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双响炮》

第十六章 狗 屎 运

作者:李凉

这几天,沈野与毒狐白天都出门打探动静,夜晚则分赴各组合的住处秘密侦察,得到了

许多消息,做为他采取各项指施的参考。

这天刚用完午膳,两人正在交换上午打探所得的意见。

突然响起店伙的叩门声:“沈爷,有位老爷要见沈爷!”

“哦!是谁?”他示意毒狐开门。

“是老朽打扰沈爷。”酒狂穿着一身光鲜,站在店伙身后回答。

“原来是老爷子,快请进!”迎进酒狂并打发店伙离店。

酒狂落座后,毒狐立刻奉上香茗。

“晚辈金珊姑见过老爷子,晚辈现为爷的管家,请老爷子日后多照顾。”

酒狂起先不由一怔,但旋即恢复了疯癫本色。

“原来在金姑奶奶呀!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女英豪,机警、干练,沈野怎能请得到你这位

大菩萨为管家?”

“是我欠了爷两条命的恩情,自愿为爷的管家的。”毒狐笑说。

“哈哈,这样说起来,该我老酒鬼请你多多照顾才是呀!要不哪天我到沈府,你姑奶奶

一不高兴,拿扫把将我赶出来,那多没面子!”酒狂大笑地说。

“你就别扯蛋了.快将消息先告诉我,再聊别的。”沈野接过活锋。

“啊哟!差点将正事忘了。”酒狂突然苦着脸说:“小伙子,又出了大纰漏了!疫魔公

母俩急得快要上吊,但怕影响了全盘大计,不敢擅离岗位,特嘱老酒鬼前来传话,劳你的大

驾。”

沈野心中—跳,惊问:“莫非两小又出事了?”

“似乎比这更严重哩!”酒狂苦笑说:“是瑶台仙姬被人掳走了!”

“如何发生的?”

“事情是符家那个小丫头闯祸惹起的。自离开南京上路开始,小丫头就时时打主意开溜

回来找你,要你替她代报被掳之仇,好在疫魔夫妇俩看得紧而未得逞。

抵达南京以北约二百多里的明光小镇时,小丫头唆使小乙陪她一齐开溜,到南京找你这

个师叔,小乙不敢,但经不起小丫头的死缠,当晚两人就溜走了。

疫魔公母俩恐耽误了咱们的大计,仍然北上,嘱瑶台仙姬去追两小,终于在明光小镇以

南五十里外一个小市集追上了。

正准备带回中都时,却不意被十余名蒙面人围攻,三人均失手被擒。

适值曾在朝阳坪中出现的八位青袍人中之四人路过,他们曾见过小乙,于是出手救了两

小,但瑶台仙姬却被蒙面人掳走。

老酒鬼是在明光镇遇到四位青袍人及两小。于是请求他们追上疫魔,将两小交与公母,

我则南下—路追踪,却一无所见,在城门见到你所留的暗记,才找来客店。”

酒狂将发生的经过情形说了—遍,最后补充道:“那些蒙面人是向南撤走的,我—路追

踪均有踪迹可寻,府城西南官道的小食店老板,是老酒鬼昔年朋友,他曾表示未见到有可疑

的人物南下,因此可判定符丫头必定被囚禁于本地某处。”

“事情实在糟透了。”沈野忧心地说:“符姑娘被掳较两小被掳的后果较为严重,问题

是不知何方神圣所为,想救援也无从着手

“老酒鬼现在就去找当地的地头蛇讨消息,如有所得马上通知你。”置杯而起匆匆出室

而去。

沈野嘱咐毒狐以便与酒狂联络,自己亦匆匆外出。

一出店门,他就嗅到了同类的气息,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他先在南门一带逛了一圈后,突然钻入一条小巷中,片刻之后他变成了—位浓眉大眼,

面目英悍的中年大汉、大摇大摆地出西门而去.

原来在他身后蹬踪的两名大汉,鬼拦墙似的仍在附近巷道寻找丢失了的对象。

他是个老江湖,行家中的行家,对事物有敏锐的观察力,当他在城外走了一遍后,已感

到将有事情发生。

晚膳时间已到,他步向悦宾酒楼,突然在对街的定南客栈门口发现一个非常熟悉的背

影,偕两位同伴进入客栈。

他随即打消了上悦宾酒楼的原意,也不徐不疾地踱回客栈。

傍晚时分,正是客栈忙碌的时刻,落店的旅客进进出出,非常热闹。

他目前的面貌已改变,怕引起店伙的注意,因此当店伙引导一批客人往后院时,乘机跟

进。

进了他住的三进院时,他发现那个背影熟悉的大汉偕两个同伴,进人他所住上房对面那

栋第三间房内。刚好与毒狐的房间隔了一个院子相对。

他立即闪身到毒狐房门口,叩门进入,并立即卸除化装恢复本来面目,同时将状况告诉

毒狐。

“爷是否淮备去窃听他们的谈话?”毒狐问。

“目前客栈内旅客进进出出,不便潜伏窃听,我就在你的外间施功窃听便可。”

