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26章 顺水舟

作者:李凉

里头有若深瓶,行约十余丈,豁然宽广,天然石窟清一色碧绿岩石,瞧来有若置身鬼域世界之中。

石窟最里层则有一日月青石大屏风遮拦,其后头不断冒出白烟,那似乎是寒冰之气,瞧得刘吉一阵冒寒,不敢再行前半步。

他发现四壁淡光,竟然是夜明珠,该不会是自家身上的吧?

他猝又见及屏风,上插着那把寒月匕首,心下一喜,若能偷得,自有机会脱困。

然它离鬼王甚近,不容易呵!

鬼王淡笑传来:“抱歉,用你的夜明珠照光,但比起油灯,好的太多。”

刘吉干笑:“哪里哪里,物尽其用而已,门主在练功?”

“不错!”

“是何奇功?”

“天下第一奇功!”

“可有名称?”

“暂且叫它阴阳奇功吧!”

“好像没听过……”

“所以说,它才是天下第一奇功!”

说完,鬼王哈哈畅笑。

刘吉皱眉。

不断揣测到底是何功夫。

鬼王笑声一敛,道:“听王八灵说,你已自愿加入本门?”

刘吉颔首:“不错!”

“至死无悔?”

“不错!”

“当真?”

“都已经来了,难道是假?”

“很好,你可知本门宗旨?”

“人不人,鬼不鬼,故弄玄虚,东耍西逗,然后统一江湖。”

鬼王一楞!斥道:“胡说八道,本门将开帮立派,公诸武林,哪来什么故弄玄虚?”“你的名字就鬼里鬼气地。”

鬼王斥道:“日后我将名神仙之王,哪容得你们胡乱鬼叫。”刘吉道:“可是你那张脸……”

“那又如何?”“实在叫人不敢恭维。”

鬼王突然哈哈大笑,那似乎是他狂傲之处。

笑声突然一敛,说道:“我的事,你不必管,只要罩着面巾,谁还看得见?你既然有诚意要加入阴阳门,便喝下这瓶东西,日后自可胜任少门主一职。”

鬼王终于走出屏风,仍是一身黑衣蒙面,两眼精亮,他丢出一绿色玉瓶,交给刘吉,邪笑说声:“喝了它,一切自由!”

刘吉接过手,暗道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他不露声色笑道:“这是什么?”

“仙丹!”

“仙丹?”

“不错,喝了之后,不但功力大进,还可以长生不老。”

“是那仙泉喽?”刘吉打开瞧闻,香味甚浓,却是透明汁液,根本不是仙泉那rǔ白东酉,不禁犹豫。

鬼王哈哈笑道:“不必伯,它比仙泉更管用,喝了之后,保证天下无敌,如此才有资格当少门主。”

刘吉干笑:“我要是天下无敌,那门主岂非要让位?”“不错,我准备退你休,让你统一武林。”“有这么好之事?”

“除了你,别人还得不到。”

“为什么?”

“因为天生奇材,对了我脾胃,如此而已。”“真是福缘不浅啊!”

“快喝下!”

“喝就喝啦!谁叫我心甘情愿投入阴阳门,而且还能统一武林。”

刘吉当真仰头慾喝,瞧得鬼王睁大眼殊,他突然又停顿,笑道:“一次喝多少?可要照三餐吃?”

鬼王怒斥:“一次喝光,噜嗦什么?再耍,小心我灌你。”

刘吉干笑道:“属下怎敢耍您老人家?只是问个清楚,免得浪费灵葯,它该不多吧?”

“废话什么?快喝!”

“喝就喝,看你猴急成这副德行!”

刘吉捉弄过后,终也昂头,将那仙丹液滴滴往嘴中倒去,当真喝个精光,随后把玉瓶砸破,道:“这样行了吧?”

鬼王哈哈狂笑:“行!当然行,喝了阴阳汤,从此已是我的人,谁也抢不走!”

“怎么说?”

“因为它能消除你所有记亿,有若阴阳界,奈河桥之孟婆汤,从此你会忘记谁是你父亲,谁是你友人,完完全全变成我儿子变成少门主……”

刘吉哇地一声,竟然把全部汁液倒吐出来。

惊叫道:“这种汤,你也敢叫我喝?”

他猛吐口水,深怕残液太多,仍将中毒。

鬼王见他倒吐汁液,惊诧大怒:“你敢耍我?”

猛地欺前,硬是掐住他颈子:“不喝就掉头!”掐得刘吉哇哇痛叫。

刘吉尖叫道:“我喝啦!方才吐的只是口水!”

