不同,勾起不了他的慾望,否则怎受得下。

刘吉瞧过之后,呵呵笑道:“原来土人是此形态,看来甚是随和,该无心机吧?”

君书平道:“他们是无心机,但有所坚持,就像仙泉,若非我耍了花招,酋长还不肯说呢!”

刘吉道:“什么花招?你变戏法?”

君书平道:“哪有花招,只是无意中给了酋长一条咸鱼,他竟然视若神仙。原来在此,盐巴和仙泉同等重要,后来他便同意和我交换了。”

刘吉呵呵笑道:“真是一地一宝,谁也不吃亏。出去吧。”

君书平顿首:“待会儿见着族人,要露出牙齿,好像咬牙切齿状,那是他们示好的动作。”

刘吉想笑:“咬牙切齿,竟然表示好意?”有点莫名不解。

君书平笑道:“的确如此,每个地方风俗不一样,准备好了?咱走了。”

待众人表示已准备妥善,君书平领着他们步入土人部落。

君书平等先是一阵呜呜轻叫,顿时引来土人,土人忽见生人,吓得抢惶失措,如猿猴般没命往巢穴躲藏。君书平赶忙要众人咬牙口齿,以表示善意,众人果然咬如猩猩,白牙龇露,想来即好笑。

土人见及露牙,情绪较缓和,这才开始听及君书平呜呜长叫,惊觉者亦开始呜呜叫起,不久,话声传开,有人赶忙跑入山林那头洞穴。

人尚未进入,已见着一位披着青灰长袍之老人,面相森严且带紧张地行来,他身后则挤着十数名手持长矛壮汉,似有敌对之意,

君书平表示那便是酋长,他赶忙露出牙,吱吱喳喳说了一大堆,大概是介绍的客套话吧!

酋长凝目注视君书平,他不断整理头发,且划着鱼状,总觉酋长不能悟通,干脆从腰带中抓出一条咸鱼来。

酋长终于恍然,哈哈大笑,转向手下,咯啦咯啦说了一大堆话,壮汉登时收矛,吱吱喳喳,笑牙顿展,只是日久未刷,黑黄居多。

刘吉瞧他们动作,忍不住咯咯笑出声音,岂知笑声方传出,登时吓得众人紧张地瞧了过来。

刘吉不觉一楞,转向君书平,苦笑道:“难道笑声也错了吗?”

君书平笑道:“你的笑声有若猫头鹰,他们会把你当成妖怪呢!”

刘吉皱眉苦笑:“这么严重,要是笑成叫春,岂非变成魔鬼了!”

君书平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只一声,他们仍未确定你是什么化身,我已说过是同伴,等把食盐、腊肉送给他们,大概也就没什么禁忌了。”

刘吉颔首:“这倒是好方法,贿赂是千古不变的好招数!”

当下他把食盐扛于地面,掀开盖子,向酋长咬牙切齿示好,随即指手画脚。

酋长半知半解,待经君书平解释他始敢往食盐行去,小心翼翼伸手抓出少许,吃它一口,终见灵葯般哗然惊叫。

李喜金复把第二箱扛来。放在酋长面前。

他先是吓了一跳,复见白盐,又欺身伸手抓来舔食,终尝盐味,更是兴奋,突然转向族人,哇哇怪叫。

霎见族人疯狂乱奔,东窜西窜于巢穴之间,方才躲入暗处之妇女,此时全部面带喜色蜂拥而出。

那激动之间,尖挺胸脯颤颤抖抖,倒让苗如玉更形困窘。

刘吉、李喜金则瞅目直瞧,暗叹还是生平第一次见着此种波波大阵,倒也是别具一番情景。

只是这群妇女比起中原人,姿色仍较逊些,倒未能引起刘吉想入非非。

他倒汪意到,这族群除了酋长较老之外,其他清一色都是年轻力壮者,实弄不清其他老人身在何处?

亦或根本没老人,酋长乃是得天独厚,故能当酋长?

