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03章 王八灵显威

作者:李凉

刘吉、李喜金被带至后院一间舒适雅厅。

孟夫人亲自端上香茗。

始问道:“你便是神仙无影刘千知的儿子?叫什么留级生?听说你在少林寺蹲了八年,连一套五形拳都学不会?呵呵……”

刘吉干笑:“名字对了,但后面那段请省略,行吗?”

孟夫人笑得更媚:“你倒是乐天知命呵!”

刘吉道:“你才乐天知命,丈夫才死不到一个月,瞧你开心成这副德性!”

李喜金道:“对对对,没错!我在你身上瞧不出一丝悲哀!这很反常!”

孟夫人闻言,轻叹道:“那又能如何?他已死了,我也哭过,可是生意总得做下去,我不装笑脸行吗?难道要我哭哭啼啼去见客人?”

刘吉道:“至少不必騒成这个样子吧?看你还穿金戴银,好像一副暴发户,实在该检讨。”

孟夫人目光不由一闪:“说到这儿,我便有气!枉我对神医一往情深,到头来却……他却把大堆财产分给你,我就是吃味,故意戴这些作样,否则,实在会被他气个半死!”

一副吹胡子瞪眼模样。

刘吉皱眉道:“这么说,你对孟神医相当不满了!”

孟夫人道:“当然,什么都给了你,只留这破房子,能值什么钱?何况还有二十几位门生要吃要住,害得我仍得抛头露脸行医,过不得安宁,我能不怨吗?”

刘吉道:“这好啊!生意川流不息,钱自来,有二十几个门徒帮你赚钱,根本不会坐吃山空!”

孟夫人斥道:“想的美,这老头不知哪来神经病,设下什么穷人病不要钱,明明好不容易赚的银子,可能在一天之内全花去,原来这年头,竟然有穷家伙成群结队,从江南,从边疆,一窝蜂拥来,摆明一副打家劫舍模样,有一次更来了三百多人,害得我们彻夜不能眠不说,竟然还倒贴数百两银子,葯材损失更不计其数,如此下去,不必坐吃山空,根本会被打劫一空,我哪能捞到什么?”

孟夫人瞪向刘吉:“哪像你,坐拥金山,老实说,我身上这些翡翠、玉环,还是从齐云堡带出来的,看这老头对我有多刻薄!”

一张抱怨脸容,让人感觉她受尽不少委屈。

刘吉边听边皱眉头。

忽而说道:“既然夫人如此多抱怨,那咱们打个交易,这葯房给我,那齐云堡换你去享受如何?”

孟夫人一愣,随又说道:“你……你到底有何居心?”

刘吉笑道:“没有啊,只是替你打抱不平而已!”

孟夫挣扎一阵,仍自摇头:“算啦!我虽嘴巴怨东怨酉,但老实说。心里仍感激孟神医救我活命,他虽然分配不公,可是比起救命之恩,已算不了什么,何况有了这间葯房,省吃俭用,下半辈子大概还过得去,我看这笔生意不谈也罢!”

说完,仍露出几许畏惧眼神。

刘吉斜眼道,“我看夫人最大原因不是尊重孟神医吧?”

孟夫人斥道:“明明就是,你少瞎猜!”

刘吉道:“我看你是发现齐云堡已闹鬼,根本待不下去,才甘心放弃的吧!”

“你?”

“不必强撑,我还看得见,你背后有个断头女鬼,她正在摸你头发呢!”

孟夫人闻言登时尖叫:“在哪?不准过来!”

双手猛往前后扫去,吓得脸色苍白。

忽见两人笑声,似知已被捉弄。

冷牙一咬:“你们敢耍我!”

刘吉笑道,“你若末被吓过,我哪有此能耐耍你?其实清风楼主已说过,你是被吓回开封城的,不必再掩饰啦!”

孟夫人终于泄气,两眼含泪,道:“我哪知老头如此狠心,明明去了便罢,还不断化成幽魂缠着我,我哪还敢再住?只好躲回这里,还好,人一多,他便不再现身,倒过了几天平静日子。”

刘吉道:“也许他有意要你回来继续替他行医吧!”

孟夫人道:“是吗?我没回来,这些门生还不是大开医疗之门!”

刘吉道,“这么说,他当真阴魂不散了?”

李喜金道:“是不是你做了亏心事,他在报复你!”

孟夫人冷斥,“胡说什么,我干嘛对他做出亏心事?”

