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25章 无所不吞石

作者:李凉

锵然一响,利刃贴颈击过,双方顿感惊诧。

刘吉暗道他剑势之快,果然天下少有,自己若非曾经对阵,恐难全身而退。

仇天悔亦怔愣!

他没想到这小张飞能躲过致命一击。

冷笑道:“敢情是深藏不露高手,走眼了。”

他猛用全劲,攻势更猛,连刺十余剑,迫得刘吉锈剑直挥,铿锵之声不绝于耳,他连连闪退,形态甚是狼狈。

他蓦地退至巨石之后,差点摔倒。

怔心叫道:“不玩了!”猛把锈剑射向仇天悔。

仇天悔一剑荡开,冷笑道:“不玩不行,除非切下手指,否则拿命来偿。”

刘吉斥道:“有完没完?我说不玩是不想玩那把破铜烂铁,现在才要施展真正武器。”

仇天悔冷笑:“有本事尽管施展出来。”

他已心烦,不想多缠,猛地一剑奇快刺去,迫得刘吉哎呀惊叫,施展铁板桥倒栽于地面。

仇天悔利剑平剌而过,突地被粘着般,沉重无比,吓得他猛一拖带,已把刘吉拖起,他再震力,方迫去刘吉手中一大块黑石。

仇天悔诧声道:“那是什么?”

刘吉呵呵笑道:“新武器,‘无所不吞石’罢了!”仇天悔不信。

他再次攻剑,又被吸住,吓得他震力再退,诧声道:“吸铁?”

刘吉笑道,“叫它‘无所不吞石’岂非更出色、动听?”

仇天悔气得哇哇怒叫:“你只会这些下流手段么?看我砍你人头。”人剑势走偏,闪着磁石不碰,硬想穿刺刘吉任何肌肤,已不再固定只刺咽喉。

刘吉讪笑道:“这么没原则?吸你几下全乱了。”

仇天悔怒笑不已:“对付你这卑鄙小子,不必什么原则!”

他连刺十余剑,尽被刘吉挡下,气得他七窍生烟,登时转攻吸铁,猛运真劲,铿锵拼劲刺砸过去。

那磁石虽刚却脆,耐不住连续撞击,突然裂断两半。仇天悔趁此刺去。刘吉哎呀惊叫,肩头衣角被划出血痕,吓得他急叫不玩!磁石猛往仇天悔砸去。

仇在悔谑笑:“不玩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他荡开吸铁,奇快无比又刺剑过来。

刘吉哎呀闪躲,惊叫不玩不玩,狼狈逃躲,突又弹身而起,抽出寒月匕首,讪笑道:“不玩那些,玩匕首如何?”

眼看灰剑剌来,他猛砍匕首,锵锵锵锵一连数响,砍得灰剑七零八落,终剩刀柄。

仇天悔诧见此景,脸面刹变:“你砍我宝剑?”忽见匕首,更是惊骇:“你是留级生?不好!”

他已认出刘吉身份。

惊骇中他只想逃跑,猛地抽身想叫。

刘吉喝地一声扑来,打得他往后弹去,急叫着快快快!

猝见李喜金、苗如玉张开黑网,奇速无比罩扑过来,硬把仇天悔罩住。他仍想挣扎,苗如玉一指截他穴道。

李喜金喝叫封他嘴巴:“还叫春不成?”

一布团塞得他哑口无言,怒目直瞪,却无可奈何。

刘吉拍拍手走来。

笑道:“大功告成,照此下去,不出三天,该可满载而归。”

李喜金附和笑道:“不错!大少爷出马,焉有不成之理,该如何处置他?这小子有病,杀人不眨眼,干脆把他十指砍下来算了!”

他捧着利刃,吓得仇天悔拼命挣扎,却无法使出半点劲道,形态狼狈不堪。

刘吉道:“待抓回去,咱们仔细研究他到底病在哪里,不能医好,再砍他手指便是。”

李喜金邪笑:“不错,这种人,脑袋应该割下来研究研究,必定是人类奇迹。”

苗如玉却道:“此地不宜久留,阴阳门耳目众多,在此打斗,很可能引人注意,咱们快走方为上策。”

刘吉但觉有理,颔首道:“那就走吧!”

他一指戳昏仇天悔,李喜金立即扛起,三人辨认方位,小心翼翼摸潜而去。

行路中,果然见及两拨搜索人马,三人小心翼翼避开,潜返藏身山区,直到三更,始返回洞中。

李喜金将仇天悔丢落地面,嘘喘大气,道:“这小子看来不怎么样,怎生如此真才实料,倒重得可以!”

