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27章 青龙大阵

作者:李凉

有顷。

忽然“咔嚓!”微响,牢门的锁竟已被刘吉挑开!

刘吉潇洒地吹声口哨,轻轻一推牢门,苗如玉已在牢中惊喜叫道:“阿吉,你怎么打开这门的?”

刘吉笑道:“想要当神探,开锁是必修课程之一,老狐狸这次栽的可冤了。”

苗如玉激动地冲前抱住刘吉又叫又笑道:“你好厉害哦!可是既然你开得了这个锁,干嘛又非得叫老狐狸回去偷匕首?”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刘吉色眯眯地道:“美人在,先亲了再说。”不让苗如玉有选择的机会,刘吉搂过佳人探头即吻,吻得昏天黑地,蚀骨蚀魂,浑然忘我。

好半晌。

这对陶醉在感官享受中的爱情鸟,终于听到外界频传干扰,方才脸红心动,难分难舍的松开彼此。

原来是隔壁的李喜金听到刘吉开锁成功,等了半天却不见刘吉前来解放他,急得他在牢里猛响铁门,大叫大少爷你怎么了?大少爷你说话呀!刘吉抿抿嘴,无奈道:“每次都是这个大灯泡在放炮,真是煞风景。”

苗如玉早已羞得将头脸深埋于刘吉胸前,顺便藉机体会那种倾听心上人“枰怦……”心跳的美妙感觉,哪还有闲暇回话。

李喜金未得刘吉答腔,又不甘寂寞地嚷起来。

刘吉笑道:“再不过去,那个笨蛋可要把别的守卫也叫来才甘心。”苗如玉理了理衣衫发鬓,捺了捺激昂的心情,这才对刘吉眨眨眼,柔情一笑,二人一起走出秘牢,到隔壁看阿喜。

刘吉威胁道:“你再叫,若是将守卫叫来,干脆让他们替你开门算了。”

阿喜这才急忙捂住自己嘴巴,咿唔道:“没有,我没叫。我只是担心大少爷而已。”

刘吉道:“不管你有没有叫,反正我也不准备放你出来,你就待在里面休息算了。”

“大少爷!”

阿喜凄惨叫道:“你怎么可以不放我出来?你怎么忍心如此对待自己最忠实的奴才呀!”

“我为什么要放你出来?”刘吉道:“放你出来,待会儿又得将你锁进去,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事?”

阿喜傻道:“为什么又要把我锁进来?我不要。”

刘吉道:“不止是你,还有阿玉也得回牢里面等着。如果不将你们锁回去,等一下老狐狸回来看到,他不气疯了才怪。咱们还得巴望他带着咱们离开阴阳门总坛,暂时还是别让他发现我在戏弄他比较妥当。”

阿喜问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将阿玉放出来放风?”

刘吉瞪眼道:“我如果不先确定一下,自己的确打得开那道锁,万一钱多财盗不回匕首,难道你们就认命的不逃了?笨!”

阿喜这才恍然大悟,猛点头道:“大少爷果然英明睿智,小的难望其项背。”

“马屁鬼!”苗如玉笑骂一声,转向刘吉:“难道你是故意逼钱多财回去替你盗匕首?”

刘吉点头道:“既然找不着钥匙,我当然得好好利用这个天赐良机了!现在我身上的功力受封,和凡人无异。如果能有宝刀在手,至少比较有保命的本钱。”

“万一他盗不到匕首呢?”

“那也只好算了,反正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机会总得试试,试过之后,剩下的就看老天帮不帮忙罢了!”

“你不怕万一时间拖长了,有人来查秘牢,那咱们逃脱的计划,岂不要泡汤了?”

“我想过,如果这里随时有人会来查,那么地上这一票死鬼也不敢如此堂而皇之大设赌局。再说,我刚才探了探这些人的口风,知道上面每三个时辰换一次班,由于这里,今天的班全到齐了,换不换无所谓。所以,基本上咱们们可运用的时间还算很充裕,因此我才会临时起意,要老狐狸设法去偷回寒月宝刃。”

苗如玉娇笑道:“老狐狸如果知道自己如此被人利用,的确有可能气疯。不过,你怎么知道上面的守卫何时换班?”

刘吉眨眼一笑:“因为在我下来之前,换班的人刚刚好送上门来,已被老狐狸收拾掉了!”

