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23章 宝藏

作者:李凉

然他方滚至床中,刘吉一掌凌空斜劈下来,打得他闷呃弹撞墙壁,那石床受动,砰然暴声。

刘吉正得意耍得他如落水狗乱逃之际,猝见一道东西从上空落下,他猛地惊慌慾闪,却已不及。

砰然再响,地动山摇,一座铁笼子罩下,正巧罩准石床,分毫不差。

老狐狸见状哈哈弹起:“这里是没通路,却有一大牢笼等着你,再见,咱们日后再见!”

老狐狸赶忙闪身,没命逃出石门。

刘吉气得哇哇大叫:“你敢耍诈,到时看我如何剥你皮!”

他拼命的发掌,对方却溜若老鼠,一闪不见,刘吉嗔嗔喝喝,赶忙抽出匕首,砍往铁栅。

铿铿声中,虽见断裂,可惜刹那间,忽见大群毒蜂再次涌来,迫得他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他不得不自嘲一笑,这筋斗栽得不轻啊!

忽而见及苗如玉及李喜金叫声,敢情是被方才铁笼落床声震着,赶忙前来瞧个究竟。

刘吉只能苦笑回应:“在这里啦!毒蜂不少,自个儿小心。”

苗如玉、李喜金乍闻声音,心头笃定不少,立即掠身追来。

他们见及毒蜂汹涌,苗如玉学过驭蜂之术,赶忙啸出奇异声音,毒蜂闻声乍愣,再被啸唤,已转身回飞。

苗如玉、李喜金飞身下来,毒蜂头顶飞过,眨眼走个精光,两人始见及刘吉被困铁牢中。

李喜金笑道:“大少爷,近来春风得意,连睡觉都得加上铁蚊帐啊?”

刘吉斥道:“少损人,去看看四周有无动静?”

李喜金道:“毫无动静,现在秘道唯一会动的只有毒蜂和咱们,如此而已!”

刘吉瞄他一眼,宝刃业已切断铁柱,爬了出来,冷道:“倒是专打落水狗的功夫,天下第一。”

李喜金干笑:“会吗?会吗?小的怎敢把大少爷当成落水狗?”却笑的更谑。

苗如玉笑道:“怎么回事?当真遇上棘手货?”

“嗯!”刘吉点头,笑的甚瘪。

“谁?西门玉虎?”

“是,也不是。”

“怎么说?”

“因为西门玉虎已死,另一个西门玉虎又复活,然后老狐狸就出现了!”

“这么复杂?还有老狐狸?”

“不错!他就是另一个西门玉虎!”

李喜金急道:“老狐狸出现,为何不叫我们?”

刘吉瞄眼:“叫你去送死不成?”

李喜金为之干笑:“至少可以替你看着他吧!”

刘吉笑道:“不必了,他已中我们的七彩泥,脸上戴了眶眶,双掌亦是,如此,迟早会把他认出来!”

苗如玉道:“他为何要假冒西门玉虎?”

刘吉道:“杀人灭口!”

当下他解释钱多财如何设计之事说来,听得苗如玉、李喜金大喝老狐狸果然阴险

苗如玉道:“既然西门玉虎是凶手,那许素贞、田叶青该能脱罪,总算事情有了结果啦!”

李喜金道:“哪有结果,钱多财未逮,宝藏末寻出,咱们还有得忙呢!”

刘吉心下一喜:“说及宝藏,我突然想到老狐狸曾说出,埋在……”

“埋在哪里?”李喜金睁大眼睛而说。

刘吉道:“可是他生性狡猾,在准备脱逃情况下说出,又岂会是真的。”

李喜金道:“说说无妨,反正死马且当活马医。”

刘吉颔首道:“或许说溜嘴了说不定,他说是在运河东峰桃林处。”

苗如玉皱眉:“那地方离如玉庄甚远,而且又是公地,他会埋在那里?”

刘吉苦笑道:“我亦是半信半疑。”

李喜金道:“试试嘛!说不定他就是那种的常理而为者,越是公地越感兴趣,咱们挖它一趟便知。”

刘吉笑道:“你喜欢挖,我岂可错失良机。”

李喜金道:“那就得快,免得老狐狸突然挖走。”

刘吉道:“要是往昔,他可能会快,现在未必吧!他猜我们必定会赶去,十几箱珠宝岂是随便取得走?他这么一挖,正巧告诉我们正确位置,你想他会这么笨?”

李喜金皱眉:“大少爷还有事?”

刘吉道:“总得找人前来指认西门玉虎是凶手吧?”

