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21章 古宅

作者:李凉

西郊外,近山区,一片茶园。

茶园业已荒芜,显得苍凉。

茶园深处,一栋古宅若隐若现。

古宅建筑有若酒楼,若是全新,必定豪华,可惜已斑剥甚久,显得老旧,但古朴风韵犹在。

几层建筑,颇有架势。

门前本有旗台,只剩长竿,接着破旧灯笼,随风飘甩。

一股落漠孤寂隐隐泛出。

灯笼犹可见及“茶”字,大概此楼原是卖茶之用。

大门旁果然嵌着一青石园,显有“天茶楼”三字。

可惜石匾旁又加两张本是红纸,却贴得发白之字条,写着“今天不卖茶”,以及“拒绝借宿”两句。

高化龙回想童年,此处曾盛极一时,自己倒不时溜来戏耍。

他还记得茶王李元化所种之茶,远近驰名,但李元化一死,此楼立即没落,一直到现在,已乏人问津。

刘吉第一次见比捂桐还高之茶树,就在门口,枝干足足有腰身这么粗,恐怕有数百年了吧!

无暇回味,胡一鸣已敲向大门两个铜环。

“咔咔咔”,脆响声传出。

门内立即应声:“谁?”粗沉有若中年人。

有人回话,胡一鸣倒是吃惊,立即示意田叶青。

田叶青登时应声:“是我,田叶青!”

那声音更沉道:“是田大夫!”

脚步声立即传出。

那步伐似若酒鬼,叭叭重响,让人闻来身形亦跟着发晃。

叭叭叭叭几声,停在门前,大门未开,酒气立即冲鼻,众人为之东张西望,里头果真住个酒鬼?

门扉终于打开了。

众人立即见着这个酒鬼!

只见一副老态,头发乱七八糟,胡子亦乱七八糟,一身青布衣衫邋邋遢遢,尽是酒渍,宛若街头流浪汉。

唯一干净者,大概是手中抓着那瓶酒吧!

里头未点灯,所有门窗全封起来,还糊厚纸,一片阴森黝黑,说它阴曹地府,也没有人会反对。

两眼却血丝满布,很难把他和活人想在一起。

田叶青怔诧道:“你的脸怎变得如此之白?”

比起上次,简直无法想象。

那人哈哈醉笑:“我白?不是越白越美?我喜欢白,越喝就会越白!哈哈哈哈!”又灌几口酒。

刘吉问向田叶青:“他就是……”

田叶青默默点头。

刘吉征询意见般瞧向高化龙,他亦点头表示错不了。

刘吉道:“他以前就醉成这个样子?”

高化龙道:“以前潇洒得很,而且喝酒甚有风度。”

刘吉轻叹:“时隔几年,全变了样,幸好你却还认得!”

高化龙道:“我是看他眉毛尖长,和老虎差不多,才作此判断。”

胡一鸣桄然:“我也看出来了,他的确是西门玉虎没错!”

刘吉道:“看来他跟钱老头差不多嘛,都是老头一个!”

高化龙道:“以前他是比钱老爷年轻甚多,那时或许保养好,现在沦落市井,自然老化了。”

西门玉虎此时已眯着醉眼瞧向众人,笑的甚邪:“哇哇哇……来了不少客人……”醉中带着醒意,转向田叶青:“这是……”似有难言处。

田叶青笑道:“有点儿事,就过来了……”

西门玉虎怪笑:“找我的,准没好事……”瞄向众人,打量什么。

刘吉凝视着他,含笑道:“老头,年纪不小了吧?”

西门玉虎叹笑道:“很少人叫我老头,不过,算是很多啦,对于现在的我来……”神态有些怅凉。

刘吉道:“今年贵庚?”

西门玉虎道:“有必要知道吗?……三十七八吧?”

刘吉皱眉道:“这么年轻?”

西门玉虎道:“怎么?这副长相,一定得五六十岁才行?”

刘吉笑道:“不错,这很容易引人误会!”

西门玉虎道:“你认为我在说谎?我又不是女人,怕什么?几年前,他们全说我三十岁不到呢!”

哈哈怪笑中,又灌了几口酒,感慨又道:“只不过短短的三年,我竟然会老了二十来岁!”

刘吉道:“你自己都没察觉?”

“那又如何?”

“你似乎心已死!”

“死了!是死了!”西门王虎惟声更叹,烈酒猛灌。

刘吉道:“你还念念不忘几年前那件事?”

