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22章 老狐狸

作者:李凉

回到如玉庄,胡一鸣急着想把田叶青押往衙门治罪。

刘吉却表示暂时押在秘室里,毕竟钱家尚未报官,而且,他仍有事待澄清。

胡一鸣无话可说。

高化龙亦表同意。

业已劳顿一夜未眠,刘吉劝两人回去稍作休息,养足精神再来。

胡一鸣、高化龙二人但觉应该如此,遂交代刘吉办理一切,先行告退去了。

金三元想把田叶青押入秘牢,刘吉却阻止,并支开他,表示要单独问话,金三元只好进去。

刘吉把人带到书房,始将田叶青唤醒。

田叶青一有知觉,已然悲叫他不是凶手。

刘吉笑道:“稍安匆躁,一切好说话!”

他坐于书桌背后那张太师椅,舒舒服服晃起来。

田叶青挣扎爬起,喊冤一阵,终见书轩只抵刘吉、苗如玉、李喜金三人,总觉三人较可信。

于是他跪下,泪水涕流直拜叩道:“小的真的没杀人,还请少侠明查秋毫,还我清白。”

刘吉道:“我是很想还你清白,可是证据显示如此,叫我如何信你?”

田叶青道:“这分明是栽赃,我根本没养那毒蜂!”

刘吉道:“照你这么说,西门玉虎为何要栽你赃?”

田叶青道:“因为他做贼心虚,我却是那个替死鬼!”

刘吉道:“你怎如此肯定他就是凶手?”

田叶青道:“凭他的仇恨还不够?何况蜂窝就在他家啊!”

刘吉道:“钥匙却在你身上。”

田叶青道:“那是他偷偷栽赃!”

刘吉道:“在这么短时间之内放到你身上?何况当时我根本未见着他近你身!”

田叶青道:“这是有计划的栽赃,他早就准备妥当事先藏于我身。”

刘吉道:“连那葯丸一起栽赃?”

田叶青道:“不错,还请少侠明查!”

刘吉道:“就是栽赃,他又怎知你会去那茶庄?你若是不去,他诡计根本就无法得逞的。”

田叶青道:“这是连环计,只要把许素贞扣住,我一定会出面,当时除了西门玉虎,我又能说谁有嫌疑,他早算准这点,才设下一连串圈套!”

刘吉喃喃点头:“这倒是颇有道理……”

田叶青泣声道:“草民一向安贫乐道,不谋他求,又怎会惹上杀人罪嫌呢?还请公子查明,还草民一身清白。”

刘吉道:“我会查明,只是此案太过复杂,你已经涉嫌,就安分点,有什么说什么,全力配合,我保证在未弄明真相之前,不让你受到刑罚,你好自为之。”

田叶青拜礼:“多谢公子照顾……可是草民真的毫无杀人动机啊……”

刘吉道:“你唯一动机是在许素贞身上,毕竟他是她青梅竹马情人。”

田叶青轻叹:“我自知高攀不上,又怎会强求啊!”

刘吉笑道:“希望一切如你所说,阿喜,带他到金总管那儿吧!”

李喜金颔首,终把人带走,临行,田叶青仍磕头不断,除了谢恩,还想表示清白。

苗如玉瞧来心酸:“他真的会是杀人凶手?”

刘吉神秘一笑:“当然不是!”

苗如玉一愣:“你已知他不是凶手!”

刘吉笑道:“如果这浑小子即能杀死老狐狸,那天下岂非全是混蛋!”

苗如玉淡淡笑起:“你看出什么?”

刘吉道:“一团谜,诚如田叶青所说,陷阱一大堆!”

苗如玉道:“照你这么说,老狐狸根本没死了?”

刘吉道:“他要是这样就死,也不会被我老爹看中,列名七大恶之中。”

苗如玉道:“可是这滩血,还有无头尸,又如何解释?”

刘吉道:“老套做法,他想抽身,总得找人顶替,如此而已。”

苗如玉道:“既然如此,他为何要嫁祸田叶青和许素贞?”

刘吉道:“这就得当面问他了,我只知田叶青不是凶手。”

苗如玉道:“如果老狐狸役死,当然没凶手了。”

刘吉道:“错了,凶手仍在!只是可能杀错人而已!”

苗如玉道:“杀错谁?”

刘吉道:“那假冒者,也就是那无头尸。”

苗如玉道:“凶手又是谁?”

刘吉邪邪一笑:“难道你没看出来,今日事情,只有两位当事人?其中必有一位说谎,他可能就是凶手。”

苗如玉道:“西门玉虎?”