苗如玉道:“你想叫胡一鸣、高化龙前来?三更半夜,如何叫人?”

刘吉笑道:“生把火便行了,他两人白天回去睡觉,三更必定起身,何况郊区出现火警,岂有不惊动那大捕头之理。”

李喜金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照办,要烧房子,还是随便烧烧?”

刘吉道:“茶楼已有历史,烧了可惜,便把附近那柴房烧了自可。”

李喜金频频点头,表示就去办。

说完一溜烟,探出秘道,办事去了。

刘吉则带着苗如玉返往神秘蜂窝石窟。

只见得西门王虎尸体已被螫得发紫,几乎失去原来面目。

苗如玉轻叹:“何苦,明明过得去,还想杀人?”

刘吉道:“输了如玉庄,他岂甘心?只是方法用错了,却不知他是如何学来驭蜂之术?”

苗如玉瞧瞧岩壁还粘着不少之毒蜂,道:“江湖术士会此把戏的并不少,他或许以为学得之后,便可报仇成功,谁知竟然死在自己所养毒蜂之下。”

刘吉道:“不尽然全算,他是死在老狐狸毒针之下,两眼尽瞎才毙命!”

“真的?”苗如玉仔细瞧瞧西门玉虎眼珠,果然见及血迹,她始惊心道:“老狐狸暗器果然名不虚传。”

刘吉道:“若是喂了毒,岂非更利害?我老想不透,他这个老狐狸,怎不把暗器喂毒?”

苗如玉道:“或许未找到毒葯,或许不知如何喂毒?也有可能他怕伤着自己,故而别喂的好,反正不喂已经够厉害了!”

刘吉笑道:“或许遇上你,他自认毒不过,干脆不毒啦!”

苗如玉窘红道:“老是贫嘴,四下看看,是否另有出路吧?别忘了,老狐狸根本不是从原路出去。”

刘吉怔笑:“对啊!说不定他还在暗处偷笑呢?说没机关,仍有机关,咱们小心搜搜便是。”

于是两人拿出夜明珠,往秘道搜去。

穿过毒蜂窟,里头出现不少石室,除了装置一些碗盘、衣物之类东西,倒见着酒窟,敢情西门玉虎祖先果然留下不少石室,除了装置一些碗盘、衣物之类东西,倒见着酒窟,敢情西门玉虎祖先果然留下不少美酒。

而这些东西全是经营茶楼之物,往上登去,推开暗门,原是柜台后之暗角,难怪遍寻不着。

两人走出大厅,外头火光熊熊,照得黑窗皆映同光彩,可见其强猛。

眨眼间已传来喝声:“怎会失火?”

原是胡一鸣赶来,他心系案情,自是特别注意一切,见火即奔。另一位高化龙亦是匆匆掠至。

李喜金刚在柴房前等候。

见人赶来,立即招手:“可来了可来了,再不来,可要妨碍我发大财啦!快快快,凶手已现形,快跟我来!”

胡一鸣、高化龙见及他,心头稍安,复闻凶手现形,同是紧张追问在哪里?李喜金表示到了地头自知,便慾带人进入秘道。

刘吉却出声喝道:“人在这里!”

众人闻言,调头追入大厅。

刘吉笑脸相迎,双方客套两句,刘吉自是带人再入秘道,行往毒蜂秘窟,终见西门玉虎尸体。

胡一鸣怔道:“原来毒蜂、尸蜂全是他所养,看来凶手是他没错了。”

刘吉则把事情大略说一遍,只保留另外有个更难缠的老狐狸,尽管如此,已听得两人玄奥无比,直叹奇案奇案。

胡一鸣道:“既然凶手己现,许素贞、田叶青已无罪,该将人放了吧……”

高化龙道:“没错,自该放人,只是偌大一片产业,将如何处理?”

胡一鸣道:“如玉庄当归许素贞,这茶楼和西门玉虎名下所有产业,得找看看是否有继承人,若找之不着,只有充公啦!”

高化龙道:“可惜此茶园以前名闻暇迩,若充公,甚让人可惜。”

胡一鸣道:“那也是没法之事。且看日后如何发展吧!我得把尸首扛回去结案,诸位慢走了!”

