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急救站》

第06章 求葯

作者:李凉

只见得那弯刀如飞龙斩般掠转如月,直扑甘清元门面。

那啸风甚急中,甘清元不敢大意,分出掌劲击去。

岂知弯刀当真会转弯,直飞之后,从其跨下切来,甘清元身形本就在空中,慾闪不易,只能旋滚远躲。

岂知那刀势过快,叭然一响,切下腰际衣角,连带划破裤管,吓得他面色冷白,如若再偏几寸,岂非卵蛋不保?

想及此,气得他恨狂大怒,双掌猛劈不断,藉以掩饰,其实只是乱打罢了。

刘吉一招得手,哈哈大笑,滚滚窜窜之中,终把弯刀接回手上,始人立而起,弯刀一甩,那片衣角散飞如花,引得众人一阵掌声。

刘吉即拱手笑道:“小意思,小意思,功夫太差,否则只差三寸,有人要当太监啦!”

群众一阵大笑。

有人说道:“别急,慢慢来便是!”

刘吉频频点头,表示照办。

甘清元哪肯受此侮辱,登时再展狠招,青阳真气迫至极限,想一掌劈死对方。

刘吉见状不敢硬接,哎呀一声,转身即进。甘清元冷哼,掠追后头,眼看就要将刘吉逼入死角,真气猛轰而出,岂知刘吉竟然跳落擂台下以避掌劲。

甘清元一愣:“你敢犯规?”

刘吉突又蹿出来,喝道:“又不是争老婆,哪来规矩!”

趁此机会,双掌开打,砰砰砰砰,一连四掌,打得甘清元节节闪退,胸口竟然生疼,一口鲜血就快喷出,不得不强调气息以忍下。

他征愕道:“你用何掌劲?”

照他护体神功,轻易不能破去,如今却招架乏力,难怪他如此吃惊。

刘吉暗自好笑,罗汉真气最大用处即在破人护体神功,方才偷偷用上,果然奏效,他暗自高兴。

讪笑道,“我的掌劲叫‘拳打笨牛’,雪山神功之一,有兴趣欢迎指教!”

甘清元嗔斥:“雪山哪来神功,你分明胡诌瞎掰!”

怒不可遏之下,青阳真气再次运出,他已知刘吉非庸手,不敢托大,亦步亦趋逼了过来,一有机会,掌劲再吐。

岂知那明明是试招之劲,刘吉却招架乏力般哎呀一声,连连蹬退七八步,跌坐下来,更让人莫名不解,嘴角竟然挂出血丝。

他脸色发白,直冒冷汗:“你敢耍暗招……打得我六腑受伤……”

挣扎慾起,复又摇摇慾坠。

群众见状哗然,颇替他担心,苗如花、苗如玉两姐妹更惊惶站起,想出手相助,却顾及师父,暂愣当场。

甘清元已然被耍得莫名不解,自己分明只是试招,对方怎会如此不济,若说装出来,可是呕血一事怎么说?

难道对方会自伤内腑?还是这小子根本只是个空壳子?眼看刘吉东倒西歪,他岂肯错失机会。

突又冷笑:“再接一掌,打得你筋断骨裂!”猛掌迫来,尽往刘吉打去。

刘吉果真招架无力,才被劈着,唉呃闷叫,人若虾米倒弹,撞向内壁岩墙。吓得众人惊叫,苗氏姐妹更自惊慌,掠冲下来。

甘清元两招得逞,哪还顾及什么,登时哈哈大笑,打铁趁热,厉喝一声找死!飞命扑杀过去。

眼看饿虎即将扑向羔羊,羔羊登时惊叫突作困兽之斗,硬是挨他一掌,猛地抱住甘清元,霎时活打烂捶般纠缠不散,双双滚成一团,尖叫连连。

原来刘吉早有计划躲向高崖底部,如此一来,自可避开上头诸位目光,亦可挡去大部份人群视线。

利用此机会出秘招,方能保住秘密,故而他先咬破舌尖,装出吐血模样,复又挨掌滚至崖边。

甘清元不疑有诈,立即扑来。

如此正中刘吉计策,他立即暗运易筋神功,待人扑近,来个大反抄,抓扣对方,然后以须弥真气护体,双拳顿如疯虎抓打不停。

甘清元受击,自是反抗,然而先机已失,对方又有须弥真气护体,根本难以伤他,自己想脱身又力不从心。

挣扎揪扯中,只见得大肉团东滚西撞,唉叫连连。

刘吉存心让他好看,越是惨叫,越是捣拳抓爪,抓得老头须落皮裂,一张脸面快变成麻花,几乎体无完肤。

两人仍在缠斗,外人根本分不清谁胜谁负。

苗如玉却听得刘吉叫得特别惨,终忍不住怒喝,一掌打向甘清元,一掌想切开两人纠缠。

刘吉早就主控全局,见状哎呀一声,狂地挣扎迫甩甘清元,对方果然受及苗如玉掌劲,闷哼一声,倒栽七八丈。

刘吉亦受波及,弹向内壁,撞得唉唉痛叫,甚是狼狈。

苗氏姐妹急忙奔去,想探问伤势。

刘吉勉强挣扎坐起,拭去嘴角血痕。

干笑道:“还挺得过去!”

