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24章 猎人计划

作者:李凉

刘吉呵呵笑道:“好一副出色眼镜,你越看越有学问矣!”钱多财冷道:“少说风凉话,快闪一边,我得换衣服!”刘吉邪笑:“你的小弟弟当真变成花香肠了!”

钱多财嗔斥:“那是我的事,要我跟你走,便给我退下!”刘吉暗笑于心,道:“退是可以,却不知里头是否有机关?我实在怕了你的旁门左道。”钱多财冷道:“这是荒宅,哪来机关?”

“那也说不定,也许你早寻好退路,一有机会便往此逃!”“我说没有便没有。”

“我不信。”

“那要如何?叫我挖个洞钻进去?”

刘吉道:“不必那么麻烦,反正你只是不肯让我看美丽的花豹身子,那里有床单,你抓起来挡着,边换衣服便是,小心别耍花样,我的飞刀,随时叫你屁股开花!”钱多财冷斥:“抓着床单,如何换衣裤?”“你没有选择!”

钱多财无奈,干脆把床单抽下,挂于窗前,人则躲在里头更衣。

刘吉则冷目盯人,只要一有闪动,先放倒再说。

钱多财果然不敢耍诈,安安分分换完衣衫。

然他仍动了手脚,猝然把床单射来,如网般慾罩刘吉,他则已撞门而出。

刘吉冷笑:“看你就是不安分!”

他猛地劈掌打下床单,岂知后头竟然藏着毒针,奇快无比射来,迫得他只得施展铁板桥往后倒去,避开毒针。然此一躺,钱多财早已掠冲数十丈远,气得他哇哇大叫,无影幻步顿展开来,非追紧不可。毕竟对方身上彩泥已失,怎可能再留线索。

眼看钱多财就要窜入另一间厢房,他自得意,若能窜入,四面八方方向足可增加脱身机会。

就在他慾撞入之际,猝有一道青影撞射冲出,一掌奇准无比打得老狐狸闷呃弹撞十数丈远。

原来李喜金早掠追至此,发现两人对话,自知对方有脱逃之嫌,这才躲入另一间厢房,等待机会,果然凑功。

他跳身而出。

呵呵笑道:“大黑锅掌法,滋味如何?只可惜他身上似藏了铁板,故威力减少许多。”

刘吉一愣,讪笑道:“敢情身上穿着铁板,才怕我看明!”

眼看老狐狸弹回,他毫不客气,猛地数掌劈去,打得老狐狸如皮球四处滚,唉唉之声不绝于耳。

他仍不死心,逮着空档,就慾掠墙而出。

见他纵高,就要逃跑之际,猝又唉唉直线下坠,苗如玉已追出墙头,冷笑道:“给我装铁板,粘死你!”

曾几何时,她手中多出一块大吸铁,这么一砸,吸得老狐狸往地面栽去。

她一放手,吸铁粘在他背脊,迫得他如负重担,行动更是不便。

刘吉见状,呵呵笑道:“妙招妙招,阿玉啊,何时练成这绝学?”

苗如玉笑道:“早就准备妥当对付这家伙的,只是足足有数十斤重,差点把我压垮了。”

刘吉皱眉:“你一直随身携带?如此未免太笨了吧?”

苗如玉笑道:“哪有,本是让阿喜扛的,后为他现形,我便抓在手上追来,这段路还算可以啦!原本是想,找人不出时,用来吸试,谁知那头派不上用场,这头竟然用上了。”

刘吉频频点头:“好招,果然好招,佩服佩服!”

说话间,猝见钱多财仍想挣扎。

刘吉掠冲过去,喝道:“到现在还不死心!”

他一连数指戳住老狐狸穴道,再连劈数掌打得他唉唉痛叫,终于装出垂死老头哀求声:“少侠饶命,老夫认错便是……”

刘吉斥道:“现在认错,未免太慢了吧!阿喜,先把他五花大绑再说。”

李喜金道声得令,把那床单撕成布条,捆住老狐狸,但觉吸铁不够重,又加块石头,压得老狐狸闷叫快死了。

李喜金猛敲他脑袋。

斥道:“你不是喜欢扛珠宝?趁现在多多练身体吧!”

老狐狸不知该说什么。

他叹声装出苦样,希望博得同情。

设人理会他,只顾着欣赏他那七彩眼眶,甚是出色。

眨眼间。

丐帮分舵主已寻来,见及状况到也想笑:“他便是那假冒瞎子乞丐者?”

刘吉笑道:“可不是吗?别看他其貌不扬,可是七大恶里面的贪王钱狐狸啊!”

