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01章 少林留级生

作者:李凉

洛阳,古称洛邑。

战国时以在洛水之阳,更名为洛阳,延用至今。

洛水由西而东,绕经洛阳城南。

两岸杨柳依依,河中水波荡漾,地境清幽,不禁让人想起三国时代,洛神甄后之凄美爱情故事。

然而这凄美爱情故事,似乎只对某种风雅文士较为有效,对于一般世俗之人,多少缺了些劲道。

洛水河畔,此时正有位年轻少年,漫不经心垂钓着。

或许河水太清,抑或日当正空,纵使水中游鱼成群,却不见鱼儿上钩,兀自在鱼饵旁晃来游去,让人瞧得颇为瘪心。

青灰布衣年轻人直皱眉头,眨着灵动眼珠儿,懒散说道:“鱼儿,上钩吧!可怜我刘家家道中落,今儿没你们加菜,日子又难混啦!”

他说的漫不经心,然却又颇多感慨。

日子似乎就这样一天熬过一天。

钓鱼似乎成了他唯一支持家道的方法。

鱼儿仍不理会他的呼唤,几自晃来游去,那模样似乎耍着这小子玩玩。

小伙子仍不在意,眼看喊了几声,鱼儿根本不理。

他已淡声说道:“随你们吧!看来你们都是色情鱼,暗恋着甄后这个大美人,不肯跟我走,但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啊!”

说完,他不再理会鱼儿,开始找向四处。

他选了左侧较为平坦处,倒了下来,准备闭目养神,右手稍稍抖着鱼竿,喃喃念着:“上钩吧,上钩吧……”不知不觉中似乎已渐渐入睡。

只见得他呼吸开始均匀,规律地一呼一吸。

微风吹来唰唰响声中,只见得柳条轻摆甩动,有的甚至甩向他脸面,年轻人似乎察觉,又似乎不知不觉。他稍稍偏头,而后轻轻呼气,凑巧地将柳条吹弹回去。

就此轻风拂拂而来,轻轻呼吸又把柳条吹弹回去,如此来来去去,倒像柔软摇篮晃来晃去,形成一副有趣画面。

年轻人始终末醒。

右手握着鱼竿渐渐靠于岸边,似乎当真已入睡。

这种日子,他似乎已过得太久而觉得甚无聊而无奈,一副家道中落的无奈子弟……

然而,说起刘家,数年之前在武林中赫赫有名!

七、八年前,江湖中、武林中,听及江湖急救站,无不竖起大拇指说声了得,尤其是当家神仙无影刘千知,一身武功简直出神入化,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

最让人尊重的是刘干知爱好和平,不愿杀生,故而设立了急救站,不论黑白两道,只要每有危急之事,必定加以解救性命,十数年来,不知救过多少条性命。虽然,其中也有不少万恶之徒,但刘千知认为人性本善,纵使万恶之徒,也有悔改一天,故而每有解救恶徒之时,必定加以规劝。

尚然,有的能及时悔悟,那就最好,若无法挥悔悟,也就由他去了。

因为他憩,对于恶徒,救他一次,那是尊重生命,至于恶徒不再悔改,以后遭到报应,那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由于黑白两道。受刘家恩惠者不计其数,故而日后渐渐形成,只要刘千知现身,也不必以武相斗,武林中人自动给面子,必定饶过迫杀之人,有任何恩怨,下次碰头再说。

久而久之。无形中更添加了刘家神秘色彩,以及无限扩张的权势……直到数年湔,叱咤武秫的刘千知突然失踪于江湖,直到现在,音讯全无,刘家因而家道中落。

年轻人正是刘千知唯一爱子刘吉。

当刘千知失琮之时,他只七岁左右。

而且被送往少林寺当小和尚。

原因是刘千知明白少林乃武学根源,他和少林长老无界和尚相交莫逆,便将儿子送入少林。

他希望无界和尚能开启儿子慧根,以及打好武学基础,以便将来继承自己衣钵。

然而刘吉似乎被取坏了名字,刘吉又名留级,他就像一名留级生,光是在少林,一本《金刚经》和五形拳,平常人一年之内自能大功告成,他却足足留级七八次,学了七八年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于是少林终于传出一名留级和尚,为少林凭添几许戏剧色彩。

刘吉始终无所谓。

他始终露着憨中带甜笑容,漫不经心混过八年岁月……

直到有一天,无界和尚向他说明,掌门及几位长老开会一致通过,少林实在不适合有位留级和尚,七八年修不出一套五形拳,言中意思大概要开除某人,此时刘吉、无界和尚突然相视仰天长笑。