刘吉笑道:“既然相信田叶青无辜,只有找他顶替啦!”

苗如玉好奇道:“你是如何看出,西门玉虎便是凶手。”

刘吉道:“因为那些毒蜂,根本就是他所养的。”

“怎么说?”苗如玉不解。

刘吉道:“猜的!”

“猜的?”苗如玉想笑:“猜的怎能拿来当证据。”

刘吉笑道:“有时候,往往先猜中,再来找证据不迟。”

苗如玉道:“我还是满头雾水,愿闻其详!”

刘吉笑道:“如果凶手是田叶青,他会那么笨到亲自带我们去拆穿他把戏?”

苗如玉道:“或许他以为能嫁祸成功!”

刘吉笑道:“凭他也想跟西门玉虎斗!”

苗如玉道:“的确斗不过,只是要指认西门玉虎是真凶,没有确实证据是不行的!”

刘吉道:“一定会找出,只是……有些问题更复杂……远比逼出他是真凶重要!”

“什么问题?”

“比如说,若老狐狸没死,这其中又隐含什么阴谋。”

苗如玉恍然:“也就是说,老狐狸也有阴谋!”

刘吉道:“可能吧,我总认为其中必有原因!”

苗如玉道:“你想到什么?”

刘吉道:“或许咱们可假设,老狐狸发现有人要杀他,故而把我们找来斗那凶手,来个两败俱伤,他则坐收渔翁之利!”

苗如玉道:“若真如此,他的确是老狐狸,咱们夹在中间,的确不好办事。”

刘吉道:“所以说嘛,其中蹊跷未弄懂,光找凶手,对我们不一定有利,何况问题仍多多……”

苗如玉道:“还有问题?”

刘吉道:“不错!西门玉虎在三年前输掉如玉庄,可是当时钱多财无精打采早就被我爹关在齐云堡,他哪有时间偷溜出来赌博!”

苗如玉恍然:“对呵!难道西门玉虎说谎!”

刘吉道:“他若说谎,怎连田叶青、高化龙等人都知道此事?可见赌博之事,千真万确!”

苗如玉道:“你是说,另外有人顶替钱多财?”

刘吉道:“也可以说钱多财在假冒这位钱老爷!”

苗如玉皱眉一笑:“看来事情果真越来越复杂啦!刘大神捕,你觉得该从何下手?”

刘吉苦笑:“我们目的是在找出真正钱多财,他却是只老狐狸,难缠啊!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想出好方法,实是头疼。”

苗如玉道:“那只好装不知,先把西门玉虎解决掉,问题越来越少,他自然会得意志形而现形。”

刘吉轻轻颔首:“不错,这是目前唯一路子!”他拿出西门玉虎所留字条和那本账册,仔细比对似在找寻什么。

苗如玉道:“你这是……”

刘吉道:“比对笔迹,可惜不大一样,我原以为西门王虎和老狐狸可能是同一人,现在得重新推断。”

苗如玉怔愕:“你怎会如此假设?”

刘吉道:“老狐狸想掩藏形踪,任何手段都使得出来,他亦有可能自导自演此剧,毕竟他易容功夫,已从君书平夫妇身上得到印证,他可以易容成任何人,在耍我们!”

苗如玉登时紧张,四处张望,回瞧刘吉,干笑道:“要是他扮成你,我可就要倒大楣了。”

刘吉笑道:“我岂是随便可扮者!何况我们是他目标,他该留些空间让我们表演吧!”

苗如玉笑道:“说的也是,谁想冒充你,我一定第一个拆穿他!”

刘吉邪笑:“怎么猜?叫他吻你,以此证明?”

苗如玉瞄眼窘斥:“正经些,咱们可还在办案。”

刘吉邪笑:“再正经,也没有比此事更正经了吧!”

苗如玉更窘,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都已快被整死,还有心情想入非非,害不害臊?快办正事,否则……”

“否则如何?”

苗如玉一时答不上口,窘斥道:“否则我从此离你三百丈,让你连影子都见不着,行了吧!”

刘吉皱眉:“这倒是严重处罚!好吧,认真便认真!”

当下收起帐册和字条,道:“咱们这就休息,准备夜探西门玉虎,看看他耍何把戏,这够正经了吧!”