等不及他多想,只见酋长已威风八面,要众人排成一队,然后一人抓一把白盐,加以发放。

果然惹得众人欢天喜地,不断向刘吉等人露出白牙。

他们自也相迎,然而三数百人下来,众人已咬得牙根生软。

好不容易,白盐发放完毕,仍留一大箱,酋长甚快叫人抬入洞穴,然后和君书平交头接耳,表示要设宴欢迎。

君书平本表示不必麻烦,刘吉却说既来之则受之,君书平只好答应。

欢迎晚宴设在平台上,架了火堆,一升起,土人怪舞即跳即吼。

这倒是小事,最让人恶心的是,土人有道名菜,原是野兽眼珠子,分明已发臭长虫,他们却视若美昧。

此道菜一端出,众人脸色立变,有的甚至捏起鼻子。

君书平无奈道:“这就是我不愿意设宴原因,如果不吃下它,那表示大大不敬,以后甭想和他们打交道了。”

刘吉苦笑:“可是真的很臭,而且还长虫……”

君书平道:“就把它当成臭豆腐吧!它倒是挺干净,未受到污染。”

说完,当真一口将大眼珠吞了,甚且咻出长声,让人听得打从喉咙发毛。

酋长见他吃得津津有味,登时击掌叫好,目光立即移往刘吉,支支吾吾,似也表示美味当前,别错过了。

刘吉转瞧君书平,皱眉道:“你不会觉得喉咙有虫在爬么?”

君书平笑道:“老实说,它的汁有些甘甜,吃起来别有味道。”

刘吉直叫恶心。

苗如玉已花容尽失:“阿吉,想想办法救救我啊!”

老酋长又在催促了。

刘吉实在没办法,心念一较,计上心头。

当下他哈哈笑起,向酋长比手画脚,突然把兽眼珠抛向空申,却暗用手法将腊肉捏成一团,待兽眼慾落地面之际,已靠近火堆。然庙猛地抢口接去,却利用快速手法,将兽眼打入火堆,再将肉丸吸人嘴,然后大口嚼起,直道好咸好咸。却也庆幸耍出此招移花接木之计。

老酋长不疑有诈,瞧他嚼得愉快,亦自叫好,大有剖心置腹之态。

接下来换李喜金和苗如玉,刘吉更是大方,将两人上抛之兽眼加以暗中吸下,换来腊肉丸,救了两人一命。

至于秦玉秋,在丈夫怂恿之下,也就大胆吞食,只不过呛得慾哭,连喝三大杯酒,方自压住气味。

土人见状,亦觉有趣,直表示,或许女人该吃小颗的才是。

灾难已过,众人应付式看完表演,迎宾宴终于散去。

土人开始回巢休息。

酋长则趁此把君书平找来,直道礼物收到,至于仙泉,可取两大箱回去,君书平欣喜不已。

酋长并特别交代,没有必要,不得乱饮。

君书平只要能取得仙泉,其他哪还茌乎,立即点头回应。

刘吉当然在旁,他虽然听不懂土话,但酋长摇手表示不能“饮”动作,他倒猜出了几分。

他不禁问向君书平:“他说什么不能喝?”

君书平道:“不是不能喝,只是不能多喝仙泉。”

“为什么?”

“大概太珍贯,多喝浪费吧!”

刘吉但觉有理,心念一转又道:“你问他,仙泉既然能长生不老,他为何会老?”

君书平顿觉有理,遂问酋长。

酋长呵呵直笑,表示他是一族之长,若不带点年纪,如何服人?他表示少喝仙臬,自能维持老态,他从不后悔,且又交代千万不能多喝。

刘吉从君书平口中得知,倒也认为酋长颇有智慧。

只是他又强调不能多喝,不知有何指示?难道真是珍惜灵葯之话?可系言语不通,猜之不透。

君书平表示现在能去吗?酋长并未拒绝,君书平大喜,遂向刘吉等人报喜,众人为早日见着仙泉。自是愿意。

于是众人告别酋长,随即穿往森林,寻那仙泉去了。

酋长见人消逝,轻轻一叹,望着天际,随又转向火堆行去,拿出卜封东西,丢入炭堆烧去。

他似有难解之题,想求助天神吧!

刘吉、李喜金、苗如玉三人。在君书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仙泉——宝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