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31章 四大恶

作者:李凉

襄阳城,南郊二十余里。

黄家村。

此是名副其实的小村,全村仅有二十来户人家,多数姓黄,且有亲戚关系。村里的人主要靠种菜、打柴为生,生活甚是辛苦。

前二天,村里来了三个外乡人,租下村尾黄老爹那间破草堂暂住,听说连包伙食,一天给老爹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黄老爹打一个月的柴,也卖不到这个价钱呐!

所以,老爹可真是碰上财神爷,走运啦!

这三个外乡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吉他们。

刘吉租下村民的小屋之后,立刻叫李喜金驾着马车直奔襄阳王府。

当然,刘吉不会真的等到跑去招惹王府的小王爷。

他叫阿喜将马车驶去送给王府的马夫。

马夫出来接车时,自是满脸狐疑,但阿喜一口咬定买车的客人指明送来给王府的马夫,除非王府尚有别的马夫,否则车就是你的啦!

马夫平白赚到一辆车,自是乐意收下。

因此,那辆车就如此这般,进了王府。

苗如玉问刘吉:“做如此安排,有何深意?”

刘吉笑道:“没有深意,我只是心血来潮,随便安排。反正,咱们在南漳城外时,不是说应了王府小王爷之邀吗?所以把车送过去,会让谎言更逼真。我只是希望让鬼王搞不清楚我们到底在干什么,明明和神医一起失踪,为什么又变成独自跷家,还交上一个王府小王爷。这就叫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是也!鬼王越摸不透我在搞什么名堂,对咱们的计划就越有利。”

苗如玉恍然道:“你还不想让她知道,你并没有中阴阳迷汤就对了。”

“然也!”

刘吉笑道:“就让她去猜吧!除非和咱们碰上面,否则她就永远疑神疑鬼地疑下去了。”

“可是……”苗如玉仍不解:“我们原先不是说好,要引诱鬼王来追我们,好让孟神医有时间潜逸。现在为什么又要躲在这里?”

“这个道理更简单了。”

刘吉道:“因为阴阳门虽然是顶乌龙的,不过找人的功夫倒不错。所以他们才有本事在南漳城外截住咱们。若按我的估计,咱们这阵子连续露面后,鬼王差不多该追上了!但是我们也不能让她太快了,因此又要故作神秘地躲起来。”

苗如玉道:“可是这样时隐时现,难道不会引起鬼王的怀疑?”

刘吉哈哈一笑:“当然会,而且一定会。因为女人天性本就多疑,而我若不干脆让她疑了过瘾,她岂会听话的入我圈套,乖乖追来一探究竟?”

苗如玉板起脸佯嗔:“女人哪里又得罪你?你凭什么说多疑是女人的天性?男人难道就没有疑心病?”

刘吉见她发嗲,涎脸勾起心上人的下巴,嘿嘿邪笑:“别恰(凶)!别恰!你一恰就不像你了,别忘了我的阿玉可是温柔又多情的姑娘!”

苗如玉窘斥道:“谁是你的阿玉,死不要脸皮的家伙!”

她虽嗔娇甜在心头的拍开刘吉不安分的禄山之爪,但刘吉却早想藉机与之温存,此时大灯泡阿喜正好不在,如此良机岂容错失。

于是被拍挥了左手,右手又缠了过去,硬将苗如玉一把拉过来坐在自己膝头,咿咿唔唔盖上刘吉寺属的“浮水印”,吻得苗如玉如痴如醉,忘却今夕何夕,任凭这个色倩狂为所慾为。

可惜刘吉尚且无暇更进一步,屋外已然传来李喜金的大呼小叫:“启禀少门主,马车已奉命进入襄阳王府休息矣!”

话落影闪,一进一退。

闪进屋内的人影自是李喜金如山的魁梧之躯,闪退向里间的人影,却是满脸臊热、钗梭发散、衣衫凌乱的苗如玉。

李喜金瞥见退入里间的苗如玉背影,呵呵一笑:“阿玉干嘛一看到我就跑?我又不是讨债鬼上门。”

刘吉无奈一叹,搓搓面颊,令自己身处那销魂之境早早清醒:“阿喜呀阿喜,有时我实在真的很想掐死你!”

李喜金大怔:“亲爱的大少爷,我又做错什么了?为何你忍心对天底下最最忠心的奴才我,口出如此残酷之言?”

刘吉白眼道:“刚刚烧起来的一场干柴烈火,却被你这阵西北雨给浇熄了,掐死你还算是便宜了你!”

