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28章 鬼王之秘

作者:李凉

李喜金大叫:“不要脸的鬼王,你真的要食言背信?你也不怕自己的手下齿冷?”

他横身挡在苗如玉之前,二人气愤己极地怒瞪着鬼王。

鬼王冷笑:“待本王证明阴阳汤的效果令人满意之后,我自会放人。本王何尝食言之有?”

终究,这个心性狡诈的鬼王仍不完全相信,刘吉这回果真着了自己的道儿,依然要找机会试探刘吉。

“你还在等什么?”鬼王催促道:“快过去杀了那个女孩。”

刘吉不在乎地一笑:“杀个人有何困难?”

说着,他入怀中摸出一柄极为普通的匕首,一步步朝苗、李二人逼去。

“大少爷……”

李喜金惊急叫道:“你何别乱来呀!难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们?阿玉是你的心上人呀!你若杀了她,将来你要是醒了,会恨死自己的。”

苗如玉伤心悲呼:“阿吉,你怎么可以忘了我?我是阿玉呀!你真的要杀我吗?”

刘吉道:“你们真啰嗦!如果这女人真的是我马子,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们说的不全是废话。”

他一步步逼近,苗、李二人心惊的一步步退后。

鬼王得意狂笑:“对!少跟他们啰嗦,杀了她。”

忽然,刘吉身形猝闪,猛朝苗如玉扑去。

李喜金大叫一声,双掌急挥,怒然截向刘吉。

但是,就凭他的功夫,又岂能拦得住刘吉的攻势。

但见刘吉单掌一挥,砰然接下李喜金的全力一击,并将李喜金震了个仰面摔倒,他持着匕首的右手,却趁隙暴刺苗如玉小腹。

苗如玉根本无法接受刘吉真的要杀她的事实,匕首刺来,竟也不知闪躲,只是以凄凉哀怨的眼神,目不稍瞬地死盯着刘吉。

刘吉更是毫不犹豫的猛剌到底,就这一下,便将整支匕首送进苗如玉的小腹,只剩匕首的把柄留在外面。

“你别怪我!”刘吉反瞪着苗如玉:“谁叫你要和我老爸作对,我老爸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黄泉路上,你慢慢地走。”

手一扬,刘吉抽出匕首,苗如玉紧抚的小腹早已鲜血淋漓。

李喜金发狂大叫你真的动手?

他一记虎扑,冲向刘吉,就要打人,刘吉右脚飞踢,将他踹个老远。

苗如玉终于软软挥倒,一动也不动的僵卧于地,李喜金才刚辅身跃起,见状如中雷击,呆怔当场。

片刻之后。

他回过神来冲向苗如玉尸体,悲恸已极地抚尸嚎啕大哭!

鬼王却似看了一场精彩好戏一般,放声狂叫,声如鬼啸,久久不歇。

厉绝生虽也曾对苗如玉的叛离深感愤怒,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她。

但此时见刘吉如此心狠手辣,毫不犹豫的一刀将之宰了,心中顿时浮现苗如玉自幼至长,一些可爱温驯的影象,一般莫名的悲伤袭来,令他唉声长叹,不忍再见女徒凄惨死状,惟然返身离去。

厉绝生这一走,其他几恶也无心继续留下,藉词无事先走,各自返回阳殿住处。

然,在他们心中,或多或少,都难免留下疙瘩,不知下一个被鬼王牺牲出卖的,会不会是自己?

鬼王见刘吉如此毫不犹豫地剌杀了苗如玉,终于相信刘吉已中了阴阳汤之毒,本性迷失,遂乃挥手叱喝手下回山,准备好好庆祝少门主“登基”之礼。刘吉瞄着哭得昏天暗地的李喜金,居然冷酷问是否要将之收拾?听得李喜金更是悲哀,捶胸顿足的俯趴于地,抱头恸哭。

鬼王见他不过是个无用小卒,遂道声算了,要他前去告知刘千知今日之事。

“对了!”鬼王突然向刘吉:“你身上穴道是如何解开的?”

