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十四章 地府双魔

作者:李凉

沈野在地府双魔的夹攻之下,虽然占得上风,但也付出了代价。

两凶魔要不了他的命,没想到胡家另有埋伏,将高手伪装成观战的仆役.抓住了良好的

机会偷袭得手。

七步追魂针的确射中了他,否则他撤走的身法绝不会不稳。

出了胡家宅院后,他不走东北的水西桥入城,反向南沿河的小径飞奔。

后面远远地,毒狐带了三个人,以厅奇快的轻功急赶。

小径上浮雪未化,人走过自然留下明显的足迹,不至于将人追丢。

小径东面是河,西面是积雪的低矮灌木丛,越过一堆灌木丛后,出现—座建在古树下的

小小土地庙,庙的不远处有一座不起眼的小茅屋。

沈野逃近庙前,他脚下一软,摔倒在雪地上。

三十步外的小茅屋柴门忽开,有一人探头向外察看,看到庙前有人倒了,以及里外有四

个人如飞追来。

柴门悄然重新掩上了,善良的百姓不敢管闲事,追来的四个人带了刀剑,倒下的人手中

也有剑,千万管不得。

毒狐领先飞奔,远远地便欣然大叫:“他倒下了!倒下了!这家伙委实了得,居然逃出

里外才倒下。他一定练成了自封穴的绝学。”

“这下子咱们可以睡得安稳了。这狗东西可把咱们坑得惨兮兮的,害得咱们日夜心惊胆

颤,时时刻刻准备灾祸降临,精神都快要崩溃了,我要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后面一

个长有一双死鱼眼的大汉狠声说。

“不行,要活的。”毒狐断然拒绝:“贵会苏州方面需要详尽的口供,你砍了他,我回

去怎么交代?”

“那是你的事,你不会编个理由吗?”死鱼眼大汉坚持地说:“本香主决定的事不容更

改,你少管本会的闲事。”

“鬼才要管你们风神会的事,要不是你那位坛主乘本姑娘不注意时,制住了本姑娘的经

脉,胁迫我暗算这个家伙,本姑娘才懒得管你们的狗屁事呢?”毒狐气愤地说:“现在你们

人已到手了,该替本姑娘解开定时制脉的禁制了吧!”

“你的经脉是土坛主所制的,咱们可没这份功力替你解除,你应该去找我们坛主才

是。”

“你说什么?”毒狐气极地说:“你们坛主亲口交代的,事成之后,由你们三位香主中

的任何一位,均可替我解除禁制,要不是他骗人,就是你们说谎。”

“哈哈哈!”死鱼眼大汉哈哈大笑:“金姑娘、老实对你说吧!

除非你答应投效本会,否则没有人会替你解除禁制的。”

“你们这些口是心非的杂种,真是瞎了狗眼,以为本姑娘是好吃的果子?告诉你们,本

姑娘一向自由自在惯了,绝不会去找一把枷锁往自己头上套的,今天本姑娘认了,但你们三

个狗东西一个都别卢活着回去!”

双手微动,七步追魂针在掌。

“金姑娘,千万勿发射毒针,在下还要留下他们问口供呢!”

白影一闪,连续响起两声闷呼,站在沈野倒卧处身侧两名大汉,突然向横摔出倒地。

事情发生得快,结束得亦快。等死鱼眼大汉及毒狐回过意来时,沈野不可思议的站在他

们面前,精神抖擞,红光满面,那像个受伤中毒的人.

“昨天在下就知道你们从苏州来了几个高手。”他垂剑向死鱼眼大汉阴笑道:“贵地的

香坛坛主,他终于承认失败了。”

因此,他不得不接受外地派来的人接手,所以在下把你们引来此地,要从你们口中了解

贵会的动向。”

“你……你不是中了金姑娘的……的毒针……”死鱼眼大汉大骇:“中……中了七步追

魂针的……的人,怎……怎可能安然无事……”

“是这枚吗?”沈野左手一伸,手中有一枚六寸长蓝灰色的双锋扁针,邪笑说:“或许

金姑娘因天太冷玉手被冻僵了,在射出时失去了准头;或许是她见在下是位年轻英俊的公子

爷,不忍下毒手。

你难道没看出我与她是很相配的一对?”