李喜金道:“你杀害孟神医,想谋夺家产,然后改嫁什么?”

孟夫人听得怒火高涨,却又怕听错:“你说什么?”

李喜金喝道:“你谋杀亲夫,否则怎会心虚,且一点悲伤也没有!”

刘吉登时叫糟,斥道,“阿喜,怎可乱说!”

孟夫人已自怒火攻心,厉道:“你敢损我,辱我?”奋不顾身扑去:“老娘跟你没完!”

刘吉见状,猛地抱拦过去,一指点中她齐门穴,给抓了回来。

孟夫人仍斥红脸面:“你这大混猪敢损我,绝不让你好死!”

双手慾抓,却因穴道受制,软力无比。

李喜金瞧她反应激烈,顿觉话说太硬,似有不妥。

刘吉更瞪眼过来,嗔道:“无凭无据,胡说什么!”

李喜金干声道,“我只是想什么说什么!”

刘吉斥道,“难道你想我是杀爹凶手,我便是吗?”

李喜金一愣,干窘不已。

孟夫人已泣不成声:“我不要活了,你们如此毁我名节,叫我如何去见人!”涕泪尽现。

刘吉斥道:“还不快道歉!”

李喜金无奈,拱手道:“在下失言,还请夫人见谅,不过下次还请夫人表现悲哀些,以免引起误会。”

孟夫人泣斥道:“还有下次?叫我悲死不成?我哭泣悲哀时,你可曾见过?难道要在你面前哭才算数吗?”

她越哭越伤心,刘吉偷偷解其穴道,终可挽袖拭泪。

刘吉、李喜金不断请祈原谅。瞧及夫人哭得伤心,已不敢胡猜说她是凶手,否则有点说不过去。

孟夫人悲泣一阵,终于较为平稳。

刘吉故意引开话题,道:“夫人所见鬼魂,当真是孟神医?”

孟夫人勉强提劲,亦想掩饰窘境。

说道:“不清楚,只见黑影幢幢,好像不是……因为不见白发,可是他刚死不久,不得不做此联想……”

刘吉道:“除此之外,可有异样?”

孟夫人道:“夜深人静时,总有淡淡怪叫声传至地底,让人可怖,到后来,几乎天天罩乌云,我看情势不对,便连夜逃了。”

刘吉道:“孟神医死去消息,有谁知道。”

孟夫人道:“不清楚,我是不肯讲,免得生意一落千丈。”

刘吉道:“你亲自埋了他!”

孟夫人道:“没错,他早就造妥古墓,要死时,也亲自躺进去,我只负责封门而已。”

刘吉道:“原来如此,却不知孟神医安厝处在哪?”

孟夫人道:“齐云堡东北角,很容易找,你下次自行去看看便知。”

刘吉道:“不瞒夫人,齐云堡此时当真被妖魂盘据,我才踏入不及十丈,便被轰出来,还落个鬼上身局面,此次前来,乃想请问夫人,古堡可有秘道,以及是否早就摆有阵势?也好想法子破去,让齐云堡重见天日。”

孟夫人回忆道:“这些,我并不了解,不过,似乎有条秘道,因为神医老是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却突然又出现……”

刘吉两眼发亮:“可记得位置!”

孟夫人道:“大概在东墙时近,确实位置,我并不知,或许亦无此秘道,因为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刘吉道:“我记着便是。”

孟夫人道:“至于阵势……”忽有暧昧神情。

刘吉急问:“你知有阵势?”

“呃……”

“呃,那表示有,你说吧,若能破去,说不定我多分一点财产给你!”

“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

“绝不食言!”

“只要你说实话,自有功劳,我不像那种视钱如命之人!”

孟夫人挣扎一阵,终仍说道:“不管如何,先把东西找出来再说,至于信用,全凭良心。”

“夫人绝对可信得过在下。”

孟夫人轻叹一声,说句希望如此。

便道:“老实说,我知道齐云堡藏有大批珠宝古董,价值连城,却又遍寻不着,已知必定有秘密机关,故而也摸索许久,果然是有些门道,不过,我丈夫一向对葯毒了解甚深,必要地方,全部以毒封住,想要破它,并不容易。”

刘吉怔道:“孟神医另有毒招?他却中毒而亡?”

李喜金道:“会不会他玩毒自毁,玩掉了性命?”

