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32章 并蒂花开

作者:李凉

刘吉三人方行里许,尚未走出杂木丛生的山林。

刘吉突然又停下脚步,喃喃自语:“好好的狐狸不做,偏要当老鼠,真是粪坑里点灯——找屎(死)!”

“你在嘀咕什么?”苗如玉语声犹在,刘吉蓦地抡臂倒翻,疾如流矢猝然返扑来路一方巨石背后。

刘吉人犹在空,已然力贯于腿,凌空飞踢,数道如镖劲矢猛地射向石后。“唉呀!刘少侠,住手呀!是老朽钱多财呐!”

老狐狸钱多财连翻带滚,自石后狼狈蹿出,堪堪躲过刘吉如此凌厉一击,不由得心下大骇,惊心于刘吉此时功力之深,早已超越自己许多。

刘吉落身石上,斜瞅着灰头土脸的钱多财。

他嘿嘿怪笑:“老狐狸,你打溪边跟到这里,还不肯乖乖出来见人,非得劳动本少爷出腿,才能逼你出来。莫非你打算在我背后下手,找机会暗算我们?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钱多财忙不迭猛摇双手:“误会!误会!老朽既然与刘少侠有合作之实,岂敢想要暗算于你。”

苗如玉和李喜金听说他自溪边便已跟踪而来,亦是大吃一惊。

因为他们二人根本未曾查觉有人暗中跟踪,若非刘吉精明。这只老狐狸的确有可能伺机下手暗算自己等人!

刘吉讪笑:“不要说得那么好听,谁和你有合作之实?”

钱多财正色道:“莫非刘少侠忘了巫山之约?”

刘吉暧昧直笑:“我可不是楚襄王那个老色鬼,谁和你有巫山之约?如果与你有那个约定,我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钱多财一怔之后,恍然会意。

他苦笑连连:“亲爱的刘少侠,你少开这种有色的玩笑了。老朽是指昔日你我在阴阳门总坛时的约定。如今,苗姑娘和这位李兄弟既然已安全离开巫山了,你可得将藏宝的地点告诉老朽呀!”

“哈哈!”刘吉怪笑一声:“你说得可比唱的好听呐!你凭什么想跟我分宝藏?”

钱多财急怒道:“当初咱们说好的,如果我助你救出苗、李二人,你就必须告诉我藏宝的地点,你难道想反悔,违背神圣的诺言?”

刘吉抱臂邪笑:“问题是,阿玉和阿喜他们是你助我救出的吗?”

“呃……”

钱多财强言道:“当时老朽确有帮忙呀!”

“帮忙?”刘吉翻脸道:“你是帮忙打落水狗,当初你见风向不对,立刻走人。如果不是少爷我还有暗杠几招,阿玉现在早已死得冷透烂透了!你又曾出过什么力?竟然还敢开口向我要宝藏!”

“这……”钱多财推委道:“刘少侠,当时并非老朽袖手旁观,实在是当时情况变化太快,令老朽措手不及,一时难以应变。天幸,少侠和苗姑娘俱是鸿福齐天之人,得以安渡灾劫,老朽尚得恭喜二位。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头老狐狸为了宝藏,马屁拍得透天直响,连李喜金都得自叹弗如。

“谢谢你喔!”刘吉讪笑:“不过,既然是我们自己鸿福齐天,你又措手不及,难以应变,我想,这个宝藏与你之间的关系,也一样变化得非常快,快得从有关变成无关,又是一眨眼而已!”

钱多财脸色渐渐难看:“刘少侠此言差矣!不管怎么说,老朽对三位并非完全未曾施以援手,你若硬是不认这笔帐,恐怕有损刘家诚信重诺之英名吧?”

“你在威胁我?”刘吉挑眉反问,神色不悦。

思及刘吉适才身手,以及在溪旁,见他制服仇天悔之种种,钱多财终究不愿贸然开罪这个小煞星,只得强压心头怒火,陪笑直道不敢不敢。

刘吉放软口气,呵呵一笑:“其实,你说的也没错。在阴阳门时,你倒也是有意无意地帮了我小忙,如果我完全否认,于情于理是说不太过去。”

“然也!”钱多财大喜:“那么……关于藏宝之地点……”

刘吉怪笑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何在此?”

钱多财被问得莫名其妙,不知刘吉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只得含糊以对:“这个……尚请刘少侠示下。”

“是谁叫你来的?”刘吉邪笑:“来做什么?难道不是鬼王派你们来追杀我?”