已退出丈外的毒狐,她怔怔地看着沈野手上那支毒针,对沈野的俏皮话毫无反应。她简

直难以相信,沈野与地府双魔激战时,居然能接住了她偷偷发射的毒针.但事实在眼前,她

又不得不信。

一声厉叱,死鱼眼大汉双手齐扬,冷芒乱飞。

沈野一声长笑,鬼魅似的出现在死鱼眼大汉的身侧,不但躲过了三把柳叶刀的袭击,并

且用剑身拍中死鱼眼大汉的左耳门,砰一声摔倒在雪地上,而且立即昏厥。

毒狐刚想转身开溜。

“姑娘且慢!”沈野立即开口:“在下对姑娘绝无恶意.假如!”

娘信得过我,请暂留下,等在下问完口供后,再为姑娘解除经脉禁制。”

毒狐微微一怔,立刻欣然道:“我信得过公于,等会儿有劳公子了。”

“谢谢你的信任。”沈野指指地上那位死鱼眼大汉说:“请!”

娘帮忙拖这个家伙进庙,我去拖另外两个。”

他快步走到被他点倒在雪地上两个大汉身边,弯腰一手一个拖着往庙里走,像拖两条死

狗。

刚拖着走了四步,他蓦地放手斜掠丈外,剑已不可思议的出鞘,完在了攻击准备。

他面前两丈左右,站着两位穿黛绿衣裙,外加轻狐裘的盛装美女郎。

“阁下的反应好快!”为首的披狐裘女郎似笑非笑地说。

“你是住在那小茅屋的人?”他保持警戒:“昨天在下搜过那座茅屋,知道有人曾经住

过。

姑娘的轻身功夫几乎到了踏雪无痕之境,现在你在这里现身,该不会是冲在下来的

吧?”

“也可以这么。”为首女郎说:“昨天阁下前来踩探,本姑娘认为你是来侦察犯罪场所

的。”

“所以姑娘在此等候了,等到了。”他冷冷一笑:“难道姑娘要仗剑行侠?”

“你呢?似乎你是有理的一方。”为首的女郎瞥了站在沈野身傍的毒狐—眼:“我所说

过毒狐这号人物,心狠手辣,艳名满天下的毒妇。

但我非常奇怪,她不是与地上这三个大汉一齐追杀你吗?现在你们怎会又站在一起,这

中间一定有什么阴谋,我一定要弄清楚,你是否针对我们而来的。”

“在下当然是有理的一方,假如在下是无理的,他们这三个家伙那会还有命在?”沈野

正色道:“金姑娘也是受害人,之前我们并不相识,她是被风神会南京香坛的坛主下了禁

制,要胁她以毒针暗算在下。

在下就将计就计伪装中了毒针,将循线追来的风神会三个匪徒制住,准备问口供

时,!”娘就现身此地。

姑娘,咱们素不相识,毫无恩怨,怎会为你们而来呢?你不要管在下的闲事好吗?”

“你对付风神会的人,那就表示你是侠义道人士?”

“哈哈哈!”沈野狂笑:“什么叫侠义我不懂,我亦不屑做侠义人士,江湖上那些仗剑

自以为可以判曲直的人,都以为自己是侠义之士,其实都是假侠义之名胡作非为的豪强土

霸,不值半文钱、而在下只是个江湖混混,既无地位名誉,亦无强硬的后台可供依靠。当然

更无能力结帮组会。

当然,我在江湖干的是冒险犯难的事业。难免会以武犯禁,有时纵或手段过于激烈,但

均能自问而心安。

在下绝不是侠义道人士,姑娘,不要管在下的事,好吗?”

“你曾经胡非作为吗?”为首的姑娘面色百变的问。

“哦!这就很难说。思路随年岁而成熟,意向因环境而转移。

因此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或多或少有不尽相同之处。”他淡谈一笑、手指着土地庙后

的那棵枯树说:“姑娘你看一棵树,对研究木本植物的人来说,他曾研究这根树是属于何种

科类,年轮若干?对木匠而言,他会评估这棵树究竟能制造何种建材;但对樵夫而言,则仅

能衡量它的薪价而已.像地上这三位风神会的杀手,他的同伴于半个月前,在府城客店掳劫

了两个小孩子,要胁我参加他们那个组合未果。变本加厉地以财色永葆青诓诱侠义道人士及

宇内凶魔追杀在下。

在我来说,他们要我的命,我有权杀他们。

在官方来说,我绝对不可以杀他们.只能让国法制裁他们。

姑娘,你对我的解释还满意吗?你的看法又如何?”

“这个……”

“姑娘,你很通情理,你很纯。”

“你……你胡说。你晓得我有多大年岁?以为我是小女孩?”

“我说的是实话,因为你不会强词夺理反驳我、我要在庙里问口供。可否请姑娘们回

避?”

