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02章 齐云堡撞鬼

作者:李凉

岂知就在此时。

大门突然传来咚然巨响,吓得众人齐目瞧去。

那大门早在比武时已关上。

老实说。武林急救站早已衰颓甚久,近年来几乎无人敲门。突闻声音,当然吓着众人。

刘吉最是急:“有人?”

以为生意上门,多少带点兴奋。

大门又传来碰撞声,甚且传来疼痛呻吟般叫声:“救命……”

刘吉登时两眼发亮:“有人!”

想追前,但追了几步,复觉母亲在瞪自己,只好住足,转向姐姐,干笑道:“你去吧!”

刘佳佳本就动身,只是慢弟弟一步而已,闻言中,早奔及门口,立即将门栓抽开,来不及掀开,一名中年壮汉已跌撞进来,吓得她赶忙躲闪。

喝叫:“来者何人?”

那壮汉似身受重伤,已倒摔地面,痛苦挣扎慾起:“救我……我……毒……孟神医他……”

刘佳佳这才瞧清此人一身青紫,分明中了剧毒,吓得她啊一声。

慕容玉铃仍不放心,道:“我来即可,你们退至一边。”

说完,亲自蹲身,拔出木剑,开始检验死者尸体,然而除了右颈稍见被捏伤痕迹外,几乎查不出任何痕迹。

慕容玉铃道:“看来他倒是误服毒葯而丧命了……”

找不出伤痕,众人只好如此认为。

刘吉则瞄那颈部几眼,道:“这算不算致命伤?”

刘佳佳道:“那只是青紫,大概跌撞时受伤的吧。”

刘吉哦了一声,未再多问。

慕容玉铃找不到线索,当机立断,道:“他已中毒,看来只有立刻掩埋,以免毒素外渗,明儿再捎信通知清风楼便是。”

话未说完,忽闻门口传来声音:“敢是神仙无影刘大侠住处?”

活声方落.

顿时引得众人怔诧瞧去,只见得一位年约三十,留有短须,神态昂扬青衣劲装汉子立于门口。

他两眼精亮,脸带四方,除露一股劲气,及拱手为礼道:“在下清风楼护法古月河,想拜见刘大侠家人。”

既然报上名号,众人有个底,复闻清风楼护法,慕容玉铃登时回话,道:“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位壮汉已身亡,你且看看是否为清风楼弟子?”

古月河拱手道:“敢是刘夫人?在下有礼了……”

再拜一礼,始敢跨门而入,瞧及尸苜一眼,便道:“他正是清风楼手下,名唤王成。可惜中了无名之毒,已回天乏术。”

慕容玉铃怔诧:“你早知他中毒一事?”

古月河轻叹:“他本是去查案,谁知中了毒,他受楼主交代,前来刘大侠住处请人,故而身受奇毒仍拼死命往此奔来,在下乃半路相遇,便立即跟来,谁知仍慢了一步。”

慕容玉铃更楞:“贵楼主有意找我丈夫?”

古月河道:“正是。”

慕容玉铃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月河道:“事关机密,能否借一步说话?”

慕容玉铃道:“此处没有外人……”忽又觉得不该失礼,道:“来者是客,佳佳去泡壶茶,至于……安伯拜托您把尸体埋了如何?”

李平安拱手连连道是和他儿子己把尸首扛去埋。

慕容玉铃这才领着古月河进入大厅,且赐坐太师椅,刘佳佳已去泡茶,只有刘吉在身边。

古月河瞧及刘吉满脸青紫,顿觉皱眉:“贵府似临大敌,连许多枝叶全被扫空?”

慕容玉铃稍窘,笑道:“没啥事,我只是教训儿子练功而已。”

“教训儿子?”古月河瞧向刘吉,眉头更皱:“这位是令郎?”

想及如此教训方法,未免恐怖。

刘吉倒落落大方,道:“是我跑出去和人干架,受伤在先,然后才被教训,你可别误会,我娘一向很仁慈。”

古月河哦哦轻应,心头却疑惑难解,照他想法,慕容夫人一脸祥和,根本不可能出此重手。可是刘吉前去干架,仍敢在此说得威风凛凛,未免又失去受教训意味。他找不出答案,只有轻轻点头掩饰。

他哪知竟然幸逢刘家母子大对决时刻,当然疑惑难解矣。

慕容玉铃倒感激儿子替自己找台阶,她不愿让外客多揣想,便问道:“不知古先生前来,有何要事?”