钱多财支支吾吾:“是鬼王要我们来的,但是……也不算追杀……”

刘吉岔言道:“刚开始不是,等他知道阿玉没死,我中迷魂汤是假的时,他不要我命才怪。所以,我现在是在逃命!”

“刘少侠之意是……”

“我在逃命,你却逼我交出宝藏……”刘吉邪笑:“你想我会甘心吗?”“是极!是极!”钱多财见到刘吉口气松动,显然尚有商量余地,自是顺着刘吉之意逢迎:“老朽糊涂、糊涂!这种时候,提这档子事确是不当。不过……”

他唱起苦道:“你也知道,老朽此生别的不爱,只爱金银珠宝。每每思及,偌大一笔宝藏,不知下落如何,老朽就是寝食难安,刘少侠,你何不大发慈悲,稍稍透露一点,好叫老朽安心。”

刘吉讪笑:“如果安了你的心,就得换我寝食难安,这种慈悲能发吗?”李喜金深恐到手的宝藏,又被老狐狸拐走,立刻接口:“是极!是极!除非头脑坏掉,否则哪有人发此慈悲?大少爷英明睿智,自是不可能做此无准头之决定也!”

“这……”钱多财心急:“只是透露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刘吉笑道:“得了,老狐狸。我知道你之所以如此没安全感,乃是怕我届时又翻脸不认人,不将宝藏分给你,是也不是?”

钱多财干笑一声,默认刘吉之言。

刘吉道:“我刚才说过,在阴阳门你好歹也算帮过我,如果你答应放弃再和我争夺此批藏宝,放弃想将之完全占为已有的念头,我就保证在这回与鬼王之恩怨了结后,取出部分藏宝赠予你,这样你满意吗?”

钱多财当然不满意。

但是他若不答应,只怕从此再也无缘见到那批迷人的财宝,与其全无,不如先保有可得之部分。

他一咬牙:“好吧!我答应你。只是,不知刘少侠所说的‘部分’,究竟指多少?”

刘吉笑道:“从十分之一到一半,这其中弹性很大,就看你想得多少喽!”

钱多财两眼一亮:“此话怎讲?”

刘吉呵呵笑道:“给你十分之一,那是我谢谢你在阴阳门的帮忙,但你得告诉我鬼王的行踪,之后,你大可立刻走人,等我此番事了你再到洛阳找我即可。”

钱多财已有些明白,接口问:“如果我留下来帮你对付鬼王,就可得一半?”

刘吉哈哈大笑:“想得一半财宝,可是得付出很大力气的唷!你如果留下来帮我对付鬼王,当然所得的宝藏,绝对比十分之一多,至于多多少,届时由我评估你的临场表现才做决定。”

钱多财为难道:“决定权完全在你,老朽岂非毫无保障?”

刘吉讪笑:“如果你的表现,一如在巫山总坛那样,对我又有何保障?因为已有前车之鉴,所以你没什么可谈判之余地。”

“也罢!”钱多财苦笑:“反正筹码都握在你手上,我确实没什么可谈的。这一回,老朽得如何助你,才能得到另一个十分之一?”

刘吉失笑道:“你可是在商量呐!好吧!先说你知不知道鬼王目前行踪?”

钱多财爽快道:“根据我的消息,他最迟在明天中午即可抵达此处。”“这么快?”刘吉微讶:“你的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钱多财自信道:“你应该明白,老朽和鬼王乃是互相利用之关系。既是互相利用,若不能知己知彼,迟早会被出卖。你认为老朽会让自已被出卖吗?”

刘吉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刘吉迅速盘算一阵:“你找到我之后,可是利用讯号弹和鬼王联络?”“非也!”钱多财道:“老朽知道你之精明,所以不会使用信号弹如此易于引你注意的联络方式,我和鬼王约定,若是发现你的踪迹,则沿途留下独特之暗记,让阴阳门所属能够轻易追踪而至。”

刘吉睇跟问逼:“你已经留了这种暗记了吗?”

钱多财摇头苦笑:“尚未。老朽乃是在你与仇天悔动手之时发现尔等行踪。那时,我在远处方认出苗姑娘之后,暗感吃惊,知道你于巫山总坛之行为俱是伪装,也就是说你并未失去记忆。老朽一时心动,想你若记忆未失,便可要求你实践前约,因此决定先和你谈过之后,再做其它计较,故而未曾留下追踪暗号。”

“如此甚好!”刘吉哈哈笑道:“也亏你未曾留下暗记,如此一来,你的另一个十分之一就有希望了。”

钱多财亦笑:“刘少侠是否己想到,要老朽如何配合?”