“原来如此。”

阿喜在牢中不甘寂寞地接口:“大少爷真是神机妙算,步步为营,连那只老狐狸都能利用自如,实在太了不起了。”

刘吉就笑道:“甭捧了,你再捧我还是不会替你开门的。”

阿喜苦苦哀求道:“大少爷,你真的连短暂的自由都不愿意施舍给我?”

刘吉道:“给你片刻的自由,却又要剥夺这可贵的自由,我觉得如此待你实在太过残忍,所以我只有忍痛狠心干脆不放你自由。”

阿喜忙不迭大叫不残忍,一点也不残忍。

不过,刘吉实在懒得再去弄那道锁,因此任阿喜说破了嘴,他还是不予理会。

最后,阿喜知道反正暂时是出不了,索性改口开始嘀嘀咕咕直骂阿吉残忍,恶意虐待劳工,非法拘留,不自由宁死!

刘吉和苗如玉对阿喜的抱怨冲耳不闻,但他们也没闲着,利用钱多财给的化尸水,将地上尸首收拾干净之后,又设法将化尸水和尸首化成后的毒液,找了个小瓶装妥,藏在身上备用。

苗如玉笑着说,这可是她目前仅有的“武器”。

刘吉问她,这武器有多厉害?苗如玉皱皱鼻子,回答:“沾肤即烂!”

刘吉即叫:“厉害!厉害!可得小心别让自己沾到了才好。”

他又问那化尸水竟有如此厉害?苗如玉笑说:“化尸水除非碰到血浓,起了变化才有作用。否则,就算不小心洒在身上,也没关系。”

苗如玉是玩毒行家,所言自是不会夸张,却叫刘吉听得直道:“奇怪的玩意儿。”

待一切弄妥之后,刘吉算算时间已差不多,便叫苗如玉回牢房里,他重新将门锁上,等着钱多财回来。

此时刘吉闲来无事,索性回身逐一欣赏洞窟内满目琳琅的各项刑具。看到比较稀奇古怪,不知做何用途的,刘吉还满好奇的加以研究。

看他独自摸索的颇有兴趣呢,不知情的人倒会以为这洞窟里的话般刑具,大概是刘吉所好的刑具收集品哩!

正当刘吉等得百般无聊之味,钱多财已圆脸带汗地掠回秘窟。

刘吉见他一脸欣喜之态,即知此番盗宝大有所获,不待钱多财休息,已忙问如何?钱多财拭汗而笑:“算你运气好,老朽潜进鬼王练功秘穴时,他正好到孟神医那里去了,因此没费什么手脚,便取得寒月宝刃。我为了担心鬼王起疑,还留了一把假货在屏风上。”

刘吉笑道:“临时盗宝,你哪来假货冒?”

钱多财一怔之下,支吾以对。

刘吉讪笑道:“原来你这小子不安好心,早就想到偷那匕首,所以才会准备好假货等着冒充,对也不对?”

钱多财干笑连连:“这个嘛……嗯嘿……天下宝物,唯有德者居之嘛!虽说老朽的德性不见得符合,不过若有机会,试试总是无妨,你说是不是。

“是极!是极!”

刘吉谑道:“我还得感谢你将它盗回,可见我刘家祖上有徳,福荫于我,所以天下至宝总算完壁归赵,终于回我身边了!”

钱多财除了干笑还能如何?心中虽是不舍,但也只有将寒月宝刃交出。刘吉接过匕首,故作欣喜地亲吻着。

随即故意仔细检查,一面称好货好货,呕得钱多财心里极端不是滋味。其实,慾试匕首真假,再简单不过了。

刘吉拿着匕首,插入牢门与洞壁接连的隙缝,稍为用力一压,立即如刀切豆腐般容易,轻松将牢门的锁栓切断,放出苗如玉和李喜金。

阿喜一出秘牢,立刻大呼重见天日,钱多财自是做梦也想不到狡猾如狐的他,终有被人利用而不知的一天。

在钱多财催促下,他们几人立刻循秘道退去。

行经上一层地牢外时,刘吉吩咐阿喜去接人。

苗如玉好奇探问,刘吉遂将先前救错人之事略做说明。

苗如玉笑道:“看来秦氏夫妇和我们挺有缘的,不然也不会救错啦!”老狐狸不作如是之想,毕竟人一多,想逃出此地更是不易。

何况君书平和他们夫妇又不会武功,万一被发现时,只会增加自己等人走脱的麻烦,实在累赘无比。

只是,这回误救秦氏夫妇,自己终究得多担点责任,他虽懊恼于心,也不好多说什么。

钱多财领着大队大马,循秘道退出阴殿后,赶着众人离开大殿,逸向左侧之小径,潜往山区。

此刻,时已至申,山区因回温之故,逐渐生起白茫茫一片云雾,四周景物为之朦胧。

刘吉笑道:“我早就想见识见识巫山出了名的云,这下可正有机会了。”

钱多财话带紧张:“老朽前几次进出总坛,都是在天气晴朗的情况下。虽未曾有过意外,但听说所有出入阴阳门总坛的必经之路,都由王八灵布下了奇门遁甲阵法,倒希望这时起雾,不要引起下山路途的变化才好。”

苗如玉道:“奇门遁甲真有那么厉害?平时能走的路,起雾就走不得了?”