“胡说八道,你明明耍花招,将汁液逼于咽喉,找机会全吐出来。”

“我没有啦!我真的吞下去了,呃,头好晕!”

“晕你个头,服此葯只会感到兴奋,然后睡一觉才失去记忆,你根本胡扯!”

“我天生禀异,与人不同嘛!”

“那就让你不同个够!”

鬼王一掌,突然把他打得东倒西歪,撞向屏风侧边,差点把屏风撞垮。

刘吉哎呀疼叫,赶忙躲藏,爬向屏风后边。

见及一冰泉直冒冷烟,其状若牛rǔ,他已想及仙泉,赶忙想跳入里头躲藏,或许泉底有秘洞也说不定。

鬼王见状,厉叫:“还不给我出来……”

他身形如电掠追而至。

刘吉却已跳入冰泉,冻得他哎呀颤叫,鬼王及时赶到,猛把他揪出水面,厉斥道:“你敢玩我仙池!”

鬼王一掌又把他打入内角。

刘吉哎呀再叫,滚落暗处,急忙抓着什么东西慾挡,却发现抓了布料,仔细一看,竟然是粉红肚兜,登时想笑,敢情鬼王还是个性变态?

亦或是他喜欢在此非礼女子?

刘吉晃着肚兜,邪声笑道:“原来门主是个色鬼啊!”

“色你个头!”

鬼王恼羞成怒,猝又欺前,把他猛甩外头,怒掌一扯,将那肚兜撕个粉碎,欺扑外头,抓起刘吉,怒笑道:“看了不该看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猛地用双指,就要把刘吉眼睛挖出。

刘吉喝叫道:“看到什么?莫非你是人妖?一件肚兜,有何大惊小怪,别忘了,我是未来少门主啊!”

此语吼得鬼王一愣!

终于把刘吉砸落地面,怒斥道:“敢说我是人妖,小心我挖掉你眼珠,若非看在你是接班人分上,早就宰了你,哪还容得你嚣张到现在!”

刘吉哎呀抚着受伤部位叫疼,道:“少来这一套,你明明和我爹是死对头,也会把少门主职位让给我?你分明是想把我心智迷失,然后用我对抗我爹,不管谁胜谁负,你照样是大赢家,还说的那么动听?简直笑死人!”

鬼王一楞:“你全知道?”

刘吉冷斥:“什么烂花招,去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

鬼王突然哈哈大笑:“不错,我就是如此计划,你不肯也得接受,谁叫你爹囚我八年之久,我恨死他,所以要让你俩父子残杀,直到双双灭亡,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刘吉冷道:“你做梦,要真的如此,我会先自杀,让你诡计无法得逞!”

鬼王哈哈谑笑:“可惜到时你根本毫无知觉,甚且还会叫我爸爸呢!”

刘吉冷笑:“既然如此,我现在就死,免得认贼作父。”

他猛往屏风冲去,想抓那匕首。

照他想法,只要宝刃在手,或可一拚。

然那鬼王却以为他当真要自杀,嗔吼一声,奇速更快试来,一指点得刘吉无法动弹。

冷笑道:“我改变主意了,反正我神功即将大成,届时必将你们父子抓到万蛇洞,天天叫毒蛇凌谑你们至死,尝尝那种今天少一块肉,明天缺一层皮的滋味,所以你不必急着自杀!”

刘吉喑叹宝刃无法到手。

轻叹道:“咱们能不能谈些较温和话题,比如说,我帮你统一江湖,你饶过我们父子行不行?”

“不行!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你反正不是人。”

“你说什么?”

鬼王慾劈。

刘吉赶忙改口,干笑道:“我是有诚意跟你合作,何必记此不必要之仇恨呢?”

鬼王怒斥:“不喝阴阳汤,休想谈合作!”

刘吉苦笑:“再拿一瓶来,我喝喝看!”

“当真?”如此转变,让鬼王难以适应。

刘吉轻叹:“我想过了,反正逃不了,倒不如什么都不知道,会来得安心些!”

“你在耍何诡计?”

“我现在还能耍什么诡计?”

鬼王邪笑:“天底下该属你花招最多,本王才不信你甘心如此?”

“拿汤来喝不就得了?”

“你以为那么容易?”鬼王怒斥:“想到此汤被你糟蹋,心头即是一把火,它得配上百余种东西,熬上三天三夜才炼成,我完全想用来对付你,你却一口毁了它,可恶已极!”