苗如玉颔首一笑,道:“这才像话!”但觉自己威力仍够,甜蜜于心。

未久,李喜金返回,三人找了客房,径自休息。

二更未到。

刘吉领着苗如玉、李喜金已潜往西郊茶园,想摸西门玉虎的底子。

三里路,眨眼即至。

冷月青森,寒星黯投,古宅映着青白,门前破灯笼随风咔哒咔哒摇摆,凭舔几许鬼气。

此时说它是栋鬼宅,决没人反对。

刘吉潜往古宅,四处转寻,并无动静,遂交代苗如玉、李喜金躲在暗处监视,看看有无异状,自己则掩门而入。

里头一片漆黑,除了酒香,另有一股杉香味,那正是驱毒蜂之最佳味道。

刘吉走向桌前,发现那坛酒并末喝光,甚至另有数碗留在桌上,它原是西门玉虎斟给众人喝的。

刘吉暗道:“难道他不在?趁我们离开,他也走了?呵呵,这样也好,可自由自在大搜查!”

当下他潜搜四处,并无结果,随即登楼,探向那间毒蜂巢,可惜味道仍在,却空空如也。

那杉香味更浓,却找不出源头,大概被人散成粉末,落个无迹可寻。

刘吉搜不出名堂,稍失望,只好返回大厅,正愁该如何接下去搜索之际,苗如玉已溜进来,低声急道:“阿吉,有新发现!”

“哦!”

刘吉赶忙跟她跳出外头,往屋后那小山丘掠去,苗如玉指着一处矮茶丛,道:“看,真正杀人蜂!”

刘吉仔细瞧往地面,果然见及一只拇指粗,全身漆黑,脑袋泛黄线之杀人蜂,往地底钻去。

刘吉欣甚道:“敢情蜂巢在地底?”

苗如玉道:“恐怕是秘室,杀人蜂一向不喜欢闷在泥土中,它们喜欢较大空间,可以自由飞来飞去。”

刘吉眼睛一亮:“既有秘室,那好办!”

当下,他小心翼翼找寻,未久,果然在附近石椅上我出通路,呵呵笑起:“看来不虚此行啦!你且在外边守着,我去瞧瞧!”

苗如玉交予他一葯瓶,道:“若有毒蜂,喷它们几下便可!”

刘吉接过手,道声谢啦,一溜烟,钻了进去。

苗如玉想跟过去,但是李喜金跃跃慾试,为免添麻烦,只好作罢,两人再次监视外头,负起掩护责任。

刘吉方潜入秘道,一片漆黑,幸好他练过夜能视物,功力亦足,大概可瞧个四五分清楚。

然他仍觉不够,偷偷拿出夜明珠,淡青光线照处,只见通道甚是宽敞。

他第一感觉乃是,此秘道和如玉庄秘室几乎差不多,二十余丈长,空无一物。或许两处产业原来全是西门玉虎所有,构筑同样,秘室也就理所当然了。

“会有机关?”

想及此如玉庄那乱箭穿射,他有所顾忌。暗发掌劲试试,并无反应,始敢小心翼翼潜去,果然安然无恙。

或许回头另有作用吧?

但,那就等回头再处理不迟!

刘吉潜过秘道,里头出现较宽敞空间,另有几道秘门。

刘吉先推开第一道,一阵葯味传来,里头摆了不少瓶瓶,看来是炼葯区,他无暇再搜是否有那驱蜂葯散。

他只觉先找出杀人蜂窝再说,随即往第二道门推去。里头堆置不少衣衫、假发,衣衫以黑色居多。

刘吉皱眉,敢情这家伙亦懂得易容功夫?

以后得小心辨认才是。

他再往前行七八丈,第三秘室出现。他推开瞧瞧,里边除了石床之外,空无一物。无啥好搜,他再次往前探行三十余丈,忽闻滴水声,仔细瞧来,有面墙仍保留原石。

其中一道裂滴出山泉,倒类似关外蕃人那口仙泉,只不过并非rǔ白色罢了。

刘吉暗笑,敢情地底别有洞天,石壁还长了青苔,说不定还可种花呢!

正消遣之际,忽闻嗡嗡之声。

他直觉是毒蜂,警觉四瞧,发现几只盘旋泉边,甚且蜻蜓点水般在洗澡,比起尸蜂,干净太多,但危险更多。

刘吉暗道:“此口清泉,难道专为毒蜂而设?”

来不及思考,毒蜂突然飞走,似慾攻击刘吉,但盘旋一转,随又往内洞飞去。

刘吉岂肯放过,赶忙追去。

他手中摸摸苗如玉所赠玉瓶仍在,胆子更大,追得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老狐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