就此,刘吉一路笑出少林寺,听者莫不觉得刘吉乃是解脱而长笑,亦带着聪明人笑白痴般陪他笑上一段路程,终究曲终人散……

那已是半年前之事。

直到刘吉回到刘家,方知父亲失琮之事,他颇为椋讶,亦想重振急救站雄风,以及打探父亲下落。

然而母亲阻止打探其下落,刘吉只好努力想将家业发扬光大,然而少林留级生己传遍武林,甚至成为刘家笑柄——聪明父亲生出笨儿子,终被看笑话者理出一套消遣话题,刘家生意当然差劲!

武林急救站终在武林中成为过眼云烟。

然而对于十六岁不到的刘吉,他根奋不在乎,他仍自一副认真想继承衣钵模样,只可惜,生意老是不上门。

如此坐吃山空之下,竟然连三餐加莱都得靠河水游鱼才行,刘家实是一年不如一年,刘吉当真笨吗?

其实他一点都不笨,而且是绝顶聪明。

老实说,刘千知武功已经独步江湖,早在刘吉出生不久,已将其打好武功底子,而且照他武功造诣。教出一个杰出儿子并不困难,只是他更明白少林易筋经能让儿子脱眙换骨,这才是他送儿子迸少林寺的最大原因。

无界和尚正是易筋经修为最高的一位,由他传授,当然最为恰当不过。

可惜易筋经乃少秣不传之秘,除了长老级以上有资格研究外,其他小角色只有闷着心情干瞪眼的份儿。

刘吉这小和尚又怎能沾上边?

然而无界和尚还是卖了刘千知面子,倾衷相授,刘吉果然不负所望,在短短七八年之内,把易筋经背得滚瓜烂熟,其至还练了六七分火候,如此造诣,就连无界和尚皆诧讶而自叹弗如。

既然已经学得易筋经功夫,对于五形拳这三脚描招式,他当然漫不经心。刘吉甚至胡乱发明一套,那威力可比五形拳高超许多。

老实说,他虽留级七八次,但每次对打拆招,败在他手下的长辈可不在少数。

可惜少林弟兄一向食古不化者居多,见其乱招烂打,就算得胜亦自斥责不规不矩。且在无界和尚一再告诫之下,刘吉只好乖乖当留级生,七八年来始终不渝。

当然,他现在有些后梅,让留级生“威名”传出江湖,害得刘家名声受挫,想重震雄风,倍感辛苦。

尤其,母亲似乎不大愿意再让家业兴盛,老说树大招风,能安安详详过活,才是真正生活,惹得刘吉不知该如何抉择才妥。

不管如何,日子仍得过下去。

刘吉仍自躺在杨柳下做他南柯一梦,希望梦酲,一切变得特别如意!

柳条仍甩着,他仍轻轻呼气,吹着柳条免沾脸面,那正是易筋经中归元吐纳法,越是吐气,越能训练体内气息贯穿四肢百骸,对增进功力自有莫大助益。他已经练了七八年,熟练得随时可练习地步。

不知过了多久,鱼儿始终未上钩,他那呼吸吐纳仍自规则有律,时间分秒流逝。

但对于无所事事者,似乎永远觉得时间太长,太多……

又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太阳渐渐西斜,刘吉始终未醒。忽然有声音传来,淡淡地,却听得清清楚楚:“阿吉……生意上门啦……”

只见得一位汉子沿着河岸奔来。瞧他一身带劲肌肉,似乎勤于锻炼身躯,奔跑速度不慢,功夫亦有几下子吧。

他叫李喜金,年长刘吉两岁,乃是刘家老仆李平安收养的义子,年少时曾和刘吉玩伴一阵。

两人感情甚笃,纵使刘家家道中落,李氏父子仍对刘家忠心耿耿,实是不可多得。

李喜金年约十八左右,喜理平头,浑浑壮壮,憨中带着精明。

且他全身是劲,似乎永远精力充沛,从无累倒一刻,偶让人觉得他是位最佳跑腿者

或许刘家够穷,他身上那件麻粗布衣补丁连连,甚至连袖子皆无,然而他似一点也不在乎,仍自带劲奔来。

连奔数十丈,忽见刘吉身形,已自欣喜叫道:“阿吉,生薏上门了,大生薏十两银子一趟!”