“然也!”刘吉道:“现在,你立刻回头,返回适才我与仇天悔决斗之处,等到黄昏时刻,再开始追踪我等行踪,留下暗号。但记得,你追踪的速度不可太快,最好迂回地绕个圈子,拖一阵时间。”

钱多财点点头:“只有这样?这样就值十分之一宝藏?”

“当然不值。”刘吉讪笑:“这是十分之一中的十分之一而已。等明天你引鬼王追上我时,你得回头帮我收拾那些虾兵蟹将,最好连厉绝生也一并对付了,省得我麻烦。”

苗如玉立即惊道:“不可以!阿吉,你不能让他对付我师父。”

刘吉道:“我动手你也叫,别人动手也不行。难道,你要我乖乖让你师父杀吗?”

“不是……”苗如玉不知所措:“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你杀了师父。”

刘吉道:“所以我才让老狐狸出手呀!反正你眼不见为净。再说,老狐狸只要设法弄昏,或骗走你师父即可,也不一定是杀了他。”

钱多财点头道:“对,毒王认为我和他是同路人,自是不会防患于我。老朽下手容易,却不一定非杀人不可。我只要设法不让他上潜山即可,对不?”

“然也!”刘吉眨着眼笑道:“第二个十分之一愈来愈接近你的口袋了。”

钱多财拱手直笑:“全靠刘少侠成全了,还有其它需要老朽配合处理之事吗?”

刘吉想了想:“今天黄昏之前,如果你还遇上其它阴阳门的人,就设法将之收拾,兔得他们坏事。”

“老朽晓得!”钱多财道:“反正刘少侠就是要在明天之后,才与阴阳门接锋便是。”

“然也!”刘吉笑道:“现在万事俱备,偏偏东风不来,所以只好稍微拖延一下时间了。”

钱多财自是不明白刘吉所指为何。

只是,他也不需要明白,反正,他只要按照刘吉吩咐,做好应做的事,即可赚到另一份财宝,他又何必多事自寻烦恼。

待刘吉确实再无其它交办事项后,钱多财方始拱手告别,开始赚取另一个十分之一。

钱多财身影方失。

李喜金已忍不住嚷嚷:“我的大少爷呀!你几时变得那么慷慨?一出手就送那老狐狸十分之一的宝藏。十分之一,不是小数目也!”

“你有意见?”刘吉瞄眼:“刚才为何不说?”

李喜金苦笑:“大少爷谈判中,哪有我插嘴的余地?万一插错嘴,毁了你的伟大计划,我阿喜岂不是得吃不完、兜着走。”

刘吉瞪眼道:“算你有自知之明!了解这回事关重大,不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其实,这一次我能救出孟神医,全是托寒月宝刃之功,才能进行的如此颀利。如果没有老狐狸的偷天换日,匕首岂能安安稹稳放在我身上?所以分个十分之一的财宝给老狐狸,也是应该的。你有什么好计较?”

苗如玉亦道:“对呀,反正财宝那么多,不差这一成、二成,分给别人用用,也未尝不可。钱多财虽然不知道自己帮了我们多大的忙,但咱们可不能太没情没义,那是会过天谴的。”

“听到没有?”刘吉没好气道:“你听人家阿玉多懂事,哪像你满脑子除了金银财玉,再也装不下其它。我看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变成钱多财第二。

李喜金不懂,忙问钱多财第二何意?刘吉哼道:“除了银子,什么人情义理、老婆孩子,通通都不管,不认也不理。”

“不会!不会!”李喜金猛摇其头,大声急叫:“我阿喜绝不会变成那种人的,绝对不会!”

刘吉白他一眼:“只要你继续保持如此死爱钱下去,我保证你很快就能达到那种‘浑然忘我,只知有钱’的境界。”

李喜金嘿嗯干笑,不敢再多说废话。

苗如玉不忍见他被修理得太惨,遂转变话题问道:“阿吉,你刚刚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不来,是不是指刘老爷之事?”

刘吉顿颔首,略见忧心:“老爹也真是的,咱们和他联络久矣,他却至今消息全无,也不知事情进行的顺利与否。还有,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并蒂花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