“不!”为首女郎断然拒绝:“纵使你说的有理,但均非我目见,谁知是否事实呢?”

“依你之见……”

“把他们送官究办,由官府决定是否有罪。”

“那么,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姑娘,我请你们走!”

“你……”

“姑娘,我是当真的。”

“我不许你动私刑。”为首女郎坚决地说:“我要在场目击,我要……。”

“你什么都不要。”沈野收了剑:“你走!”

他虚空一掌按出,似乎不曾用劲。对付一个轻功已致踏雪无痕境界的绝顶高手,不用劲

还成吗?

为首女郎一双清澈的大眼神一变,右袖猛地一抖。

双方相距两丈,按理,决不可能发出任何异象,但不可思议的现象发生了,冷风乍起,

寒流急剧旋动,罡风劲气发出奇异的呼啸声,地面的积雪,突然出现滑动崩裂的现象。

为首女郎长发飘扬,长袖袍袂扬起抖动猎猎作响,娇躯缓缓往后退。

沈野则仅衣袂微微摆动而已。

“厉害!大姐小心。另一美女郎讶然娇叫:“两位住手。”

声落举步上前,两人同时收掌散功。

“阁下尊姓大名?”另一美女郎问。

“姓沈,叫沈混混。”

她黛眉深锁地向为首女郎道:“大姐,以你的身份,怎可随便出手?待小妹先会他一

会,大姐可在一旁观察,以了解他的底细。”

“三妹,你……”

“他如胜不了小妹的话,就不配与大姐动手。”三妹举步超前,一声龙吟,长剑蓦然出

鞘。

“你先上吗?”沈野问。

“不惜,你害怕吗?”三妹傲然地反问。

“你好像很骄傲?”

“哼!”

“在下即使害怕,亦不会临阵退缩,对不对?”

“正是如此,你准备好了没有?”

“你随时皆可进招。”

三妹冷哼一声,出其不意疾冲而上,招发“追风逐电”狠着,毫无警告地抢制机先突然

地袭击。

剑递出剑气迸发,但见电虹一闪即至,排山倒海似的走中宫排空而入,气势磅礴极具威

力,声势出奇地慑人心魄。

在压力万钧的强攻中,却隐藏着极凶险的不测诡变,已获剑道神髓,与武林高手名宿相

较,毫不逊色。

沈野未拨剑,脚下从容不迫,在剑尖前飘然后退,前胸与剑尖保持三寸左右安全距离。

似乎,他像附在剑尖前的幻影,进与退的速度完全相等。

剑势力尽,他也静止。

假如他要反击,举手之劳而已。

只消用掌拍偏剑身,便可乘虚而入了。

三妹还不认输,连环进步,剑锋一拂,罡风骤发,剑气如潮。

岂料就在剑锋斜转猛拂的刹那间,沈野右掌疾吐,啪的一声向上击出,拍中刚斜转的剑

身。

凌厉的剑气,挡不住浑厚的掌力,剑向上急升,三妹空门大开,锋尖升高超过了头顶,

已无法变招了。

沈野乘势切人,身随掌进,闪电似的一把扣住三妹握剑的右手掌,连剑把一把抓住。

三妹大骇,情急自救,罗裙一扬,莲足猛挑沈野胸腹要害

沈野松开握住三妹手掌及剑把的右手、顺势朝前—推,右掌下沉,毫无忌惮地捞住三妹

的腿弯,向上向前一送,裙袂上扬,情景真是香艳精彩绝伦。

三妹利用沈野的送劲,顺势一个后空翻落地,已离开原位丈外距离。

她娇脸刹时绯红,又气又羞。

“姑娘们,在下希望到此为上,免得脸上难看。”沈野正色地说。

三妹踉跄转身,脸上又是一阵红一阵白。

她当然并不笨,知道相去太远了,事实上她用剑,沈野一双只手便让她当场出彩,再不

服输,便成了耍赖了。

“大姐,我无能为力了!”三妹泄气地说。

“三妹,你先退后,我还要试试,掌功我技差一筹,不相信他在剑术上能胜过我?了解

他的实力后,以免日后一旦为敌时,可作为应对的参考。”

为首美妇缓步上前,玉手按在剑把上,娇靥神色百变。

“我还要试试你的功力,你凭什么说那些自大的话?”

沈野也徐徐相对而进,神色庄严地手搭上了剑把。

“在下有许多事要做。”他沉声地说:“情势正在剧变中,在下必须及早为谋,所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地府双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