刘吉道:“或许吧……”

孟夫人急道:“怎有此可能,神医医术通玄,怎会治不了自己毛病?”

刘吉道:“你认为他当真过暗算?”

孟夫人道:“当然,否则他将会长命百岁。”

刘吉道:“却不知那人暗算用意何在?”

孟夫人道:“除了钱财,就是窃葯,神医说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宝物,必定有人觊觎已久。”

刘吉道:“如此说来,倒是棘手万分,不管如何,得先破去那鬼阵再说。”

李喜金道:“可是遇上毒,咱们可吃不完兜着走。”

刘吉道:“这可是头疼问题!”

孟夫人道:“不瞒两位,我早想找出宝藏,所以早请来两位用毒行家,以她们功力,自可破除毒禁!”

刘吉睁亮眼睛:“谁?可在开封城?”

孟夫人道:“人早已在城东山区,只是我后来吓破胆,迟迟不敢找她俩出面,她们是苗疆五毒教徒,还是公主身分,一名叫苗如花,另一名叫苗如玉,一身毒功已得真传,你若想请她俩帮忙,我捎信去便是,不过,酬劳得你支付。”

刘吉道:“要付多少钱?”

孟夫人道:“一人千两黄金!”

李喜金道:“这么多!”

孟夫人笑道,“只要能找出宝藏,千两只不过九牛一毛,用或不用,你们自己决定。”

刘吉当机立断:“当然用,呵呵,就如算命先生说的,一切将顺利,连人马都不请自来,实不可多得。”

孟夫人笑道:“这才是聪明选择,好吧,我这就替你捎封信,不过,我得说明,这对姐妹花可泼辣得很,千万别得罪,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吉干笑道:“怎么现在流行泼辣女!”

已想及洛阳王女儿杨依人,困笑不已。

孟夫人笑道:“女人总有柔情,且看两位造化啦!”

说完,她从左窗书桌翻出纸来,提笔即书,大概只写了几行字,说明刘吉代表她之意,便自收笔,装上信封,交予刘吉。

她道:“希望你能顺利破砗,到时别忘了分我一点。”

刘吉笑道:“一定一定,却不知苗女确实位置。”

孟夫人道:“在东山关帝庙后面的森林区,你只要喊几声,大概便能找到人。”

刘吉颔首:“事不宜迟,在下便去,却不知夫人可要随行?”

孟夫闻言惊急挥手,“我可不想再落入鬼域之中,还是你们去拼斗吧!若有凶手,就地解决,也不必带回来吓人啦!”

刘吉想笑,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咱们下回再见!”

说完,他再次仔细问可能之秘道,以及宝物藏身之处,孟夫人倒知无不言。

直到刘吉觉得问不出名堂,这才和李喜金匆匆告别离去,寻往东山,准备去请苗氏姐妹助阵。

东山只隔数里,眨眼即至。

刘吉、李喜金甚快找向关帝庙。

只见此庙格局不大,香火亦弱,多少沾染尘埃。

两人虏敬膜拜之后,立即绕道庙后松林,渐渐搜寻过去,搜及百丈,越见森森林木拦路,两人不得不出言唤叫。

刘吉喊道:“苗姑娘……在下刘吉,奉孟夫人之命而来……”

连喊数声,有若泥牛沉海,不见回话。

李喜金道:“难进会走了。”

刘吉道:“希望别当真才好,过去那头看看……”

他发现一座山谷,或许适合藏人。

两人遂展开轻功掠飞而去。

及近山谷处,叫嘘几声,不见回话。当下见及溪水清澈,便蹲下来洗把脸,并喝它几口以解渴。

谁知两人方饮过溪水,山谷登时传来谑笑声。

两人猝有警觉,转身望去,忽见两位妙龄少女大步踏来。

其中一名身材高佻,两眼亮丽带媚,一脸甜中带邪向两人瞄探。

另一名则肥胖如猪,粗手粗脚粗脖子,几乎有若匝球滚动,丝毫感觉不出她是个人,尤其是女人。

两人同着苗人衣装,红则鲜红,青则碧青,现于山林间,特别显眼。

刘吉乍见两人,已知正是自己想寻者。

登时欣笑道,“两位可是苗如花姐妹?”

那苗条貌美女子欣笑道:“不错,该罚……罚肚子痛好了!”

她笑起来酒窝深陷,更是迷人。一手挑着发辫,一手指向刘吉,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王八灵显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