刘吉闻言呵呵笑道:“无心之过,尚请见谅!”

心想暂无此葯,他乐得悠游自在。

鬼王瞧来不是滋味。

冷邪道:“别得意太早,外头多的是想收拾你的人,趁这三天光景,我让老狐狸那些人把你整死。到时你就会发现我的重要,来人,把他丢到老狐狸住处。”

外头传来王八灵应声。

刘吉闻言惊心动魄,急叫道:“门主不必如此,在下已全心悔改,您毋需再把我交出去,拜托拜托!”

鬼王谑斥道:“一切二天后再说,谁叫你糟蹋阴阳汤,这只不过是小小处罚而已,带走!”

一声喝令,王八灵登时拜礼。快速无比把人押走。

刘吉越是求救,鬼王越笑得张狂,似乎能体会那段捉谑之快感。

刘吉眼看已被带往西殿一处,古松盘崖之练功坪,坪后则为数栋豪华宅院,该是供辈份尊高者居住。

他想大势一去,求救无益,且看自己造化了。

王八灵将人带往练功坪之后,拱手笑道:“少门主好自为之,三天后,属下再来接人,当然门主若有交代,自另当别论!”

刘吉摆摆手,嫌烦似地嗔叫:“知道啦!快滚!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王八灵一愣!

该丢人现眼的是他,怎怪起自己了?反正任务已完成,且少惹他为妙,免得日后自找麻烦。他再次拜礼,躬身而退。

刘吉整理一番衣衫,可惜方才下水,湿了一半,然已无处可换,只好将就,见及豪华宅院,登时喝叫:“统统给我出来,躲在里头当缩头乌龟是不是?老狐狸你第一个绘我滚出来!”

此语一出,果然引得宅院一阵怔诧,人影晃动,门窗立即撤开,果然见及老狐狸、仇天悔、厉绝生及徐月香等人怒眼反瞧。

忽见刘吉,四人更怒,就待发作。

刘吉却先声夺人,喝道:“搞什么鬼?想造反是不是?也不看看头顶谁的天,脚踏谁的地?敢对我这少门主恶脸相向?不要命是不是?”

此语一出,众人更诧,难道鬼王当真让他接了少门主职位?四人互望一眼,怔然不知所措。

刘吉斥道:“不必东张西望,出来出来,要加入本门,得先学会一些抓鬼功夫,否则怎能来回阴阳两界!”

众人暗付,敢情还要学功夫?如此倒也不吃亏,便自冷目瞪人,慢慢行出。

厉绝生怒道:“就算鬼王也不敢对我们大吼大叫,你算哪棵葱?敢在我们面前发飙!”

刘吉斥道:“他是不想叫,却交代我来叫,理由很简单,三日之内,学不会阴阳驱鬼术,届时他施展邪术,你们逃不掉,受了伤害,别怪我没好好叫你们学这门功夫!”

厉绝生闻言,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他明明不喜欢被吼,然对方却负有传授武功之责,若翻脸,吃亏的恐怕是自己吧?

老狐狸钱多财较沉得住气。

干笑道:“不知少门主如何学会阴阳驱鬼术?你刚刚还在牢里,相隔不及两时辰就学会了?”

刘吉冷道:“不然门主怎会紧拉着我不放?那什么东西?我一看便会,口诀一背即通,你们只要学会,我不为难,记住,那是你们自家之福气。”

钱多财频频点头,笑道:“既然如此,老朽花功夫学便是!”

那仇天悔脾气最硬,闻言冷斥:“我一剑在手,还怕什么鬼魂,要教,去教别人,大爷我没兴趣,还有,若出了阴阳门,这把剑照样找你单挑。”

他手中已握兵刃,硬是咽不下被辱之事。

他说完,大摇大摆慾走。

刘吉冷道:“门主交代,要学,四人一起学,谁若中途离去,视若叛徒,后果自行负责!”

仇天悔怒斥过来:“放你狗臭屁,不学武功即是叛徒,叫鬼王亲自跟我说话,我倒问个清楚。”

刘吉冷道:“我即代表鬼王,什么意思,教你武功你不学?这未免看不起门主,说你叛徒是严重些,但成为敌人一定不为过。”

仇天悔还想反驳。

钱多财说道:“仇老弟犯不着把鬼王好意拂去,咱们还欠他救命之恩,又何苦连他慾传神功,你却不学?”

仇天悔冷道:“我看是他教,即一肚子火,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顺水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