刘吉茫然道:“不知道。有人制了我的穴道吗?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

鬼王暗想,早知道阴阳汤效果如此强烈,就该多套点消息之后,才让这小子服下。

但一想及刘吉的刁钻古怪,终是庆幸早点制服这小子方为明智之举。

为了不让刘吉对自己丧失记忆之事,有太多的疑问,他遂挥手要手下赶走李喜金,随后收队回山。

李喜金抱着苗如玉尸体,哭得更是肝肠雨断,一步一拖地顺着山道朝山下行去。

腥红如血的夕阳照着李喜金孤单单的身影,显得更加沉闷。

呼呼的山风夹杂着李喜金悲恸断饧的断续哭号,凭添四野无尽凄凉……

阴阳门,阳殿东宫居。

闻名知意,此居乃刘吉正式成为阴阳门少门主后的住处,取名东宫,表示他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贵为“大位”继承的少主身份,如皇家之东宫太子般重要非凡。自从刘吉正式登上“少门主”之位后,鬼王不断灌输他,阴阳门必将统一武林,君临天下,创立千秋不朽之霸业。

刘吉似乎真的完全迷失了本性,整个人变得嚣张跋扈。不可一世,那股子属于纨绔子弟才有的傲使劣性,表露无遗。

东宫居,亦是刘吉张狂自大的杰作之一。

此处非但雕梁画栋,就连打杂伺候的仆役下人,也比别处多了三倍,排场之大,十足突显刘吉“重要非凡”的身份和地位,就算是堂堂一门之主的鬼王,都还没有如此浩浩荡荡的排场。

不过,鬼王似乎有些纵容刘吉如此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态度,对刘吉所提之一切要求,从未拒绝,凡事绝对有求必应。

这日,时已近午。

刘吉这位伟大的少门主犹在黄梁高卧,大会周公之际。“刘吉,你给我滚出来!”

苗如花苗条俏丽的身形未现,泼辣已极的尖声娇喝已然响彻东宫居。

刹时,十数条黑衣人影忙自东宫居内掠出,拦向一路冲来的苗如花。

“苗如花,少门主还在睡觉,拜托你小声一点,否则,若是吵醒少门主……小的们可就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还在睡?”苗如花娇叱道:“都已经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没起来。咱们这位少门主,可真是好命的不得了呐!”

“拜托!拜托!小声一点。”这批内侍的头领苦着脸在告饶。

但是——

“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胆敢在本门少门主的东宫居里鸡毛子喊叫?不想活了吗?”

刘吉身着华服美冠,手摇摆扇,一副贵公子的装扮,却臭着一张脸自内院处,踏着迂回的云石小径一摇三摆地晃了出来。

刘吉这一身扮相不可谓不够高级帅气,只是如此浊世佳公子的华丽服饰,套在满腔古怪狡黠的他身上,高级肯定是够高级。

但似乎就是少了那么点气质衬托。所以显得煞是突兀且不搭调。

苗如花自刘吉正式就任阴阳门的少门主数日以来,今天还是首遭见到他,此时乍见他与往日迥然不同,甚且堪称怪异的打扮,不由得为之一怔。

“你……”苗如花怔道:“怎么穿得这个样?”

“这个样怎么样?”刘吉展臂自顾,不悦道:“你这个丫头是谁?敢对本少门生的穿著有所意见!”

苗如花顿时想到,自己乃是前来兴师问罪:“我才不管你穿的什么德性,我是来问你,你为什么杀了我师妹苗如玉?”

虽然她曾妒恨过苗如玉抢走刘吉,但多年来姐妹之情岂是朝夕可舍?

如果苗如玉还活着,也许她会继续恨着对方,但当她得知阿玉竟是丧命于刘吉之手,不禁令她大骂刘吉这个可恶的负心汉。

尤其,当苗如花见到师父厉绝生那副怅然若有所失的神情,维护妹妹之心油然而生,决定非得找到刘吉算这笔怅,好为冤死的妹妹讨回个公道。

虽然厉绝生已将刘吉服下阴阳汤后,本性迷失的原因告诉过她。且一再告诫她不得找刘吉麻烦,免得泄漏了不该泄露之事,得罪了鬼王,可就大事不妙。

但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不相信刘吉果真本性巳失,因此趁今天师父不注意,便闯进东宫居,打算找刘吉清算总帐。“你这娘们在说什么?”

刘吉皱眉道:“谁是你师妹,本少门主何时下手杀她?”

“就是几天前,你在山上杀的那个女子,她就是我师妹。”

刘吉不解:“我老爸明明说那丫头是对头之女,要我除之而后快,她怎么又变成你师妹?”

苗如花想起有些事不能明讲,只好支吾道:“我师妹……其实并非对头之女,不过因为她背叛了师父,所以门主才……才会这么说。可是……你杀了她就是不对……”

刘吉甩袖哼道:“既是钣徒,更应该杀!杀了她,正可谓杀一儆百,以示儆效。本少门王何错之有?莫非,你也想背叛,所以不服气,是不是?”