李喜金恍然大悟,哄嗯笑了两声,以手抚胸高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刘吉懒得理他,转口询问前往王府交车之事,有无其他意外?

李喜金摇摇其头,直呼毫无意外!毫无意外!

刘古方始满意点头。

于是三人便在这黄家村的破草堂里,清静安闲地养息三日。

第四天一早。

刘吉他们用过黄老爹送来的早膳之后,即打点收拾,在手捧二十两白银的黄老爹百般感激的送行下,步出草堂。

当初,刘吉选中村尾黄老爹的家借住,除了图个清静之外,主要却是因为看到黄老爹年事已高,偏又独自一人孤苦无依,偌大一把年纪了,尚得每日上山打柴并挑送到二十里外的城里去卖,方能赚些零钱过活,着实可怜。

是以,刘吉故意向这老爹租屋暂住,无非是藉此顺便让这个孤苦老人发笔小财,有几天好日子过过。

出了草堂,刘吉犹自不忘警告黄老爹,财不露白,可得将银子收好,免得宵小觊觎。

黄老爹感激涕零,不住地哈腰道是,目送这三位年轻小财神出去。

他们三人甫出村口不足百丈,迎面而来一队黑衣人马。

“哦!”

刘吉凝目而望:“怎么这么巧?”

对面来人约十数名,为首者正是阴阳使者和一名年约四旬,身材圆肥的中年胖子,这中年胖子不是别人,正是阴阳门襄阳分舵的舵主乔大松。

阴阳使者和乔大松乍见刘吉等人,亦停下脚步。

“少门主?”阴汨使者异口同声:“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吉大剌刺地交抱双臂,不答反问:“你们又怎么会来这里?”

乔大松习惯性回答:“启禀少门主,属下等因向襄阳王府询问有关少门主之下落不知如何得罪王府,城中分舵堂口竟遭查封……”

刘吉忍住暴笑的冲动,怪声怪气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上襄阳王府要人?”

太阴使者抢着发话:“少门主,你身边的女人,不正是五毒教之叛逆苗如玉吗?”

刘吉不答反问:“你认识她?”

“如何不识!”阴阳使者同声道:“她不是在总坛山下,遭你亲手所杀,何以未死?”

“这是一个秘密。”

刘吉遗憾地直摇头:“你们如果不认识她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我只能用那唯一的方法,让你们替我守密了!”

乔大松犹自怔头怔脑反问:“什么方法?”

“就是……杀!”

刘吉语声方出,却已猝然挥掌,直扑对方人马!

阴阳使者亦于他闪身之际,同时挥掌相迎。

刘吉借着无影幻步身形一变,家传玄天掌尽展而出,碰碰连声,已然击中一名黑衣人的胸口。

然,令刘吉吃惊的是,中掌之人虽被击得倒飞摔出,但却一记鲤鱼打挺后又翻身而起,拔出佩剑,朝自己杀来。

“惨矣!”刘吉暗叫一声:“原来竟是不死杀手。”

他原以为眼前这些阴阳门徒,只是襄阳分舵中的高手,不料竟正撞大板,遇上由总坛直接派出的难缠高手。

“小心!”刘吉急忙大叫:“这些人是杀不死的妖怪,砍他们脑袋!”

他这是在警告苗如玉和李喜金,但其实不用他警告,此时苗、李二人方遭四、五杀手围住,却已被杀得节节败退,光从对方的身手判断,苗、李二人便知道来者正是阴阳门的恐怖杀手!

阴阳使者牵领其余杀手,将刘吉团团围住,掌剑交加,恨不得将他立即击毙。

“搞清楚,我是少门主耶!你们竟敢想要我的命!”

太阳使者冷笑道:“我等奉门主之命,若查明你确已恢复记忆的话,杀无赦!”

太阴使者接口:“没想到你竟然从一开始,就在欺骗门主,今天你是死定了!”

刘吉嗯嘿邪笑:“难道不能打个商量?”

“别做梦了!除了死,你无他路可走。”

阴阳使者攻势更紧,加上旁边六名身手不弱的不死杀手助阵,令刘吉倍感压力。

另一边苗如玉和李喜金二人联手,掌毒并用,仍无法抵挡黑衣杀手越见凌厉的攻势,几乎已到捉襟见肘的地步,随时有可能血溅当场。

刘吉顾不得再和阴阳使者多加纠缠,他厉啸一声,拔空冲霄蹿起,直掠七丈高空,一个翻滚,手握寒月匕首,反扑而回!