西门玉虎哈哈怪笑:“是吗……你似乎比我更难忘记那件事。”

刘吉默然不语,凝目瞧他表情。

西门玉虎怪笑后,又是一声轻叹:“其实我已经想尽办法在忘记那件事!结果还是忘不了!”

刘吉道:“你喝酒,莫非也是为了忘记此事?”

西门玉虎稍稍颔首:“这本是个好方法,可恨最近渐渐失效……”

“麻痹了?”

“或许是吧!”

西门玉虎笑道:“也可以说,我酒量越来越好了!”

他瞧向众人,忽然想到什么,哈哈一笑:“远来是客,怎好立在外头,请进!别的没有,烧酒倒有几壶。”

说完招招手,先行回坐厅前那张唯一较干净的四方桌。

桌上摆了一大坛酒,他想想,往左墙原是茶柜处,抓来大碗,摆于桌上,便斟起烈酒,五六碗全斟得满满。

众人坐于桌前,似乎总觉不甚卫生,没有人举杯饮酒,却闻得酒香四溢,倒是陈年佳酿。

此屋原是品茶之楼,设计有若客栈饭馆,可惜已没落,桌椅尽收于四角,沾染尘垢,蛛网。

就是楼梯的扶手,也全是脏尘,宛若荒宅,让人觉得有若身处鬼屋之中。

西门玉虎举酒相敬,先干为敬,众人只作样子打发过去。

他却不在乎,淡淡笑道:“大老远跑来,只对我的过去感到兴趣?”

西门玉虎道:“换做你,你敢吗?”

“呃……不敢!”

刘吉笑道:“哪是找死!”

西门玉虎叹声道:“所以我不觉醒都不行!”

刘吉道:“那许素贞呢?”

“她?”西门玉虎一愣。

刘吉道:“你就如此甘心放弃?”

西门玉虎轻叹:“算了,女人要走,谁都留不住,何况我输了如玉庄,她根本不会再跟我……”

刘吉道:“你认为她爱慕虚荣?”

西门玉虎道:“至少她已经嫁给钱老头,足足大她三十岁的老头!”

想及痛心事,他又猛灌烈酒。

刘吉皱眉道:“看来,你似乎越喝越醒,千杯不醉!”

西门玉虎道:“我还能醉吗?一醉输掉如玉庄,再醉岂非输掉性命?”

刘吉道:“会珍惜生命者,总算还有救!”

西门玉虎帐笑:“可惜有时候活着还比死了难熬!”

刘吉道:“你看来就是那种人!”

西门玉虎道:“我希望我不是!”

“可惜你就是!”刘吉道:“所以我得问明白,你方才所言,完全是真话?”

西门玉虎一愣,随即说道:“我已经落魄到如此的地步,已是众人皆知之事,有何好隐瞒?”

刘吉道:“包括陌生人?”

西门玉虎道:“对你或许陌生,但那两位,我一点也不陌生,你是他们伙伴,而且一直在问话,当然关系匪浅,我该知道你来路,用意。”

胡一鸣、高化龙一愣,同声道:“你已知道我是谁?”

西门玉虎道:“知府贴身保镖,秘密总捕头胡一鸣!快剑庄少庄主高化龙,我说得没错吧!”

胡一鸣满意笑道:“难怪你有问必答,敢情是认识我胡某人!”

西门王虎瞧向刘吉,淡笑:“却不知这位……这二位……”转瞧苗如玉和李喜金二人。

刘吉道:“在下刘吉,两位是我友人。”

高化龙道:“或说神幻无影刘千知之子,你更能明白。”

“刘千知之子?”

西门玉虎目光闪动,难得露出一抹惊诧笑容:“难怪高兄如此尊重,原来来头不小啊!贵客光临,实在得敬上三杯!”

说完,举酒先敬先饮,咕噜咕噜,足足喝下了一大瓶,却不见醉意。

刘吉意思意思喝一口,倒见香醇,道:“如此美酒,这样喝法,不怕遭塌?”

西门玉虎笑道:“别的没有,像这种酒,地底埋了最少千百坛,呵呵,该是老祖宗替我省酒钱才埋的吧!”

刘吉笑道:“有机会倒想喝个够!”

“现在不行?”

“有人在此,你说行吗?”

“呃……想必有事?”

“不错!”

“专程找我有事?”

“不错!”