刘吉笑道:“再重也没有你重,反正己到家,去弄个位置,该休息啦!”

李喜金会意,立即拱手应是,寻向内洞,准备布置床铺。

刘吉则将仇天悔身上黑网取下,且拔出嘴中布团,始将他拍醒,笑道:“天堂到了,该还魂啦!”

仇天悔迷感中忽见刘吉,惊醒道:“你想把我如何?”

刘吉笑道:“能把你如何?放心,必定把你伺成老太爷,只不过想请你回答一些问题而己!”

仇天悔征怒道:“你想逼供?”

刘吉道:“看开一点即是商量。”

“你敢!”

刘吉指向一角老狐狸,道:“看见没有,他便是最狡滑的老狐狸,结果还不是一样,头顶数十鞭,牙掉眼黑,最后连内裤是何颜色都说出来,你自信能挺得住?”

仇天悔见此老头惨状,头皮总觉发麻。

他已认出是老狐狸没错,未免心生俱意。

怒道:“你爹都不敢如此对我,你敢!”

刘吉讪笑道:“时代在变,我爹也在变,他命令我,见了你,立即砍手,你可愿意?”

“胡说,他开武林急救站,不论黑白两道都要救。”

“救到后来连自家性命都快路上去?”刘吉斥笑道:“放心,我已改良了,只有好人才救,坏蛋一个都不能留!”

仇天悔怒目瞪来,却不敢贸然再开口。

刘吉喝道:“不说出剥皮妖女在何处,就是烂货,砍了亦不足惜。”他耍着匕首,猝然挑断仇天悔胸前白骨项链,吓得他斗志尽失。

怒斥:“我跟她又非一路人,怎知她在何处!”

刘吉冷道:“至少有她消息吧?”

“昨天听说在三虎碑,今天便不知情了……”

“胡说,你们明明随时收到阴阳门消息,怎会不知?”

“我从来不跟他们说话。”

“用听即可,说,最近听到什么?”

“阴阳使者已搜来!”

“这点我早知,剩下那妖女,她在何方?”

仇天悔轻叹:“确实目的不知,但她搜向东北方,照盘算该在仙女庙那头。”

刘吉满意一笑:“这才像话,老是不说,讨皮痛啊!”

仇夭悔叹声过后,闭目不语。

毕竟已身落对手,逞口舌之利无用!

刘吉将他抓向老狐狸对面,笑道:“老朋友见面,必定有话说不完,让你俩叙叙旧如何?”

仇天悔冷道:“我跟他本就无话可说!”

刘吉道:“他却对你话不绝口!”

说完,他伸手拍醒老狐狸,跳往一边。

老狐狸醒来之后,活动筋骨之际,突见仇天悔,先是一愣!

随即轻叹:“老仇,你也来了?”

仇天悔冷道:“多说无用,闭目养神吧!”眼睛仍不愿张开。

老狐狸叹道:“该认命啦!人老了,一代不如一代,该退休啦!能在齐云堡洞安享余年,已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仇天悔冷道:“什么齐云堡,我被他捉着,还不到一夜,他会法术不成?”

老狐狸一愣:“你在何处被捉?”

“五马坡!”仇天悔冷道:“是你供出我的?”

老狐狸苦笑:“我哪知你在何处?呵呵,原来尚未抵达齐云堡……”他又升起一丝希望。

刘吉讪笑:“尚未抵达,那表示两位命运仍未卜,小心些,莫要半途掉命才成。”老狐狸登时明白状况。

干笑道:“老朽自知轻重,少侠多心了,老朽是在劝他认命,您也听着了吧?”刘吉邪笑道:“最好开导他能理光头,皈依佛门,我会赏你一面大金牌!”

老狐狸干笑:“少侠说笑了,老朽当尽力而为,却不敢奢望什么奖赏。”

刘吉道:“随你喽!放开你们,是让两位活动筋骨,免得血路不通,变成白痴,快动吧!半刻钟之后,开始又要见周公啦!”

老狐狸闻声赶忙活动筋骨,他试着冲穴,却提不起劲,只好作罢,暗骂刘吉不断,表情却是一副感恩。

仇天悔或许活动过久,此时懒得再动,干脆闭目,来个不理不睬。

刘吉倒是看时间行事,算得半刻钟已到,立即点昏两人,落个轻松自在。

苗如玉道:“跟了两个囚犯,日后行动越来越不自由,这并非好现象!”