“你胡说!”苗如花怒道:“你才想背叛哩!反正……理由我不能说,但是你杀我师妹,就是不对。”

刘吉呵呵邪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既想找本少门主的碴,偏又说理由不能说,这种话就叫做废话。你这丫头没事跑到本少门主的东宫居来,故意说这些莫名其妙的废话,依我看,你可真是别有用心。”

苗如花怔道:“我别有用心?我别有什么用心?”

刘吉笑得更谑:“依本少门主之见,你之所似找藉口,故意来此大呼小叫,无非是想引起本少门主的注意罢了。”

苗如花更怔:“我为什么要引起你的注意?”

“因为……”刘吉邪笑道:“我乃堂堂少门主是也,不久的将来,就要接掌门主之位,进而统一武林,君临天下。你若能吸引本少门主,逗得我开心,说不定我就选你进后宫当宠妃,来日还怕没少主夫人可做?哎呀……女人,你这种心思,本少门主见多了,还会不了解嘛!”

苗如花简直被这番话气疯了:“满口胡言,凭我苗如花如今的身材、容貌,我还会怕嫁不出去?告诉你,现在我若想结婚,是我挑男人,男人恨本不配发表意见,你以为你是谁?我何必故意吸引你的注意!”

刘吉依然笑吟吟:“你的确长得还可以,若是别的男人,确是不配发表意见。不过,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本少门主乃是未来的武林至尊,此等身份地位,岂是等闲之辈所能梦想。当我的老婆,尤其是正宫大老婆的位置,其荣华富贯,权势名利,自是不在话下。天下女人费尽心思,挤得头破血流,想争此荣宠,那是正常的事。你又岂能独免?你还是承认吧,看在你各方面条件鄱令本少门主满意的分上。我可以答应优先考虑挑你做大老婆。”

苗如花气得直想尖叫,想扯头发。

碰上如此自以为是的无赖之徒,她除了大骂登徒子,无聊男子,只能拼命顿足发泄。

刘吉见她气得跳脚的模样,却似上了瘾,色眯眯笑道:“乖乖呀!好泼辣的娘们,正合本少门主胃口。看在你如此费心引诱我注意你的份上,来,先亲一下,算是一吻定情好了!”

说着,他还真的欺身上前,打算来个软玉温馨香满怀。

然,苗如花可非温驯之人,尤其过去那段肿若圆球的日子里,更令她养成泼辣粗鲁的男人婆个性,此时身材虽已恢复,但性格未变。

她见刘吉欺身吻来,火冒三丈的一巴掌挥去,恨不得将这个死不要脸的臭男人打成滚地葫芦。

不过,刘吉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本性虽迷,武功仍在,骤见掌风扇来,手中折扇。“唰”地一张,轻易拨开苗如花这劲道十足的一掌。

同时,折扇微微一挑,打个转反切苗如花皓腕,逼得苗如花不得不撒手自救。

刘吉一招逼退对方,接回扇子,啪地收拢,化扇为笔,点向苗如花胸前,目标峰顶之尖,招式促狭放荡。

“下流!”

苗如花气得旋身以闪,口中怒叱一声,师门绝学“三阴截脉手”毫不留情暴截刘吉气海穴。

刘吉邪笑:“哎唷!你也不上流嘛!怎么可以攻击人家的那里。”

苗如花此时纤手下指,位置偏低,正是一般江湖中惯称三不打的路线之一。

虽然她攻的是气海,而非下阴,不过陡然看来,却也不易分辨招式的正确走势。

如今,刘吉这么一叫囔,四周十余名不知情的内侍仆卫,还真以为苗如花就是往那部位下手,不由得一个个“噗嗤!”偷笑。

笑这娘们可真那个,未免太大胆了吧!

苗如花尽管泼辣,终究是未出阁的闺女,当下便窘红了双额,立刻撒手飞踢,改以脚先攻向刘吉下盘。

刘吉家传之无影幻步乃武林一绝,施展开来,非仅身形曼妙,更是轻松松避开苗如花的连环飞踢。

甚且,刘吉尚有余力地轻摇手中折扇,促狭直叫:“哎呀!没踢到,差一点,差一点。哎唷!好凶!”

苗如花被惹得更恼,攻势更盛。

只是她在激怒之余,理智尽失,竟只一味地进攻刘吉的下三路,忘了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鬼王之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