“这里距对面上房约有八九丈之远,再加上房门墙壁的隔绝,如何能听得到?”毒狐疑

惑地问。

“我有办法,只不过要耗损一些原气。”他微笑说。

他缓缓坐在地板上,以五岳朝天式盘脚打坐,闭上双目。

他全身开始放松,敛神内视,呼吸深长,逐渐看不到胸膛因呼吸而呈现的起伏状态,整

个人似乎笼罩在一股无形无质的气围中。

毒狐看得惊异不已,她在旁默默地看着他,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在噪杂的声音中,沈野清晰地听到了对面上第三间上房中三个人的交谈声。

“钱兄,华阳夫人那泼妇今夜会不会来兴师问罪?”

一个老公鸭的声音问。

“你以为她是吃素念佛的人?她女儿受到了这种奇耻大辱,她怎能忍得下这口气!她是

江湖上有名的雌老虎母大虫,手下从未饶过惹上了华阳山庄的人。她今晚必定会来的,而且

会采取极为惨烈的手段来报复!”

钱兄以权威姓的语气说。

“咱们少庄主也真是的,既然将司徒玉凤弄到手,应该带回阮家大院慢慢享受才是,却

居然就在荒郊路边的草丛中将她剥光,急急地强行上趴,好像三年没见过女人似的。

可是却又倒楣地遇到那位爱管闲事的九现云龙关山月,不但天鹅肉没吃到,反而挨了两

记大耳光,双颊肿得像两个大馒头,这一下他该稍敛色心了吧!”另—个声音尖细的人笑

说。

“狗改不了吃屎的。阮家大院中还有—块更美更媚的天鹅肉在等着他呢!这个败家子算

是走了狗屎运,今早当时塞外飞龙如果知道那位即将被辱的少女,是他亡友之女,他不剥了

少庄主才怪呢!”

钱兄的语气似乎并不怎么尊重他们的少庄主。

“那位昨夜被送来关在大院后进地下密室的女郎,美得令人目眩,堪称—代尤物。据说

她的武功甚为高绝,咱们庄主会同风神会两位护法,三人联手才将她擒下的。

可惜两个小鬼被四个不长眼的救走,庄主为此还大发脾气呢!

钱兄,那位黄衣美女究竟是何来历?”老公鸭声音的人问。

“据说是某一位宇内魔头的家属,详情我也不清楚。好啦,咱们别再扯了。你们两人务

必要小心监视对房那小子及其同伴,千万不可露出任何形迹。我这就赶回阮家大院听候差

遣。”