李喜金已铺好床位,行前过来。

闻言点头:“不错,不错,方才扛着仇小子,已是满头大汗,若再捉回剥皮妖女,共有三个,岂非麻上加烦,终于麻烦得不得了?”

刘吉顿有所悟:“这倒是问题,依你们意思……”

李喜金道:“就地废了,以免夜长梦多。”

刘吉道:“我是想过这方式,可是一方面未经我爹同意,一方面鬼王不知哪来怪招,竟能将废弃武功之人炼成杀手,这几位要成了杀手,岂非更凶残?所以一直不敢废人。”

李喜金道:“那断手断脚呢?”

刘吉道:“你下得了手,你来做啊!”

李喜金一愣!

干笑道:“若在他们犯罪当场或许有可能,可是现在,又像在杀害糟老头,有点手软……”

刘吉冷道:“既然不敢,就别乱说风凉话!”

李喜金干笑,不敢胡乱再吭声。

苗如玉道:“或许该像假喜佛单不快,先找个地方囚禁,待日后较平静时再押人回去不迟。”

刘吉顿首:“倒是好计策,只是现在夜已深,外头且有搜兵,我看等到天亮再说吧!”

苗如玉道:“随你啦!你先休息,我来把守。”

刘吉道:“不必吧!我耳朵灵得很,有人逼近,自有所觉,何况两个大男人在场,岂容你看门?先去休息,一切交给我即可。”

李喜金亦哄言过来,苗如玉无法拒绝,只好告别,走往内侧,见及地上铺了干草、布巾,感激一笑,和衣而眠。

刘吉则干脆盘坐下来,运行功力以祛疲惫。

李喜金粗技大叶,倒地即睡。

洞中一时安静下来,外头夜鸟轻鸣依稀可闻,山林景致隐隐泛生,风涛簌叶声接连传来,终让众人进入梦境之中。

刘吉运行三周天之际,忽闻嗡嗡之声传来。

他自从在如玉庄交战毒蜂之后,对此声音甚是敏感,闻声立即清醒,果然见及指粗毒蜂飞入洞中盘旋。

他轻喝一声,发出掌劲,轻而易举将毒蜂击落。

得意一笑:“偌大一群杀人蜂我都不怕,会怕你这小溜溜?”

他未再理会,仍闭目养神。

未久,东方已吐白。天色渐渐明亮,大地已苏酲,晨鸟轻鸣,甚是悦耳。

苗如玉终亦醒来,伸伸懒腰,走向刘吉,见他双自己亮,笑道:“可有事情?”

刘吉笑道:“若有事,还会安然在此么?”

苗如玉含笑道:“这就好,我去取水,弄点早餐再走人如何?”

刘吉笑道:“不是有现成烤鸡?”

昨天买了不少,足可吃上两天。

苗如玉笑道:“总是口干,那采点野果好了……”

刘吉道:“好吧!快去快回,别露了行踪!”

苗如玉含笑而去。

她哪有心煮粥?只是女孩子家,习惯睡醒即洗脸,现在只不过找个藉口出去而已。

刘吉当然不懂,还把李喜金唤醒,要他帮忙找野果充腹。

李喜金疑惑表示不是仍有烧鸡?刘吉说及阿玉己出去,好意思留在此?李喜金干笑,立即追去。

刘吉自嘲一笑:“其实我留下来也没什么面子吧?”

他只好找事情做。

他藉口虽是看管老狐狸及仇天悔,但总牵强些。

他四目一转,终见外头三三两两毒蜂飞来飞去。

他倒心血来潮,喝地掠出去,打出细针,一一将其收拾,再拾回洞中,东丢一只,西丢一只,表示战况紧急般。

随后,他抓一只在手,加以研究,只觉此毒蜂虽是拇指般大,却比西门玉虎饲养者结实许多——大概黑壳较硬之故吧!

至于毒针呢?他压其尾巴,竟然吐出指节般长,殷红如血,瞧来特别杀气重重。

他喃喃说道:“这是什么蜂?”

猜不出来,只好等苗如玉回来再说。

他抬头四瞧,已见得苗如玉捧着山梨回来,轻轻笑道:“江南果真水果之乡,随便一转,应有尽有。”

苗如玉笑道:“所以说,这趟并未白忙。”

李喜金亦抱着一大串,追奔返回,笑道:“一技十余颗,肥田!”

两人掠回洞中,开始分享水梨,吃得津津有味。

刘吉边吃边玩着那只大毒蜂。

苗如玉目光突然扫及,怔愕道:“那是什么?”

刘吉道:“毒蜂啊!我杀了好几只……”

苗如玉猛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无所不吞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