脸面亦有抓痕,但比起笑容,显得微不足道。

苗氏姐妹见状,方自安心不少。

反观甘清元,受及刘吉扑打,已是伤势沉重,如今再吃一掌,哪还消受得起,哇哇连吐两口鲜血,脸面转成煞白,摇摇慾坠之中,勉强撑起。

转向刘吉,嗔目瞪来:“好个阴险小子,老夫今天认栽,这笔帐,来日再算!”

说完,跄踉步伐掠退,走得愤恨难消。

刘吉勉强蛄起,风凉式地招着手:“有空再来喟,老牛也想吃嫩草!”

他仍装出一副劫后余生狼狈庆幸模样,瞧得众人颇为欣赏其勇气,刘吉想招向众人,却慾振乏力,只能以弯刀当拐杖,立足台面。

苗氏姐妹想扶他,又觉身分不妥,临急收手,幸好刘吉已挺住,让她俩安心不少。

厉绝生见状频频点头:“武功虽差,拚劲一流,脑袋亦不错,足堪当大任,不错不错!”

他始终耒瞧出刘吉武功底子甚高。

此言一出亦让刘吉安心不少。

此时台下已有人蠢蠢慾动,一名三十上下壮汉掠上台面,冷道:“在下向你挑战,请出招吧!”

目光总往苗如玉瞄去。

刘吉笑道:“你倒是挺会趁火打劫!”

那人讪笑道:“擂台比斗,只问输赢,不问时机,你若不行,自动退让便是!”

刘吉仍在捉笑,苗如玉却已等不及,嗔喝道:“比武招亲已完毕,有本事去找那老头比划!给我滚下去!”

她猛地劈掌扫向那汉子,硬把他打得倒栽台下,差点跌个四脚朝天,群众霎时传来谑笑。

那人哪还敢再上台挑战,摸着鼻子,钻入人群逃去了。

苗如玉一招得手,转视群众,冷道:“比武招亲已停止,诸位有兴趣,等他伤好了再说!”

说完,拉着刘吉,掠向厉绝生,准备告知一切。

群众不禁哗声四起,擂台之斗虽然精彩,但二小姐婚事未落定,总觉遗憾。

苗如玉向厉绝生说明不想玩了。

厉绝生亦觉今日无好手,待下回再说。

终向众人宣布比斗正式结束,若有佳期,另行通知。

群众这才确切失望,纷纷寻路下山。

厉绝生则凝目盯向刘吉,越瞧越觉满意。

登时伸手拍拍刘吉肩头,笑道:“小伙子,好好干!日后自有你好处,现在请跟大姑娘回去,一边养伤,一边培养感情,半月后,立即替你俩完婚。”

刘吉憋声笑道:“多谢教主栽培、提拔!”

厉绝生更自畅笑:“都已是一家人,不提拔你,提拔谁?好好干,本王有事,先走一步,来日再见!”

说完,再拍刘吉肩头,随又大笑,伸手一招,四位长老一同起身,掠向高崖,绝尘而去。

教主已去,掌旗者亦自动身离去,高台上,眨眼走个精光,只剩苗氏姐妹和刘吉,三人相视,顿觉尴尬。

还是苗如玉先开口,她笑道:“姐有了伴,我看我得搬出来了!”

苗如花窘声道:“也不急于现在,何况我未必看上他呢!一起回去吧,待他伤势好了再说。”

苗如玉其实亦无处可去!

她闻言只好同意,不再靠近刘吉,要姐姐扶着他,三人终于掠身而起,直往起居处奔去。

连纵两座山头。

只见一座山峰耸入云霄,其中一面已被剃光似地,凿有“五仙神教”四字,勾划了了,气势不见。

苗如玉指着山林道:“可别乱动喽,此林名为不归林,里头藏满毒蛇、蝎子等等毒物,被咬一口,休要活命!”

刘吉仍在疑惑。

两女登时引人入内。

方行十余丈,赫见蝎子满地爬,毒蛇缠树行,一股腥味离得刘吉慾作呕,直道快行快行快受不了啦!