古月河亦不敢耽搁。闻言便道:“不瞒夫人,在下此次前来,乃是想请刘大侠去一趟清风楼,有事待解决。”

“何事?”慕容玉铃道:“你该知,我丈夫已失踪已久,恐怕去不成了……”

古月河道:“其实只要刘家任何一人亦可,并无硬性规定。”

刘吉道:“这可好,父事子办,我最有代表性,不知到底为何事?且说且说!”

古月河道:“其实是为了孟神医之事……”

慕容玉铃道:“孟神医?他……若想找我丈夫,尽管可亲自出面啊?”

古月河轻轻一叹:“不瞒夫人,孟神医已在一月前病死了。”

慕容玉铃怔诧:“他……他已经……”

古月河默然点头。

刘吉顿觉想笑:“对吗?一代神医也会病死,传出去未免笑掉人家大牙吧!”

他仍想笑,却被母亲喝道:“不分轻重,此时哪容得你笑?”

喝得他赶忙闭嘴,只能闷在肚皮发笑。

古月河瞧他率真,便想替他解危。

轻叹一声,说道:“老实说,不但令郎不信,就连在下及楼主亦不信,故而楼主派人去查,结果夫人亦看到了,那王成即中毒而亡……”

慕容玉铃怔道:“你是说孟神医乃中人暗算而亡?”

古月河道:“恐怕是了。”

慕容玉铃道:“你找我丈夫,便是想请他查明此事?”

刘千知除了神仙无影之外,另有千知神探封号。

早年亦帮助江湖中人办过不少大案子,此时有人找他查案,自是天经地义。古月河轻叹:“若刘大侠仍在,或该请他出面,可惜他……”

刘吉立即自信满满说道:“侠士别泄气,老的不在还有小的,照样可以查个水落石出!”

慕容玉铃冷道:“吉儿胡说什么?不分轻重,一边凉快,不准胡乱开口!”

刘吉刹时皱眉:“娘别把我实力掩藏,爹早把那套功夫教我,别忘了七岁那年,还是我探出谁偷走七叶灵芝的啊!”

慕容玉铃自知此事,然而状况末明,不便多说,便自瞄眼,追得儿子不敢再吭声,一副怀才不遇地闷在当场。

古月河道:“其实,在下前来,除了想请刘大侠查案之外,最重要的是孟神医留有遗嘱在本门楼主手中,遗嘱写着,他的一半财产将赠给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的刘大侠,这才是在下前来之最太原因。”

刘吉闻言,两眼发直:“遗嘱?遗产?孟神医留有遗产给我爹?有多少,哈哈,这下可发了!”

古月河道:“神医生前救人无数,留下遗产恐怕亦富可敌国吧……”

刘吉两眼更直:“这可好了,飞来横财,妙极妙极……”

慕容玉铃却斥道:“刘吉,你贪什么失心疯,如此钱财你也敢要,小心娘砍断你双手!”

刘吉霎时被泼冷水,哪敢再吭声,闷在当场,脸面直拉,暗叫可惜可惜。

古月河道:“在下乃想,刘大侠义行天下,孟神医赠金刘大侠,大概想善用此钱还请夫人别拒绝才好。”

慕容玉铃道:“那也得交予我丈夫之手,他还小,岂可让他乱搞!”

古月河瞧向刘吉:“其实令郎并未像传言八年学不成一套五形拳之留级生,他应有所作为才是……”

慕容玉铃道:“谁知他脑袋在想什么?”

此时刘佳佳巳然端茶行来,并送予佳客。

古月河接过茶水,边喝边觉她似乎才是今儿要带走之人,于是又把孟神医留有遗产之事说一遍。

谁知刘佳佳便答:“爹不在,派弟弟去好了,反正他查案功夫有目共睹!”

当弟弟七岁那年,智寻七叶灵芝一事让她印象深刻,此时毫不考虑便说出,倒让刘吉倍感光彩。

慕容玉铃道:“他是鬼头鬼脑,可是事关遗产……”

刘佳佳道:“咱们请楼主别交予他便成,反正只查案,该没什么风险吧?”

古月河道:“并非毫无风险,但若集体行动,风险自低。”

慕容玉铃沉吟难决。

喃喃说道:“我看是凶险重重……可是孟神医若冤死,不替他伸冤,实苍天无眼……若千知在,那该多好……”左右为难。

刘吉道:“娘,别东牵西挂啦!既然查案,就要有效,否则白打混,不如不查,爹既然不在,只有孩儿才能胜任此事,我小心些,应该没事才对。”

慕容玉铃轻轻一叹!