说完拜礼,扛起尸体,先行离去。

李喜金只顾着那批宝藏,当下催促刘吉该走啦,刘吉也想证实结果,遂同意。

众人走出秘道,并将出路封死,暂且防止他人利用。

之后,高化龙已赶往快剑庄,准备放回许素贞,刘吉则带领李喜金、苗如玉返回苏州城,且找往东峰桃花林中。

四月初春,正逢桃花盛开。

月光下,一片花海绵绵,别有一番情景。

此桃林占地三亩余,种植数千株,说宽不宽,说窄不窄,搜得三人头昏眼花,却除了落花遍遍,哪还见得什么宝藏?

搜索一阵,并无结果。

刘吉看看天色,接近五更,天将亮矣,遂决定先休息再说。

于是三人找向林中望花台之石椅上,盘坐下来,准备行功休息,可是见及清风拂过,落英缤纷,奇景天成,不忍入睡,睁睁瞧至天亮。

只见得那花海从银月照射之银青色,换成朝阳之黯橙色,转为陌光普照下之桃红色,实是变化万千,让人叹为观止。

天色已亮,人群亦多,佳景沾了俗气,无心再赏,三人再次搜索。

他们特意找寻翻动过之痕迹,却一无所有。

甚至扫去花瓣,亦未见及泥中掺有瓣屑,分明并无挖掘之处,三人不禁泄气,敢情又被老狐狸摆了一道。

既无宝藏可寻,三人只好返回如玉庄。

金三元已快速迎接,并说及胡捕头来过,将田叶青放了,凶手当站是西门玉虎?刘吉说是,金三元怒骂几句,并说死得好,想及主人已死,不禁泪眼含眶。

刘吉想告知另有老狐狸,但想及他对如此之人忠心耿耿。的确划不来,干脆不说,待日后发展便是。

一夜劳顿,三人已告别休息。

及近中午,方始酲来。

此时许素贞已回,见及恩人乃跪行大礼,刘吉赶忙扶起。

他忽而想及,老狐狸怎甘心让偌大财产落于她手中,必有后续动作,遂决定留下保护许索贞,直到逮着老狐狸为止。

许素贞闻及三人愿留下,心中大甚。

立刻想设筵招待,但刘吉表示此时不宜,许索贞这才想及夫君之死,轻轻一叹,不便说什么。

刘吉要她仍请那高化龙当保镖,也好有个照应,许素贞立即答应。

刘吉则表示另有要事待办,遂告别许氏,躲入书房里头,准备思考种种。

李喜金道:“我们该思考如何逼出老狐狸?还是如何找到宝藏?”

刘吉道:“这根本就是一体两面,能找到老狐狸,自然可挖出宝藏。”

苗如玉道:“能不能先找到宝藏,再引出老狐狸?”

刘吉叹笑:“方法是好,只可惜难啊!”

苗如玉道:“我觉得老狐狸不可能把宝藏藏在遥不可及地方,因为那根本照顾不了。”

李喜金怔喜道:“你是说,他很可能把宝藏藏于如玉庄?”

刘吉道:“不可能,当时如玉庄另有一位假庄主,他怎可能把东西往这里!”

苗如玉道:“所以说,该不会在此,也不会太远。”

李喜金道:“难道会藏在附近山区?只要挖个洞,神不知鬼不觉。”

苗如玉道:“自是有此可能,只是如此藏宝,咱们根本找不出来,得亲自擒住他本人逼问才行。”

刘吉忽觉什么,道:“我想,必定和运河有关,当时他曾一次说出‘运河’,似说溜嘴般表情随即说出运河峰,看来只不过掩饰罢了!”

李喜金顿喜:“不错,一定跟运河有关!”

苗如玉心念一闪:“难道会在运河底?诺大珠宝要及时藏起,只要丢入河中,立刻完成效果。”

李喜金顿时击掌:“有道理,宝藏一定在河底,咱们下去捞如何?”

刘吉瞄眼:“你去啊,运河贯穿全城,少说也有十里八里,怎么捞?三个月也捞不完!”

“愚公也能移山,何况这么一大笔,只花三个月怎么算都值得!”

刘吉道:“你值,我可不值,这样好了,你既然如此有兴趣,那便由你去捞,我全力支持。”

李喜金干笑道:“算啦!咱们三人是一体行动的,光我一人捞,却拖着两人不能办其他事,过意不去。”

刘吉知道:“放心,我们会利用你潜水时去办事,这种好意可免了!”

李喜金干笑:“话是不错,可是小的未尽侍候之责,有失奴才本分吧!”

刘吉斥笑:“真是天生奴才种!”

李喜金笑道:“没办法,谁叫我发了财?光是八宝马已是价值连城,可见我这个奴才颇有眼光,如今另有大财可发,任你赶都赶不走。”

刘吉道:“那就是吃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宝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