苗氏姐妹发出得意笑声,掠步虽快,却趁此威胁,谁敢背叛五仙教,就只有喂蛇虫之命。

刘吉哪理会这些,仍叫快走快走。

终在盏茶光景后,穿出不归林。

眼前景色已变,换来碧竹青松,清溪流水,远处另有飞决流泻而下,宛若世外桃源一般。

刘吉暗道:“这才像人住的地方。”

他仍有疑问:“为何毒虫不咬你们?”

苗如玉支吾一阵。

她仍说了:“平常我们练有驭蛇、虫之术,故能支使它们行动,当然,有时会出差错,故而只要在身上抹一些味道,毒蛇自会避开。”

刘吉颔首:“原来如此……”

他又学了一招。

行进中,两女已将人带往飞瀑附近。

只见得一栋倚山而筑古朴雅轩现于松林之间,轩外藤萝处处,轩顶碧苔铺盖,甚且长出兰花,的确有若桃源之居。刘吉已被带往雅轩里头。只见得红木家具宽敞排开,野兰挂窗生长,素雅中隐带恬静,实是修身最佳场所。

苗如玉道:“雅轩是我和姐姐共有,轩后是山壁,已被挖空,我住左边,较靠瀑布那头,姐姐在右边,到时别走错了,你们聊,我先休息去啦!”

说完,露出祝福笑容,已移步而去。

刘吉若有所失,随即叫道:“等等!”

苗如玉煞住身形,目露喜色:“有事?”

刘吉干笑:“我受了伤……你总得帮忙治疔吧?”

老实说,身入蛮帮已是万般委屈,若留在肥婆身边,更是虐待,倒该留下美女欣赏,纵使可能变大仇家,但暂时打发时间也好。

苗如玉似想帮忙

苗如花却颇为吃醋,道,“不必了,这点小伤,我还应付得了。”

刘吉苦声道:“那可未必,老妖掌劲太强,我伤了六腑五脏,说不定得你俩功力合并运用才行。”

苗如花冷道:“我说行便行,你敢不信任我武功?”

刘吉急道:“不是这么回事,有人帮忙岂非更好。”

苗如玉登时说道:“我就在隔壁,真要我帮忙,叫一声便行啦,再见!午餐见!”

为不让姐姐多心,她终于先行告退。

刘吉好生泄气,然又能如何?

干脆移目他处,以不见肥婆为原则。

妹妹一走,苗如花终于自在许多,露出一副温柔模样,道:“乌公子,我带你参观我房间如何?”

刘吉一愣,终于会意,自己已改名乌哈达,难怪老肥婆叫乌公子,但觉恶心,却避之不及,只有随她便了。

在肥婆引导下,终于行至山壁那头。

只见得此山有若龙门石窟,外表已全部掏空,甚且雕出花栏石窗,根本感觉不出此乃石洞。

连着雅轩者,是一道宽敞石桥。

走过石桥,乃是高雅通道,里头雕凿两丈余高石柱,左右各四尊,乍瞧之下,宛若是神殿。

石柱上,留有烛台,此时大白天,并未点燃。

石柱左有则各自筑有一栋雅屋。

苗如玉住处倾向白色,肥婆起居则较近淡红,尤其是窗纱帘,更见红色。

刘吉虽不习惯,仍跟她进入红雅房。

迎面即为书轩式摆设,只可惜一切皆大,瞧来颇为俗气。

又如那口七弦琴,常人用者修长古雅,她偏偏加厚加肥,摆在那琴桌上,倒像一只小肥猪趴在那里,让人觉得想笑。

其他巨椅、巨桌、巨茶几、巨书桌……连茶杯都是巨碗,让人不禁想起喝茶像灌水吧……

苗如花倒沾沾自喜:“我想不出和妹妹闺房有何区分,所以特别加大,现在别具特色,像喝茶,我一次倒一杯即够,哪像她得倒十几次,即经济又省时,你觉得如何?”

“甚好甚好,大就是美,我今天终于领悟,不错不错!”

苗如花闻言欣喜,“老实说,是你第一次夸赞我,你亦是第一个进我闺房的男人,看来我们的确有缘,你先坐下,我替你找来疗伤圣品,保证你不用三天,立即痊愈。”

说完,安坐刘吉于雕花园黄色石椅上,高高兴兴进入闺房寻葯去了。

刘吉兀自苦笑。

他心想:“再耗下去,不知是否会发疯而亡?”

苦笑中,亦开始观察四周,看是否能见及类似集葯处、炼丹之类秘房,抑或瞧些奇花异草亦行。

然而书轩除了应有摆饰,并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求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急救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