她亦非昏庸女性,当下点头:“好吧,若非查案贵在抢时间,娘自不会放你出去,但事关孟神医,一切也就次要了,你给我小心些,若有危险,宁可躲开,也不准涉入,知道吗?”

刘吉登时再颔首:“知道啦!”

古月河道:“夫人放心,楼主亦将查案,有他相伴,令公子该无危险才是。”

刘吉笑道:“对嘛!男儿当自强,娘怎能护我一辈子?让孩儿闯闯,百利无一害!”

慕容玉铃终又轻叹:“那你好自为之,佳佳不能去,便带喜金去吧!”

刘吉欣笑:“办案没跟班总少了威风,有他相伴也好,行,没问题,他恐怕比我还乐,该是第一次出远门吧?”

古月河立即拱手拜礼:“多谢夫人出手相助,有令郎出马,我想事情必能早日水落石出。”

幕容玉铃道:“他是有点小聪明,但别全信他的,以免错失重要线索。”

古月河含笑直记省得。

刘吉却兀自信心十足,非查出真相让母亲刮目相看不可。

时不宜拖,刘吉迫不及待想早日脱离母亲监视,以期能光炫门楣。

当下说道:“迟走早走总要走,娘便当孩儿再回少林寺深造便罢,不消几天便带来好消息,就此拜别啦,您请保重!”

说完,果真下跪行大礼。

慕容玉铃虽不舍,但话已说出,强留无用,便自强忍离愁,说道:“你自己多小心,刘家日后还得靠你呢!”

刘吉笑道:“孩儿晓得!”再行三礼,方自立直。

慕容玉铃感伤中转向女儿,道:“去替他准备换洗衣衫,另外……把我玉镯一并拿来……”

刘佳佳立即应是。

刘吉却截口道:“不了,玉镯留着,孩儿前些日子打鱼砍柴,多少挣点零头,够用啦!”

拍拍腰际,一副信心十足模样。

刘佳佳只能瞧向母亲,慕容玉铃慾言又止。

古月河暗自轻叹,一代大侠竟然落得如此贫困。

当下说道:“查此案时,供吃供住,令郎该可无忧,何况他仍可在清风楼兼差赚外快,夫人不必为他操心。”

慕容玉铃自知他心意,轻叹道:“一切全托侠士照应了。”

古月河道:“哪里,同是江湖我辈中人,这又算得了什么?”

相惜中,刘吉已自先行奔往后院,找向李喜金,并说明意思,乐得李喜金笑不合口。而后刘吉提着姐姐所备包袱,趁着夜色未深,随古月河赶路去了。

慕容玉铃、刘佳佳、李平安三人倚门望去,直到人影消逝巷角,三人仍伫立不走,怅惘心绪顿卷心头。

冷风袭来,落时飘飞,刘宅今夜更形凄清许多……

两天后。

太行山上。

刘吉果然有若脱缰野马,恁地逍遥自在,行于山区,半点不觉疲累。在古月河带领下,直登北麓飞燕湖畔,清风楼阁。

方至近处,只见得一座古石自石相间所砌造而成偌大一座三层阁楼,伫立于宁静飞燕湖畔,局边但见古木扶疏,山花遍处,偶似一处世外桃源。

再靠近些,方知此楼阁呈凹字形排列,或说它乃三栋挑高楼阁相聚而成之山城,更为贴切,

那华而未见瑰丽,朴而不失幽雅筑造方式,一眼即看出此楼必定出自名家之手。

刘吉见及此楼,自是夸赞不已。

古月河知其身分,当然礼遇招待,立即带往靠湖面那栋迎宾楼,这本就用来招待贵宾处所。

里头布置高雅,除了数张太师椅外,另置有琴桌落地窗,盆栽香兰挂墙头,芳香淡溢,让人闻之清雅舒畅。

刘吉但觉受到礼遇,备感虚荣起来。

开始想摆出王公贵族模样,可是又觉十分别扭不自在,只好作罢,还是还回原来面貌较为自然。

他和李喜金随便我张太师椅,便自坐下,等待着主人到来。

李喜金则打量种种装饰,尤其是琴桌那具碧玉彩琴,他喃喃念道:“这值不少钱吧?”

刘吉亦瞄眼瞧去:“不清楚,不过能分得孟神医一半遗产,我知道准发定了。”

李喜金呵呵笑道:“大概善有善报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齐云堡撞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