关江河一愣:“敢情是大人物啊!失敬失敬!”深深拜礼,瞧得更仔细,只能说,人的确不可貌相。

老狐狸轻轻一叹,闭口不答。

关江河皱眉想笑:“他的七彩眼眶……”

刘吉呵呵笑道:“他觉得脸面不大出色,故意加上去的,你觉得如何?”

关江河频频点头。

强忍笑意道:“非常出色,简直天下无双啊!”

老狐狸轻叹:“刘少侠饶了我吧!老夫既然已栽于你手中,一切都已认罪,别再挖苦我行吗?”

刘吉笑道:“当然行,只是抓到你比中头奖还来得使人兴奋,先让我乐个几分钟如何?”

老狐狸一脸无奈。

他只好闭口不答,免得再次遭殃。

此时又掠来一道人影,原是总捕头胡一鸣赶到。

见及刘吉,立即拜礼:“歹徒可成擒了?”

刘吉指向老狐狸。

笑道:“背小孩那个便是!”

钱多对此时背部凸出,如负小孩,瞧得胡一鸣想笑,却忍着笑意,再瞧钱多财脸容,惊声道:“果然像极钱老爷,这家伙果然有一套。”

刘吉怎能说他便是真货。

笑道:“此人已逮着,你可以安心结案啦!至于他则犯了帮规,我得把他抓回去收拾收拾,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胡一鸣笑道:“帮有帮规,他跟你而来,便跟你去吧!反正有个西门玉虎能结案,一切自可交代,只是少侠不回如玉庄向夫人告别。”

刘吉道:“回去也好,反正我还想把田叶青找来,让两人配成对呢!”

胡一鸣皱眉:“恐怕不成吧!夫人要再嫁,一大笔产业恐将失去。”

刘吉道:“那也得随她选择!”

胡一鸣颔首,相该如此,否则只好充公啦!

老狐狸闻言惊诧道:“如玉庄千万不能充公,它是我的啊!”

刘吉斥笑:“都快没命了,还顾及身外之物!”

老狐狸急道:“少侠有所不知,它牵涉那批宝藏啊!”

刘吉讪笑道:“什么宝藏?早被我挖走啦!你还以为多了不起!”

老狐狸一愣!

又道:“不是书房那批,是另有一批,从大漠取回那批啊!”

刘吉捉笑:“不必你操心,什么宝都在我囊中,你还是回去蹲苦窖吧!”

老狐狸怔叫:“当真?”

刘吉懒得理他,已唤向众人,准备返往如玉庄。

老狐狸急叫几声得不到回应,只好暗道自己要冷静,别再中人计谋才好,想好后,闭口不言,恢复沉默。

丐帮分舵主由于不涉此事,见人已准备返行,他亦该离去,前向刘吉道赏银之谢,随即先行离去,一句后会有期,肝胆己照。

刘吉送走他之后,立即押着钱多财返往如玉庄。

为免他人引起误会,刘吉巳把老狐狸脸面涂黑,免得如玉庄上下以为老爷被押着回来,不知如何面对。

及返如玉庄,许素贞已亲临迎接。

刘吉表示老狐狸即是捣鬼者,如今已被捉住,如玉庄从此可过平静日子。

许素贞感恩之余,已两眼含泪。

她交代金总管准备晚膳,自该好好谢过这位大恩人。

刘吉趁此表示将返洛阳。

许素贞更是难过,想留人却不可得,只好含泪遨请刘吉,有空儿必定前来。

刘吉表示没问题,因为外公即是江南慕容府,霎时引得胡一鸣,以及快剑庄少庄主张口结舌。

那慕容府之名,不但江湖叫得响,就连官场,哪个不知它有若王爷府,权势可不小啊!

胡一鸣直道走眼走眼,对刘吉自是更加恭敬。

刘吉仍是率真笑脸以对,表示男儿当自强,哪顾得什么名望亲戚关系?此话说得胡一鸣、高化龙道是极是极。

几日相处,他俩已对刘吉、李喜金、苗如玉产生惺惺相惜之情。

刘吉当下要高化龙以快剑庄之名保护如玉庄。

高化龙一口答应,刘吉放心不少。

随后,他试探问及许索贞,可想和田叶青结为夫妻?许素贞先是一愣!