刘吉笑道:“你又不是没见识过奇门遁甲,怎会不知它厉不厉害。齐云堡的前车之鉴,你难道忘了?”

阿喜插口道:“对呀!齐云堡就是最好的例子。那堡平时没什么,但只要一有人走入堡中,马上就阴风大作,乌云遮日,像真的闹鬼似的。直到现在,我只要一想起来,心里还直发毛哩!”

钱多财嘘声道:“拜托你们说话小声些,这里并非安全之地,仍然有人警卫。若是引起守卫注意,还是不好闯出呐!”

刘吉等人伸伸舌头,直道也对,差点忘了。

这才尽量保持地紧跟着钱多财,一脚高,一脚低,在渐见浓厚的大雾中,摸索着朝山下面行。

行了一阵,钱多财总觉四周雾重,根本很难判断自己等人究竟已离阴阳门总坛有多远?是否已脱离阴阳门搜捕的范围。

他停下身,极目想找寻些熟悉的地势风景,遂叫刘吉等人先休息一阵,自己独自往前探去。

如今刘吉和秦氏夫妇身手平凡,虽一路下来有苗如玉和李喜金不时在帮忙扶掠,不过,此时三人俱已累的满身大汗,气喘咻咻。

闻说可以休息,自是乐得就地立定,各处找地方休息。

刘吉对着雾中钱多财的消逝的背影,低声警告这只老狐狸可别一见苗头不对,就半途撒鸭子走人,不然他永远见不到那些迷人心神的宝物。

雾中,已不见钱多财的身影。

却还听得到这只老狐狸直道知了、知了的模糊语声。

“知了?”刘吉想笑:“我还秋蝉哩!”

他招过苗如玉和李喜金,席地而坐,无事闲聊。

君书平夫妇他们就坐在距离刘吉等人约一箭之地,才刚坐定,君书平忙又起身,表示有“私事”待办。

刘吉一想,即知他定是一路逃来太过紧张,此时得要泄洪一番。

于是挥手笑道:“别走远了,当心迷路。反正此时雾大,稍为背个身,没人看得见你在干什么。”

君书平窘笑:“在下晓得。”

他的确没走远,整妥衣衫,正待回身,忽闻他道:“什么东西缠住我了?”

刘吉正要叫他别动,这位愣书生大力甩手踢腿,想要摆开缠在身上的缕丝线。

刹那间。

一声尖锐悠长的鬼啸声拔空而起,吓得秦玉秋花容失色,刘吉等人也仅是心头一跳,暗叫不妙。

君书平犹自慌张奔回,一边叫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于是一连串如鬼泣般的尖啸,响声而起,响彻山间。

雾中已传出人声喝问什么人在那边?快去看看!

“糟了!”刘吉苦笑道:“咱们们误触机关了。”

钱多财已是急忙窜回,脸色大变:“是谁误触机关?守卫已往此处搜来了。”

君书平脸色惨白,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现在没时间说这些了。”钱多财催促道:“快来吧!”

他拉着刘吉,苗如玉扶着秦玉秋,李喜金抓着君书平,他们顾不得再隐藏身形,猛往钱多财刚才踩得的路线飞掠而去。

“在那里,有人往那边跑了,快追!”

一溜青白的焰火射入高空,碰地炸开,化成一团鬼气阴森的绿色光球,停悬于雾中,特别札眼。

刘吉他们急掠一阵,地势开始明显往下斜降。四周雾气稍薄,数尺内依稀可见阴暗的轮廓。

然,此时四周的鬼啸声越响越急,越响也越近。

最近连前方都有回应的鬼哨声出现。

显然是守在山下的卫兵闻讯,已朝山上圈回搜查敌踪。

狂奔中,秦玉秋终于力竭腿软。一个踉跄,险些扑跌于地。

还好有苗如玉一路搀着他,见状急忙运劲拉住了她,使她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青龙大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