忽闻十两银子,刘吉目光顿亮,猛地坐身而起,瞧向李喜金,急道:“啥事?谁肯出价十两银子?”

李喜金边奔驰边喘息笑道:“东城洛阳王的女儿求救!”

刘吉眉头一挑:“洛阳王的女儿?杨依乔还是杨依人?”

李喜金道:“杨依人!”

刘吉更皱眉:“这难缠家伙,找我们准没好事!”

李喜金笑道:“看在十两银子……已经很久没出差了!”

刘吉轻轻一叹:“说的也是,姐姐不去吗?”

李喜金道:“杨依人指明要你去!”“我?”“正是,只有你去,才能领到十两银子!”“干嘛一定找我?”“不清楚!”“她可说要急救站?”

“没说!”李喜金道:“她只说一刻钟之内不赶到,生薏即泡汤!”

“这么急!”

“当热急!”李喜金笑道,“武林急救站专救人命,不急行吗?”

刘吉哦了一声,自嘲笑道:“说的也是……那……”还在想如何安顿钓竿。

李喜金急道:“快走吧,剩下半刻钟不到哩!”

刘吉自觉时间紧迫,再哦一声,人立而起,转瞧水中游鱼,瞄向那条白中透青灰的鱼说道:“就是你带头作怪,早回天国早投胎啦!”

说完,鱼竿一抖,只见得丝线顿卷,不知怎么,竟然卷住鱼全身,就这么揪起,鱼儿足足小臂粗,却不再挣扎。

他叫声走,立即引着李喜金往回奔去。

李喜金睁大眼珠,惊喜道:“阿吉,你刚才用的是何功夫?”

刘吉笑道:“凌空摄劲吧!”

李喜金道:“要学多久?是不是易筋经绝活?”

刘吉笑道:“差不多,但不能说是易筋经绝活,切记要说是‘留级神功’,是刘家自己发明的!”

李喜金笑道:“知道啦!要学多久?”

刘吉笑道:“照你的资质,三年吧!”

李喜金闻言连连点头:“三年……不长,不长,少公子肯教我吗?”

刘吉笑道:“当然,不教你,刘家哪来大臣可用?”

李喜金霎时心花怒放:“说的也是!我就知道跟在刘家,迟早会再风光!”喃喃念着三年三年,更是心满薏足。

刘吉仍自报以微笑,但心头却盘算着这门功夫似乎不适合他练,那除了内劲,完全在于巧劲。

他却是粗枝大叶之人,应该练些猛劲功夫,较能收效吧?

盘算中,两人自知时间紧迫,猛地往洛阳城奔。

及进城门,来不及返回家中,将鱼儿放妥,便自提着往城东洛阳王豪华宅院奔去。

两人急劲而奔,穿过数条大街小巷,终于抵达一座有若帝王府般豪华宅院前。只见得红门耸天,气派非凡,门顶桌大红底金字写着“洛阳王”雄浑三字,更见神威,门前四名壮汉中卫,说它有若王候府亦不为过。

洛阳王本名杨三羽,一身武功造诣甚高,多年来屹立江湖不倒,二十年前落脚洛阳,在此生根。

日子一久,徒众超过千人,气势凌驾洛汨知府甚多。

且在武林立过万儿,可说逢源于黑白两道,俨然一方霸主,其势力自是不可小视。

洛阳王育有一男两女,杨超、杨依乔、扬依人,兄妹个性各异,此次求救者正是泼辣任性的三女杨依人,却不知她有何急事想求救?

刘吉和李喜金同时赶来,往里狂奔,己让两人汗流浃背,满脸水珠,两人撞及正门,边抹脸面边笑着,正准备说句及时赶到,岂知守卫发现有人莫名闯来,以为寻事者,已是刀剑尽出,冷沉拦来。

一名头领斥道:“何方小子,敢来此惹是生非?还不快快想去,休怪我不客气了!”利剑一抖,剑气逼人。

刘吉见状,自知误会,便挤出笑脸,憨声笑道:“不是惹事,而是救事!我是武林急救站的继承人,你看,这是令脾!”

从腰间抓出一面写有“救”字之铜脾,又笑道:“是你家三小姐求救,我们及时赶来!”

李喜金亦笑道:“对对对,急事,还请几位通融,带路如何?”

那头领一皱眉头,“武林急救站”一时想不出名堂。

忽有一名守卫瞄着刘吉那憨中带甜邪脸容,猛地怪邪笑起:“你就是少林留级生?听说你练一套五形拳还被留级七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少林留级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