刘吉道:“我们有些问题实在无法解决,所以想前来请教。”

西门玉虎道:“看在武林奇人刘千知分上,我有问必答,知无不言!”

刘吉道:“这么真诚?”

西门玉虎道:“那是先见之明,我这能耐,想瞒武林奇人,那是做梦,干脆大方一点了。”

刘吉干笑两声:“呵呵言重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啦,这就请西门兄回答。自从那一夜赌输如玉庄之后,你到哪里去了?”

西门玉虎道:“什么地方也没去,就躲在这里!”

“哦!”

“老实说,当时的我心灰意冷,脸面己无光,除了躲之外,难道还在外头让人家看笑话么。”

想及往事,西门玉虎不胜唏嘘。

刘吉道:“有人却说你远走他乡!”

西门玉虎道:“没这回事,我还有祖产,怎可能一走了之!”

“当真如此?”刘吉不禁转向田叶青,想征得答案。

田叶青紧张地道:“他明明远走他乡,我亲眼所见,几天前看病,他也说过刚回来不久的!”

西门玉虎道:“我总得去收田租吧!除此之外,从未离开这里,公子不信,可以问问附近居民,看看是否认得我这酒鬼妖道!”

刘吉道:“为何叫你妖道?”

西门玉虎道:“有时我习惯穿大袍,又不扎紧,有时喜欢手持木剑乱耍,他们便叫我妖道。他们说我这里是鬼屋,我干脆装道士驱鬼,久了,便叫开了。”

刘吉瞧他一脸鬼样,倒也相信此屋不闹鬼都不行。

他问道:“你去收田租,要多久?田产在哪里?”

西门玉虎道:“石湖那头,来回不到十天,少侠只要去问西门王产业,立即就会明白。”

胡一鸣皱眉道:“原是西门王,当年猛将,晚年退休,受封不少土地……”暗道,可惜已被败得差不多了。

刘吉道:“我倒非怀疑你没田没地,只是田大夫说你三年前已离家出走,两月前才回来,我不知该信谁的?”

田叶青急道:“西门玉虎,你那天明明如此跟我说过的。”

西门玉虎皱眉道:“有吗?我何时跟你说过什么?”

田叶青道:“你生病时,到我葯铺取葯,还请我喝酒,难不成你全忘光了?”

西门玉虎道:“哪有忘记,我们还在附近天香楼喝得过瘾,就是没提过我离家出走一事。”

田叶青急道:“我看你是喝醉了,忘了!”

“怎会醉?我还记得喝去两瓶烧刀子,一瓶女儿红,叫了五样小菜,最后还加了一道糖醋鱼肚,你还说好吃极了,我怎会记错?”

田叶青道:“喝了三大瓶酒,还不醉,我只喝两杯而已!”

西门玉虎笑道:“那叫什么大瓶?酒楼的酒瓶简直比杯子还不,加在一起,远不如两大碗,凭我现在酒量,会醉?实在有点想笑掉大牙!”

田叶青道:“可是你明明走路东摇西晃,那是醉步!”

“嘿嘿,醉步使人舒服!”

西门玉虎道:“那是我的习惯,试问,我若醉了,怎会自己去结帐,二两八钱,我给了,五两银子,掌柜要找钱,我说不必,他便再送三瓶女儿红,走到路上,有个小鬼在卖糖葫芦,一支三分钱,我买了二十支,六十个子儿算得一清二楚,然后,要他送给其他小鬼吃,落个皆大欢喜,你说,我是醉了?”

田叶青为之一愣!

没想到他记得如此清楚,这根本非酒醉者所能办到的事啊!

刘吉瞄向田叶青,似笑非笑道:“他说的可是真实?”

田叶青无言颔首,嗯了一声。

刘吉转瞧西门玉虎道:“当时你和他聊些什么?”

西门玉虎道:“什么也没说,照我记亿,只聊些伤寒、戒酒之事,他倒希望我能戒酒,还有……”慾言又止转瞧田叶青,不知该不该说。

田叶青冷道:“有良心,便把实话说出!”

西门玉虎道:“你当真愿意?”

田叶青冷道:“在此地,我没什么不可告人之秘!”

西门玉虎道:“既然如此,我便放心直言了。”考虑着该怎么说。

刘吉道:“敢情你们还有秘密?”

西门玉虎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而是一种协定而已,他出钱租我一间房子,要我替他做些事……”

田叶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古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