随即表示,她虽非烈女,但亦懂得名节,现在不便想此间题,她得替丈夫守孝三年再说。

刘吉自知问题提得太尖锐,不甚得体,但闻及她并不未承认,亦暗中祝福他俩早日结合。

婚姻之事不能谈,只好道告别。

刘吉遂拿出一盒礼物,增予高化龙,表示相交之情。

高化龙哪知是名贵夜明珠,已然收下。

此乃刘吉怕他因贵重而拒绝之举,如此倒省去不少麻烦。

胡一鸣大概猜知东西,直道高兄得好好谢人家。

高化龙表示一时未准备礼物,他日再回赠。

刘吉应声没问题,霎时传来爽朗笑声。

随后,众人回房梳洗一番。

晚宴立即开始。

由于仍在守忌,众人点到为止,醇酒轻酌,心神舒爽许多。

聊至二更天,众人始散去。

一夜无事。

次日醒来,再次用餐。

许素贞已知客人慾走,备了马车,让刘吉三人,以及老狐狸人犯共乘。

告别一阵,许素贞送往大门已止步。

胡一鸣、高化龙则往城门口。

街道上,那年轻江湖郎中田叶青匆忙赶来。

他提着三壶美酒,一瓶自认为疔伤圣品,赠予刘吉,以谢洗冤之思,刘吉亦谢他引出西门玉虎始结案。

收下东西之后,仍往前行。

田叶青边追边送,终于体力不支,顿足于后,不断招手,心头却是笃实许多——终能一偿心愿矣!

胡一鸣、高化龙则送出城门,仍相惜而别。

只见得马车绝尘而去,两人不胜唏嘘,似若失落好友,心情甚为沉重。

马车渐奔渐远……终至消逝郊道,只留滚滚尘烟飞扬且说刘吉押着钱多财直往洛阳方向奔去。

那速度不快,却也不馒,眨眼已奔驰二十余里开外。

钱多财不断动脑筋想脱困。

可惜他已被绑在马车木桩上,哪有能力脱逃?他不禁晦气万分,直道要冷静、冷静,挤出一副无辜、后悔脸容,试探地向刘吉说道:“刘少侠,你不觉得抛弃那批宝藏,十分可惜吗?”

刘吉是倒在车上,翘着二郎腿舒服舒服,闻言斜眼睨来:“不是跟你说过,宝藏已在手中,别耍什么花招!好好跟我回去蹲苦狱吧,如果你觉得人生了无生趣,可以嚼舌自杀,我会替你准备一副上好棺材。”老狐狸干笑道:“少侠爱说笑啦!其实老朽和你亦无任何冤仇,只为了那批宝藏,何苦弄得兵戎相见呢?”

刘吉道:“你跟我是没什么仇,但跟我爹,过节就大了,对不起,我爹要我把你逮回去,你说破嘴也没用!”

老狐狸轻叹:“其实我只爱财而已,并无多大罪行啊……”

刘吉斥道:“爱财不择手段就是伤天害理,当年你不顾天灾,盗走河东灾银十余万两,造成灾民数千人甚至上万人饿死,这比杀人凶手还狠,你有何话说?”

老狐狸轻叹:“其实,我若不拿,照样有人会劫,此事不能全怪我啊!”

刘吉斥道:“做了伤天害理之事,竟然还有这番大道理了你实在皮痒痒。”

在前头策马奔行之李喜金闻言谑笑道:“皮痒痒就吃皮!”手中皮鞭一挥,抽中老狐狸脑袋,疼得他唉唉直叫。

李喜金谑笑:“若还痒,请通知一声!”

马鞭回抽,策马再奔,神勇已极。

苗如玉见状呵呵笑道:“主仆一对宝,实是配合无间。”

刘吉冷斥道:“听到没有?若非我爹不喜欢杀人,你早没命了,还容你活到现在?我可不一样,不顺眼,立即杀杀杀,先剥皮,再让他慢慢饿死!真是不知悔改!”

老狐狸苦叹道:“其实老夫早就悔改,再也不敢劫灾银,甚且暗中救助贫民,以赎前罪啊!”

“你这种人也会拿银子助人?”

刘吉想笑:“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

老狐狸轻叹:“老朽真的在做,少侠指日可见……”

刘吉斥道:“见什么?边劫边救济?劫一万两,救济一千两?其他全部私吞!”

老狐狸叹道:“少侠误会了,老朽已从此不再劫灾银了!”

刘吉截口道:“不劫灾银,专劫大爷我的宝藏?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李喜金皮鞭又挥来:“这就是你的改过自新?可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叭叭叭一连三鞭,抽得老狐狸唉唉连叫数声。

苦丧着脸道:“那是老夫临时起意,才……才……老夫已准备归还少侠了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猎人计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