匕首在刘吉罗汉真气的催发之下,一道凝若有形的蒙蒙剑气陡然暴涨七尺有余,匹练般扫向追击至阴阳使者和不死杀手。

阴阳使者没料到刘吉竟有如斯利刃,乍见剑气扫手,心凉胆裂的怪叫一声,双双反掌急推,身形急朝地面泄落,堪堪避开致命一击。

饶是如此,二人所束发髻却未逃过此劫,齐遭剑气斩落,登时顶秀发散,狼狈不堪。

然,随他们二人腾掠入空,追杀刘吉的不死杀手,反倒却没他们这般迅速。

剑气一闪而过,三颗脸上犹是瞠目不知所措表情的人头,跃然腾空,三股如泉狂喷的血柱亦同时喷射,洒落漫天血雨!

刘吉不管狼狈而逃的对手,一招得手,身形凌空猝闪,直扑苗、李二人方向,掌刃齐扬,宛如虎入羊群,疯狂宰杀!

刹时——

血雨四射,残肢乱抛,人头飘飞!

昔日宰杀阴阳十二煞二十四名高手中之高手的残酷影象再现,围着苗如玉和李喜金的乔大松及四名不死杀手,只是眨眼,竟都遭刘吉大卸八块,身首异处。

李喜金和苗如玉也再度吓白了脸,两腿一软,双双坐倒于地,直喘大气。

阴阳使者才刚死里逃生,摸着秃顶,喘过惊魂甫完的一口大气,回身一望,登时看得两眼发直。

原本以为稳操胜算的一战,此时眼看即将全军覆没,自己生命殆殆危矣,阴阳使者和仅存的三名杀手,已然背脊发凉,冷汗直流。

刘吉拼命狠干,解了苗、李二人之危后,喘息稍完,缓缓回身,瞪向阴阳使者。

刘吉冷笑道:“这是我第几次收拾你们的阴阳十二煞?现在,到底是谁杀无赦!我就不信这一次又这么巧,偏偏又碰到鬼王驾到。”

失了面罩的阴阳使者,此刻脸上表情惊惧无比,便是那三个所谓“不死”的黑衣杀手,亦是眼惊怯意,浑身不自觉地微微打颤。

刘吉又道:“老实说,你们的身手比起第一代的阴阳使者和十二煞,实在是差太多了。人家说,一代不如一代,这句话的确没有夸张。”

他一边说,一面抖着手中匕首,通向阴阳使者等人。

他这边进一步,对面之人便退一步,显然已毫无斗志可言。

刘吉看着他们畏缩的摸样,已有些心软,不禁考虑如何处治他们既能不泄密,又可不杀人,遂有刹那的分心失神。

太阴使者以为有机可乘,猝然闪身,心中狂喝,“上呀!”

他这一动,其他四人不得不动。

刹时,刀光剑影,掌劲狂流复起,猛烈罩向刘吉。

“阿吉,小心!”

苗如玉和李喜金亦不由得齐声惊叫。

刘吉怒斥一声:“找死!”

匕首狂挥,化做一道灿灿青光,如电闪射,穿梭于惊天动地的暴然攻势之中。

叮当一响,黑衣杀手手中长剑已被削断。

刘吉不待对方闪躲,手腕候翻,匕首快逾闪电砍向对方脑袋,叭哒一响,又是两颗人头飞至半空中。

刘吉身形再闪,一躲喷射的血雨,二避阴阳使者再次夹击。

他左手运劲,硬接双使一掌,碰然巨响声中,刘吉身形飞撞向最后一名黑衣杀手,不管对方如何惊惶闪逃,右手匕首再斩!

砍头宛如切瓜,又是一颗瞪目龇牙的吃饭家伙飞离所在之处,随着腥风血雨滚落地面。

阴阳使者嗔目慾狂,嘶声尖吼着狂扑而至,挤尽全身之力掌劈刘吉。

刘吉顺势回身侧踢,将最后这具无头的尸首踢向阴阳双使,借以阻挡二人猛若洪流的劲道。

同时,他亦借这飞踢之势,弹身飞退。

然,刘吉一退即进。

当阴阳使者的掌劲将尸体击成破碎之际,匕首已如魔附身般旋然飞斩二人颈项,甚至连闪躲的意念都尚未兴起,阴阳使者骤然觉脖子一凉使热,浑身气力随之冲天而散……

阴阳使者那两颗略带茫然的脑袋已飞入空中,但是无头的尸身依然挥攀前掠,碰然击中刘吉胸口,撞得刘吉血涌气荡,脚底琅跄,险些一屁股坐倒地上。

连退二步站稳之后,刘吉探手接回适才甩射出去的匕首,咒声道:“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四大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