话声寂止。,

钱兄离房时开闭门声隐隐尚在耳。

沈野徐徐呼出一口长气,睁开双目,长身而起。

全院死寂。

建筑宏伟的阮家大院,没任何声音,也没有丝毫灯火。

两个身穿白衣的警哨,隐身在东跨院的瓦楞中,人与雪已凝为一体,这两位警哨必定是

内家高手,否则怎能忍得住奇寒。

今早——

司徒玉风被救回七野田庄后,华阳夫人怒火中烧.气得差一点吐血。要不是九现云龙关

山月及其师父白发龙女竭力阻止,她准会就在大白天杀入阮家大院。

中午——

华阳夫人向熊耳山庄下达最后通牒,要求熊耳山庄履行两个条件,在申正时分办到,否

则立即干戈相见。

两个条件是——

一为交出罪魁祸首雷霆剑客。一为由熊耳山庄主天罡剑为华阳山庄披红挂彩,当众向华

阳山庄道歉认错。

天罡剑怎能答应这些条件,否则,今后就别在江湖上拍胸膛叫字号了。

两个条件,—个也未履行。

阮家大院的东跨院,熊耳山庄的人早巳严密布署,等待华阳山庄的高手入侵。

阮家大院的主人翻天鹤子阮大年,也在中院及后院布下自卫性的防御布署,以免殃及池

鱼。

夜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长啸,接着是两声惨叫,两名伏在屋瓦中的警哨厉啸着往

下滚,砰碰两声大震,摔落在积雪的地面上,寂然不动。

尖锐的长啸此起彼落,不知到底来了多少人。

潜伏在院角的另两名警哨,刚看到院子里现出一个白影。

尚未来得及发射暗器,便狂叫着从暗影中冲出,砰然倒地,白影也一闪不见。

华阳山庄的人开始报复了。

华阳山庄的战术,大大出乎熊耳出庄的意外,根本不现身与敌人硬拚,专以该庄的独门

暗器夺命飞花,交叉射杀身形暴露的敌人,以最小的牺性获取最大效果。

所谓夺命飞花,是一种纯钢制造的橄榄型暗器,两头尖削,各有四片钢片聚合,闭锁似

花苞。

利用内力射入人体后,苞尖受到撞击,控制的弹簧松开,闭锁的钢片立即向四面扩张,

就如同盛开的花瓣,分裂肌肤,会让人痛得死云活来,叫痛也叫不出,确是歹毒万分。

这种暗器由于太过歹毒,华阳山庄平时很少使用,今夜居然动用这种暗器对会熊耳山

庄,可见华阳夫人的恨意有多深。

整个东跨院大乱,所有的人皆闻警而起,抓刀握剑纷纷向外抢,占住有利的地形地物,

全力戒备,并伺机展开快速的追逐。

而后院的地下密室中,灯光明亮。

双颊紫胂的雷霆剑客,双手插腰,对着坐在椅子上的瑶台仙姬狞笑。

“我的耐性已到了极点,希望你放明白些。”雷霆剑客一副强横嘴脸:“如果你再拒

绝,休怪我要用强了。”

“我在江湖上遨游了五载,走遍了大半个江山,多大的场面没见过?见过了成干上万自

以为是的青年才俊,而其实是—肚子草包的男人,也见过不少缺乏胆识才干,却又妄想雄霸

天下的蠢才。”

我们符家的人,从未有过在人家威胁下低头过,纵使你对我用强,你也永远达不到目

的。”瑶台仙姬气色虽差,但依然保持着冶艳的风韵及勾魂摄魄的无穷魅力、她神槽态镇定

从容,不在乎他的威胁。

“你放心,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他得意的说:“等令兄知道我已成了他的妹夫时.

也就不得不帮我完成雄霸江湖的大业了。”

“你简直在做梦!”

瑶台仙姬冷笑说:“我对你这种自以为风流而其实下流,自以为懂得多而其实无知愚蠢

的人,实在厌恶万分,你只是—个……

“你如再说这些侮辱性的话,我会教你后悔莫及!”

瑶台仙姬冷冷一笑,呸一声,一口口水吐向雷霆剑客,可惜她穴道受制力道不够,而雷

霆剑客闪身避过,一招抓住了她,按在旁边的茶几上。

“贱女人,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雷霆剑客狞笑:“我原来想等片刻之后,由你自己

投杯送抱的,但现在我却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尝尝你被强暴的滋味!”

“你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瑶台仙姬冷笑说:“我已把你看透了,你只是一个外强

中干,志大才疏的小人,永远登不上大堂,你有什么手段施出来好了,我不怕你。

当澜心小筑的行疫高手展开报复时,你熊耳山庄的人畜必将俱绝……。”

“那是日后的事,谁也管不了那么多。”雷霆剑客婬笑的抓住她的衣襟:“现在我就要

享受你那迷死人的肉体,我要……”

“你要的只是一副装臭皮囊的棺材!”

室门不知何时已打开了,门口站着穿白色夜行衣的沈野。

雷霆剑客如遭雷轰,双手仍抓住瑶台仙姬的衣襟,将她自茶几上拉起挡在自已身前,紫

色浮肿的脸颊,突然变成青灰色。

“密室的三道警卫已全部死绝。”沈野举步入室:“外面华阳山庄的人正在大开杀戒。

他们的暗器夺命飞花在大发利市。尤其是天下九大高手排名第一二三的九现云龙、十万游

僧、飞熊、以及华阳夫人的师尊白发龙女等人可怕极了。大概在天亮之前,熊耳山庄住在阮

家大院的六十余位所谓的狗屁侠义英雄,活的绝不会超过一半。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今早你在官道的草丛中强暴司徒玉凤未遂,被九现云龙揍得像狗一

样夹着尾巴而逃,以致招来今晚的灾祸。

哈哈,现在他们正在上面替你卖命,你这个祸胎却又在这里欺侮—位失去了抵抗的女孩

子。

阁下,你一定一点也没感到羞耻和难过,反而包括你老爹及你师父在内的那些老不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狗 屎 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双响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